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你说什么?”木虚眼发电光,怒视着他,那胖道士却并不怕他,昂起脸道:“木虚师叔,你便一剑杀了我,我也是这话,这样的谎,人人能编,至于什么祖师爷灵前有服应,那我也发个誓个好了,弟子一化,今日若有对祖师爷不敬之处,明日便叫我死于十万剑之下。”
战天风扑哧一笑:“那个一万剑,他便十万剑,倒是个趣人,看来这什么一化是二木头的徒弟了。”
“那肯定啊。”壶七公点头:“不是要帮师父争掌门,哪肯这么尽力。”
“你---。”木虚暴怒,木泉适时开口道:“一化,不可顶撞师叔,更不可对祖师爷不敬,快快叩头认错。”
一化扑通一声跪下,却犟了脸道:“弟子没错,自古以来,都是长者接位,凭什么越过师父将掌门之位传给三师叔,他们对师父不公,弟子便是死了,也要大声喊冤的。”
“你是要气死我吗?”木泉黑下脸。
壶七公嘿嘿一笑:“这师徒俩一唱一和,还真是好搭档,若到茶馆里说相声,包保场场客满。”
别说,他师徒俩这么一唱一和,木虚有火发不得,场面一时冷了下来。
濯风又咳了一声,看向木泉两个,道:“那你两个现在说怎么办?”
木石动了动嘴唇,没吱声,木泉看他一眼,回看向濯风,道:“其实谁做掌门,都无关紧要,只是仅凭一瓢一个人的话,确实不能服众,这样好了,我和三师弟私下里说几句,问他两个问题,他若能让我满意,这掌门便由他做了也无所谓。”
“你要问三师兄什么问题?为什么要私下里问?”木虚眼中射出怀疑之色。
木泉霍地暴怒:“我问什么要先向你禀报吗?到底我是师兄还是你是师兄,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一点长幼之序。”
他这么突然暴怒,木虚一时倒给震住了,瞪着木泉不再吱声。
看震住了木虚,木泉转向濯风,道:“做了掌门,一是要替大师兄报仇,找出真凶,二是要将听涛岩发扬光大,我要问三师弟的问题,就和这两件事有关,师叔认为我问得问不得?”
“这个当然问得。”濯风点头。
壶七公道:“这牛鼻子不但会说相声,唱戏也是把好手。”战天风点头赞同,笑道:“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七公算,哈哈,呆会到要看他怎么圆场。”
“那是。”这话壶七公受用,大刺刺点头。
木泉看一眼木石,道:“三师弟,这边来。”当先掠向战天风两个藏身的林子,木石随后跟来。
木泉直掠到离着战天风两个十余丈的距离内才停下来,他停在那里,战天风反倒叫苦了,不是怕木泉发现他,林子密,他两个又运起了敛息功,木泉心怀鬼胎之下没心思细细搜索,根本不可能发觉战天风两个,问题是,林子太密了,战天风两个在树冠上往外看能看得到,到了近前给树叶拦着视线,反而什么都看不到了,只能听话声。
只听木石道:“二师兄,你要问什么?”
木泉嘿的一声,道:“我要问的,是关于你身世的事情?”
“我的身世?”木石低呼:“你不是说------。”
没等他说完,木泉又是嘿嘿一笑,道:“三师弟,你对身世可是瞒得很紧啊,别人都以为你憨厚老实,今天才知道,你心计深沉得很呢。”
“我没有瞒什么啊?”木石叫:“我从小丧父,母亲没法养活我,就把我送进了观中,这个谁都知道啊,师父师叔也都是知道的。”
“师父是知道,不过师叔嘛,嘿嘿,那个残废,除了每天的两斤黄汤,我不知道他还知道个什么?”
“二师兄,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师叔呢。”木石话中含了怒意。
木泉道:“不必废话,我给你看点东西,是你娘亲笔写的,你一看就明白了,你娘的字,你该认得吧?”
“我娘亲笔写的?”木石惊呼一声,又道:“我娘常有信给我,我当然认得的。”
木泉没再应声,有掏东西的响声,随后便听木泉道:“你自己看。”
显然他掏出了绢书,自己没看,直接递给了木石,战天风壶七公两个相视而笑,虽然看不见,但随后两人的表情,想也想得到。
果然,先是木石一声莫名其妙的声音:“二师兄,这什么啊,你怎么自己骂自己?”随后便是木泉的一声惊呼:“啊。”然后便听到衣服翻动的声音,显然木泉以为自己拿错了,在怀里乱找呢。
“他以为自己碰到鬼了?”战天风对壶七公做个鬼脸,传音,壶七公得意的哼了一声,却猛地扬手,怒目传音道:“你才是个鬼呢。”战天风哑然大笑。
木石道:“二师兄,你到底在做什么啊?又说我娘有亲笔信给我,说是我的什么身世,却又自己骂自己,你不是生病了吧。”
“你才有病。”木泉一声怒喝,随即是他的嘿嘿冷笑:“木石,师父一直说你笨鸟先飞,今日才知道,果然是好手段啊,不过你想做掌门,却也没那么容易。”说着飞掠出去。
“二师兄。”木石有些冤屈的叫了一声,也跟了出去。
战天风传音道:“这三木头看上去是个老实头。”
壶七公点头:“这小子老夫还看得入眼,看那二木头还有什么花样出来,三木头这场子,老夫是帮定了。”
木泉气呼呼冲出去,濯风有些讶异的看着他,道:“木泉,怎么了,你问得怎么样?”
木泉嘿嘿嘿一阵冷笑,道:“问得怎么样?哈,我只能说,三师弟真个是好手段,我这做师兄的惭愧无地。”
他这话,濯风木虚都是莫名其妙,木虚看向后面跟来的木石,道:“三师兄,二师兄到底问的什么?”
“不必废话。”不等木石回答,木泉一口打断,一脸横暴道:“一句话,老三要想做掌门,除非我先死了。”
他放了这话,场面顿时僵住,木虚一张脸黑得象锅底,濯风眉头上则象加了一把锁,到是木石抿着嘴唇,没什么表情。
战天风对壶七公道:“这老实人其实也贪权,你看这会儿,他就不做声了。”
“除了泥菩萨,是人就都有三分贪。”壶七公哼了一声,斜眼瞟着战天风:“你小子还不是一样?”
“我哪有?”战天风一脸冤枉的样子。
“你没有吗?”壶七公嘿嘿笑:“苏姐姐鬼姐姐白姐姐,以后不知还有多少呢。”
“云裳姐可真是我姐姐。”战天风叫,不过话里有些虚。
“是吗?”壶七公哼了一声,不再理他,转头看向场中。
濯风看看木泉又看看木石,道:“那现在怎么办?”
木石两个都不吱声,木虚眼光一凝,忽地道:“我有个主意。”
“哦?什么主意?”濯风看向他,木泉两个也一齐看向他。
“让二师兄三师兄他们提前进灵剑洞去,两个都进去。”
“什么?”濯风讶叫一声:“你不是说胡话吧,你难道不知道,灵剑洞石壁上刻录了祖师爷最后的心得,乃我听涛岩最高绝密,除了掌门人,任何人都是不能入洞的。”
“灵剑洞?”战天风起了好奇心,看向壶七公:“在哪里,里面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