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金错刀 > 第 4 章 金错刀
第1节 金错刀

看见仇人终于死了,云渲坐在地上,忍不住放声痛哭。一会儿,只觉有双强而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抱着她,将她拥入怀中,那是杨笑。月亮静静地挂在大鹏峰上空,冰凉的清辉柔柔地洒下来。父仇得报,情郎在旁,云渲心中甚慰,依偎着杨笑结实的胸膛,只觉非常非常得温暖。

杨笑若有所思地望着“琅环门”,轻轻地道:“渲妹,恶徒已诛,我要离开了。”云渲点点头,道:“不管天涯海角,我都跟你走。”她对无为谷厌倦透了,下定决心一生一世跟着杨笑,即使餐风饮露,漂泊天涯。杨笑哈哈大笑,将金错刀放在地上,把她抱得更紧了。云渲想他定是听了自己的心迹,十分兴奋,才会如此激动,所以虽然被他抱得有点疼,还是忍住没叫出声来。

回想起这些日来无为谷发生的种种怪事,她忍不住问道:“所有人都以为我爹已经成功地改造了大师兄,为什么只有你发现了真相?你是如何识破他的?”杨笑淡淡地道:“云掌门改造陈再生的办法是:先用‘孟婆花’令陈再生脑里一片空白,忘记以前的事情,然后好好教导他,是吧?”云渲“嗯”地应了一声。

“这时的陈再生就如初生的婴儿,别人教他什么,他就学什么。你爹教他做一个好人,按理他应该是个好人才对。可事实证明,陈再生变得比以前更加狡猾,你爹失败了。为什么所有人包括你爹都一直坚信陈再生已经是个好人了呢?那是因为他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你爹是好人吗?”

“我爹当然是好人!”云渲嗔道。她爹是江湖中鼎鼎大名、人人敬重的侠士,自然是毋庸置疑的好人,没想到杨笑竟有这种疑问,她听了心中自然不快。

“是吗?”杨笑似笑非笑地道,“你爹要将陈再生教成一个好人,自然是以他自己为准则,因为他自认为自己是好人,所以要求陈再生处处向他模仿。没错,陈再生跟你爹学得一模一样,可以说陈再生就是你爹的化身。现在证明陈再生不是好人,那么推而广之,你爹也不是好人!”

“胡说八道!”云渲怒道。要知道父亲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是那么得神圣,她不允许任何人亵渎。忽然,她觉得杨笑抱着她的力度越来越大,她已经有点承受不了了,感觉骨头都快被他折断。可杨笑却似乎懵然不知,仍在继续加力,两条手臂就像金箍似地紧紧箍住她的身体,使她挣脱不得。

“喂,不要这么大力!”云渲痛得眉头紧皱,冷汗直流,不禁大叫,“放开我!”

可是,杨笑不但没有放开她,反而更加用力地抱着她。

猛然间,云渲全身一震,忽然感到情人怀里的杀气,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敢相信地瞪着他,大叫:“为什么……为什么……”

“渲妹,我给你讲个故事。”杨笑那张俊俏的脸如刀锋般冷酷,用一种冰凉的语调道:“三年前,有个天生的坏人。他小时候偷鸡摸狗,到处惹事,将父母活活地给气死了。没有了父母的管束,他更加肆无忌惮。

“十三岁那年,为了一两银子,他平生第一次杀人。虽然仅仅是一两白银,却带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快乐,他第一回玩女人就是用这一两银子。兴奋过后,他觉得杀人也不过如此。于是他不断杀人,不断玩女人。他虽然本事有限,但经验却越来越丰富,专挑那些没人关注的对象下手。因为这些人有点银子,但过于平凡,即使死了,也不会引起官府注意,更不会引来江湖侠士的追究。

“他下手的对象越来越平凡,收获的银子越来越多,玩的女人越来越漂亮,杀的人也越来越多。他原本认为他这些行径没人会注意的,直到有一天,他盯上了一家五口。

“这一家五口是从外地来的,人生地不熟,在附近租了一间大宅。深夜,他咬着匕首从狗洞钻入,将熟睡中的一家五口全部杀死,收获了足足有一百两银子。正当他满心欢喜,想要溜之大吉的时候,不料却被两个旷世大侠盯上了。

“这两个大侠就是马南山和云别鹤,其中马南山强行要收他为徒弟。他不肯,马南山便打得他皮开肉绽。他真的不明白,他认为好人没好报,怎么也不愿做好人,为什么马南山要强迫他?马南山他们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人?直到有一天他终于想明白了,马南山也好,云别鹤也罢,本质上和他都是一样的人!

“那个无风的晚上,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他杀死了那一家五口,却无动于衷。凭他们的武功,随便一出手,那五人便不用到枉死城报到。可是他们为了看他究竟是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是不是符合他们赌约条件的对象,竟袖手旁观,视人命如草芥!真正的侠士是绝不会置人性命于不顾的!”

云渲越听越心惊,似乎这世界有很多她不明白的事情。那杨笑抱着她的手越来越紧,那双粗大的手臂仿佛陷入了她的身体里面,使她窒息。

杨笑继续道:“当他想明白了,他就开始顺从马南山,小心翼翼地恭维他、孝敬他。马南山还以为这只充满野性的猛兽被他的皮鞭驯服了,他想赢云别鹤,便开始将最好的武功教给他。那人的武功越高,马南山的处境就越危险,可马南山对他却越放心,因为他觉得那人越来越像他了。

“马南山想不到有一天会被五花大绑,也想不到他那副老骨头竟经不起折磨,更想不到即使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那人,最后还是被残忍地杀了。那人继承了他的一切,为了得到无为派的最高武学《大宗师秘籍》,处心积虑地来到了无为谷。”

云渲如被电击,惊讶地道:“你、你……你就是马师伯收的……那个人?”杨笑仰天长笑,叫道:“下毒、下蛊、炮烙……凡是这世上最残忍的方法,我都用来对付马南山了。不然我怎么连开启‘琅环门’的办法都知道?可笑马南山最后还是难逃一死。杀了他之后,我知道云别鹤以前见过我,于是我易了容,变了口音,更将眼神练柔和,化身‘金错刀’杨笑。我这刀法真假难辨,其实做人何尝不是?哈哈,我是不是很厉害?”

云渲被他抱得痛彻肺腑,只觉胸间的骨头“咔咔”作响,眼前金星飞舞,吃力地骂道:“你这无耻的说谎者!”一阵苍凉涌上心头,云别鹤跟马南山之间的赌约,谁胜谁负,竟让人煞费思量了。“啪”的一声,“北溟令”从她的袖管中掉在金错刀的旁边,犹自熠熠生辉。北溟令、《大宗师秘籍》,这些就是杨笑想要的东西。

杨笑更是得意,大声叫道:“是的,我是说谎者!其实,我们都是说谎者,从头到尾,大家都在说谎。大名鼎鼎的‘无为双侠’有今天的名声和地位,他们到底向天下人说了多少的谎话?”

“这个世界都在说谎。你不说谎,”杨笑嘴角露出一丝阴狠而残酷的冷笑,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抱紧云渲,那些冰冷的语言犹自从耳边传入云渲脑海:“只有死……”

云渲的嘴角挤出一道血流,蓦地两眼翻白,周身陷入一片漆黑之中。黑暗中,父亲从前说过的一句话涌进她的脑海:“渲儿,你想想如何才能最有效地对付山獍。因为无为谷中仅有的两头山獍十有八九就在石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