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原来是初十六师祖,听涛岩第四十七代弟子木石叩头。”木石跪的地方,离着战天风有七八丈,听得到战天风的声音却始终感应不到战天风的存在,心中更是畏服,恭恭敬敬的叩头。
看木石那头叩得扎实,战天风高兴了,道:“知道我们显灵叫你来是为什么吗?”
木石惶恐摇头:“弟子不知。”
“唉,你实在是太笨了。”战天风摇头大叹:“本元屑都过了实在是不喜欢你。”
壶七公扑哧一笑,传音暗骂:“臭小子,那有你这么自称的。”
木石听到壶七公笑声,却越发惶恐,点头不迭:“弟子愚笨,弟子愚笨。”
战天风想想自己叫自己元屑都过了确实有些不合情理,一些也自觉好笑,道:“你知不知道,木泉是枯闻夫人的哈叭狗儿,前几天枯闻夫人还让邓玉寒来找过木泉呢。”
“邓玉寒前几天来找过二师兄?”木石脸上露出疑惑之色:“他找二师兄做什么?”
“支持他争掌门啊。”战天风叫:“你还记得那天木泉叫你到林子里,说给你看样东西的事吗?”
“记得。”木石点头,一脸迷惑道:“不过二师兄给我看的------。”
说到这里他没再说下去,战天风哼了一声:“给你看的木泉是个王八羔子是吧,那是我们帮你换过来了,木泉本来要拿给你看的,是一件对你非常不利的证据,他是要逼得你自动把掌门之位让给他,而那件证据就是邓玉寒连夜赶来交给他的。”
“原来如此。”木石恍然大悟:“我都说二师兄怎么自己骂自己呢,原来是给两位师祖换过了。”说着叩下头去:“多谢两位师祖佑护。”
“我看你就会叩头。”战天风冷哼:“给你机会,让你进灵剑洞去领悟祖师爷剑招,你竟然一无所获,哼。”
“是,弟子愚笨。”木石满脸羞愧。
“这就是我们显灵叫你来的原因了,传你剑招,帮你做上掌门。”战天风说着取出壶七公先前那柄宝剑,在木石眼里,只见一剑斜指虚空,更是敬畏,一脸感激道:“多谢两位师祖,弟子感激不尽。”
“我们费这么大力,不是要你来感激的,是要你给听涛岩争气。”战天风挽了个剑花,道:“枯闻夫人暗里支持木泉那条哈叭狗,就是想木泉做了掌门后,让整个听涛岩也做她的哈叭狗,所以你听清了,你做了掌门后,一定要有自己的主意,不要听枯闻夫人的,不但你自己,同时还要跟道德观、洗剑池、长风阁打招呼,让他们认清枯闻夫人的真面目,那老姑婆野心大得很呢,你们可切莫要做了她称霸江湖的牺牲品。”
“是,师祖嘱咐,弟子谨记了。”木石一脸肃然,略一犹豫,又道:“其实大师兄在日,也一直不肯事事听枯闻夫人的。”
“木应那小牛鼻子还是不错的。”战天风点头,一边的壶七公听了可是暗暗摇头,暗骂:“这臭小子,要是木应老道在地底下听见了,非跳出来跟他算帐不可。”不过无论战天风点头还是壶七公摇头,木石都是看不见的,只是点头惟惟。
“现在我传你一招剑法,明日比剑,你便可凭此一招打败木泉,争得掌门。”战天风说着喝一声:“站起来,看清了,老夫老了,可不耐烦使上两百遍给你看。”他这话又叫壶七公暗骂。
“是。”木石站起来,凝神看着宝剑。
战天风将那一招使了一遍,木石凝神看着,不过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因为战天风使的这一招,在旁边人看来,并无特别出奇之处,战天风使了三遍,问道:“看清了吗?看清了就自己试一下。”
木石依言拨剑,学了一遍,不愧是练剑数十年的高手,仅看了三遍,这时使出来竟是丝毫不差,不过他不知剑诀,只是比划了一下姿势,并未运气使力,所以也没能感觉到这一剑的威力,脸上便仍是淡淡的。
战天风随后传了剑诀,让木石再试,木石依诀运气,使了一遍,剑一出,他眼光霍地一亮,那情形,生似个饿极了的叫化子突然看到了一了碗红烧肉,结结巴巴的看向战天风道:“师---师---师祖,这一剑,这一剑------。”
他激动无比,战天风却是失望至极,他盼望能在木石身上出身奇迹,重现他那夜的神来一剑呢,可木石虽练了数十年剑,练剑的年月比白云裳长了好几倍,他这一剑的威力,却还不如战天风。
“云裳姐仅是一点灵力在我身上,在不知剑诀的情况下也能把握到这一剑的精髓,这三木头练剑几十年,知道了剑诀,一剑使出来,却还连我都及不上,亏他一把年纪,看来都活到狗身上去了。”战天风摇头暗叹,不过他也知道,木石使这一剑的威力还不如他,乃是因为他沾了白云裳的光,虽然他再不能重复那一剑的神奇,但对这一招的领悟,他仍比木石要强得多。
“这一招也没什么了不起吧。”战天风不高兴,就也见不得木石开心,木石给他这么当头一棒,立时肃颜敛身道:“是。”
“回去好好再练几遍。”战天风微微一顿,又道:“记住,别说是我们显灵教你的,只说是自己在灵剑洞里悟出来的就行,当上掌门后,切记不要去拍枯闻夫人的马屁,否则休怪老夫不客气。”
“是。”木石复又跪下叩头:“多谢两位师祖。”
木石身影消失,战天风取水解了汤力,壶七公先就给他一脚:“臭小子,牛皮哄哄的,装神弄鬼到还真是有一套呢。”
“不装得象一点,那木头怎么会信啊。”战天风嘻嘻笑。
第二天一早,听涛岩所有道士重新聚齐在听涛岩顶,濯风看了木泉两个道:“你两个在灵剑洞里参悟数日,可有领悟?”
木泉瞟一眼木石,不吱声,濯风眼光便也转到木石脸上,木石微一犹豫,点点头,道:“弟子略有所悟。”
“是吗?”濯风脸现惊喜,看向木泉:“老二,你呢?”
木泉这几天悟得昏天黑地,只悟出一脑袋麻纱,他本以为木石必然和他一样,不想木石竟然说有所领悟,一时间又惊又疑,不过随即便想:“这家伙是在虚张声势,想吓住我,哈。”便也头一昂,道:“弟子也小有领悟。”
“真的吗?”濯风更喜:“如此,你两个便下场,将领悟的绝学展示给大家看,胜者为掌门,任何人不得异议。”
木泉斜瞟一眼木石,飘身而出,拨剑在手,斜眼看了木石道:“三师弟,请。”
“请二师兄指点。”木石抱剑一揖。
“不必客气。”木泉嘿的一声:“本门规矩严,晚辈不能对长辈先出手,虽然这世道人心不古,不过师弟面子上想来还是要守礼的,那我就先出手了。”说着一声低叱,一剑虚点,指向木石左肩。
名门正派的规矩一般都比较严,听涛岩就有晚辈不可对长辈出手,长辈出手也只可招架的规矩,不过这会儿木泉说这番话,可不是赞扬木石,而是小小的讽他一下,意指在立掌门一事上木石没有以小让大。
他话中的意思,木石自然听得出来,脸上却装做没有听懂的样子,神色不动,看木泉一剑虚点,他并不还招,而是抱剑斜身一闪,以示不敢与师兄平手相争,让过第一招,第二招便不再相让,与木泉斗在一起。
战天风与壶七公还是躲在那日的树冠上,远远看着,看木石两人斗了数十招,壶七公点点头道:“听涛岩的剑法,确实也还是不错的了,能列身七大玄门,有它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