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不过一叶障目汤起了作用,那蛇闻到了气味却看不到人,脑袋偏了两偏,它似乎也是十分奇怪呢,随后又在假山上飞快的游动了一遍,速度之快,有似野火掠过荒原,战天风两个虽近在咫尺,也只看到一条火线,差一点就撞到了战天风两个身上,不过终是没有发现他两个。
那蛇不甘心的游了回去,文玉梅的大弟子先前站到了窗边,这时问道:“没发现什么吗?”
蛇化摇了摇头:“没有,真是怪了。”
那小倩却轻轻哼了一声道:“有我师父在这里,院子里怎么藏得住人。”
她这话显然很得文玉梅欢心,微微一笑,拍拍她小脸道:“不许贫嘴。”
“本来就是嘛。”小倩噘了噘小嘴儿,起身站到一边。
蛇化进房,可能他知道女孩子不喜欢蛇,至少他这条蛇不会讨文玉梅那些徒弟的欢心,因此把蛇留在了门外,那蛇象一个人一样直立着身子,眼睛仍然不甘心的往假山这面看。
“这什么鬼蛇,这么古怪。”战天风哼了一声,传音问壶七公。
“这蛇叫化蛇,身坚如铁,直行如飞,绝毒无比,据说一滴毒液可以毒死一城人。”
“这么厉害。”战天风惊呼。
“蛇化这老魔头是早年间黑道上一个凶名赫赫的魔头,十余年不见,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原来给枯闻夫人收罗了来,在这里做了什么总教头,嘿嘿,枯闻夫人竟敢收罗这些妖魔鬼怪,也算是敢作敢当了。”
蛇化进房,在文玉梅侧面坐下,但身子挺得毕直,显得十分恭敬。
文玉梅道:“这些弟子训练得不错,总教头辛苦了。”
“不敢当特使夸赞。”蛇化慌忙抱拳:“若非主人开恩,蛇化早已骨肉化泥,做这一点小事,实不能报答主人大恩之万一。”
“那主人自然是枯闻夫人了。”壶七公嘿的一声:“蛇化当年在黑道上横行无忌,阴狠狂傲,从不服人,现在竟然能说得出这么肉麻的话,看来是彻底给枯闻夫人收服了。”
听了蛇化回答,文玉梅点了点头,道:“具体训练的事呆会再说,我先问你一件事,副总教头鬼符道人这些日子一直在庄里是不是?他有没有私下离庄五天以上的?”
“绝对没有。”蛇化断然摇头:“鬼符道人同感主人大恩,绝不敢违逆主人训斥,而且我们每天都要见面的,别说离庄五天以上,就是离庄一天也是绝无可能,这个小人可以绝对担保。”
“你不要紧张。”文玉梅摇头,道:“我也就是随口一问。”说到这里她向小月示意,道:“你去请两位副总教头及另八位教头都来。”
小月到门口,吸一口气,一闪而出,不多会带了十个人来,看高矮胖瘦,正是先前土台边的那些人,只不过这会儿都摘了头套。
那十个人,战天风一个也不认得,只感觉得出走在最前面的一僧一道是一流高手,后面八个虽然略弱,也都算得上是高手,枯闻夫人暗藏在这里的实力,实实让人咋舌。
壶七公道:“走在最前面的那和尚叫望犀,本是佛门中的一把好手,后来犯了淫戒,采花被人发觉,为正道所围攻,多年不闻音讯,想不到也给枯闻夫人收罗了来,他后面那道士就是鬼符道人了。”
战天风特别留意看了一下鬼符道人,鬼符道人大约六十来岁年纪,中等身材,单瘦,三角眼,最特异的就是一双眼睛,竟然是绿色的,在夜色里发着绿惨惨的光,其它也并无出奇之处。
鬼符道人等进房,各自行礼坐下,文玉梅道:“弟子们训练得不错,诸位辛苦了。”
鬼符道人等齐说不敢,文玉梅眼光在鬼符道人脸上溜了一眼,转到望犀脸上,道:“望犀大师,你负责玄功与武功,你说说看,你这方面都是什么情况?”
望犀抱拳,道:“小人照主人训示,尽量将各位教头的功夫揉合到一起,使这些弟子即能取众人之长,又叫外人看不出他们的真实传承,现在功力上能达到二流之境的,已有两人,能达三流之境的,有近二十人,余者也各有进境,不过整体实还不是太强,未能达到主人的期望,小人惭愧。”
“不到半年,能有两人达二流之境,那已经不错了。”文玉梅点头,道:“那两人是不是本来就有功底的?”
“是。”望犀点头:“不过请特使放心,他们的来路都已查清,不存在后患的。”
“那就好。”文玉梅甚喜,看向鬼符道人,道:“鬼符真人,你负责暗器毒药道术法器之类,你这方面怎么样了?”
鬼符道人躬身,道:“小人惭愧,这方面进境不甚理想,有十几个弟子在道术上略有小成,其实也只得了个幻术,有两三个弟子练成了法器,但仍不熟练,尤其威力太小,暗器毒药方面略好一些,基本上人人会放,不过手法都还比较粗浅,尤其没有特别出类拨萃的弟子。”
“这方面是要难一些。”文玉梅点头:“道术是要有悟性的,好的法器更是难觅,要机缘才行,有你这个样子,也不错了。”
“明白了。”战天风对壶七公传音:“原来他们不是发夜狠,而是白天习武,晚间读书这种,而鬼符道人他们是武教头。”
“是。”壶七公点头:“他们的教法不象一般的门派,只传那一派的功夫,而是把这些魔头的功夫各取所长,混在一起教授,这样教出来的弟子,虽有些驳杂不纯,却更容易出功夫。”
文玉梅略略停了一下,道:“我还有事,没时间亲自看他们训练了。”扫一眼众人,道:“你们辛苦了,主人说了,这次的解药提前发放,慧茹,把解药发了。”
“主人大恩,小人们感激不尽。”包括蛇化在内,一齐起身抱拳,均是满脸感激。
文玉梅的大弟子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每人发了一粒小小的红丸子,蛇化等人伸掌接了,入手便急不可待的吞了下去,生似怕一眨眼就给人抢去了一般。
“原来枯闻夫人是用毒药控制了这些人。”战天风低叫。
“你小子还真是后知后觉了,这个都想不到。”壶七公哼了一声:“这些家伙,哪个是甘愿服人的,枯闻夫人虽了得,想要他们心甘情愿做奴才也是不可能的,自然只有用毒药控制了。”
看众人吞了解药,文玉梅道:“只要诸位尽心尽力,主人自不会亏待诸位,一旦事成,诸位更有亨不尽的荣华富贵,所以还望诸位不要自误。”
“小人们一定尽心尽力。”群魔齐表忠心。
文玉梅点了点头,道:“诸位辛苦了,先去休息吧,鬼符真人留一下。”
蛇化等鱼贯退出,门外的那条化蛇自也带了去,那蛇临走前仍不甘心的对着战天风两个藏身的假山丝丝了两声,惹得战天风暗骂:“畜生莫狂,哪天把你做一锅炖了。”
鬼符道人一个人站在房中,脸上有些惶惑,不知道文玉梅要问什么,文玉梅看他一眼,道:“鬼符真人,你那一派,另外还有传人吗?”
“没有了。”鬼符道人摇头。
“你确定吗?”文玉梅眼光变冷,直视着他,鬼符道人脸上现出惊惧之色,道:“小人绝不敢撒谎,因为小人这一派的功夫比较特异,鬼符乃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乃是有灵性之物,而鬼符只有一枚,即传了小人,便不可能再传给其他人了。”
他这解释有理,文玉梅眼光放缓,道:“原来如此,你不要紧张,我只是问一下,也没什么事?”想了一想,道:“那你知道还有什么道术能象你的鬼符一样杀人于无形吗?就是只毁人神机而不留外伤的。”
鬼符道人想了一想,道:“杀人于无形的道术很多,但只毁人神机而不伤身体的,就小人所知,只有小人的鬼符做得到。”
“我知道了,你去吧。”文玉梅挥了挥手,眼光中有明显的失望之色,她失望,外面的战天风两个也失望,真凶竟是查不出来了。
鬼符道人一走,文玉梅道:“天快亮了,我们也走吧。”师徒五人复披上斗蓬蒙上面巾,离庄而去,文玉梅在蛇化几个面前不蒙面,显然是因为对蛇化等人有了绝对的控制,不怕露了真容,却不想庄中其他弟子明白她是什么人。
文玉梅五个一走,壶七公道:“去摸一下鬼符道人的窝。”他一直听着鬼符道人的脚步声,当下遁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