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鬼符先前猖狂无比,见了灵镜这短剑,却大是畏惧,红舌急往回收,原来灵镜这短剑乃是古剑门镇门之宝,名为斩妖,乃是一切鬼物的克星,古剑门也正是因此剑而得名。
鬼符虽往后缩,哪里来得及,斩妖剑白光一闪,飞击过来,正中鬼脸,鬼脸一声惨嚎,黑光一炸,消于无形。
鬼符道人见毁了他宝贝,惊怒交集,也是鬼叫一声:“我跟你拼了。”仗剑要来与灵镜拼命,却忘了后面的灵符飞剑,一点剑光飞来,正中后心,灵镜急叫:“留下活口。”却哪里还来得及,鬼符一口鲜血喷出,一个尸身从半空中直栽下去。
鬼符道人突围的同时,望犀、蛇化也同时生出逃走之心,望犀往西走,蛇化往南走,望犀一头撞上步惊神,步惊神九环刀幻起一片刀山,照顶压来,望犀冲不出去,后面鸿杳又已杀来,情急拼命,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喝一声:“着”照着步惊神头顶就扔了过去。
步惊神不知他放什么邪物,急改攻为守,九环刀舞动,护住上盘,刀光中看去,望犀抛出的那东西却是一副木鱼,奇怪的是,那木鱼并不打下来,步惊神正摸不着头脸,异变突生,那木鱼槌子突地扬起,在木鱼上轻轻一击,这小小的一个木鱼,看上去又只是轻轻一击,声响却异乎寻常的大,步惊神只觉耳中传来一股巨音,恍似一个炸雷直打在耳朵眼里,嗡的一下,整个人刹时间就是一昏,在半空中踉踉跄跄,生似喝醉了酒一般,这时别说拦截望犀,自己想要站稳都是不能的了。
原来步犀这木鱼并非等闲之物,名为惊神鼓,和步惊神倒是同名,能以音伤人,功力差些的,闻得鼓音,甚至有可能神魂俱散,精神错乱,十分玄异。
望犀眼见步惊神昏神让开,大喜,这会儿也无暇来伤步惊神,急收了木鱼要溜时,忽闻背后鸿杳一声厉叱:“只你有鼓,我岂无钟。”
望犀急回头,只见鸿杳将一个铃铛儿向他急打过来,那铃铛儿到他面前,忽地变大,变得高达丈余,钟上雕有金刚,金刚怒目,让人见而心惊,望犀本拟一剑劈了这铃铛,一见变得如此之大,急忙收手,他不知鸿杳这铃铛玄妙,怕这铃铛来罩自己,闪身急要躲时,不防那钟内嗡的一声,发出一下巨响,那巨音直钻耳鼓,刹时间也是脑中一昏,落得和步惊神一模一样,在半空中打起踉跄来。
鸿杳这铃铛儿名为醒神钟,本为做功课时防昏神之用,后给鸿杳练成一样宝物,能以音伤人,效果和望犀的惊神鼓差不多。
其实望犀也是昏头,他自己的惊神鼓是以音伤人的,见了鸿杳这铃铛儿,就该先要想到这一点,功力到望犀这个级数,若心中有提防,凝神抗拒,钟声再玄异,也休想让他昏神,最多是抗不住远远躲开而已,但望犀竟没往这方面想,反去想那铃铛会来罩他,也真是活该有此一劫。
望犀昏神,步惊神却醒过神来,一看望犀踉踉跄跄转到自己面前,狂喜,想也没想,手起一刀,当头劈下,这老儿刀重,一刀竟将望犀连光头带人劈做两片,鸿杳收了铃铛,也不好怪他,反要赞一句:“庄主好刀法。”
蛇化南走,劈面撞上木石,木石仗剑来取,蛇化手中杖一指,那条化蛇倏地飞出,箭一般射向木石,木石眼见那蛇来势如电,知道不是一般的蛇儿,却也没太放在心上,长剑挽个花儿,忽地一斩,正斩在化蛇脖子上,他这一斩,剑法上可圈可点,化蛇虽飞腾如电,也没能闪开,但力道上却弱了,原来他不识蛇化这蛇的异处,只以为有这一剑,那蛇必定身首异处,谁知一剑斩过,竟似斩在一根钢棍上,细看那蛇,哪里身首异处,脖子上连个印子都没有,而那蛇却已直扑过来,木石剑到外门,眼前蛇舌闪动,大惊之下,回剑不及,急以左手大袖一拂,同时束身急退。
他这一袖,并非情急之下的乱甩袖子,有个名目,唤做拂云袖,也是听涛岩的一门绝学,专练阴功,看那袖子软软搭搭,真练到极处,一拂之下,巨石化粉,木石在这袖上功力一般,但也幸得这一袖,把蛇头拂开,只觉袖上扯了一下,回眼看时,那袖子竟给撕去了老大一截,剩个半截袖儿,不由额头冒汗。
木石一让开,化蛇开路,蛇化随后,一人一蛇直撞出去,木泉斜刺里看见,舍命追来,他这两日给木石抢尽风头,眼见掌门宝座去了大半,这时便要争功,若能拿得蛇化,好歹也能争上一争。
木泉来得急,却恼了蛇化,口中发哨,前面飞掠的化蛇忽地一个跟头,掉过头来,反挡在蛇化身后,这时木泉已追到面前,他吸取了木石的教训,一剑横劈,运足了十成劲,化蛇虽体若精钢,但以木泉功力,运十成劲一剑劈下,化蛇也是受不起的,不想蛇化口中又是一声唿哨,随着哨声,化蛇一个脑袋霍地变大,直有大海碗大小,巨嘴一张,哈的一声,一股黑雾对着木泉便直喷过去。
木泉一看黑雾,立知有毒,急收剑闭气,回身后掠,但他追得太近,闭气虽快,仍吸了一丝进鼻,只觉胸口一滞,眼前一黑,情知不妙,急从怀中掏一丸药服了,落下地去,也不管周围是敌是友,盘膝一坐,便运功排起毒来。木石一眼看见,急闪过去仗剑相护,那面木虚却仍不心服,即不愿放跑老魔,又想要替木泉争回脸来,这会儿丢脸可不仅是丢木泉的脸,丢的还有听涛岩的脸呢,厉叱一声:“老魔休要发狂。”如箭而来,蛇化却并没有走,斜瞟他一眼,脸带冷笑,口中发哨,听到哨音,那化蛇巨口张开,连喷两股黑雾,蛇化先前逃时便已看好了线路,这一会儿刮的正是南风,这两股黑雾加上先前的黑雾,形成一个巨大的雾团,给南风一刮,迎着木虚等人便扑天盖地罩去。
木虚知道毒雾厉害,再不敢追,斜里掠开,但他身后群道没注意,闻着毒雾,刹时便象落鸭子一样,扑通通落了一地,功力高些的还能运功排毒,那功力低些的,落地便死了,化蛇毒性之重,让人咋舌。
蛇化哈哈一笑:“老夫去也。”化蛇引路,大摇大摆而去,后面群道再不敢追。
战天风远远看见,直吸冷气:“这蛇可真是毒啊。”
壶七公却击掌道:“小子知道什么,越毒的蛇越好吃呢。”飞掠而出,斜里兜向蛇化,战天风大喜跟上,道:“七公,今夜有没有口福,可全看你老的了。”
“你小子就洗好锅子等着吧。”壶七公大嘴应声:“追远点儿再动手,免得给那些牛鼻子看见了。”战天风应一声好,两个远远兜着,反正以他两个的身法,量死蛇化也脱不得身,并不着急。
两人直追了数十里,才突地加速,蛇化早知有人在身后跟着,先也不当回事,但突然间发觉战天风两个以奇速接近,可就大吃一惊,霍地回身,化蛇同时回身,拦在身前,这蛇不知厉害,蛇舌吞吐,两眼凶光四射。
蛇化则是以惊异的眼光看着战天风两个,战天风两个都戴了面具,蛇化不识,眼中越发讶异,喝道:“来者何人?”
对老魔来说,这语气可是难得的客气了,战天风两个的身法实在太快,把他震住了。
壶七公撕下面具,战天风便也有样学样,蛇化一眼认出是壶七公,心头立时一松:“天鼠星壶七,原来是你?你追蛇某人做什么?”斜眼瞟向战天风,再看看壶七公,疑道:“壶七,这后生是你徒弟?行啊,徒弟可比师父强。”
壶七公身法快天下尽人皆知,而且壶七公属于正邪之间,基本上还往邪道偏一点儿,他是老偷儿啊,所以蛇化语气大大轻松起来,虽然他不知壶七公为什么追他,但至少不认为壶七公是来对付他的,而且就是壶七公要对付他,他也不怕。
“你看走眼了,他不是我徒弟。”壶七公摇头,斜眼瞟一眼战天风:“这样的徒弟我天鼠门是不收的,老夫若收徒,强他十倍。”
战天风气得吹胡子瞪眼,一摸下巴,没胡子,算了,昂头看向蛇化,道:“本人姓战,算了,说名字你也不知,但江湖外号你该知道,本人江湖人称神锅大追风,怎么样?听说过吧?”
“神锅大追风?”蛇化眼中露出凝思之色,想了半天,摇头:“没听说过,直说你叫什么名字吧。”
壶七公笑倒,战天风气昏,心下嘀咕:“怪了,神锅大追风这么威风的名字,怎么就不出名?每次都说没听说过,看来要改一改了。”腰一叉:“大爷我叫战天风,听说过吗?”
“战天风?”蛇化失声惊呼,甚至退了一步:“你---你就是那个要刺杀天子的战天风。”
看他一脸惊惧的样子,战天风傻了:“原来战天风比神锅大追风出名啊,这倒是怪了。”
他也不想想,带九鬼门万异门在枯闻夫人和古剑门修竹院的护卫下刺杀玄信,那是多么大的一件事情,他想不出名,难啊,当时几乎是轰动天下,不过江湖人人谈论的时候,他正慢悠悠的往七喜国走呢,所以没大听到,再回来找苏晨,风头过了,所以他还是没大听到,但风头虽过,战天风这三个字却已是尽人皆知,他却还以为神锅大追风更出名,也算是搞笑了。
“是我,怎么着?你怕了吗?”战天风还是摸不清状况,还要加一句,就好比写了契约还要打个手模,安心一点。
“你追我做什么?”蛇化不答他话,但眼中的情形却已说得明明白白,他怕战天风,确实怕,以至于他眼光都有些闪烁了,不太敢直视着战天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