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是。”战天风也不否认:“你和文玉梅的话我都听到了,而且我也不妨告诉你,今晚上来剿灭神蚕庄的人,也是我引来的。”
蛇化嘿的一声,狠狠的瞪战天风一眼,眼光却又垂了下去。
战天风道:“蛇化,你要想活,做一件事,出来指证枯闻夫人,将枯闻夫人背后所干的一切都说出来,我就饶你不死。”
蛇化嘴角抽了一下,没吱声。
“你不信我是不是?”战天风留意到了他的动作,道:“还是怕枯闻夫人对付你?不要怕,你即然知道我曾刺杀玄信的事,就该知道我的利害,有我保着你,枯闻夫人绝对害不了你。”
“我知道你不怕枯闻夫人。”蛇化抬头:“但你保不了我。”
“为什么?”战天风疑惑的看着蛇化:“你不相信我的实力?”
“不是。”蛇化摇摇头:“那夜你即然在,就该看到文玉梅给我们解药的事。”
壶七公明白了,道:“原来你怕的是那个啊,说说看,枯闻夫人给你们下的是什么禁制,或许老夫能找到应对的法子。”
蛇化看着壶七公,嘴角掠过一丝苦笑,道:“血神虫,你该听说过吧。”
“血神虫?”壶七公一声低呼,脸露惊容:“血神散人的血神虫。”
“是。”蛇化点头。
“血神虫是什么?”战天风不明白了:“血神散人又是哪路毛神?”
壶七公没答他,蛇化先开口了:“血神散人是早年间邪道上的一个狂魔,秘练的血神虫歹毒至极,专吸人脑髓,谁若是中了血神虫,一旦发作,当真生不如死,当年秀水大侠吴秀水也算是一代名侠了,不小心中了血神虫,痛到极处,竟将自己身上的肉一块块咬下来,吴秀水以铁臂钢爪名动江湖,到死前,一对铁臂只剩下两根光骨头,臂上的肉都给他自己咬光了。”
“我的天啊。”战天风惊呼:“这么厉害?”
“可血神散人不早就死了吗?”壶七公叫:“枯闻夫人哪来的血神虫。”
“血神散人是死了。”蛇化看着他,嘿嘿两声:“可你知道他是死在谁手里吗?枯闻夫人。”
“血神散人竟是死在枯闻夫人手里?”壶七公惊呼:“这个江湖上倒是没有传闻。”
“因为枯闻夫人并没有当场杀死血神散人,只是制住了他,带回了无闻庄,到逼出了练制血神虫及解药的秘法且自己试练成功后才动的手。”说到这里,蛇化冷笑一声:“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无闻庄当然不会来江湖上宣扬了。”
“那倒也是。”壶七公点头。
战天风想到一事,问蛇化道:“你那解药半年服一粒,那到底要怎么才能解掉血神虫之毒啊?”
“一次连服三粒便可将血神虫杀死。”
“一次连服三粒。”战天风扭头看向壶七公,挑眉道:“七公,你老好象曾经吹牛说,这天下没你不敢去的地方吧。”
壶七公大怒:“什么叫曾经吹牛?本来就是,这天下就没老夫进不去的地方,而且你小子也不必拐弯抹角,老夫知道你的花花肠子,无非是想老夫进无闻庄偷解药是不是,这个容易啊,无闻庄在别人眼里是龙潭虎穴,但在老夫眼里,却也平常得很。”说着斜眼看向蛇化,道:“蛇老怪,只要你乖乖的,老夫便替你跑这一趟。”
蛇化却苦笑摇头:“没用的。”
壶七公几乎要暴怒了,直问到蛇化脸上去:“你也不相信老夫的手段?”
“我信。”蛇化点头:“你天鼠星偷遍天下,偷进无闻庄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我听说,血神虫和解药都是枯闻夫人随身带着的,你天鼠星虽然妙手空空,但想去枯闻夫人身上偷解药,怕也是做不到吧。”
解药竟是枯闻夫人随身带着的,这下壶七公傻眼了,他无论怎么自负,但说去枯闻夫人身上偷东西,这种牛皮他还是不敢吹的。
战天风也有些发呆,眼珠子一转,忽地脸一沉道:“蛇老怪,你只怕枯闻夫人,难道就不怕我吗?血神虫能让你生不如死,我没有血神虫,同样可以叫你生死两难。”
“我信。”蛇化回视着他,脸上并无惧色:“这天下敢和枯闻夫人做对的人,实在找不出几个,而你是其中之一。”
他嘴上说战天风厉害,脸上却并不害怕,战天风倒奇怪了,道:“那你不怕我?”
“我不怕。”蛇化平板僵硬的脸上竟然露出了笑意:“因为死人是不知道害怕的。”说话间,他脸上突地抽了一下,似乎是在强忍痛苦的样子,嘴角随即便有血流了出来,他先前也喷了不少血,但这一次流出来的,却是黑血。
“你服了毒?”战天风措手不及,又惊又怒,却又想不清楚,蛇化明明手脚被制不能动弹,那毒却又是如何进的嘴呢?
“是。”蛇化嘴角边竟又掠开了笑意,说老实话,老魔笑起来真的不好看,只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他似乎看出了战天风的疑惑,道:“你想不清我是怎么服毒的是吧?其实除了血神虫,我还吞了我自己的万蛇丹,也是半年服一次解药,如果能得到血神虫的解药,就服万蛇丹的解药,如果万一得不到而突然受制,那就自己了断,免得到时生死两难。”
战天风两个明白了,一时默然,看着蛇化嘴角强扯开的笑意,却只感到一种悲凉。
白光一闪,偷天鼠叼了化蛇下来,化蛇丈许长的身子象条布带子一样软软垂着,已是死得透了。
看到化蛇尸体,蛇化眼中射出又痛又怒的神情,咬了咬牙,看向壶七公道:“壶老,我们前世无仇往世无冤,看在我马上就要死了的份上,能不能向你老求个情,不要吃了我的化儿好不好,求你了。”说着又转眼看向战天风,眼中透出哀恳的神情。
老魔一直硬气,没想到为一条死蛇竟会求人,战天风两个即觉怪异,又都有一点不忍之心,壶七公点头,道:“行啊,你这蛇也没什么吃头,老夫答应你了。”口中吱吱两声,偷天鼠明白他的意思,头一甩,将化蛇一个尸体甩到蛇化身上,壶七公同时凌空一指,解了蛇化穴道。
“多谢。”蛇化眼中露出感激之色,双手伸出,轻抚化蛇的尸体,口中低叫:“化儿,化儿。”声音出奇的温柔,便如父亲在低唤自己的孩子,叫得几声,就那么闭上了眼睛,到死,双手仍紧紧抱着化蛇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