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情势突然颠倒,不但枯闻夫人傻眼,所有人都傻眼了,壶七公,文玉梅六个,还有最外围的荷妃雨,人人看得目瞪口呆。
“这小子莫非鬼上身了。”这是壶七公的想法。
“这小贼先前的汤里一定加了什么大增功力的秘药,但绝不能持久。”这是文玉梅几个的想法。
“这人身上果然时时有奇迹出现。”这是荷妃雨的想法。
战天风却什么也没想,只是不绝狂攻,但枯闻夫人一代宗师,绝非等闲,四十多招后,终于给枯闻夫人伺机抢得先手,长剑如雨,再不给战天风任何机会,战天风虽然力大,虽然抱了拼命之心,但面对枯闻夫人这样的宗师级人物,并不是想拼命就一定可以拼命的,百招后,他已完全给枯闻夫人圈在剑光中,不过他的强悍已远远超出了所有人意料之外。
壶七公先前差不多歇手了,这会儿看情势不妙,忙又发力上来救援,但他功力太低,根本不敢近枯闻夫人的身,虽然围着枯闻夫人两个滴溜溜乱转,却不起半点作用。
枯闻夫人稳操胜卷,嘿嘿一笑:“小子,还有什么压箱底的绝活没有,本座欣赏你,给你机会,快快掏出来,否则就再没机会了。”
她这话说得大方,但也是事实,她确实是想看看战天风还有什么本事,所以并未尽全力进攻,她也不怕战天风跑了,外围虽有个荷妃雨,但外有曾玉仁四个内有文玉梅两个,两层拦截网,荷妃雨想攻进来救战天风,没有那么容易,至于壶七公,从头到尾她就没用正眼看过。
其实战天风的功力比壶七公高不了多少,但有些人提着刀子也不让人害怕,有些人就算是躺进棺材里了你仍要小心他,壶七公只是前者,战天风却刚好是后者。
战天风闻言哈哈一笑:“想看压箱底的绝活啊,行啊,你看好了,可别看花了眼。”一锅挡开枯闻夫人长剑,霍地转身。
“想跑?”枯闻夫人暗里冷笑,三丈之内,无论战天风的身法如何诡奇,也绝对脱身不得,正要祭剑,战天风身子忽地一扭,回过身来。
回过身来的战天风手中多了一把剑,枯闻夫人锐目急凝,但见战天风手中剑斜斜一挑,一剑刺来,而他的眼光迷迷蒙蒙的,好象是喝醉了,又好象在做白日梦。
枯闻夫人眼前现出异象,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眼前那一星剑点,又仿佛山川河岳尽数挂在了战天风剑尖上,以无铸之势,直刺过来。
枯闻夫人脑中刹时间闪过无数招法,却无一招破得战天风这一剑,除了收剑后退。但如果退开,战天风就脱出了她剑圈,这是她绝对不甘心的,电光火石间,她心中生出狠劲,全身劲力凝于剑身,一剑横格,战天风虽然力大,但她自信,以她的功力,绝对能格开这一剑。
但她想不到的是,战天风这一剑的力道,竟比先前的劲力又大了数倍不止,双剑相交,枯闻夫人只觉剑上一股巨力撞来,让她手臂酸麻,手中剑远远荡开,战天风长剑更破锋直入,枯闻夫人大惊之下,再顾不得其它,飞身后跃,一去七八丈。
“怎么样,压箱底的绝活过瘾吧。”战天风哈哈一笑,却也不敢多呆,他就这一剑呢,真正压箱底的家当儿,叫一声七公快闪,闪身飞退,壶七公自然跟得快,文玉梅张玉全两个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枯闻夫人竟会给战天风一剑逼退,可就一呆,醒过神来再想截击可就来不及了,以战天风壶七公的身法,百丈距离,一闪即至,又如何容得他两个发呆。
枯闻夫人一剑退开,竟就站在了那儿,她的反应绝不是那么慢,她是想不清,她认不出战天风这一剑,更无法想象战天风这一剑为什么会突然间有那么大的力量。
她在战天风身上见识了太多的意外,这个意外是让她最震惊的一个。
“一剑逼退枯闻夫人,了不起啊。”荷妃雨大赞一声,脱身退出曾玉仁四个的围攻,看了枯闻夫人道:“你、我、白云裳之外,这天下又多了个战天风了,还真是越来越热闹了呢。”声落身起,追着战天风去了。
最失落的其实是文玉梅,她咬着牙,看向枯闻夫人道:“师父------?”
枯闻夫人明白她心中的想法,却没吱声,仰头看着孤寂的夜空,好半天才道:“天意难测啊。”
她一生威摄天下,但这会儿,在自己的感叹声里,却突地感觉到了一点寒意,那寒意来自那遥远的夜空,无限的遥远。
战天风自然知道荷妃雨在后面追了来,跑出十数里,停步转身,他不用说壶七公也明白他的意思,同时停步,捋了胡子道:“这黑莲花好象是盯上你了。”
“是来得奇怪。”战天风疑眉:“上次刺杀玄信小儿还有得一说,因为她也不想枯闻夫人独占好处啊,可这次是为什么?她又是怎么知道我来了这里的?”
“是奇怪。”壶七公点头,扭头在战天风脸上看了两眼,呀的一声道:“那丫头不会是喜欢上你小子了吧,老夫发现,你小子虽然丑八怪一个,却还蛮有美女缘呢。”
“那是,本大神锅的魅力还真是不可阻挡呢。”战天风自吹一句,眼前现出荷妃雨独具一格的凤目,摇了摇头:“这女人心机如海,而且是那种特别冷酷狠辣的人物,瑶儿外表比她冷,心却其实没她狠,这样的女人是真正的美女蛇,要她真心喜欢一个人,难。”
“你小子对女人心摸得还真透嘛。”壶七公打个哈哈,却也点头:“老夫也有这种感觉,鬼瑶儿冷只是不理人,这女人却想把整个天地都踩在脚下,你小子要小心,莫要给她迷住了,这种女人是不能往床上抱的。”
“我迷她,哈。”战天风大大的冷哼一声:“我只怕她迷上我,其它的一概不怕。”
说话间荷妃雨已赶了上来,在十余丈外停下,看了战天风道:“战兄,这么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开溜,不太礼貌吧?”
“你是怪我没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是吧?”战天风嘻嘻笑:“是要谢,是要谢,怎么谢呢,那些戏文里,英雄救美,美女都要以身想许的,现在你是美女救英雄,这样吧,我也以身相许好了,不过先说清楚,我老爹老娘都上阎老五家做客去了,一时半会的估计回不来,所以嫁妆是没有的。”
他贼眉笑脸,说得一脸正经,一边的壶七公差点笑死,只是忌着荷妃雨才没有笑出声来,心下暗骂:“这个鬼,对付敌人他永远是这么牙尖嘴利。”同时凝神留意荷妃雨,防她生恼突然暴起伤人,象荷妃雨这样的绝顶高手,一旦暴怒,可不是闹着玩的。
出乎壶七公意料,荷妃雨却并未生恼,反是咯咯轻笑:“你以身相许啊,这个可不敢当。”
“怎么着?你嫌我不是英雄?”战天风故意装出作恼的样子。
“你是英雄。”荷妃雨点头:“西风一战,独力擎天,刺杀玄信,豪勇盖世,今夜一剑震飞枯闻夫人,更显示出战兄的惊人潜力,此三者,任有其一,便是当世了不起的英雄,战兄三者兼具,绝对是英雄。”
战天风本来是胡言乱语鬼扯,乱中取胜一直是他的必杀绝技,但荷妃雨却是一脸诚挚,绝对不象说假话,这到让战天风有些发愣了,呆了一呆道:“着啊,即然我是英雄,你这大美人又救了我,那就照江湖规矩,让我献身于你吧。”
这次荷妃雨不笑了,看着战天风,一脸真诚的道:“战兄,我是说真的,第一次相遇战兄,战兄爱美人不爱江山,我一笑而过,但后来闻得战兄在西风大展神威,我才知道小看了战兄,后来战兄为马大侠报仇,步步设计,花江六君子身败名裂,这样的报复方式,这样的心计手段,让我叹服不已,再后来战兄刺杀玄信,气贯长虹,一代宗师枯闻夫人也挡不住战兄剑锋,如此豪勇,不但是我,天下更是无人不服,这也更让我对战兄生出敬重之心。”
她越说越郑重,战天风可就笑不出来了,他这人有点轻浮,给人夸得一句就飘飘然,夸两句那就要上天了,但也并不是永远没有轻重,荷妃雨不是一般的人,荷妃雨夸人,那是要多想一想的,战天风冷眼看着荷妃雨,心中没有半点发飘的感觉,反是特别的冷静,暗暗琢磨荷妃雨的真意,道:“你对我了解的还真是清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