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战天风冷眼暗察荷妃雨真意,荷妃雨自也在观察战天风的反应,眼见他眼光中一片清冷,心下暗暗点头:“这人绝对不是个会轻易信人的人。”脸上越发显出真诚,道:“是的,越了解战兄,我也就越敬重战兄,这也是我追战兄的原因,我真的很想和战兄结交。”
“我以身相许你又不要,却要结交什么?”战天风打个哈哈,道:“难怪今夜你突然出现,原来你一直在跟踪我们。”
壶七公也早已起疑,怪眼一凝,紧盯着荷妃雨。
如果荷妃雨一直在跟着他们,那在白塔城酒店递条子给他们的也十九是她,害死灵棋木应的也必然是她,今夜的事也就明摆着了,害人救人都是她,她就是一切幕后的黑手。
荷妃雨却摇了摇头:“没有,战兄行踪飘忽,不太好跟踪,而且我也没必要踪踪战兄,我今夜来,不是跟踪战兄而来,是跟踪枯闻夫人而来。”
“你是跟着枯闻夫人来的?”战天风半信半疑。
“战兄疑心好重。”荷妃雨微微一笑:“我只想结交战兄,但跟踪战兄是没必要的,因为你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利害关系,有利害关系的,只有枯闻夫人,她才是天下人人注目的对象,当然也包括我在内,她师徒七人突然一齐出宫,那绝对不是小事,所以我就跟来了,却没想到她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对付的竟是战兄一人。”
她这话有一定道理,战天风到又多信了几分,荷妃雨也绝对是个野心极大的人,她的野心较之枯闻夫人,可以说只高不低,现在枯闻夫人把天子抓在了手中,占了先手,她要取枯闻夫人而代之,自然是时刻注意枯闻夫人的动向,枯闻夫人师徒七个一齐出宫,当然会引起她的注意,跟踪而来,合情合理。而他和壶七公孤魂野鬼,人两个脚四只,荷妃雨跟着他们做什么?完全没意义啊。
战天风看一眼壶七公,壶七公也正看他,眼中同样有失望之色,显然也是信了荷妃雨的话,就算不全信,至少信了七分。
两人的神情都落在荷妃雨眼里,微微一笑,道:“妃雨言尽于此,信与不信都由得战兄,但我的心是真诚的,真的盼望能和战兄结交,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抱一抱拳,大袖飘飘,竟自去了。
她去得如此干脆,战天风壶七公两个四目相对,半天无言。
“她一路跟踪我们应该是不可能,这话我信。”壶七公道:“不过并不能证明一切和她无关,给我们递条子的,也许是她的手下也有可能的,黑莲宗千年未出,但势力其实大得很,九鬼门号称三大邪门之首,但若算上黑莲宗,这首还首不首得了,那还真要好生论一论了。”
“若那递条子引我们来的人是她,那她又巴巴的赶来替我们解围做什么?”战天风反问:“吃饱了不消化,跑一跑好再回去吃夜屑啊。”
“你刚才不是说英雄救美吗?她故意害你一下,再又来替你解围卖个人情,不就好结交你了。”壶七公大大的白他一眼:“说到江湖上的手段,你小子还嫩得很呢。”说到这里,想到一事,道:“对了小叫鸡,你今夜那一剑可是威风啊,比平日你自己练时威力大多了,怎么回事?真个初十六那个鬼附身了。”
“那一剑啊,那叫灵光乍现,智慧高绝,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说到那一剑,战天风大是得意,闭眼胡吹,可就恼了壶七公,双手做势道:“信不信我掐死你,真个叫你后无来者。”
“本来就是嘛。”战天风笑,道:“我当时百思无计,突然想到那一夜的神来一剑,其实是蒙蒙胧胧中借了云裳姐的灵力,我灵机一动,在使那一剑之前,我便故意让自己迷糊起来,然后再微微回想云裳姐月下舞剑的样子,想着不是我在使那一剑,而是云裳姐在使那一剑,再一剑刺出,果然就威力大增。”
“这样也可以?”壶七公目瞪口呆,大扯胡子,呆了半天才道:“你小子那两根肠子还真是有几个弯弯绕呢。”
“说了不是我吹牛吧。”战天风得意了,却又摇头:“不过与那一夜那一剑比,还是差得远,最多只有那夜六成的力道,若真能使出那神来一剑,今夜枯闻夫人就不是枯闻夫人,而是枯木死人了。”
“别做梦了。”壶七公大大的哼了一声:“你那一剑有头无尾的,后手再无变化,威力再大也是杀不了枯闻夫人那样的绝顶高手的,除非你将七剑全部悟出来,七剑联珠,那或许有可能。”
“七剑联珠。”战天风一呆。
“怎么了?”壶七公看着他:“是不是悟到了什么?”
“我脑子里好象有个什么东西闪了一下。”战天风双手揪着脑袋,咬牙切齿,一脸痛苦,喃喃道:“可一下子又不见了,到底是什么呢。”
壶七公看了半天,不耐烦了,道:“行了,你小子别一脸大便干结的样子,老夫看了恶心,以后慢慢想吧,现在到哪儿去。”
战天风想了一想,一时也无处可去,歪头看了壶七公道:“要不我们再到白塔城那酒店里坐坐?第一张条子剿了神蚕庄,第二张条子则差点剿了你我的老命,我到是想看看,还有没有第三张条子。”
“你小子还真是无聊到变态啊。”壶七公骂是骂,也无处可去,便依了战天风,两个又往白塔城来。
不数日到了白塔城,两人又戴上先前那面具,再到那酒店里来,那小二越发的熟了,加倍的热情,战天风两个喝着酒,慢慢的等着,到午后,那小二真又来了,后面还跟着店东,小二又递给战天风一张条子。
竟然真的有第三张条子,壶七公老眼差点鼓出来,一把抢过,战天风就手看去,却见那条子上写着:“我已买下这小店送与两位,两位从此就是这小店的店东了,慢慢喝,失陪了。”
战天风傻眼了,那店东这时凑上来,手中捧了一些文契帐本之类的东西,满脸堆笑的递给战天风,要请战天风两个点验,战天风哪有心思跟他玩,挥手让他自去,看着壶七公,道:“七公,你说这人到底是什么人,现在我是再也猜不到了。”
“我也猜不到。”壶七公猛扯胡子:“若说害死灵棋木应的就是这人,这人该是是多么大的手面,可居然玩这种顽童的游戏,巴巴的买什么店面来送给你我,这只是那种特别闲得无聊的人才会干的事情啊。”
战天风点头,脑子里一片迷糊,再无半点头绪。
两人在店里喝了三天酒,那人再不见出现,明摆着是不会再来了,这线头竟是就此断了,再等下去,也没必要,第四天两人便离了店子,走前战天风还交代那店东:“好生经营,年底我可是要来查帐的啊。”
平白无故给人玩了一场,却连那人到底是谁都不知道,壶七公大没面子,火气正大着呢,听了这话,照着他屁股就是一脚:“查你个头啊。”
“怎么不查。”战天风揉着屁股,一脸委屈:“我战天风穷了一世,总算有了这个店子,好歹是份产业呢,真到那无生无济之时,也是个想头不是。”
“那老夫就再给你敲几个响头吧。”壶七公扬手,战天风自然早已逃开。
玩闹是玩闹,其实战天风心里比壶七公要发愁得多,他本来想在这神秘人身上找出苏晨来,现在线索断了,又不知到哪里去找苏晨了,想着苏晨现在不知是什么样子,他心里猫抓似的难过,也只有在和壶七公的说笑打闹中,才能暂时忘忧。
两人在江湖中闲逛,当然时刻留意,看有没有人跟踪自己,或者看哪里有什么特别怪异的事情,盼望能再把那神秘人牵出来,但逛了一两个月,那神秘人再无动静。
其它消息到陆陆续续听了不少,先是木石做了听涛岩的掌门,然后枯闻夫人以天子令相召,会集七大玄门,商议成立一个正教联盟,枯闻夫人本来想着木石老实点儿,借天子之名再加自己之威,或许就能让木石听话,结果出乎她意料之外,将战天风的话牢牢记在心里的木石真就跟他的道号一样,硬得象块石头,大唱反调,坚决不干,道德观等三派便也跟着他唱反调,与古剑门修竹院争了起来,差点大打出手,最终不欢而散,七大玄门不但未能团成一块,反而彻底分裂,气得枯闻夫人差点吐血。
七大玄门不团结,黑道和红雪等三国支持的各种势力却是蠢蠢欲动,江湖风起云涌,照壶七公的说法,这么多年来,江湖只有这一次最乱,各种势力盘根错节,互打主意,偌大一个天朝,竟是找不到一块安静些的角落。
到是昔日黑道的老大九鬼门却是无声无息,江湖传说是九鬼门千金不开心,鬼狂无心理事,下面各堂也就不愿生事。
战天风自然知道鬼瑶儿为什么不开心,甚至知道她很伤心,可是能怎么办呢,在找到苏晨之前,他能上九鬼门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