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陀光明道:“大家到外面坐吧,我叫人备办酒菜,边喝边说。”
几个到外面就坐,陀家是那种真正的大户人家,一声令下去,不多会一席酒菜便上来了,战天风先灌了一大杯酒,再倒一杯,喝一口,这才对壶七公道:“七公,说吧。”
壶七公看一眼边上立着的丫头,没有开口,单如露先前在里面哄儿子睡觉,这时刚好出来,却就留意到了壶七公的眼神,忙对那些丫头道:“你们都下去,不得召唤,不要进来。”
战天风抓耳挠腮:“七公,你别跟个娘们儿似的好不好?”
“你知道个屁。”壶七公恼了,狠狠的瞪他一眼。
“行行行,我屁都不知道,行了吧?”战天风咽气,闷头喝酒,也不问了。
壶七公喝了口酒,捋着胡子,好半天终于开口,却只有五个字:“终于出来了!”
他这话没头没尾的,战天风听得莫名其妙,正把酒杯送到嘴边的单千骑手却没来由的抖了一下,半杯酒洒在了衣服上,他这个小小的动作,就象是在为壶七公的话做注脚。
战天风实在是有些不耐烦了,他真的想不出有什么人什么势力会让人这么恐惧,好奇心成倍的提了上来,不过他不敢催,只是斜瞟着壶七公的嘴,希望那嘴里快点崩字出来。
壶七公却又连着喝了好几口酒,出了一会儿神,才道:“黑道上,出过两个最让江湖人恐怖的门派,一个是血尸门,另一个便是阎王殿,现而今的黑道三雄,九鬼门,一钱会,魅影教,虽也杀人放火,肆无忌惮,但若与那两派比起来,几乎可以说是还没有出师。”
“这么厉害啊。”战天风没听说过阎王殿的事,不知厉害,但和九鬼门几个一比,他就听出高低了,叫道:“血尸门就是上次我们把血尸铁甲秘谱给范长新的那个血尸门是吧,杀了人还要吸人家的血,听说是恐怖之极。”
听他口中说到把血尸铁甲秘谱给范长新这话,单千骑身子一动,眼中射出惊讶贪婪之色,不过他飞快的低下了头,没让战天风几个看见。
“你以为有几个血尸门?”壶七公哼了一声,喝了口酒,仰起头,吁了口气,道:“但血尸门若与阎王殿比起来,又还只能算是学徒了。”
“真的?”战天风的好奇心越重,实在忍不住了,求道:“七公,你痛痛快快说好不好。”
壶七公不理他,出了一会神,才道:“阎王殿最可怕之处有两点,一是神秘,二是言出必践。”喝了口酒,接下去道:“江湖上,从来没有任何人知道阎王殿在什么地方,也没有任何人知道阎王殿的主人,他们自称的阎王爷吧,到底是谁,这几乎是江湖上一个最大的悬案。”
“有这种怪事?”战天风不太相信。
“老夫懒得骗你。”壶七公哼了一声:“那个万异门,自认为隐密,其实江湖上很多人都知道万异谷的所在,但阎王殿在哪里,绝对没有任何人知道。”
这会儿单千骑点了点头,道:“是,阎王殿的所在,阎王爷到底是谁,真的从来没有人知道。”说着叹了口气,道:“千古艰难惟一死,其实死没什么了不起的,很多人都不怕死,江湖上之所以对阎王殿这么恐惧,他的神秘是一个极大的原因,越看他不清,就越怕。”
“这话有理。”壶七公一直没正眼看过他,听了这话倒正眼看了他一下,道:“很多人怕,其实怕的不是死,而是怕的害怕本身,越害怕越怕,真的刀架到脖子上,说不定他反而不怕了。”
“怕的害怕本身?什么啊,听不懂。”战天风扯耳朵。
壶七公不理他,道:“阎王殿一直横行了三百多年,在那三百多年里,只要是发出了生死牌,就没有人可以违抗,不论这人是什么来头出身,有多大的本事,说生就生,说死就死,嘿嘿,借一句古话,阎王叫你三更死,你就活不到五更,真正的言出必践。”
“这么牛皮啊。”战天风撇了撇嘴。
“是的。”壶七公点头:“谁接到生死牌,是生牌,哪一天持牌到哪个地方报到,迟一刻丧命,不去者灭门,是死牌,那就不要说了,子不过午,全家老小,自己穿了丧服等死吧,没有任何人逃得过阎王爷一刀。”
单如露先前不知道阎王殿是什么,这会儿听壶七公一说,知道厉害了,惊怕起来,看了单千骑叫道:“爹,你接的是生牌是不是?”
“是。”单千骑点头,苦笑一声:“不过生牌死牌其实也差不多了,进了阎王殿,想回来只怕就有些难了。”说着他看向壶七公,道:“以前据说那些接生牌的,有的几年才回来,有的几十年后才回来,而且就算回来了,基本上也不再在江湖上露面,他们在阎王殿里见到些什么,吃过什么样的苦头,没有任何人知道,甚至也没有任何人知道阎王殿为什么召他们去,总之去一趟阎王殿,那个人不死也差不多死了。”
“是这样的。”壶七公点头:“阎王殿召人去,没有原因,放回来,不知理由,回来的人也绝不会开口说及阎王殿里的事。”
“给你们这一说,这阎王殿还真是神秘霸道到了极点呢。”战天风叫了起来,想到一事,道:“七公,你刚才说终于出来了是什么意思?是不是阎王殿好久没出来现在又出来了?”
“阎王殿行事非常独特,平时是见不到他们的,要每隔十二年,他们才会在江湖上出现一次,但最近一次出现,不是在十二年前,而是在六十年前。”
“你是说阎王殿六十年没有出现过了?”战天风恍然:“难怪我没听说过,六十年,老了一辈人呢,江湖上还有几个人记得他。”
“错了。”壶七公大大摇头:“江湖上虽然少有人提及阎王殿,但绝不会有人忘记阎王殿,绝对不会,嘴里不说,心里其实都在隐隐的担心,不知道阎王殿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又冒出来,而现在,阎王殿真的就出来了。”
“那这六十年里他们做什么去了呢?”战天风大是奇怪:“为什么不出来?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出来又是为什么?”
“没有任何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壶七公摇头:“就如阎王殿神秘的出现,他的消失也是神秘之极,六十年前,十二年一轮的生死牌该要出现了,所有人都在屏声敛气等着,但左等右等不见出来,过了十二年,仍不见出来,就这么一直等了六十年,至于阎王殿为什么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谁也不知道。至于现在它为什么又突然出现,现身江湖要做什么?那同样只有天知道。”
“六十年后重现,阎王殿想干什么?”战天风搔搔头,看单千骑:“他们给你生死牌,没有理由吗?”
“阎王殿发生死牌怎么会有理由?”单千骑苦笑:“半夜里,突然就来了,限我七日后子时三刻到召蒙山下的千狐碑前报到,迟到一刻断头,不去者灭门,就是这样,再多一个字也没说。”
“召蒙山?召蒙山在哪里?”战天风看壶七公:“难道阎王殿在召蒙山里?”
“你少扯蛋了吧。”壶七公怪眼一翻:“阎王殿要象你想的那么简单,它就不是阎王殿了。”

“不简单就好啊,越不简单越好。”战天风兴奋的搓手:“这些日子真是闷出鸟来了,正好拿它来解解闷,神秘之极的阎王殿生死牌,哈哈,看本大神锅掀他个底朝天。”把手中的生死牌抛了两抛,对单千骑道:“行了,你就在陀家呆着吧,我替你去了。”扭头看向壶七公:“七公,你老去不去,看你老好象有些害怕的样子,就不要去了吧。”
“怕?”壶七公大大的哼了一声:“实话告诉你小子吧,我师父就曾找过阎王殿的老巢,可惜没找到,老夫我在二十岁时,出山第一件大事,就是找阎王殿,不过同样没找到。”
“原来你老这么有胆色,了得。”战天风一翘大拇指:“那这一次是个好机会啊,咱们一起到阎王殿里走一遭,到看那阎王爷长的什么鸟样?”
“你想怎么进去?”壶七公斜眼看他。
战天风把生死牌一扬:“这不有请贴吗?最多再易一下容,那不就得了?“
“做梦吧你?”壶七公大大的哼了一声:“早说过了,阎王殿若是象你小子想的那么简单,它就不是阎王殿。”
战天风奇了:“你老不是吹你老的易容术曾得真传吗,阎王殿的人和单龙头又不是很熟,即便稍有点不象,他们也不可能认得出来啊?”
“照理说是这样,但事实上不可能。”壶七公摇头:“我师父说过,以前阎王殿横行的时候,有无数人想摸阎王殿的底,易容啊,冒名顶替啊,悄悄跟踪啊,却都给阎王殿的人发觉了,遭到了残酷的报复。”
“有这种事?”战天风张大嘴巴。
“现在理解老夫刚才为什么要先把丫头打发出去才说话了吧。”壶七公瞟一眼战天风:“阎王殿如此神秘,他的情报系统必然另成一路,也许就是在一些最平常的人中,就布有他们的搜集网,虽然只是万一,但如果要打阎王殿的主意,就要预防这个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