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是什么?”战天风急抬头。
“你往前面看。”
“什么东西?”战天风依言前看,眼睛霍地一亮,他看到了一幅奇景。
前方,大约七八里远近,是一片泽国,一眼望不到边,与单千骑所在的巨野泽不同的是,这泽中不停的有一团团的云雾升起来,那云雾与阎王殿弄出来的这鬼雾又不相同,而是彩色的云雾,有的大,有的小,慢慢的升上空中,再慢慢的散开,这时太阳刚刚出来,远远的看去,但见无数的彩色云团在阳光下此起彼伏,这一朵还没散尽,那一朵又升了起来,便如天边开着的无数巨大的彩色蘑菇,当真好看到了极点,这样的奇景,战天风一生从来没看见过,一时间目瞪口呆,完全看傻了。
“这是哪里啊,不会是到了仙境吧?”战天风咬手指头。
“那是,到这里跑得一趟,差不多也可以成仙了。”壶七公点头。
战天风听出他语气不对,讶异的看他一眼,想起他先前的话,道:“七公,你刚才说什么来着,阎王殿防跟踪的秘密,在哪里?”
“你不是看到了吗?”壶七公嘿的一声。
“你是说---你是说这些彩色的云朵儿?”战天风不明白:“它们怎么防跟踪?”
“怎么防跟踪?”壶七公嘿嘿一声:“你吸口气试试就知道了。”
这时整团鬼雾已飞近泽中,前面一团彩云缓缓升起,刚好升到战天风脚下,五彩的云丝让人目眩神迷,战天风依言深吸一口气,看着彩色的云丝吸进鼻中,那情景十分的奇异,他还想再吸一口呢,忽地觉得腹中一痛,胸口同时觉得象了一座大山,心中烦恶无比,想呕却又呕不出来,眼前更是闪起金花来。
“这鬼云有毒。”战天风狂叫一声,急运白云裳所传排毒心法,将毒气排出,可就恼了壶七公,叫道:“七公,你明知这鬼云有毒,怎么还叫我吸。”
“你小子先前不是狂吹白衣庵的排毒神功吗,老夫给你机会让你试试新啊。”壶七公嘻嘻笑:“这就好比小孩子买了新衣服,不拿出来显摆显摆怎么行?”
“这老狐狸,本大神锅但有一点儿比他强的,他就不服气。”战天风暗骂,昂头道:“我云裳姐传我这排毒神功,那还真不是吹的。”吹着牛,忽地发觉一桩异事,他要闭气不吸,壶七公却好象没事,奇了,道:“七公,你好象不怕这毒啊?”
“我说了你小子这段时间就是个猪脑子。”壶七公冷哼一声:“你吸一口那毒云,再来鬼雾中吸口鬼雾看看。”
“鬼雾?”战天风心下疑惑:“难道这鬼雾有鬼。”不再闭气,试着吸一口鬼雾,鬼雾中果然没有毒气,可明明那些彩云是一直冲上来了的啊,难道没有混在鬼雾中,还是这鬼雾可以消解那些毒气。
战天风想不明白,一时好奇心起,反正也不怕毒,到鬼雾外面再吸一口毒气,急缩身回鬼雾中,猛吸一口鬼雾,真是奇了,鬼雾进嘴,胸间烦恶立消,肚子也立即不痛,这鬼雾解毒之快,还快过白衣庵密传的排毒心法。
“这鬼雾真的能解毒。”
“肯定啊。”壶七公冷笑:“鬼雾若不能解毒,单千骑他们两百多人那还不象落鸭子一样扑通扑通落下去啊。”
这就是江湖经验了,战天风脑子不比壶七公傻,但经验却差得太远,他先还有点恼着壶七公吃飞醋,这会儿倒是服气了,是啊,江湖诡诈,人在江湖中,就要眼尖手快脑子灵,否则任你功力再强,出门三步就要栽跟头,明摆着阎王殿的人把单千骑等人裹在鬼雾中肆无忌惮的往前闯,这鬼雾中就一定另有玄机,他看不到,壶七公这种老江湖却是一眼就看了出来。不过这中间也另有一个原因,壶七公知道那些彩云有毒,所以预先就想过单千骑等人为什么不会中毒的原因,战天风不知道,中毒排毒这么一通搞下来,脑中自然也就没想那么多了。
“那鬼云怎么会有毒呢?那么漂亮。”战天风又是奇怪又觉得有点可惜。
“你小子还是少见识啊。”壶七公摇了摇头:“象山谷水泽中的这种水气,若是带色的,十九都有毒,颜色越艳丽的越毒。”
“我知道了,所谓的瘴毒就是这种毒气了。”战天风想到了马横刀所中瘴毒的事,再看那些彩色云气,再不觉得漂亮。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怎么生出这么多瘴毒?”战天风四下看了看,这时鬼雾已飞进泽中,可放眼看去,仍是望不到边的彩色云团在一朵朵绽放。
“这里是毒龙泽,又叫彩云泽。”
“彩云泽。”战天风点头:“若远远的看,这彩云泽还真是名符其实,不过只要近了一闻,那就是毒龙泽了。”
壶七公道:“毒龙泽方圆数千里,其实到底有多大,谁也不能确切的说出来,泽中周年瘴毒笼罩,下面船不能行,上面鸟不能过,号称天朝东南第一绝地。”
“鸟确实不能过。”战天风摇头:“这整个一块天都给毒气塞满了,飞得再高也是过不去的。”
“阎王殿的人真是想绝了。”壶七公道:“把人用鬼雾一包,自己人能过,而妄图跟踪的敌人,无论是人还是鸟兽,都只能望泽兴叹。”
“这一招确实绝。”战天风呆了半天,忽地叫道:“难道阎王殿在这毒龙泽中?他们平时怎么过日子啊,难道整天给这个鬼雾包着?那可真是阎王殿了。”
“不可能。”壶七公断然摇头:“阎王殿的人便是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长年住在这毒龙泽中,他们之所以走毒龙泽,目地应该只有一个,就是让人无法跟踪,到泽中绕一圈后,必然很快会出泽,要不就是穿泽而过。”
“穿泽而过,那是到了哪里?”
“我也不知道。”壶七公想了想,摇头:“该是到海边了吧,是了,阎王殿可能根本就不在陆地上,而是在茫茫大海中的某个岛上,难怪无人找得到,必然如此。”他说着兴奋的击掌,战天风也觉得他的猜测有道理。
壶七公怕阎王殿的人只是到毒龙泽中转一圈就会转向,因此隔不到一个时辰就要出来看一下,先前都喝一叶障目汤,后来烦了,而且藏身鬼雾里,只要稍稍留意点不探头出去,则就算有阎王殿的人前后监视也是看不见的,壶七公可不信阎王殿的人能有透视鬼雾的本事,而丝线也干脆不要单千骑扯着了,就系在龟甲上,两人要出来,哧溜就出来了,倒是方便。
鬼雾到是一直没有转向,笔直前飞,又飞了大半日,突然间陡然爬高,当时壶七公两个还在龟甲里,战天风没什么感觉,老偷儿却是敏锐之极,立刻觉出不对,扯着丝线倏一下出来,战天风自然也跟了出来。
往前一看,原来前面有一座极高的山峰阻住了去路,阎王殿的人带了鬼雾爬高,是要翻越山峰。
“这山高啊。”战天风叫了一声:“七公,你老不是说过了泽该出海了吗?怎么又碰上山了?”
“现在出泽了吗?”壶七公瞪眼:“毒龙泽方圆数千里,这还走不到一千里,出泽,早着呢。”
说话间整团鬼雾已爬上山尖,战天风眼前一亮,山背后,仍然是水,但水中再不见妖艳而诡异的彩云升起,而是碧水蓝天,如诗如画。
“莫非是过了毒龙泽了?”战天风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回头看,身后仍是彩云朵朵,看前面,确实是碧水蓝天,一时大喜,道:“真的过了毒龙泽了。”
壶七公也似乎有些疑惑,放眼四望,猛地叫道:“不对,这还是毒龙泽,原来毒龙泽的中心有这么一块世外桃源,真是让人想不到啊,简直绝了。”
“这里还是毒龙泽?”战天风不信。
“你往远里看。”壶七公手指四下一指:“这湖的四面都是高山,这些高山阻断了毒龙泽中的瘴气,而在这毒龙泽中的中心位置圈出这么一个泽中湖,老夫现在可以绝对肯定,阎王殿必然就在这湖中。”
战天风依言四面看了一下,果见远山点点,四面都是高山,因而圈成的一个大湖,以战天风的眼力,站在高处,看个百把里不成问题,但此时极目远眺,四面都只能见到一点山尖,这湖方圆至少在数百里以上,湖中又散布着星星点点的小岛,一路飞去,可见白鹭成群飞舞,还有各种各样不知名的水鸟,真的是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了。
鬼雾降低高度,径往湖心飞去,湖心一个大岛,周围还有几个小岛,那湖心岛形状颇为奇特,岛心山尖高高突起,远远的看去,就象一个尖顶帽子,尖顶上寸草不生,裸露出红褐色的岩石。山腰以下,倒是绿树从生,山下是一块平原,约摸有七八里方圆,一座巨大的王宫一样的建筑依山而筑,红墙碧瓦,在夕阳下熠熠生辉,极具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