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那个绝对就是阎王殿。”壶七公一脸肯定。
战天风点头:“江湖传说中的阎王殿恐怖之极,可这个阎王殿看上去就象仙境一样啊。”
“阎王爷确实选了个好地方。”壶七公四面看了一下,语气中也颇有赞叹之意。
这时鬼雾越飞越低,不过不是直接飞向湖心的大岛,而是飞向大岛左侧的一个小岛,这小岛离着大岛约有四五里水面,是一群小岛中离大岛最近的一个岛,也是最大的一个岛,约有两三里方圆,岛上有不少的建筑,不过都较为低矮。
壶七公道:“看来外面的人都不能直接上大岛,而是住在这小岛上。”说话间,鬼雾渐淡,慢慢的便显出人影来,然后越来越淡,战天风两个呆不住,只得又钻进龟甲里去,入龟甲之前,战天风还是看清楚了,原来那朱管事又把葫芦取了出来,正在不断的收那鬼雾。
鬼雾收尽,也到了小岛上空,朱管事当先在一块空地上落下,群豪在绳子牵引下一起落下,朱管事道:“到了,大家辛苦了,不要惊慌害怕,我说了我们这次没有恶意,但谁也不可乱来,诸位先进房洗个脸休息一下,各自按自己的编号进房,不要搞混了,然后吃饭,三天后我家王爷会接见各位。”
岛上已先有不少丫头在等着,朱管事说完,这些人便引导群豪进房,那些房子都是长条形,一栋一栋整齐的排列着,每栋房子刚好都是五十间房,群豪每人一间,房门上都有纸条,上面写着这人的名字和编号,例如单千骑的就写着:一百三十四号,巨野单千骑。这么写得清楚,便不要引导也找得到。单千骑等两百人,只住满了四栋房,但战天风先前留意了一下,这样的长条形房子至少也有二十多栋。
单千骑进房,战天风对壶七公道:“出去看看,人好象不少。”
壶七公点头,战天风取锅煮一锅一叶障目汤,两个人溜出来,看那房,房间不大,东西也简单,一床一桌,两条凳子,桌上一把茶壶两只杯子,房角摆了个洗脸架,单千骑正在洗脸。
战天风两个也不和单千骑打招呼,径自出房,四面转了一圈,不出战天风所料,除了单千骑这两百人住的四栋房子,还有八栋房子住满了人,和单千骑这批人差不多,都是各地门派帮会的头头脑脑,也是有男有女,不过显然到得也不久,都呆在自己房里,没有谁出来窜门的,其实阎王殿对群豪似乎并不怎么监视,各房之间,除了进进出出的丫头,劲装汉子也不见一个,至于那朱管事,在群豪进房之后,便去了大岛,一直不见回来,估计是交差去了。
“阎王殿这次召来的人可真是不少啊。”战天风将各房人数大约算了算:“这会儿就有六百多了,只怕后面还有,他们召这么多人来,到底要做什么啊?”
“十九还有。”壶七公点头,略略一顿,道:“不知这阎王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朱管事反复说没有恶意,没有恶意又有什么意呢,不会真是阎王爷嫁女请人喝喜酒吧?”
壶七公这次倒是不应声了,抬头远望对面的大岛,他两个虽然都喝了一叶障目汤,但两人是高手,感应能力都很强,近距离内,对方的一举一动,一转头一举手甚或摇头点头,基本上都感应得到,战天风感应到壶七公在往远处的大岛看,自己也举头看去,好奇心大起:“七公,我们摸过去看看,到看那阎王爷长什么样,弄这么多人来,到底又是要做什么?”
壶七公其实也早已心痒难捺,却摇了摇头,道:“不急,现在去不得,得要晚上。”
战天风奇了:“我们喝了隐身汤,反正他们看不见,白天晚上有什么区别?”
壶七公冷哼一声:“你怎么过去?飞过去?阎王殿必有人监视,灵力波动加掠风声,看不到还听不到啊,只有游过去,但白天游过去,水面会有波纹,所以最好是到晚上。”
“有道理。”战天风嘻嘻笑:“说到做贼,还是你老高明。”
这时一队丫头从不远处的一幢房子里端了饭菜出来,送到各个房里,菜还丰盛,三菜一汤,一大盆饭,只是酒少了点,每人一壶,大约不到一斤,闻到香味,战天风谗虫起来了,对壶七公道:“七公,现在也没别的什么可偷,咱们去偷只鸡来,先吃饱喝足了再说吧。”
“也好。”壶七公点头:“在这边也摸不到什么,这些家伙平日耀武扬威,给生死牌一拘来,个个都吓掉了魂,门都不敢窜,话也不敢说,不过就算他们全聚到一起,估计也猜不到阎王爷叫他们到底为的什么,还是晚上直接进阎王殿去最好。”
两人摸到端菜出来的那房里,原来是个大伙房,里面菜不少,壶七公嘴却叼,不要那些熟菜,只抓了一个斩了还没煮的生鸡和一大块牛肉,要战天风自己弄,还美其名曰熟鸡有数,拿了惹人生疑,生菜自己做那就没事,战天风如何不明白他的心思,暗骂,不过嘴上可不敢说,但其实他自己的嘴巴现在也叼得很,一般厨子做的还真进不了口,于是两人提了菜回房,单千骑这些日子天天吃干粮,这会儿有酒有肉,正大块朵熙呢,到更勾起战天风两个的馋虫,急进龟甲架锅开煮。
酒足菜饱,两个呆不住,出来四处又转了一圈,叫两人失望的是,虽然天黑了下去,群豪却无一人敢窜门的,吃了饭就各自呆在自己房里,让战天风两个暗暗摇头。
天黑后不久,岛上又来了一群人,也是各地的豪霸,也是两百人。
战天风数了数那些长条形房子,对壶七公道:“这些房子全住满,可以住一千六百人,嘿嘿,阎王爷不会把这些房子都塞满吧?”
“难说。”壶七公凝神:“听我师父说,百年前阎王殿有过一次大动作,当时江湖上失踪了一大批人,引起了极大的恐慌。”
“当时是为的什么?”
“不知道。”壶七公摇头:“那些人后来大部份都回来了,却无一人开口,那么多人进了阎王殿,江湖上却没有半点儿关于阎王殿的消息,阎王殿的恐怖,在那一次后,真正达到了顶点。”
“可以想象。”战天风点头,遥望对面的大岛,出了一会儿神,道:“七公,你说阎王殿到底有什么手段能让人这么害怕?”
“神秘。”壶七公冲口而出:“神秘首先就吓人,越神秘就越吓人,而在这一点上,阎王殿可以说是做得非常好。”
“确实是不错。”战天风点头。
“其次是实力,阎王殿绝对有超强的实力。”壶七公说到这里停了一下,道:“现在虽然不知道,但以前绝对是,现在阎王殿三个字就可以吓住绝大部份的人,接到生死牌,就没有人想要去抗争,但在阎王殿树立这个威名之前,一定是展示过足以粉碎任何挑战的实力的。”
“你老怀疑他们现在的实力?”
“过了六十年,谁知道呢。”壶七公摇摇头,道:“第三个就是手段了,把人召进阎王殿又放出来而不让这些人开口,自然有控制这些人手段,而且这些手段绝对是恐怖而又有效的,否则吓不住人,你先前不是说,阎王殿给单千骑生死牌前,先偷了单千骑一双臭袜子吗?阎王殿做事是很细密的,他们的威胁绝对不是空言恫吓,无数人见识过,传开来,敢挑战他们的人自然就越来越少了。”
“有道理。”战天风点头:“用狗闻气味的法子来防冒名顶替,我先前还真没想到。”
“见一知十,防冒名顶替,防跟踪,阎王殿都做得非常好,防人开口自然就不要说了,必有他的法子。”
“他们现在并没有叫人不开口啊。”
壶七公白他一眼:“现在是没说,但到出阎王殿之前肯定就要说了。”不过他翻白眼战天风看不到,白翻了。
“到要看他们有什么手段。”战天风嘿嘿冷笑:“不过无论阎王殿有什么手段,本大神锅这张嘴他们是绝对封不住的。”看看天色,道:“七公,差不多了吧,趁着汤力还能走作用,游过去怎么样?对了,你老会水吧?”
“去你的吧。”壶七公大怒,给他一脚,战天风嘻笑逃开,奔向水边,壶七公随后跟去,四望无人,两人下水。
战天风在水里是条泥鳅,壶七公却象只水老鼠,姿势不雅,游得倒快,无时到了对岸,壶七公道:“先找个地方把水气蒸干,人能隐身水珠子可隐不了。”
“有理。”战天风点头,两人找了处矮林盘膝坐下,运气蒸干湿衣服,干到一半,汤力已过,两人显出形来,而这时候却有掠风声远远传来,战天风看一眼壶七公,道:“可能是巡岛的。”
壶七公点头,两人不再运功蒸衣服,而是运起敛息功,坐着不动,矮林虽矮,两人坐着还是遮得住,而且枝叶密实,除非拨开枝叶,很难发现矮林中会坐得有人。
来的是一队黑衣劲装汉子,有七八个人,各执刀剑,沿着水边一路巡来,这些劲装汉子后面,还跟着一个和尚,先前由于枝叶拦着视线,看不太清,战天风也没留意,后来渐渐近了,那和尚刚好一抬脸,战天风一眼看清,差点叫出声来,那和尚竟是佛印宗逃散后一直不知所踪的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