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你们都是一流高手,一般的毒都是入体即知,立时会排出来,但我阎王殿这回心针神奇无比,说白了并不是毒,而是一种专护心脉的奇药,若是配合着我阎王殿秘功一起练,那便有护脉的作用,任多重的伤,多绝的毒,回心针总能护着心脉,它不是毒,所以你们无法察觉,但若不配合着练功,药就是毒了,那就要服药克制。”
“竟然是这样。”战天风几个听得目瞪口呆。
见战天风几个发呆,阎晶晶下巴微抬,露出骄傲之色:“天下万物,皆有阴阳两面,用之善是药,用之不善便是毒,江湖上只知我阎王殿神秘恐怖,杀人如麻,却谁也不知道,我们阎家世代神医,于天下活人无数,我们姓这个阎字,设这座阎王殿,意思就是阎王殿就在这里,我们若要那人活,阎王就休想要那人死,尔之生死,尽在我手,嘿嘿。”
“阎姓,对了,天医星阎老儿不是姓阎吗?”壶七公猛地叫了起来:“难道天医星竟是阎王殿出来的?”
“对了。”阎晶晶点头,脸上的傲色更浓:“七大灾星之一的天医星,便是我四叔,嘿嘿,天医星,我爷爷说,我四叔的医术在我阎家,进不了前五。”
“老天。”壶七公失声惊呼,声名赫赫的天医星竟是出身阎王殿,而且医术在阎家进不了前五,这也太惊人了,老偷王虽自负,也要大吃一惊。
“只可惜六十年前那场大难,我阎家元气大伤,进不了前五的四叔在江湖上竟成了天医星,后来四叔也过世了,我阎家的医术已是大半失传。”说到这里,阎晶晶骄傲的头低了下去,一脸神伤。
出了一回神,阎晶晶恢复常态,从怀中又掏出个小玉瓶子,再倒出两粒药放在盘中,看了净尘两人道:“你们现在信我的话了吧?服了这药,回心针自脱。”
净尘两个自然早就信了,但看着丫头托到面前的盘子,却都有些犹豫,看向战天风,等他决定。
战天风皱一皱眉,道:“你们阎家医术这么厉害,顺手是药反手是毒,我们根本防不胜防,又怎么知道你利用完我们后,会不会给我们解药呢,到时你若不给我们解药,我们岂非一世要受你控制。”
“这个。”阎晶晶咬了咬嘴唇,眼皮一抬,道:“那我实说了吧,这个其实不是毒药,也是解药,服了这药,可以克制你们体内的毒七天之内不发作。”
“什么?”净尘几个齐吃一惊,净世叫道:“你又下了毒,这又是什么毒?”
战天风壶七公却同时运气自察,战天风更运起白衣庵独门秘法,果然微觉肺脉有异常的博动,这种博动若不说穿,他根本不会在意,而这种异常显然就是阎晶晶下的毒了,可他却完全想不到阎晶晶是怎么下的毒。
壶七公却没有察觉,连运数次气都毫无异常,便转头看向战天风,眼中露出询问之意,战天风点头:“是,是中了毒。”
他这话倒叫阎晶晶惊讶起来,道:“你能察觉体内有异常吗?是哪儿?”
“手太阴肺经。”
阎晶晶眼光大亮,点了点头:“没错,你能做到佛印宗的方丈,果然是有些真本事,难道你的前世真的是银果大师?”
“我家方丈确系灵佛转世。”净尘净世异口同声,可就叫战天风哭笑不得:“本方丈这察毒之法来自白衣庵,是你们的死对头,却不是你们的师叔死后还魂。”
“果然灵异。”阎晶晶脸上讶异之色,深看战天风一眼,道:“不过这也不是毒,同样是药,专治肺脉,不论寒喘热喘经年咳嗽,此药都有奇效,但若本身无病,此药入体便成毒了。”
“我明白了。”战天风恍然大悟:“就跟人参一样,要死的人吃了吊气还阳,但若好好的人一枝老山参下去,反要给补死了。”
“是。”阎晶晶微笑:“基本是这个理,我们阎家是不用毒的,只是用药有正反而已,正是药,反是毒。”微微一顿,道:“至于我怎么下的药,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也直说了吧,就是这香,药就在这香中,闻了香味,药便入体了。”
在她身边,点着一枝小小的线香,轻烟微绕,但一则战天风几个未察觉有异,二则那香是先熏到她再有微烟飘过来,谁又会提防呢。战天风几个听她说穿,不由都是暗暗摇头。
即然说穿战天风两个本已中了毒,再网着也就没必要了,阎晶晶使个眼色,边上的丫头要过来松开丝网,壶七公突地叫道:“等一下。”
战天风莫名其妙,斜眼看壶七公,心下暗叫:“老狐狸是不是骨头痒,这么网着很舒服啊。”却见壶七公在闭目运功,头脸胀得通红,全身汗气如雾腾起,正在全力运功蒸衣服,战天风不知他这是什么意思,眼见蒸气略稀,刚要开口问,眼前一花,壶七公一个身子竟然到了网外。
“这是怎么回事?七公,你玩的什么戏法?”战天风大是惊讶,使力挣了两挣,自己还是象先前一样缠得死死的。
壶七公不答他话,却是微抬起下巴,看向阎晶晶,道:“你这网乃是冰鲵的唾液拨丝织成,万物不可断,但其性遇水则缩,干则反弹,是也不是?”
“是。”阎晶晶一脸佩服之色:“不愧是名列七大灾星之一的天鼠星,果然是见多识广,这冰鲵网的特性正是如此。”
“原来干了就松开了。”战天风明白了,忙运功蒸干衣服,顺带着把那冰鲵网也蒸干了,水一干,那网果然立即就松开了,虽然仍遮在他身上,却再不缠着,只是象块丝巾一样披在身上,战天风三两把一抓,那网收起,不盈一握,十分的轻便。
战天风把冰鲵网扔给边上的丫头,阎晶晶另叫丫头看座,奉上那解药,道:“不得已这处,还请千万凉解,事成之后,我一定彻底替诸位解毒,我可用阎家先祖的名字起誓,此心真诚,绝不事后挟制。”阎晶晶一脸真诚。
她这样说了,战天风几个也没办法,分服了解药,战天风即知有毒,便可排出,本不想拿解药,但后来留了个心眼,想:“这丫头用药太奇,我还是不要露得太多的好,免得她另起心眼对付我。”
服了药,阎晶晶又叫丫头看座上茶,道:“诸位可能还有疑虑之色,为表真诚,我再说一件事吧。”微微一顿,脸上现出悲伤之色,道:“这是我阎家最惨痛的一件事情。”
说完这话,她却又停了下来,战天风壶七公相视一眼,都不吱声,静待他开口。
阎晶晶深吸了口气,道:“江湖上对我阎家六十年不出多有猜疑,诸位肯定也是这样,其实六十年前,我阎家是遭了一场大难,不但阎王殿几乎全毁,更是死伤惨重,尤其我阎家直系亲属,除了我爷爷、爹爹和四叔外,全族三百多口,全在那一场大难中惨遭不幸。”
“竟是这样。”壶七公低呼一声:“不知到底是什么事?”阎王殿恐怖江湖,阎家高手如云,又医术通神,即便以壶七公的见多识广,也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能让阎家惨遭如此大劫。
“火山喷发。”
“火山喷发?”战天风壶七公齐声惊呼。
“是。”阎晶晶点头:“阎王殿背靠的那座高塔一样的大山两位看到了吧,如果从上面看,会看到山尖有一个大口子,那就是火山口。”
“原来那是火山口啊。”战天风叫了起来:“我说那山怎么看起来那么怪呢。”
壶七公想到一事,道:“我听说火山喷发之前,地下会先有异动,阎家就住在火山脚下,难道事先没有一点察觉?”
“火山喷发之前,是会有异动,之所以会这样,还得从九鼎身上说起。”
“你说的那九鼎,真的是天朝重宝九州之鼎吗?”壶七公眼中露出疑问。
“是。”阎晶晶点头:“收在我阎家的,正是天朝重宝,九州之鼎。”
“听说这九鼎里有九条龙是吗?”战天风起了好奇心。
“是。”阎晶晶点头:“九鼎为天朝重宝,有九龙守护。”
“真的这么厉害啊。”战天风张大嘴巴。
阎晶晶略停一停,道:“我阎家先祖深入毒龙泽采药,却在泽中发现了一处人间仙境,十分惊奇,便将大岛取名阎王岛,湖名仙女湖,合家迁入此处安居,不过住了没几年,就发现阎王岛上那个尖山其实是个火山嘴,时不时就会喷发,一般小的喷发还好,但偶尔大喷发一次,炽热的岩浆会把整个岛都盖起来,根本不能长久安居,所以在最初的百余里年,我阎家先祖不是住在最大的阎王岛,而是住在离阎王岛三十多里的玉龟岛。”
她说到这里,战天风脑子一动,道:“我们现在就是在玉龟岛上吧。”
“是。”阎晶晶并不否认,看一眼战天风,显然惊讶于战天风的机灵,道:“我们在玉龟岛内部的石洞里,当日阎世聪就是把我关在这个岛上,不过我阎家先祖在这岛上经营百年,有些地方阎世聪并不知道,所以我脱困了他也一直不知道,当然,明里我还是装出被困的样子,这也迷惑了他。”
“这法子好,可以打阎世聪一个出奇不意。”战天风也赞她一句。
“不敢。”阎晶晶微微一笑,道:“这就是我直言相告的意思,阎世聪并不知道我脱困了,所以我们完全有把握出奇不意的一下便制服他。”
“我对小姐有信心。”战天风大力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