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多谢。”阎晶晶也点头:“我也有信心,虽然阎世聪看上去实力大,但其实只是个空架子,四大护法和护殿武士并不一定就完全向着他。”说着她看一眼净尘,净尘略一犹豫,点了点头,道:“四大护法我不知道,但护殿武士私下里议论,对小姐的处境都颇为关心。”
“四大护法都颇有野心,阎世聪许以重利再花言巧语一鼓惑,他们自然是向着阎世聪了。”阎晶晶哼了一声,微一凝神,道:“还是说九鼎的事,我阎家先祖住了一百多年后,一个偶尔的机缘,得到了九鼎,九鼎为天朝重宝,九龙守护,玄力无穷,而我家先祖在火山不喷发时曾深入火山口看过,岩浆就是从一个小口子里喷出来的,于是先祖就在那小口子处修筑地宫,将九鼎按九宫之形放于地宫之中,我家先祖相信,以九鼎的力道,绝对可以压住火山口不使它喷发,这种猜测是正确的,压上九鼎后,火山果然再未喷发过,先祖们搬到阎王岛,在岛上慢慢建起了阎王殿,后来更慢慢在江湖上形成了威名。”
“九鼎竟然可以压住火山喷发,厉害,厉害。”战天风翘起大拇指,壶七公几个也是一脸惊叹。
“但后来火山喷发又是怎么回事?”战天风问。
“先祖以九鼎压住火山口后,曾反复叮嘱后人,切不可移动,但年月过得久了,后人也就不大当回事了,不过也没人去动就是,直到六十年前。”阎晶晶眼望虚空,似乎在遥想当时的情形:“那一年,我大伯二十四岁,我爹七岁,四叔六岁,大伯被我爷爷称做阎家千年以来仅有的天才,无论武功玄功医术文才以及琴棋书画天文地理诸子百家,无一不通,惊才绝艳,罕有其匹,那一年,爷爷提前退位,让大伯执掌阎王殿,而大伯执掌阎王殿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要取出九鼎,吸九鼎龙气,问鼎天下。”
“原来又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战天风暗叫。壶七公却问道:“吸九鼎龙气?那是什么?”
“鼎有九龙,传说若是真命天子,会有九龙吐气,吸此龙气,便可问鼎天下。”
“有这样的异事?”壶七公大觉惊异,他虽见多识广,却也没听说过。
“是。”阎晶晶点点头,续道:“当时大伯宣布这件事,族人中有不少人反对,当然,反对的理由主要还是怕火山口没了镇物,火山重新喷发,但大伯坚持认为,火山早已熄灭,没有九鼎的镇压也不会喷发,他还有一个理由,就算事后火山喷发,但如果他真能吸得龙气,成为天命之主,阎家就该出泽争霸天下,天下都是阎家的,这小小的阎王殿,即便毁了又如何。”
“这也有理。”战天风点头。
“当时的很多人都和你一样的想法。”阎晶晶看他一眼,叹了口气:“爷爷最初犹豫不决,最终却也给大伯说服了,其他许多反对的族人也是这样,没有办法,大伯实在是太聪明太优秀了,从小到大,就没有人能压过他的风头。”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似乎有些感概,过了一会儿,才接下去道:“说服了族人,选了个吉日,大伯将九鼎从地宫中取出来,斋戒沐香三日后,以龙珠激发鼎中九龙,吸取龙气。”
战天风想到一事,插口:“你说他把九鼎取出来后还斋戒了三日?这三日中火山没有喷发?”
“是啊。”阎晶晶点头:“九鼎取出,爷爷便亲自守在火山口,然而守了三日毫无动静,这才让所有的失去了戒心,认定了大伯的话是对的,再无人阻止他吸取龙气。”
“那后来火山的喷发难道也会毫无征兆吗?”壶七公不解的问,他的疑问有理,火山就算喷发,事前该有异动,阎家人人身具玄功,一觉有异动,立即可以逃命啊,怎么可能给岩浆压住而不知逃跑。
“所以说这是天意,天谴我阎家的野心。”阎晶晶一脸悲痛:“吸取龙气之前,完全没有半点异动,但龙珠一现九龙现身,火山突然就暴发了,当时阎王殿所有人都在看着九龙现身的异象,而几乎是一眨眼,炽热的岩浆便如巨浪般从山顶压下,将整个阎王殿压在了下面,当时除了爷爷以绝世神功勉强逃得性命,阎王殿里所有的人,再无一人逃出,包括我天才绝世的大伯。”
“那你爹爹和四叔------?”战天风想到一个疑问。
“也是天不绝我阎家。”阎晶晶苦笑:“我爹和四叔年纪小,对什么龙气不感兴趣,当天他两个出湖来钓大鱼了,因此逃得一命。”
“还算万幸。”战天风拍胸,壶七公却疑道:“火山岩浆即然一下便盖住了整个阎王殿,那九鼎-----?”
“九鼎不愧为天朝重宝,九龙护着九鼎,冲破岩浆,直上半天,复带着九鼎又从火山口落下,九鼎一落,狂喷的火山岩立时消退,我爷爷当时虽然身受重伤,还是在半空中看了个清清楚楚,最奇异的,是后来火气消退,爷爷入火山口寻找九鼎,发现九鼎又象先前一样以九宫之形围在那个出火口周围,而地宫除了先前盖着火山的石板,其它皆完好无损。”
“这么玄啊。”战天风几个尽皆惊叹。
“那这个阎世聪是怎么回事?即然有了六十年前那一场惨祸,难道他还不吸取教训。”战天风大是不解。
“阎世聪虽姓阎,其实并不是我阎家的血脉。”阎晶晶摇了摇头:“我爹爹只生了我一个,四叔也一直没有子女,四叔一次外出,在路边碰到快饿死了的阎世聪,看他一脸聪明像,便救活带了回来,当做养子,然后在他十五岁那年,又让他正式和我订了亲,从此四叔将一身绝学顷囊相授。”
“原来那阎世聪还是她的丈夫。”战天风暗暗点头。
“阎世聪不但聪明在脸上,也聪明在心里,他不但极会讨四叔欢心,对我也极好。”这么说着,阎晶晶眼中有一丝丝的迷茫,似乎又看到了过去的点点滴滴,语气也变得有些迟缓:“当时我和四叔都没看出来,反到是我爹一眼就看出来这人脑有反骨,绝对不是个安份的人,后来果不其然,我爹一过世,他就有些发狂,后来四叔再一过世,他就再也不怕任何人了,不过也是我有眼无珠,五年前,他在骗得口诀拿到龙珠后,趁我不防制住了我,把我关到了这玉龟岛的地牢里,忍了五年后,终于下决心要吸取龙气了。”
说到这里他看向战天风:“他不怕火山喷发,他不是阎家的人,阎王殿别说再毁一遍,便再毁十遍他也无所谓,当然,他不会傻到再在火山下面吸取龙气,他吸取龙气的地点,会在这玉龟岛,至于火山喷发,不喷更好,喷他也早想好了理由,会说成是真龙出世,天崩地裂,因为是事前说的,群豪不明真相,不会生疑,反更增他的威势,这也是他大召江湖中人来的真意,就是让这些人替他出去宣传,九鼎在他手中,他吸取了龙气,真龙出世,天摇地动,为他出泽先造好声势。”
“把火山喷发说成是真龙出世的征兆,他还真是蛮会找借口嘛。”战天风啧啧两声。
“阎世聪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只是野心大了点。”阎晶晶微微摇头。
“天朝重宝,非有大德者不能据之,他想吸龙气而化身成龙,哼哼。”壶七公哼了两声,斜眼看着战天风,想:“这臭小子德是没有,狗屎运倒还真是不错,传国玉玺也算天朝传世之宝,玄信抓着除了捧着哭再没半点用,到这小子手里却是玩得有声有色,嘿,可惜这臭小子一点野心也没有。”
“是啊。”阎晶晶点头,看看壶七公再看看战天风,道:“所以我想借助诸位之力,阻止他行险,以免引得火山喷发,让阎王殿重遭灭顶之灾。”
“你想让我们怎么帮忙。”战天风看着她:“是后天他召见群豪时一齐动手呢还是在他吸龙气时再动手?”
“他召见群豪时动不了手。”阎晶晶摇头。
“为什么?”战天风大奇:“群豪齐聚,正好动手啊,你现身喝破他的贼子野心,我再在群豪中煸风点火,借群豪之力压制向着他的四大护法等人,正好收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