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不行。”阎晶晶还是摇头:“昨夜净世不是告诉你我阎王殿有一件异宝,可借异宝之力吓人吗?其实那异宝就是九鼎,龙珠在阎世聪手中,九鼎的玄力便随时跟着他,虽然他并不能将这种灵力真的借为己用,但这种灵力有护体作用,一般人想近他身并不容易,而且若把他逼急了,他逃入地宫以龙珠引出九龙提前吸取龙气,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后果谁也不知道,所以要对付他,一定要先取得龙珠才行。”
“那也容易啊。”战天风向壶七公一指:“请壶老出马,偷了他的龙珠不就行了?”
阎晶晶看一眼壶七公,却仍是摇了摇头,道:“壶老妙手空空之技天下无双,但龙珠是偷不到的,我刚才说了,九鼎灵力跟着龙珠,别人根本近身不得,阎王殿的任何东西壶老都偷得到,惟有这龙珠偷不到。”
“这么玄啊。”战天风终于明白了:“那到底要怎么才能拿到他的龙珠。”
“这个-----。”阎晶晶看一眼战天风,又看看净尘几个,面露犹豫,净尘不象净世,见事极为机灵,立即合掌道:“阎小姐,我两个终究在阎世聪手底当着护法,一些机密还是不听的好,所以我两个先出去,你和方丈商议就是,我师兄弟生生死死,永为佛印宗弟子,方丈有命,万死不辞。”
他这么说,阎晶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看着战天风,战天风点头道:“也好,就让他两个先出去好了。”
“抱歉。”阎晶晶微露歉意,但还是让丫头引净尘两个出去了,边上的丫头出去也没再进来。
阎晶晶微一凝神,道:“鼎中九龙,必要龙珠才能引出,但并不是龙珠就一定可以引出,在鼎足之上,还有九把困龙锁,只要把锁锁上,纵有龙珠,也休想把龙引出来,这一点,在我阎家也是绝密,只有殿主一人知道,我虽被阎世聪所骗,给他拿去了龙珠,但这个秘密他却并不知道。”
“原来还有困龙锁,那太好了啊。”战天风喜叫:“那锁怎么锁的,让壶老摸进地宫中锁上就行了啊。”
“不可能。”阎晶晶摇头:“放置九鼎的地宫之门,必要有龙珠在手才能捏诀打开,壶老进内宫容易,想进地宫绝无可能。”
“那怎么办?”战天风没辙了。
“方丈好象有隐身之术是吧。”阎晶晶看着战天风:“在阎世聪吸取龙气那天,九鼎出了地宫,方丈借隐身术摸到九鼎边上,便可锁上困龙锁。”
“原来还是得我动手啊。”战天风大喜:“行啊,包在我身上,那锁怎么锁,用钥匙还是另有什么机关?”说着又搔头:“现在我用俗家名字,你就叫我战天风好了。”净世两个叫他方丈还好点,别人叫他方丈,他真是全身别扭。
“好的,那我以后叫你战兄。”阎晶晶微微一笑,略一犹豫,道:“有上锁的法诀,到时我会告诉你。”
到这会儿她竟仍不肯说,战天风有些恼,只得点头道:“好吧。”
又商量一会儿,阎晶晶道:“净世两个出来久了怕惹他们生疑,要不让他两个先回去。”
战天风道:“也差不多了,反正后天先看阎世聪演戏,大后天到玉龟岛来动手,其它若还有变故,临时再说,我们就先回去了。”
“这样也好。”阎晶晶点头,微露歉意道:“有些不得已之处,还望战兄见量,事成后,我必有所报,请战兄壶老相信我的诚心。”
“相信相信。”战天风本是有些生恼,但她又这样说,到是不好意思了,阎晶晶随即亲送战天风两个出来,净尘净世回阎王殿,战天风两个自然仍回那小岛去,那小岛也有名字,叫碧螺岛。
净尘净世本还有许多话要和战天风说,但也怕回去晚了惹人生疑,只得合什去了,战天风和壶七公与阎晶晶告辞,借一叶障目汤回碧螺岛来,在空中回头看玉龟岛,玉龟岛倒也不小,约有七八里方圆,岛上一座矮峰,如龟背之形,峰脚一座宫殿,大小和阎王岛上的差不多,只是略显苍古,显然是阎家先祖所建,与阎王岛上那宫殿不同的是,这座宫殿前是一个巨大的广场,至少能容上万人,那广场好象是一整块石板,有月光下反射着青光。
战天风看了那广场,点头道:“阎世聪把九鼎搬到这里来吸龙气,到是个好主意,地方也大,离得阎王岛又远,火山喷发再厉害,也喷不到这里来。”
壶七公点头,想到一事,道:“白小姐传你的排毒心法也排不了阎家的毒?”
“谁说的,当然能排。”战天风哼了一声:“这丫头左也心眼右也心眼,若不是看着阎世聪讨厌,我就不帮她,想用毒来挟制我,嘿嘿,她还差点儿。”
壶七公却摇了摇头:“这丫头其实不错了,换了其她人,若也是这么孤零零一个人,惟一信任的人又骗她害她关她,必然心性大变,可阎家这丫头,虽然小心谨慎,心态却一直比较平和,可见她本性实在是不坏,现在事事小心,只是说明她长大了。”
他这话让战天风想到临告辞前阎晶晶那歉意的眼神,心中气倒是消了,挥挥手道:“算了吧,不和她小丫头一般见识。”其实阎晶晶年龄明显比他大,不过他硬要充老大而已。
两人回到碧螺岛,重又钻进龟甲里,阎王殿的底细都摸得差不多了,两人便不再出去。
第三天,阎世聪命群豪上阎王岛,却不准用遁术,而是用船把群豪运过去,群豪上岛,在阎王殿护殿武士的指引下,一队队整整齐齐的排着,聚在大殿之前,个个敛气屏声,战天风壶七公两个在龟甲里看了群豪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相顾摇头。
“王爷驾到。”司仪高呼声中,先是牛头等四大护法出现在高高的台阶上,四人都戴了面具,和寺庙里常见的那些牛头马面追魂索命一模一样,虽是大太阳下,却显得鬼气森森。只是不见净尘净世两个,估计可能是站在后面,在下面便看不到。
“装神弄鬼。”战天风哼了一声,对壶七公道:“出去看看,到看那阎世聪长得什么鸟样儿。”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分喝了,两人出来,就站在单千骑旁边。
两人出来,台阶上也现出一个青年男子来,显然便是阎世聪了。
阎世聪二十七八岁年纪,身量高挑,长相也颇为英俊,只是双眉上挑,一脸飞扬之气。
战天风一眼看到阎世聪,脑中闪电般想到一个人:马玉龙。
除了脸形,无论身材功力眉眼以及那种飞扬骄横,阎世聪与马玉龙几乎都是一模一样。
“果然不是个好东西。”战天风暗暗呸了一口。
阎王殿大殿前的台阶分三层,每一层都有数十个阶梯,从阎世聪立身处的台阶最顶层到群豪所处的广场,至少有二十多丈距离,更高出广场七八丈,阎世聪出来,群豪中除了后面一截,前面大部份人看他都要抬头仰视,形成一种巨大的压力感。
但真正叫群豪惊怖的不是这种视觉造成的压力,而是另外一种无形的压力。
阎世聪现身,眼光从前向后,缓缓扫过群豪,随着他的眼光,一股巨大之极的灵力如潮水般直压过来,而且是一浪接着一浪,越来越强,越来越大,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被这种巨大的灵力淹没了,胸口发紧,想要吸一口空气都要费极大的力气。
群豪本来排得整整齐齐,但随着阎世聪的眼光扫过,顿时就踉跄后退,东倒西歪,人人脸上变色。
“拜见王爷。”随着牛头在上面的一声厉喝,群豪争先恐后拜到,惟一挺立的,只有战天风壶七公两个,不过他两个隐了身,别人看不见,因此巨大的广场上,看上去便是人人拜伏。
壶七公对战天风传音道:“我知道江湖上对阎王殿恐惧的真正原因了,不是它的神秘和它的势力,而是在进殿后的这种感受吓住了所有曾进过阎王殿的人,这样的力量,完全不是人所能抗拒的,任何人也无法抗拒,自然也就吓住了所有的人,出了殿再一传,越传越广,谁又还敢和阎王殿做对。”
战天风点头:“这九鼎的力量还真的是强大得吓人,最邪门的是,真就象是阎世聪身上发出来的一样,完全感觉不到是他从九鼎身上引来的。”
眼见群豪拜伏,阎世聪仰天狂笑,笑声中那种无形的灵力更加强一倍,象山一样压在每个人的头顶,群豪更是手摇心颤。
阎世聪收住笑声,灵力同时撤去,阎世聪道:“诸位不要害怕,本王召你们来,并无恶意,乃是要宣告天下,失踪数千年的天朝重宝,九州九鼎,其实在我阎王殿。”
“天朝重宝,九州九鼎。”群豪齐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