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白云裳明知战天风绝不会输给索命,却仍忍不住多看了两招。大半年的分别,尤其在目睹了玄信的种种无能软弱之后,在白云裳心里,战天风到了一个暂新的位置,战天风见了白云裳欣喜若狂,但他不知道,白云裳心中的欣喜并不下于他。
还有一件事战天风不知道,在这大半年里,白云裳曾数次和三大神僧讨论过,天子之位是不是一定要玄信才能坐,她详细的把战天风曾在西风假冒过天子并大败雪狼国的事说了给三大神僧听,并提出假说,假如不把传国玉玺还给玄信,假如让战天风来守天安,那会怎么样?战天风以关外三十四国能守住西风并大败雪狼国,白云裳确信,若由他率四大国对付五犬,金狗别说打破天安城,只怕都没有一兵一卒能回到五犬去。对她的假说,三大神僧虽然无法辩驳,但却始终坚持正统,认为由战天风来做天子是荒诞和不可想象的,这一点上白云裳无法说服他们,但在白云裳的心里,她却已认定自己错了,天安第二次城破,数十万百姓遭劫,上百万百姓流离失所,就是当日她和马横刀的一念之差,她相信马横刀若还活着,也会认为他错了,不过在想到马横刀的时候她又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马横刀若不死,战天风必不会让天安城破,别说打破天安,只要金狗一起兵,马横刀一句话,或者一句话都不要,战天风便会横身拦住金狗,他也不要四国之兵,只把天军调来,五犬便绝无可能占到上风,对战天风在战场上的才能,白云裳有着绝对的自信,想到这一点的时候,白云裳更对玄信失望,也更进一步认定了自己的错误。不过所有这些,白云裳都只会放到自己心里,不会说出来,但她真的好想见到战天风,而见到了战天风,她真的非常开心。
眼见战天风口中胡言乱语,削茄子拍冬瓜口沫横飞,手中锅劈头盖脸,摘脑袋打屁股攻多守少,白云裳微微一笑,转眼看向阎世聪,转眼的同时她的微笑立即就变了,还是微笑,佛光却已笼罩在她脸上,少女的春光明媚换成了佛的包容万物。
阎世聪功力极高,不受白云裳禅功所制,自也敏锐的觉察到了白云裳这一转眼之间表情的微妙变化,心中更是惊怒:“江湖传言白云裳对这小子格外不同,果然如此。”一股莫名的醋火在心中勃然升起,伸手去腰间一探,一剑在手,道:“白小姐出道不到两年,已隐然成为天下第一人,世聪不才,到想讨教三招。”
白云裳点头:“云裳愿意奉陪。”
“失礼了。”阎世聪略一抱拳,长剑一点,凌空刺向白云裳,数十丈距离,说至就至。
“不必客气。”白云裳单手还了一礼,不见手动,剑已在手,迎上阎世聪长剑。
以阎世聪的眼光,当然看得出白云裳功力高于他,但他有龙珠在手,却是有恃无恐,龙珠含鼎中九龙之气,玄异之极,事实上阎王殿高手层出不穷,包括阎世聪阎晶晶能以这点点年纪练出如此高的功力,可以说大半都是龙珠的功劳,白云裳再了得,想以一人之力而斗九龙之气,那也是不可能的。
阎世聪还有一个自信的,就是自己的剑法,阎王殿神龙剑得九龙之气,凌厉无伦,霸绝天下,他心中一腔醋火,主动出剑,就是想要以霸道的神龙剑压服白云裳,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最后征服她。
但数招一过,阎世聪却是大惊失色,他霸道无伦的神龙剑在白云裳剑底,不但占不到丝毫上风,而且处处受制,白云裳的剑招并不凌厉,初看上去似乎还有些被动,只是见招拆招而已,但在阎世聪的感觉里,自己的每一招,都被白云裳轻轻化解,而自己所有的变化,都逃不过白云裳的眼睛。
那种感觉,就象一个人走在月光下,无论左躲右闪前跳后窜,月光都始终照在他头顶,那清明的月光看似莹莹的淡淡的,却是笼罩天地,无所不在。
无数珍奇耀世眼,一轮明月照天心。
这正是明月天心剑的剑意。
只斗了十余招,阎世聪便知道自己完全没有在剑法上压服白云裳的可能,他是聪明人,一知事不可为,立即收手,虚晃一招,纵身后退,长剑一横,道:“白小姐剑法超绝,果然是名不虚传,本想再领教几招,不过吉时已到,只好期待下次了。”
白云裳剑意遥指:“请殿主收手,否则莫怪云裳失礼。”
阎世聪傲然一笑:“白小姐虽然了得,但想拦我阎世聪,却还不够。”手一晃,长剑回到腰上,从怀里再掏出先前那袋子来,倒出一粒鸡蛋大小的珠子,那珠子也同样是迎风变大,刹时间变得有大海碗粗细,发出巨大的白光,那光芒是如此耀眼,以至天上的明月似乎都失去了颜色。
这便是龙珠。
龙珠一出,一股如巨涛般的灵力便四面扩展开来,阎世聪手捧龙珠,对着白云裳傲然一笑,飞身退向九鼎的中心,白云裳飞身便追。
白云裳不动,龙珠灵力虽强,但不给人太大的压力,但是白云裳一追,龙珠灵力霍地加强,便如逆浪前行,越往前掠,阻力越大,白云裳与阎世聪相隔在三十丈左右,阎世聪相隔九鼎,也有二十丈左右,白云裳本来自信可以在阎世聪进入鼎阵前追上阎世聪,但掠出十丈,已大受阻力,掠到二十丈,身法更已大大减慢。
龙珠带有九龙之力,对龙珠的力量,阎世聪只能引,不能用,所以阎世聪不能用龙珠的力量对付白云裳,但白云裳若想冲到他身边,他却可以把龙珠的力量引到白云裳身上,就象白天他引龙珠的力量吓唬群豪一样,不过这会不是吓唬,是借龙珠的力量护体,白云裳冲得越近,龙珠的应力也就越强。
白云裳身形放慢,阎世聪却是一闪就进了鼎阵,在正中心盘膝坐下,他手中的龙珠同时缓缓升起,到他头顶一丈左右停下,珠身白光一暗,忽地大亮,同时间嗡的一声,鼎阵中响起一声异啸,异啸声中,九鼎鼎身同时发出青光,九股青光连成一体,形成一个巨大的青色圆球,屹立在广场上。
这时白云裳刚掠到鼎阵外三丈左右,那青色圆球已然成形,白云裳只觉面前突然就象立了一堵厚重的气墙,她每掠前一步都要费极大的力气。
“阿弥陀佛。”白云裳低宣一声佛号,古剑回到背上,手结大光明印,身上忽地现出佛光,在她身周形成一个两丈左右的银色光圈,她身上的光圈虽远不如鼎阵的青色光圈大,但却还要亮得多,脸上宝象庄严,真如佛子凌空,佛光湛湛,向鼎阵中缓缓掠去,随着她的前掠,群豪可以清楚的看到鼎阵的青色光圈往里凹进一块,那情形,就象两个透明的气球,白球往里挤,青球往里凹,但青球却并不破裂,而白球也挤得十分艰难。
无论是鼎阵形成的巨大青色光圈,还是白云裳身上出现的佛光,都是极难见到的奇景,群豪一时间都给这幕奇景震呆了,便是与净尘净世几个相斗的牛头马面也个个收手退后,惟有索命给战天风缠住了一时退不开,不过战天风一眼瞟到白云裳身上现出佛光更硬往九鼎的龙气里挤,立时便收锅后退,急掠向白云裳道:“云裳姐,他这鼎阵有九龙之气,不可冒险,这家伙绝不是什么真龙天子,你让他试一下好了。”说着向白云裳眨了一下眼睛。
如果只是他这番话,白云裳仍会仗不世玄功硬破鼎阵的九龙气,但战天风眨这一下眼睛,她却明白必有古怪,战天风的诡计多端,她已无数次见识,自然信得过,当即后退,战天风是斜对着鼎阵的,他眨眼阎世聪看不到,便只以为白云裳是听了战天风的话,心中冷哼:“天命在我,我必能成为真龙天子,只要吸得龙气,你白云裳功力再强一倍也脱不得我手,今夜你必然是我的女人。”多看了一眼白云裳,幻想着将白云裳脱光衣服压在身下尽情蹂躏的情形,不觉腹中一热,全身气血同时涌动,他吓一大跳,急收幻念,运气一周,气血始定。
鼎阵中龙气太强,白云裳不敢退得太快,更不敢一下子收去佛光,战天风看着她宝象庄严的样子,惊叹道:“云裳姐,这就是你在黑莲花中现出的佛身吗?果然是厉害,我都不敢叫你姐了,只想下拜。”
白云裳这时已脱出鼎阵的青光圈,要收佛光了,听了战天风的话,微微一笑,佛光不收,却伸手拉了战天风的手,道:“你左手捏不动金刚印。”
战天风不知她闹什么玄虚,但白云裳的话他是有一句要听一句的,依言捏印,只觉白云裳手上传过一股微微的热流,其实也不是热流,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这股热流遍布他全身,他身上立时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脑中一闪,似乎突然之间回到了佛印寺,回到了那天金果传功给他的时候,整个身心又处在了当时的那种感觉中。
生出这种感觉的同时,异象突然,他身上突然间冒出一圈光来,与白云裳不同的是,他身上的光是金色的,但没有白云裳的光圈大,只有一丈多一点点。
战天风身上竟然现出佛光,群豪顿时惊呼声四起,尤其这时白云裳已松开手,而且战天风身上的光圈是金色的,与白云裳的明显不同,没有人怀疑,却是人人惊叹,白云裳身现佛光不稀奇,她本就是在黑莲花中现出了佛身这才下的山,可战天风身上竟也能现出佛光,那就太不可思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