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阿弥陀佛。”净尘净世惊喜交集,同时下拜,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师父说的没错,方丈果然是银果师叔灵佛转世。”
壶七公则是猛扯胡子:“这臭小子,又玩的什么花样,竟能玩出佛光来。”
单千骑远远看见,也是又惊又喜,想:“我果然没选错,这小子果然是潜力无穷,可惜我只有如露一个女儿,若如露有个双胞胎妹妹就好了。”
鼎阵中的阎世聪先前凝神运功时已闭上眼睛,听得群豪惊呼也睁开眼来,看了战天风身上佛光,惊疑之外,更是妒火急伸,想:“这人功力平平却敢刺杀玄信,果然另有怪异之处,但这怎么可能呢,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场中,除了白云裳,所有人都想不清楚,只有白云裳才知道,战天风一身功力绝大部份来自金果,金果已有罗汉之体,本身便有佛光,平日因战天风修为不够,佛光出不来,今夜因为九鼎龙气的激发,白云裳再稍稍加力,佛光自然就出来了。随着佛光被激发,金果灌注在战天风体内的功力才算是彻底完全的被战天风吸收了,不过剩下的本来就已不多,所以战天风的功力提高的其实也不多,可不是出了佛光他就成为能与白云裳比肩的绝顶高手了,差得远呢。
看见佛光,战天风自己也是又惊又喜又疑,道:“这是什么?难道我成佛了?”
“你身上本有佛性,成佛也并不奇怪啊。”白云裳微笑。
“我有佛性,真的假的?”即便在佛光中这小子也是抓耳挠腮,但真正绝的是随后的一句:“啊呀不对,我成了佛,晨姐和瑶儿怎么办,她们岂非要守活寡,而且我还没儿子呢,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可是个大孝子呢,可是要传后的。”
白云裳本来想借着战天风身上佛光出现的绝妙机会,以玄妙心法引发战天风本身的佛性,增强他的慧根,听了他这话,可就笑倒,别说替战天风启智开慧,便是她自己禅心也守不住,娇笑声中,自己身上的佛光也无影无踪了,只能大大的白战天风一眼:“真是服了你了。”
“什么啊。”战天风还不明白白云裳到底是哪里服了他,也跟着嘻嘻笑,佛光自也消失不见。
阎世聪在鼎阵中见白云裳和战天风言笑晏晏,暗暗咬牙,但他是那种心机深沉的人,特别能忍,事实上从小到大他就是这么忍过来的,知道此时不是吃醋的时候,索性闭上眼睛,心下冷哼:“现在让你们笑,等我吸了龙气,那时到看是谁哭谁笑。”凝定心神,万虚皆空,随即运气引导龙珠上升。
龙珠一上升,战天风两个也不笑了,看着龙珠缓缓升高,白云裳知道阎世聪是要以龙珠引出鼎中九龙,虽然她看出战天风有鬼,但仍是有些不放心,轻声对战天风道:“风弟,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
她没有用传音之术,而是运功截断了声源,战天风自也知道,不过九鼎玄异,他怕有些不保险,凑到白云裳耳边,道:“当然,这么好玩的游戏,怎么能让他一个人玩,我自然是要陪他玩玩了。”
他凑得有些近,热气呵着白云裳耳垂,白云裳身子一时又酥又痒又麻,那种奇异的感觉,她从来也没感受过,差点儿脸儿都红了,慌忙把身子移开一些,凝神道:“你是在鼎上做了什么手脚吗?”
她这话里颇有疑问,因为九鼎过于玄异,她实在想不出战天风能在鼎上做什么手脚,说了这话却又补弃一句:“我运功截断了声源,别人听不到你我说话的。”她害怕战天风再在耳边呵气呢。
对着女孩子,战天风有时候能傻出浆来,但这会儿偏就精明了,立刻明白白云裳说这话的意思是受不了他嘴中呵出的热气,当然,他突然精明也是有道理的,因为他和苏晨鬼瑶儿都玩过类似的游戏,每次只要他在她们耳边轻轻呵气,两女都是娇笑着软做一团,再没有半丝力气。
“原来云裳姐也怕我呵出的热气呢,哈哈。”战天风心下暗乐,不过脸上可不敢表露出来,装作全没留意的扭开嘴,道:“云裳姐,你注意那些鼎耳朵下面的铜环没有?”
“看到了啊?”白云裳点头:“那些铜环怎么了?”
“那些铜环不是摆在那儿好看的,它们叫困龙锁,咬破中指滴一滴血到上面,然后念一个诀,困龙锁就会锁上,那么即便有龙珠,也无法把鼎中的龙唤出来。”战天风说着顺口就把法诀告诉了白云裳。
“原来这样啊。”白云裳看着战天风,又惊又喜:“风弟,你身上总是有惊喜出现,这困龙锁的法诀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事说来话长了,云裳姐你可能想不到,七大灾星之一的天医星其实是阎家上一代的老四,而阎家这一代的殿主其实是个叫阎晶晶的女孩子,这个阎世聪不是阎家人,是天医星收养了准备给阎晶晶当老公的,后来天医星死了阎家没大人了,阎世聪就造反了,从阎晶晶手里骗了龙珠又把阎晶晶关了起来,但阎晶晶的老爹防了一手,并没把阎家所有的秘密都告诉阎世聪,结果阎晶晶利用秘道自己跑了出来,然后撞上了我和七公,然后请我们帮忙夺龙珠,这困龙锁的法诀就是她告诉我的。”
他说得虽然又多又乱,白云裳还是听明白了,低叫:“原来是这样啊,那个阎晶晶呢,在哪儿。”
“我也不知道。”战天风四下看了看,摇头:“可能藏在什么暗处等着夺龙珠吧。”
这时龙珠已升到四五十丈高下,光芒越来越盛,随着龙珠升高,鼎阵形成的青光圈也越来越大,形成一个百丈左右的大光圈,战天风白云裳都不得不后退,两人也不再说话,只是看着龙珠,战天风还时不时留意一下鼎上的困龙锁,看有没有打开。
龙珠停止上升,慢慢的旋转着,明月当空,莹莹月色似乎都被青光圈吸收了,更又全部流注到了里面的龙珠上,龙珠比青光圈亮,青光圈又比月光亮,在天地间形成一个特别奇异的景象。
龙珠旋转了半刻钟左右,光芒也越来越亮,但突然间就是一暗,霍又变亮,珠中射出九束白光,同时射在九鼎之中,九鼎中立时有异啸声响起,啸声先也不大,但却越来越大,便如天边之潮,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大,到后来声鸣九天,直欲裂空而去,群豪无不心惊胆颤,有那胆子细的,早已是脸色苍白。
战天风知道这是鼎中龙啸,却没想到九龙齐啸会有这么大的威力,也不自禁的有些担心起来,又看一眼困龙锁,不看不知道,这一看才发现,困龙锁在不停的颤抖着,九鼎上十八把困龙锁都是这样,就好象有什么巨力在扯着这些困龙锁,战天风越发担心,眼光流转,只在十八把困龙锁上溜来溜去,心中同时就象打鼓一样,不停闪念:“困龙锁锁得住龙吧,不会过久了生锈了给那些龙拉断吧。”
仔细回忆那些困龙锁好象都没生锈的样子,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监督铸鼎的那个官不知是不是个贪官,若是个贪官,偷工减料,百斤一把锁他只给五十斤铜,另五十斤拿了去换钱,那就惨了。”
这么胡思乱想着,忽地“铮”的一声,九鼎十八把困龙锁同时扬起,凌空崩得笔直,九鼎亦同时震动,战天风只觉得脚下地皮一抖,仿佛突然间天崩地裂了一般,乍惊之下,不由“啊”一声叫,两眼却死盯着困龙锁。
幸亏困龙锁并没有象他担心的那样崩断或崩开,而龙珠上射出的九束白光却猛然消失了,龙珠自身的光芒也一下子暗淡了下去,战天风立刻便明白了,刚才那一下,困龙锁崩直九鼎震动,必是鼎中九龙猛挣了一下,却并没能挣脱困龙锁,而唤不出九龙,龙珠的力量却因消耗过大而光芒变暗了。
所有人中,只有战天风明白了这一点,但他虽然明白了,却不知接下来该要怎么办,便在他犹豫中,一个身影从大殿里闪电般掠出,正是阎晶晶,阎晶晶等的就是这一刻,龙珠旧力已去,新力未生,而阎世聪还没明白过来,来不及收回龙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