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阎世聪扫空万虑,只待吸取龙气,等觉出不对急睁眼时,龙珠已落到阎晶晶手里,阎世聪急怒交集之下一崩起来,一切都已经晚了,龙珠入手,阎晶晶左手捏诀一招,阎世聪怀中那个袋子急飞出去,那袋子名九龙袋,是与龙珠一体的宝物,龙珠在谁手里九龙袋就会飞去谁手中,九龙袋到阎晶晶头顶处,突地变大,袋中射出白光,白光射在一只鼎上,那鼎霍地变小,然后缓缓飞入袋中,在白光射到鼎上的同时,困龙锁“铮”的一下就打开了。
“果然另有开锁的法诀。”战天风一眼看到,暗暗哼了一声。
一鼎入袋,袋中白光再射向另一只鼎,眨眼间九鼎依次入袋,这过程虽快,但以阎世聪的身手,若出剑攻阎晶晶,那是足可以攻出四五十剑的,奈何龙珠在阎晶晶手中,白云裳尚且近不得龙珠,阎世聪又如何近得?第一只鼎入袋,阎世聪便知不妙,眼珠一转,撤腿便溜,晃身进了大殿。
阎世聪开溜,自然没能逃过战天风的眼睛,但这会儿他对阎世聪毫无兴趣,也就任他溜去,群豪却大多在呆看着阎晶晶收鼎,没几人去注意阎世聪了,阎王殿四大护法及护殿武士突见阎晶晶现身,喜的喜惊的惊,也都是呆看着。
阎晶晶收了九鼎,扫一眼全场,喝道:“谁都不要动。”声落,转身追入殿中。
“跟去看看。”战天风哪里肯听她的,飞身追去,白云裳壶七公自也随后跟上,但其他人却真的谁也不敢动,阎王殿的人是见了故主,阎世聪又溜走了,所以不敢动,而且阎王殿的人都知道龙珠的威力,龙珠在谁手里,谁就是阎王殿的主人,因此便有几个阎世聪的心腹,这会儿也是不敢吱声动弹,至于群豪,却是不知道要怎么办?造反打落水狗?阎王殿好象还不是落水狗,而且谁也不知道阎晶晶到底是何方神圣,惟一有号召力的白云裳又是一声不吭,于是阎王殿的人不敢动,他们也就都不敢动了。
阎晶晶去势如电,战天风几个虽追得急,但一入殿,却一下就失去了阎晶晶的身影,最奇异的是,战天风竟感应不到阎晶晶灵力的波动,照理说,无论阎晶晶身法有多快,就算钻进了地底下,在战天风这么衔尾急追下,也一定脱不出战天风灵力的感应,但战天风就是感应不到,不由咦的一声:“这丫头玩的什么鬼花样?怎么好象平空消失了一般,没可能啊。”
“该是龙珠的作用。”白云裳心神微凝,道:“她到地底下去了。”
战天风明白了,嘿的一声:“这鬼龙珠还真是玄异呢,钻地底下,哈,你就是个耗子精,今天也休想逃得出本大神锅之手。”去大殿中一找,很快便找到机关,就在大殿的八仙椅后面,打开机关,露出一个洞口,却没有地道,就是一个大洞。
“我说失踪得怎么这么快呢,原来就是这么直上直下的。”战天风哼了一声,倒栽葱一跟头就栽了下去。
“小心些。”白云裳叫一声,急也飞身跃下,壶七公随后跃下。
下面是一个极大的洞子,而且特别高,至少有上百丈,方圆也有四五十丈,战天风立在空中,四下一看,叫了起来:“我个娘,原来他们这大殿下面根本就是空的啊,哪个要是脚力重一点,一脚把地板踩穿了,这一跤栽下来,哪还有活命,还真是一跤栽进了阎王殿了。”
洞子四面都有洞口相通,阎王殿看来是把这下面挖空了,地下四通八达,借着龙珠的玄异,阎晶晶隔开了战天风等人的感应,但却仍瞒不了白云裳,她向东面洞口一指,道:“她去那边了。”
战天风当先掠去,白云裳壶七公随后跟进,壶七公看白云裳对战天风跟得紧紧的,心下嘀咕:“大半年不见,白小姐对这臭小子倒好象更上心了,也是怪事,这臭小子还真是有女人缘。”
阎家先祖当年为防阎王岛火山的大喷发,在玉龟岛地下下了极大功夫,差点挖空了玉龟岛,地道四通八达,大大小小的洞子数不胜数,而且分为三层,最底下一层,也就是阎晶晶引战天风壶七公两个进去过的那一层,连阎世聪也不知道。不过地道虽杂洞子虽多,仍是按阵法布置的,战天风只走了两条地道便看出是个八卦阵,乱挖的不好走,只要是按阵图挖的,他闭着眼睛也会走,白云裳看他一通乱走,奇了,道:“你往哪里走啊。”
战天风一撇嘴:“这不就是个八卦阵吗,放心,闭着眼睛我也能走八个来回,绝不会丢了我的仙子姐姐就是。”
白云裳又气又笑,白眼:“谁要你闭着眼睛走八个来回啊,阎晶晶去了这面呢。”
“那你要来个仙人指路啊。”战天风嘻嘻笑。
“指你个头啊。”白云裳气得捶他。
战天风照着白云裳的指点急掠,他要走前面,却又感应不到阎晶晶的具体位置,到一个岔路口就要白云裳指点,好在白云裳倒是不厌其烦,烦的是壶七公,若不是白云裳在前面拦着,他早就照着战天风屁股一脚踢过去了。
阎晶晶竟不在第一层,而是到了第二层,第二层的入口进去也是个洞子,不过比第一层的洞子要小得多,第二层却是个七星阵,战天风照着白云裳的指点,直奔阵眼,进阵眼,眼前霍地一阔。
阵眼也是个大洞子,和第一层的那个洞子差不多大,不过没有那么高,约摸只有十来丈高,在洞子的尽头,布置成神殿的样子,两旁摆着无数棺材,少也有数百具,都以石凳悬空架着。
原来玉龟岛的第二层是阎家历代先祖的安灵之地,阎家所有直系亲属,死后灵柩都会安放在这里面,这也是阎世聪没能发现第三层地宫的一个重要原因,他心中一直有鬼,并不敢坦然面对阎家先祖的亡灵,到了第二层便心虚,每次就算勉强跟进来,一完事也是飞快的就出去了,再不敢到处乱窜去看还有什么秘密,若非如此,地宫的第三层也必会给他发觉,阎晶晶就休想借第三层秘道脱身更在第三层地宫安身了。
阎晶晶就站在神殿前面,阎世聪也在,却是跪在地下,战天风几个跟进来惊动了阎晶晶两个,两人都回头看来,一眼看到战天风,阎晶晶苦笑一声:“战兄还真是神通广大,龙珠竟也阻不住你。”
“我没那个本事。”战天风摇头,向白云裳一指:“是我云裳姐指的路。”
“这位姐姐是-----?”阎晶晶给关了几年,没听说过战天风的名字,也不知白云裳下山的事。
“我叫白云裳,来自白衣庵。”白云裳合什为礼。
“原来是来自白衣庵的高人,怪道如此了得。”阎晶晶也回了一礼,看了白云裳道:“白小姐,这是我阎王殿的家事,希望你不要插手。”
白云裳略一犹豫,点头,道:“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九州九鼎为天朝重宝,鼎中龙气牵扯我天朝龙脉,非真龙天子,不可吸取,所以还望殿主不要吸取。”
“白小姐放心。”阎晶晶点头:“九鼎在我阎王殿数百年,我们从来也没打算吸取,我不会,阎家以后的子孙也不会。”
“如此殿主自便。”白云裳合什。
“谢白小姐。”阎晶晶点头致谢,转头看向一直低头跪着的阎世聪,厉声道:“阎世聪,你即然自己到祖宗灵位前来跪着了,那你就在历代先祖灵前交代吧,你哪里做错了,该受怎么样的惩罚,你也自己说。”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该死啊。”阎世聪竟然猛的打起自己耳光来,打得啪啪响:“其它的都不说,我最对不起的是两个人,一个是义父,一个是晶晶你。”
“原来你也知道。”阎晶晶哼了一声,但看阎世聪这么打自己,她心中的怒火倒小了许多,这一声哼里便也没有先前那般严历了。
阎世聪这种在女人面前痛哭流涕大打自己耳光的情景,以前战天风在龙湾镇上倒是常见,这两年没见着了,想不到在这里又看见了,又是吃惊又是好笑,不由就赞了一声:“有前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