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白云裳不明白,道:“什么?”
“阎世聪咸鱼翻身,就是这几巴掌了呢。”战天风瞟一眼白云裳:“你们女人啊,就是心软,尤其是余情未断的那种,天大的怨气,两巴掌下去,气立刻就消了,只怕还心疼了呢,这种事,我在龙湾镇上见得最多了。”
“原来是这样啊。”白云裳掩嘴而笑:“那我下次告诉苏晨和鬼瑶儿,让你多打自己两巴掌,切莫要上你的当。”
“我可不是这种软骨头男人。”战天风一脸牛皮,到惹得白云裳又笑了。
阎世聪道:“当年我饿晕在雪地里,如果不是义父救了我,我早就死了,又哪有后来的一切,义父待我,恩重如山啊。”他说着,放声痛哭起来。
“四叔在天有灵,只怕也要活活给你气死了,你却还有脸到他灵前来哭。”阎晶晶仍是青着脸,只是语气已远不如先前严历。
“我是猪油蒙了心啊。”她这一说,阎世聪又重重扇了自己两个耳光,大声哭道:“义父,真希望你能活过来啊,希望你狠狠的打我,晶晶对我多么好啊,从小到大,她都是一心一意的待我,我们整天在一起,她对我任何时候都是千依百顺,这样的好女孩子,可我却骗了她,伤了她的心,我真的不是人啊。”
“这样的话你不要说了,算我瞎了眼吧。”
“晶晶,你能原谅我吗?”阎世聪回头看阎晶晶。
“你说,我应该原谅你吗?”
“是啊,我是不值得原谅。”阎世聪点点头,转头看向灵牌,道:“义父,你救错了我,我这样猪狗不如的人,不应该活在世间。”说到这里,他忽地从怀中抽出一把短剑,一下刺进了自己腹中。
“世聪哥。”阎晶晶没想到阎世聪竟会突然自杀,大吃一惊,刹时把先前的一切全忘了,急奔过去,一把抱住他,急叫道:“世聪哥,你怎么这么傻啊,我虽然怪了你,可你也用不着自杀啊,快给我看看,快。”
“你不要救我了,我是死有余辜。”阎世聪惨笑摇头,看着阎晶晶,道:“晶晶,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只是猪油蒙了心,一心想化身成龙,又怕你阻止我,所以才骗了你把你关起来,但在我心里,我是真的喜欢你,所以我虽然暗算了你,却从来也把你怎么样,我拨了最好的丫头服侍你,所有衣食也一切照旧,其实我一直就在想,只要一化身成龙,我就立刻要放你出来,和你共亨所有的一切。”
他这话真正打动了阎晶晶,哭叫道:“是的,世聪哥,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只是野心害了你,你放心,有龙珠在,我无论如何都要把你救过来,经过这一次,我相信你不会再有野心了,我们又可以回到以前的那些日子了。”她说着,从怀中掏出龙珠,放到阎世聪手里,道:“世聪哥,你快借龙珠的灵力护住心脉,我给你拨了短剑,你不要怕,有龙珠在,你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事的。”
“晶晶,谢谢你。”阎世聪一只手接过龙珠,另一只手却仍按在腹部的短剑上,阎晶晶叫道:“世聪哥,你松手啊,我给你看看,不要怕痛,没事的------。”话未落音,阎世聪忽地自己将腹中短剑抽了出来,顺手一送,一下便刺进了阎晶晶胸口。
先前龙珠一入阎晶晶之手,阎世聪便知道硬来绝无可能,但就此收手,他却无论如何也不甘心,他和阎晶晶从小一块长大,对阎晶晶的性子十分了解,知道阎晶晶是那种天性纯真善良的人,尤其对他打小痴恋,即便受骗,也不会真个恨了他,于是心中生计,抢先一步到天医星灵前跪下,等阎晶晶追来时便装出诚心悔过的样子,果然就骗得了阎晶晶信任,而他早在腹部垫了软甲,短剑看似入腹,其实只是他腹部肌肉凹进去了吸住了,阎晶晶心急之下没有提防,龙珠出手,便再次着了阎世聪暗算。
阎世聪装得实在太象,战天风从来是不太轻易信人的,白云裳更是慧眼如电,可他两个却都没看出来 ,变生仓促,谁也来不及阻止,战天风怒从心头起,冲口大骂:“王八蛋。”飞身向阎世聪扑去,白云裳同时扑出,但阎世聪短剑一送,立时伸手从阎晶晶怀中夺过九龙袋,斜身一闪,从一侧的洞口射了出去。
“老子就不信你这兔子今天能跑得了。”战天风咬牙要追,白云裳却道:“先救人。”到阎晶晶面前,将她斜抱在自己怀里,叫道:“阎殿主,你还好吧。”说是这么说,可她灵力微一感应便是心中一寒,阎世聪这一剑下的是死手,从阎晶晶心窝处斜送入阎晶晶心脏,若非阎晶晶功力也是极为了得,这会儿早已落气。
得白云裳灵力相助,阎晶晶神智稍复,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丸药服了,看向战天风,道:“战兄,阎世聪必然要再次吸收龙气,请你再辛苦一次,再去锁上困龙锁,一定要阻止他。”
“放心好了,今天若给阎世聪跑了,我战天风从此跟他姓。”战天风捏拳头,当先急掠出去,白云裳抱了阎晶晶随后跟出。
回到大殿,远远的便看到九鼎重又立在了先前的地方,而且龙珠正在急速升向空中,战天风反手取锅,同时对白云裳道:“云裳姐,你们先在这殿中等一等,不要惊了这兔子。”边说边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运起敛息功急掠向九鼎。
战天风刚掠到第一只鼎前,龙珠已停止上升,战天风急咬指滴血,刚锁上第一只鼎的困龙锁,龙珠光芒一炸,九束白光射出,射向九鼎,战天风还要掠向第二只鼎,耳边传来白云裳的传音声:“风弟,阎殿主说白光入鼎,鼎中之龙已被唤醒,不能再锁困龙锁了,否则会有不测之祸。”
“什么不测之祸。”战天风不信,仍掠向第二只鼎,刚把血滴在龙头上,念动法诀,鼎中忽地发出一声异啸,困龙锁上同时传出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猛击向战天风,战天风嘴中虽然说不信,心里还是留了神,急将双掌护在胸前,掌力一接到那股巨力,立时借力后跃,但那股力量实在太强,虽然他应付得当,及时挡住了那股巨力又没有硬拼,仍给那股巨力击得一退数十丈,在空中连翻了十几个跟头,胸口更是一阵阵发紧,气息不畅,好不容易站稳身子,不由暗暗抚胸:“不愧为天朝重宝,还真是邪门得紧呢。”
这时九鼎中同时发出啸声,啸声越来越大,青光一闪,八只鼎里同时飞出八条龙来,每条龙都有十余丈长短,颜色各不相同,有青有紫,有黄有黑,看见八龙出现,四围惊呼声一片,群豪不自禁的纷纷后退,但八龙却并没有飞出青光圈,只是在青光圈里围着龙珠上下翻飞,那种情形象什么呢,就象突然见了活水的一群泥鳅,只是这些泥鳅太大了些,但上翻下飞左穿右绕的情形却真的是一模一样。
八龙出来后,不再作啸,但给战天风锁上困龙锁的那只鼎里却不停的作啸,而且啸声越来越急,显然那给锁住的龙心急了,尤其是见其它八龙出来,更显急燥,不但困龙锁崩得笔直,整只鼎似乎都在不绝的抖动。
“这条孽龙不会破鼎而出吧?”战天风刚领教了鼎中龙气的厉害,可就有些担心起来,自己先退远一点,凝神看着那鼎。
那鼎并不象战天风担心的那样破成两半,但鼎中的龙啸却是越来越大越来越急,鼎中的龙急,天空中欢舞的八条龙久久不见剩下的那条龙出来,也急了,开始作啸,似在催促,先只是一两条龙作啸,后来八龙齐声作啸,其啸声闻九天,草木倒伏,战天风身上的汗毛似乎都根根竖了起来,他是个胆大的,这会儿也暗暗心惊,想:“这些孽龙,叫起来还真是吓人呢。”
八龙催促,鼎中的龙更急,蓦地里一声震天长啸,那鼎重重一震,天摇地动,随着这声啸,空中八龙亦同声作啸,口中忽地同时喷出火来,喷向盘膝坐在鼎阵中的阎世聪。
阎世聪也没吸过龙气,不知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听得龙啸,他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是竭力凝住心神,在阵中死等,再没想到左等右等没等来龙气,却等来了八股火柱,几乎来不及起身,整个人就给烧成了一团焦炭。
这变化过于奇异也过于恐怖,包括战天风在内,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直到白云裳几个掠到身边战天风才醒过神来,忙取水解了汤力,看向阎晶晶道:“这是怎么回事?八龙怎么没给他龙气反而喷火烧死了他啊?”
“必要九龙齐聚,才能借龙珠吸取龙气,八龙出而一龙被锁,那八龙一腔孽火便反会发泄在召唤他们的人身上,所以喷火烧死了他。”阎晶晶看着火中烧成焦炭的阎世聪,眼中泪滚滚而下,道:“他真的很聪明,就是野心太大了点。”
“天作孽,犹可救,自作孽,不可活。”战天风冷哼一声,白云裳却念了声阿弥陀佛。
阎晶晶微一凝神,对战天风道:“战兄,求你件事,呆会八龙入鼎,龙珠光芒收敛的时候,请你替我收了龙珠和九鼎,龙珠入手,收鼎放鼎之法你自然就知道了。”说着勉力传音,传了战天风收珠之法。
战天风用心记了,凝神看着八龙。
八龙喷火烧了阎世聪,盘旋一阵,眼见始终无法唤出另一条龙,似乎没有耐心了,其中一龙首先飞入鼎中,另外七条龙随即也跟着飞进了各自的鼎中,八龙入鼎,龙珠射出的九束白光同时消失。
“战兄收珠。”阎晶晶一声低喝,战天风急要掠出,异变忽生,群豪队中忽地射出一个黑影,奇快无伦的掠到龙珠面前,一下子抓住了龙珠。
“荷妃雨。”战天风白云裳齐声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