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便在战天风两个的惊呼声中,大地忽地重重一震,这一下猛烈之极又突然之极,就好象一个巨汉抓着大地突地猛烈抖动了一下,包括战天风壶七公在内,广场周遭数千人,没一人站得稳脚跟,绝大部份人都是一跤栽倒,反应最快的也是一个踉跄,即便身手高绝如白云裳,也是往前一栽,不过身子随即掠起,立在了空中,战天风壶七公却是一前一后,栽了两个脚朝天。
这一下猛震后,便是天崩地烈的一声响,天空忽地大亮,红光耀眼,所有人同时扭头看去,只见阎王岛方向,一条赤红发亮的火柱冲天而起,直刺夜空,这条火柱的势头是如此的猛烈,仿佛来自幽冥的狂魔,要以炽热的巨茅一下将夜空刺穿。
这条赤红的火柱只一下便窜起数百丈高,烧红了整个天空,也烧走了夜的漆黑,整个天地闪耀着刺眼的红光,就仿佛远古传说中十个太阳同时挂在了天上。
所有人都完全惊呆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更让人震惊的,是那条火柱冲上极空后,突地转向,火头直向玉龟岛这一面扑来,那情形,象极了一条千丈的火龙,发出骇人的咆哮,狂扑而来。
“是火山喷发。”给白云裳抱在怀中的阎晶晶忽地惊叫起来:“快跑,快跑,往西跑。”她叫到后来,几乎已经是嘶声狂叫。
白云裳修为深湛,立即反应过来,一晃身便抓住了战天风的手,同时运起玄功,长声叫道:“是火山喷发,大家跟着我,快跑。”照着阎晶晶手指的方向,向西急掠。
“七公,快跑。”战天风可不象白云裳心忧天下,他只招呼壶七公一个,老偷儿的反应自然也是一等一的快捷,半步不拉的跟在了白云裳身后。
白云裳那一声叫里,暗含了佛门“当头棒喝”的无上禅功,群豪及阎王殿武士虽在极度震惊中,仍给她这一喝震醒过来,立时各借玄功,跟在了她身后。但阎王殿能以遁术飞掠的,不到两百人,余下的护殿武士及丫头仆役只有眼睁睁看着,惊慌骇叫,但即便以白云裳的慈悲之心,也是无能救得他们。
那岩柱的火头来得快速之极,阎王岛离玉龟岛有将近四十里地,岩柱却是一晃即至,灼人的热浪则先行一步,狂风般扫至,这却反而加快了群豪的飞掠,群豪在热浪的托送下,人人遁术大进,一下便给送到了十数里地之外,却也个个背心灼热无比,生似给烧红的铁板铬过了一般。
战天风自也不例外,但就在他觉得自己要给烤熟了时,白云裳身周突地现出佛光,白云裳一直牵着战天风的手,她身上现出佛光,这圈佛光竟也同时将战天风裹在了中间,佛光遮体,战天风立觉通体清凉,再无半丝灼热之感。
前面现出一个小岛,比玉龟岛略小,岛上有一座神庙似的建筑,阎晶晶一指那岛,对白云裳道:“白小姐,那是药王岛,到那里该可以落脚了。”
这时离开玉龟岛至少已在二十里以上,周遭虽仍是热风鼓荡,不过热浪也已不再灼人,白云裳闻声住脚,收了佛光,同时也松开了牵着战天风的手,回身看去,群豪远远落后她数百丈之外,见她停步转身,也先后停下,回望玉龟岛。
玉龟岛这时呈现出另一幅奇景,从阎王岛喷出的火山岩浆,斜斜划过数十里空间,落在了玉龟岛上,前面的火头落下了,后面的岩浆却还在喷,远远的看去,一条粗约数十丈的火柱便如一道赤红的彩虹一般,搭在两岛之间,骇人至极,却也美丽绝伦。
但真正让人看得目瞪口呆的,不是岩浆搭成的彩虹,而是在这条岩浆彩虹的最高处,缓缓盘旋着的九只巨鼎,九鼎仍呈九宫之形,却又大了数倍不止,凌空旋转着,先前钻进了鼎中的龙又钻了出来,围着九鼎不停的钻绕翻滚,战天风细数了一下,仍是只有八条龙,另一鼎中的龙还是给锁住了,没有出来。
在鼎的上面数十丈左右,盛开着一朵巨大的黑莲花,黑莲花上面,凌空托着那粒龙珠,龙珠放射出炫目的白光,即便是岩浆柱的红亮,也无法掩盖这种白光。
横亘天空的岩浆柱搭成的拱桥,拱桥上盘旋的巨鼎,鼎阵中穿绕的火龙,再上面盛放的黑莲花和莲盘中托着的龙珠。
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景象?
没有任何人可以形容,也从来没有任何人见过。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脑子里几乎都是一片空白,战天风的脑子永远都是滴溜溜乱转的,这会儿也停止了转动,只能是张嘴呆看着。
不过这种奇景很快就消失了,落在玉龟岛的岩浆漫溢到湖里后,冷热交锋,无量的湖水刹时化为白气冲天而起,白雾如幕,遮天蔽地,将玉龟岛及身后的一切尽竭遮蔽,群豪只能在哧哧的水气轰响声中,看着白雾海浪般翻腾。
视线被遮断,战天风醒过神来,猛地叫道:“那九只鼎落到荷妃雨手里了。”
“那人是传说中黑莲宗的黑莲花吗?”阎晶晶也醒过神来,问。
“是。”战天风点头:“她叫荷妃雨,我云裳姐在黑莲花中现出佛像,荷妃雨也在佛珠开出了黑莲花。”
“果然了不起。”阎晶晶点头。
白云裳道:“九鼎不能落到荷妃雨手里,我去抢回来。”
“现在不能去。”阎晶晶急叫:“岩浆和湖水蒸出来的蒸汽,不但温度极高,而且里面的汽浪更有着惊人的力量,任何人都休想在那汽浪里运使遁术。”阎晶晶说到这里,看向白云裳,道:“六十年前我爷爷也是见鼎在岩浆柱上盘旋,想去收鼎,却给湖水蒸起的白汽一下子裹了进去,里面汽浪翻滚,根本驾不起遁术,完全身不由己,我爷爷幸亏没有深入,总算挣了出来,却也受了重伤,白小姐虽然了得,但仅以功力论,不见得比我爷爷高。”
“也是。”战天风点头:“蒸包子的那个蒸汽最烫人了的,我以前在龙湾镇上偷人家的包子,着实烫过几次好的,云裳姐,你不要去,几只破鼎,没什么了不起的,就拿给荷妃雨玩玩好了。”说到这里想起一事,看了阎晶晶道:“对了,你不是说抓那龙珠要口诀吗?荷妃雨是怎么知道口诀的?”
“她不可能知道。”阎晶晶断然摇头,道:“龙珠认主,一旦与主人气脉相连,任何人都休想拿走龙珠,象阎世聪一样,即便知道了口诀,我不放手,他也拿不到,当然,他若不放手,我也拿不到,但龙珠在召唤鼎中九龙时,若不能把龙唤出来同时吸取龙气,那龙珠自身便会因玄功耗损过大而出现短暂的虚弱,这时若出手,就能把龙珠抓在手里,所以先前阎世聪唤不出九龙,龙珠光芒一暗,我就可以收回龙珠,这次黑莲花也是抓住了这个机会,阎世聪死,龙珠脱力,她才得的手,否则任她黑莲花再了得,也是近不了龙珠的。”
“是这样啊。”战天风明白了:“龙珠入了荷妃雨之手,可就有些麻烦了。”
“但黑莲花虽然拿到了龙珠,最多是知道收鼎放鼎之法而已,此外也没什么用了,不知道法诀,龙珠不认她是主人,她也就控制不了龙珠。”阎晶晶再次摇头。
“有这种事?”战天风眼光一亮:“那我只要有机会,还可以把龙珠偷过来了。”
“是。”阎晶晶点头,却又摇了摇头,道:“我观那荷妃雨功力高绝,虽然她不能借龙珠之力护身,但想在她身上偷东西,怕不是那么容易吧。”
她这个担忧有道理,壶七公向来自吹没有偷不到的东西,这时却也不接口。
“暂时偷不到也没关系啊,明偷暗抢,只要龙珠在她手里,本大神锅终有一天要拿过来。”战天风嘻嘻笑:“而且九鼎给我锁了一只鼎,她也吸不到龙气,让她多玩几天,没有关系。”
阎晶晶点头,看着战天风,一脸恳盼道:“战兄,我求你件事好吗?”
“别说那么严重嘛。”战天风看她脸色不对,也收起嬉皮笑脸,正色道:“有事尽管开口,这天下我战天风做不到的,还真是不多。”
“这牛皮吹的。”壶七公暗哼一声,不过战天风接下来的一句又让他乐了,战天风道:“不是我吹牛哈,明里有云裳姐的剑帮我,暗里有天鼠星壶老的妙手空空,无论做什么,明暗两路我都有最强的帮手。”
“我相信战兄做得到。”阎晶晶点头,道:“我求战兄的,是请战兄有朝一日拿到龙珠收回九鼎后,请将九鼎仍送回阎王岛地宫中好吗?”
其实战天风早猜到阎晶晶是要他拿回九鼎,而即便是为了白云裳,九鼎他也是一定要拿回来的,所以他才敢吹,但没想到阎晶晶要他拿到九鼎后再送回阎王岛来,一时可就呆住了,犹豫着看向白云裳。
“白小姐。”阎晶晶明白他的心理,也看向白云裳,一脸恳盼。
白云裳与她眼光一对,微一沉呤,道:“九鼎为天朝重宝,本应为天子保有,但此时天子势弱,则此宝现世未必是福,所以若能拿到九鼎,送回阎王岛收藏反为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