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好半天,战天风自己醒过神来了,看了壶七公道:“七公,咱们现在到哪儿去?”
“能到哪儿去?乱逛啊。”壶七公滋溜一声把鸡公壶中的最后一口酒喝进了肚子里,道:“掳走苏晨的那人,还有酒店里的那神秘人,可能是一人,也可能是两人,但不管几人,只要我们在江湖上晃荡,他自然就会找上来。”
“有理。”战天风精神一振,道:“那我们就走吧。”
“急个屁啊,这黑天半夜的。”壶七公翻他一眼:“你小子去捉只兔子什么的,老夫去去就来。”说着晃身掠了出去。
战天风不知道他到哪儿去做什么,不过这会儿心情大不好,也懒得问,依言去捉了只觅夜草的兔子来,剥皮烤了,堪堪烤熟,壶七公回来了,手中还提了个包袱,战天风瞟了一眼,道:“什么东西啊。”
“衣服。”壶七公撕半只兔子大嚼。
“衣服?”战天风奇了。
“里外一新,再把面具也换过,老夫就不信酒店里那只鸟还能把老夫认出来。”壶七公一脸的不服气。
“可你不是说要让那人来找我们吗?”战天风不解。
“老夫想过了,那样还是不行,摆在明里,事事给人当傻子戏,这事老夫不干。”壶七公摇头,瞟一眼战天风:“你放心好了,那人即出了手,必不会闲着,一定会在江湖中活动的,我们在暗里慢慢看,反而能揪住他的狐狸尾巴。”
“高明。”战天风一翘大拇指。
吃了兔子,索性找处小河洗了澡,随即换上衣服,壶七公又翻两张从未用过的面具出来,和战天风各自戴了,壶七公以前选的面具都是比较老气的,这次却选了张嫩的,最多看得二十岁,和战天风并肩一站,还真象是哪一派的年轻弟子,师兄师弟并肩行走江湖呢,战天风看了好笑,抱拳道:“壶师兄。”
“去你的。”壶七公给他一脚,自己却也哈哈大笑起来,也抱一老拳:“战师弟,不对,名字也改一下,你把名字倒过来,嗯,有心人还是能听出来,对了,再改个字,风天白,老夫就是符七了,鬼画符的符。”
“风天白。”战天风念叼:“倒过来岂不是白天风了。”
“白天疯不行啊?”壶七公鼓起老眼。
“行行,当然行,那我就是白天疯了。”战天风大笑点头,抱一老拳:“原来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鬼画符符兄啊,幸会幸会,小弟风天白,江湖人称白天疯,这厢有礼了。”
两个大笑一气,壶七公道:“夜行晓伏,三千里后,买两匹马,咱师兄弟再公然在江湖中现身,如果酒店里那家伙还能认出老夫来,老夫从此收山,江湖上也就没有天鼠星壶七这一号人物了。”
“衣服换了澡也洗了,即便那人象阎王殿一样凭气味认人,那也没辙了,还能把我们认出来?绝不可能。”战天风断然摇头,这时他已猜到壶七公换衣服洗澡的目地了,显然是受了阎王殿以狗闻气味认人一事的启发。
壶七公引路,两人连夜狂奔数百里,近天明时找了座大山隐身烧鸡烤兔子,到夜里再又狂奔,三个夜晚奔出三千多里,壶七公真个又掏银子买了两匹马,还买了两把剑,和战天风一人一把,又塞给战天风一大袋金瓜子,让战天风在人前大充阔少,可怜战天风虽当了一回天子,身上从来也没几个钱,得了金瓜子可就眉开眼笑,道:“你老放心,本穷少爷充阔少最拿手了,绝不会给符师兄你丢人就是。”
第二天两人公然现身,到一座城里,挑了家最打眼的酒楼,小二迎上来,战天风劈面一金瓜子:“前头引路,这金瓜子赏你的。”把那小二乐的啊,下巴颌子差点落到了地上,喜颠颠引到雅座,服侍战天风两个比服侍他爹还周到,一时吃毕,战天风又是一金瓜子拍在桌上:“酒菜还勉强,不要找了。”把那掌柜的下巴颌子又乐跌了。
穿城而过,晚间吃饭,又是这德性,壶七公又气又笑:“你小子可真是个金瓜子二世祖了。”
“你老不是让我充阔少吗?”战天风大翻白眼:“阔少不就是这么充的?”
“阔和冤大头是两回事,不过老夫也懒得教你这小子。”壶七公哼了一声:“但有件事要说在前头,招出狼来,你小子得自己应付。”
说有狼,狼还真来了,到晚间一下就来了三伙小毛贼,头一伙给战天风三两下打走,后来两伙有趣,先还自己打了起来,战天风便看戏,两伙贼打个半死,眼见分不出输赢,又讲和,各占一边店面,二一添做五,谈判抢了战天风后怎么分脏,战天风又气又笑,大骂出手,乒乒乓乓一顿乱打,鬼哭狼嚎,屁滚尿流,只是待得把盗贼尽数赶走,天早就亮了,壶七公却是一直睡在床上,老偷儿平日睡觉绝无呼噜,这是做贼的基本功之一,偏偏这夜却把呼噜打得山响,战天风自然知道他是故意的,又气又笑,却是不敢吱声,壶七公有话在先,他吱声怕壶七公踹他呢。
如此一路行来,这日进了一座小城,自然又是找了城中最阔气的酒楼喝酒,喝到一半,壶七公嘴角边就掠起一丝冷笑,嘿嘿两声道:“臭小子,狼又来了。”
屋顶上有响动,这当然瞒不过壶七公,也瞒不过战天风,战天风恼了,叫道:“大白天的也敢来抢?看来本阔少真要杀几个人立威了。”
其实他喝酒的时候不想动手,本以为说了这话,那贼该走了,谁知话未落音呢,窗口人影一闪,那贼竟是穿窗进来了,凌空一剑刺向战天风。
战天风早斜眼看得清楚,到是又惊又奇,那贼不是江湖大汉,竟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桃叶眉瓜子脸,水蛇腰配淡粉的裙儿,虽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也着实有几分姿色,口中那娇叱更把战天风吓一大跳,她叫的是:“淫贼,看剑。”
战天风忙一剑架开那剑,叫道:“喂、喂、喂,你谁啊,青天白日的,口里可不要乱叫?认错人了吧。”
“绝不会错,就是你这个大淫贼。”那女子嘴中发狠,手上加劲,刷刷刷连攻七八剑,裙摆展动,便如花舞蝴蝶。
壶七公这下可就乐了,道:“行啊小子,原来还有这样的风流手段,男子汉大丈夫,别的事都可以不认,惟有这风流债不能不认,你就认了吧。”
战天风又气又笑,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只有先架开那剑再说,说实话,他强的是锅子,勉强弄把刀来也能舞一下,要不空手也行,有美女江山七个字啊,就是剑上差劲,除了天下无花那一剑,他就不会剑招,舞的是剑,借的还是炒菜的路数,因此这一舞剑可就好看了,真是要多别扭有多别扭,好在他功力高,而那女孩子功力即不是太高,剑法也不是太强,一把剑舞得象朵花一样,其实没什么威力,只不过战天风不能把她做一般的盗贼打,所以也就是硬开硬架,见招拆招。
打了十多招,壶七公可又笑了:“臭小子生意好,又有买卖上门了。”老偷儿耳朵尖,听出又来一个,鼻子还灵,闻到了香风儿,知道来的必然又是个女孩子。
话刚音,窗台上人影一闪,果然又是个女孩儿,高挑苗条,穿一袭水湖绿的裙衫儿,年纪还不到二十,比狂攻战天风的这女孩子要小些,却是漂亮得多,战天风瞟了一眼,不由就暗赞出来:“这妞漂亮。”心下可就大打主意:“这两妞不知碰上了什么鬼,竟把本大神锅当淫贼了,反正不淫也淫了,这妞若是也敢上来,说不得可就要淫上一淫,至少粉脸上是一定要摸两把的。”
出乎他意料,那绿衫女孩站在窗台上,却没有杀过来,反而叫道:“娇娇姐,快住手,认错人了。”
这叫娇娇的女孩子一愣,收剑退后,扭头看那绿衫女孩道:“不是他?”
“当然不是他。”绿衫女孩顿足,眼光与战天风一对,俏脸一红,道:“这位公子,对不起了,是我姐姐认错了人。”声如珠玉,十分的动听,战天风忙抱拳道:“好说,没事。”心下却颇有些遗撼。
那叫娇娇的女孩子回过头来,桃花眼去战天风脸上一溜,扑哧一笑,道:“原来认错了人,这可不好意思了。”一抱剑,扭身便走,上了窗台,和那绿衫女孩子一道纵身去了,窗外却还传来两人的说话声,那绿衫女孩道:“娇娇姐,你就是性急,幸亏没有闯出祸来。”那叫娇娇的女孩子道:“谁叫那人长得就象个淫贼呢?”
这评语别致,战天风长这么大还头一次听到呢,站那儿可就傻了半天,回头看壶七公,不由咦的一声,原来壶七公也傻在那儿。
“七公,喂,喂。”战天风把手去壶七公眼前晃了两晃,壶七公猛地惊醒,却就跳起来叫道:“快追。”身子一晃便出了窗了。
“追什么?喂。”战天风叫不住,忙也追了下去,可就慌了店东小二,两个人急追出来:“喂、喂,还没给钱呢。”自然是喊不应的,倒霉的是战天风壶七公的祖宗十八代,坟墓里也不得安生,给店东小二挨个儿问候了一遍。
战天风追上壶七公,笑道:“七公,你追人家小姑娘做什么?怎么着,人老心不老,动了春心了啊?”
“什么老不老,呸?”壶七公扭头猛呸一口:“论床上功夫,你这种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儿,十个也是及不上老夫一个的。”
战天风先只是开玩笑,听了这话可就真傻了,叫道:“真动了春心了啊?不至于吧,那妞是漂亮,但比她漂亮的也有啊,这大半年咱们不说多了,七八十来个是见了吧,也没见你老这么狂追人家小姑娘的臭脚啊?”
“闭嘴,再啰里八嗦,老夫一脚踹飞你。”
看壶七公一脸紧张,战天风越发好笑,两人身法快,那两女孩子却只是勉强得个遁术,不一会便给两人赶上,壶七公可又作怪,远远的看见,却就一把扯住战天风,战天风奇了,道:“怎么?又回心转意不赶了?”
“轻声,莫要惊了她。”壶七公瞪眼。
战天风目瞪口呆,大笑出声:“什么呀,我说七公,你别这么搞笑好不好?”
壶七公却不和他笑,伸手就是一爆粟:“叫你轻声你没听见啊?”
“听见了听见了。”战天风抱头连闪,掩嘴笑了半天,壶七公远远的吊着那女孩子,真的生怕惊了那女孩子一般,那情形,生似情窦初开的少年跟着自己心仪的女孩,即激情勃发,又胆怯慌乱,战天风自是越发好笑,心下想:“七老八十了,竟还和小后生一样玩一见钟情,真服了这老偷儿。”
那女孩子功力不高,不多久便收术落地,进了一个小镇,却在镇里备得有马,随即驰马而出,壶七公仍和先前一样,远远跟在后面,战天风实在好笑,不过怕壶七公生恼,只有强忍着。
那女孩子两个也不知要到哪里去,一直驰了大半日,夜里宿在一个小镇上,壶七公围着小镇转了一圈,尖耳凝听,战天风明白他的意思,是在凝听镇上有没有什么玄功高手,心下嘀咕:“还真是上了紧了呢。”越发好笑,只是不吱声。
壶七公却又不肯宿在镇上,在镇外林中坐了,坐下就不再动,又似在发呆,又似在时时凝听镇中动静,战天风不敢去扰他,自己打只兔子洗剥了,在火上慢慢的烤。
火光映在壶七公脸上,有些飘忽,不过他脸上戴了面具,战天风也看不到他脸上的真实情形,只是看他眼光有些迷茫,也不知他想到了什么。
“小子,你知道老夫平生最得意的一件杰作是什么吗?”壶七公突然开口。
战天风一愣,没明白,道:“平生最得意的杰作?是说偷吗?”
“当然。”壶七公点头。
“这个?”战天风搔头:“是件什么宝贝吧,价值连城,不对,无价之宝。”
“确实是件宝贝,确实是无价之宝贝,不过你小子一定想的是什么东西,错了,不是什么东西。”壶七公摇头,略停一停才道:“那是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