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他也确是只是开个玩笑,无非是嘴上油惯了,心里并没真那么想,谁知胡娇娇却突地拊掌:“这样也行,反正我两个是见不得光的,与其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表姐。”说着伸了双臂勾了战天风脖子,道:“你信不信白虎星的话啊,要是我表姐愿意,你敢不敢要她?”
战天风发现她最喜欢做的一个动作就是勾人的脖子,而她这话则更加勾人,战天风一时都有些傻了,而且也不知道胡娇娇这话是真是假,不敢应后面一句,只是摇头道:“什么白虎星,我是不信的,不过我有你就够了,别人我可不敢想。”
“口不应心。”胡娇娇在他额头上戳了一指头,道:“行,你不怕就行,那我们吃了中饭就动身,晚上能到。”
两个起来,吃了饭,随后动身,路上说起胡娇娇舅舅的事,胡娇娇舅舅叫左先豪,离傅雪家有近两百里,也在息水边上,不过是息水的尾巴了,和息水城刚好一头一尾,左先豪在当地名望极高,算得上一方豪霸,有息水大侠之称。
听胡娇娇吹嘘她舅舅的侠名,战天风只是嘿嘿笑,马横刀即死,在战天风眼里,天下再无一人配称侠字,白云裳是从不称自己为侠的,战天风也从没当她是侠,至于其它人,无论怎么样侠名卓著,战天风都只是斜眼而视。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流氓!
这就是战天风对所谓侠义道群侠的看法,表面上满嘴仁义道德,去了皮,还不知是个什么东西呢。
反倒是天厨星临死前给战天风说的那两句话——做好人不可太滥,做坏人不可太绝——战天风觉得那是真心话,真性情,那样的话,他听着入耳。
胡娇娇不敢见她舅舅,所以并不打马飞奔,只是信马由缰,边走边说笑,到天黑时不过走了百多里,到一个小镇上,两人寄了马,索性还吃了饭,这才借遁术赶往胡娇娇舅舅家。
到胡娇娇舅舅家,见是好大一座宅子,不愧是一方大豪,有财有势。远远的胡娇娇便让战天风收了遁术,两个走路过去,不走前门,走后门,其实也不走门,翻墙进去,左先豪虽是一方豪霸,但终究不是什么大帮派门派,没有那种戒备森严的架势,战天风听了一下,听到前面有人说笑喧闹,整个后园却是静悄悄的,也没有任何守卫。
胡娇娇显然是走惯了的,翻墙过去便毫不犹豫的在园中觅路急走,过了后花园,进了一个小院子,到一幢小楼上,她仰头低声叫道:“表姐,表姐。”
楼上有灯光,帘子打起,一个女子探头出来,这女子约摸二十三四岁年纪,好象是刚洗过澡,头发松松的挽着,探头出来的时候头发拦住了小半边脸,显然就是胡娇娇的表姐左珠了,战天风只看得到她半边脸,却暗喝一声彩:“果然比娇娇还要漂亮三分。”
左珠从亮处往暗里看,一时却似乎看不清楚,微眯了眼睛,叫道:“是娇娇吗?”
“是我。”胡娇娇应了一声:“快下来开门啊。”
“你这疯丫头,怎么这会儿跑来了。”左珠轻骂一声,不过语气里听得出其实很高兴,道:“就来了啊。”
脚步声响,不一会开了门,胡娇娇进去,左珠一把抓住她手:“你这死丫头,也还舍得来看我啊。”笑骂着,却突地一眼看到战天风,立时啊的一声惊叫,胡娇娇手却快,一下捂住了她嘴,道:“好了,别叫了,惊动了舅舅我可完蛋了。”松开左珠嘴,轻笑道:“我带来的。”
“你这疯丫头,怎么带个男人------。”左珠顿足,没有说下去,眼光与战天风一对,一张脸更是胀得通红,急忙垂下头。战天风自也在看她,这么近距离看去,又是含着羞,便显得比先前更要漂亮三分,尤其身材极好,她穿的是晚装,有些宽松,露出了脖子下面的小块胸脯,那种惊心动魄的白,几乎让人呼吸发滞,战天风越发暗赞,而想到胡娇娇先前的话,更是小腹发热。
“上楼去,我跟你说。”胡娇娇嘻嘻笑,回头看一眼战天风:“你先在楼下等着。”拉了左珠上楼去了。
对于战天风的听力来说,楼上楼下,其实没有什么差别,战天风背手站着,凝神听两人说话,只听左珠道:“这人是谁啊,你怎么半夜带着个男子跑,还带到我这里来,要是姨父他们知道了------。”
不等她说完,胡娇娇打断她道:“我是特地给你带来的。”
“要死了,这是什么话?”左珠娇嗔:“什么叫特地给我带来的,你半夜三更给我带个男人来做什么?”
“表姐,你可别跟我说你不想男人。”胡娇娇嘻嘻笑。
“什么呀,你再说这样的话我可真生气了。”左珠似乎真恼了。
胡娇娇却似乎并不怕她生气,道:“表姐,我是说正经的,姐夫的死,和你半点关系也没有,凭什么都要怪到你身上啊。”
“你别说了,都是我命苦。”左珠语气中带了哭音。
“你总是这样。”胡娇娇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好象发火了:“总是命苦啊命不好啊,命苦命好是自己把握的,我跟你实说了吧,他其实是我相好的,我就不信命,老天爷不让我开心,我就自己找乐子开心。”
“真是你相好的啊,我就说呢,怎么半夜三更带着个男人乱跑,真有你的。”左珠笑了起来:“长得蛮俊的呢,眼光不错。”
“你表妹我是什么眼光。”胡娇娇得意的一笑:“怎么样,你若看得上眼,我就把他送给你。”
“啊呀,死丫头,这是什么话?”左珠羞叫。
“我说真的呢。”胡娇娇笑。
“再说我撕了你的嘴。”左珠娇嗔,一时笑闹做一团,战天风听胡娇娇竟真的敢那样说,目瞪口呆之余,却也是全身发火,心下暗想:“看外表,左珠比娇娇要害羞些,只不知到了床上是个什么光景。”
楼上闹了一阵,只听胡娇娇道:“表姐,你听我说,我和他相好,不会有结果的,我爹妈他们你知道的,古板固执,我绝对拗不过他们的,最后只有和他分手,而你不同,你夫家写了休书,舅舅又是同意你另嫁的,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嫁给他。”
“不可能的。”左珠低声说了一句。
“为什么不可能啊?只要你愿意他愿意,那就绝对可能,我问了他,他根本不信什么白虎星克夫之说,所以他是愿意的,现在只要你点头,明天就可以拜堂成亲,要是等不及啊,今夜就可以上床。”
“啊呀,死丫头。”左珠羞叫,胡娇娇咯咯娇笑,两姐妹又闹做一团。
闹了一阵,楼上静了下来,两姐妹好象在说悄悄话,这会儿战天风耳朵再灵,却也是半字听不清楚了,过了好一会儿,胡娇娇叫道:“这一路来都干死了,表姐,你不是还收得有一坛好女儿红吗,别小气,拿出来请了客吧。”说着又叫战天风上去,左珠到底愿不愿意,战天风还是不知道。
上楼去,左珠已换了衣服,却不与战天风对视,只是微红了脸搬酒出来,在窗前摆了桌子,又弄了几个小菜来,随后与胡娇娇挨着坐了,胡娇娇也不再提及先前的话头,只是闲说笑儿喝酒,慢慢的左珠羞意稍去,也能和战天风搭几句话了,不过话仍是不多,战天风也难从她脸上看出什么东西。
那坛女儿红不多,也就是那种五斤装的样子,不多会便坛底朝天了,左珠说再去拿两坛来,胡娇娇却说酒量够了,头晕想睡觉,左珠带两人下楼,楼下有客房,安排了,左珠上楼去,胡娇娇看战天风盯着左珠的背影,扑哧一笑,吊到战天风脖子上道:“没良心的,你先尽着我吧。”嘴上喷着热乎乎的酒气直贴上来,战天风也早是腹中火动,嘻嘻一笑,在胡娇娇红唇上一吻,抱上床去-------。
这夜战天风格外有兴,胡娇娇倒似乎弱多了,一番云雨,见战天风仍在她身上乱摸,笑了起来:“没良心的,你是不是摸着我在想我表姐啊。”
“哪里。”战天风忙陪笑:“我可是一心一意对着你呢。”
“鬼才信你。”胡娇娇哼了一声,一把抓着他手:“行了,别摸了,等着。”说着穿衣下床,出房去,也不叫门,却从楼上窗子里跳了进去。
“难道左珠先前没答应,这会儿她又去劝去了?”战天风又惊又喜,虽然刚刚才和胡娇娇一番云雨,但这么一想,腹中竟又是火热发胀,一时自己也有些惊心,想:“娇娇的媚劲儿还真大,我以前好象还蛮有自制力的,跟娇娇上了一回床,竟是半点自制力也没有了。”
过了不到一柱香时间,胡娇娇下来了,见战天风眼巴巴的,便恨恨的在战天风额头上戳了一指头,嗔道:“看你那色鬼眼神,行了,上去吧。”
战天风狂喜:“你表姐答应了。”
“叫你上去就上去啊,多问什么。”胡娇娇娇嗔:“走窗子,她可不肯下来给你开门。”
战天风大喜,一时只觉口干舌燥,竟好象是从来没见过女人的情形了,出房,从窗子里跳进去,胡娇娇没有跟上来,只在下面扑哧笑了一声,关上了门。
战天风跳窗进去,到里间,只见左珠面向里睡在床上,红纱帐一边斜挂着一边垂了下来,窗台前烧了一柱香,轻烟缭绕中,被子下左珠凹凸起伏的身材异样的诱人。
战天风心脏怦怦跳,走近两步,左珠始终不肯转过来,战天风一时倒也不好就这么摸上床去,轻咳一声,道:“左---左---左表姐。”
他不知道要怎么叫,到底是要叫左小姐还是跟着胡娇娇叫表姐,结果便叫成了这个,不想这一叫,倒把左珠叫笑了,转过身来,水汪汪的眼睛瞟了他道:“什么左表姐右表姐,总之便宜你了,上来就是。”
先前她一直很矜持很害羞,再没想到这会儿突然就放开了,战天风倒是一愣,狂喜上床,搂了左珠先亲个嘴儿,探手入衣,左珠身材果然比胡娇娇还要丰满,温软若绵,灼热如火,战天风刹时间全身都象给点着了-------。
先前战天风猜想,左珠在床上,该不会象胡娇娇那么疯狂,但事实却让他大跌眼镜,左珠在床上的疯狂,较之左珠,有过之而无不及,那种大胆狂浪,与她先前的羞涩矜持几乎判若两人,战天风惊奇之余,更是大呼过瘾。
直疯了大半夜,战天风虽已跨入先天之境,精气绵绵不绝,这时却也有疲劳之感,越发惊叹于左珠的火辣,不免就想:“难怪说她过门三个月就死了男人,她男人若是没练过功夫的普通人,或者虽有功夫却未能打通小周天,这么给她折腾得三个月,非吸干了不可。”却又想到苏晨和鬼瑶儿,想:“晨姐在床上是绝不可能有她这么浪的,鬼丫头虽然自吹在床上绝不会让我失望,若单论这个啊,绝对是有多远就差多远。”
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睡梦中,战天风心中忽地一跳,惊醒过来,左珠却也醒了过来,见他坐起,伸臂勾着他脖子,娇声道:“怎么了?”
“外面------。”
不等战天风说完,左珠便打断了他:“外面什么啊,是我哥哥他们在练功吧,他们天天在后园练功的,烦也烦死了,不要管他们。”说着便吻住了战天风的唇,火热的身子贴上来,战天风一时又意乱情迷,但心中总觉得有点不对,正自犹豫,猛听得轰的一声,整个楼顶竟突然之间凌空飞了起来,现出了微白的天空,灰尘漫天。
战天风大吃一惊,急跳起来,凝神留意可能靠近的袭击,同时手忙脚乱穿衣服,在他穿衣的同时,四面楼壁也同时分开,向四面倒了下去。
左珠这小楼一时间只剩下一块光光的楼板,战天风四面一望,微微的晨光中,只见四面都围满了人,少也有上百,战天风一现身,立时便一片声喝:“抓淫贼,抓淫贼。”
“左珠她爹发现了我,以为我是淫贼,所以叫了人来抓。”战天风心念急转:“这事说不清了,而且左珠也呆不下去了,得带她走。”扭头见左珠还光着身子呆坐在被中,急道:“快穿衣服,我带你走。”
叫他想不到的是,左珠听了他的话,忽地尖声哭叫起来:“爹,快抓住这淫贼啊,他翻窗进来强奸了女儿,我不活了啊。”
战天风一时傻眼,立即猜到,左珠是为了保护自己,心下苦笑,想:“行,就算是我强奸了她吧,那至少别人不会骂她和我通奸了。”
“珠儿不要怕,爹一定擒住这淫贼千刀万剐。”听了左珠的哭叫,对面一个中年汉子大声怒喝,战天风知道这人必是左珠的爹胡娇娇的舅舅左先豪了,看了一眼,左先豪四十多岁年纪,中等身材,面白无须,相貌堂堂,这时一脸愤怒之色。
“左珠没事了,娇娇怎么办?”战天风心下凝思:“呆会她舅舅见她说不定要起疑,可是带她走那岂非说娇娇和我是有串连的,那可绝对不行,得给她传音,让她撒个谎,然后我再逃之夭夭。”
他还左替左珠想,右替胡娇娇想呢,一个他完全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左珠突地又叫道:“爹,你要小心,这贼子戴了面具,他的真名叫战天风,江湖人称神锅大追风,你可千万别弄错了啊。”
这话叫战天风猛一激灵,扭头看左珠,低叫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战天风?”
左珠见他扭头,霍地翻身,抱着被子就那么光身翻下楼去,她逃得虽快,但战天风还是看清了她眼中闪过的得意混合着惊惧的眼光,战天风立即明白了:“美人计,前后的一切都是在演戏,目地就是要让我变成淫贼,即便杀不了我也要让我身败名裂。”
明白了胡娇娇也必是这美人计的一部份,战天风脑中同时闪电般想到:“傅雪必也是这计策的一部份,七公要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