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战天风对自己被诬为淫贼并不很在乎,但一想到壶七公可能遇险,心中立时就象给火灼了一下,杀气腾地狂升起来,扭头,眼中杀气如电,扫向左先豪,左先豪叫道:“战天风,你这淫贼,还不拿下假面具,束手就缚,你淫我女儿,息水群侠人人得见,江湖虽大,已再无你立身之地。”
他口中叫得豪气,但给战天风眼中的杀气所逼,心下却是怯了,情不自禁退了一步,明显的心下发虚。
战天风嘿嘿冷笑:“你不够资格算计我,不管你背后是什么人,有句话你给我传过去,七公若有事,所有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要拿命来抵。”
战天风猜得没错,左先豪这一条计,确是要坐实他淫贼之名,让他身败名裂,因此小楼四围,不全是左家的人,有一小半是息水一带侠义道中的成名人物,这些人先前也跟左先豪一样,义愤填膺,但给战天风杀气腾腾的眼光一扫,却是人人噤声。
战天风腾身而起,展开玄天九变,急掠出去,左先豪不敢拦,其他人也没人敢拦,镇住他们的不仅仅是战天风眼中的杀气,还有他的名气,刺杀玄信再加上最近阎王殿的事,战天风的名气已远比他自己想象的要大得多。
直到战天风去远,人群才轰的一下炸了窝,又是群情激愤,不过战天风早已远去,听不到他们牛皮哄哄的话了。
战天风虽放出狠话,一颗心却是揪得紧紧的,傅雪胡娇娇的戏演得实在太好,骗过了他,也完全骗过了壶七公,他坐实了淫贼之名,壶七公会怎么样呢,他真的非常担心。
“我和七公换了衣服洗了澡又戴了面具,又一直没露半点口风,设这计策的人到底是怎么认出我们的呢,难道又是那个神秘人,操他大爷的,这阴贼到底是谁啊?”为壶七公担着心,又毫无头绪,战天风心中火烧火燎,忍不住骂起来。
战天风心中急,一直以玄天九变急赶,左先豪家到息水城,数百里地,不到中午就给他赶到了,远远的看到息水城,战天风多了个心眼,凝思:“对付七公这一路不知有没有动手,万一没动手,我这么狂冲过去反倒打草惊蛇了。”
这么想着,便在城外收术,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再煮一锅耳聪目明汤,然后飞步进城,绕城急走,同时凝神顷听城中各个角落里的说话声。
息水城并不大,不多会战天风便绕城一圈,仗着耳聪目明汤的灵敏,再阴暗角落里的声音都给他听了来,小人的诡计,偷情的淫笑,伤心人的嘀哭,惟一没有听到壶七公那独特的嗓音或者傅雪的声音。
“难道七公不在城里,或者已经------?”战天风不敢往下想,又不知道傅雪舅舅家到底在哪里,不甘心出城,心急起来也顾不得了,纵声跳上半空,扬声叫道:“傅雪是条美女蛇,七公小心。”
他这一声叫里运起了玄功,息水城又是小城,当真每个角落里都听得到,所有听到他喊声的人都抬头向天上看,偏偏战天风喝了一叶障目汤隐了形的,左看右看不见,一时可就惊呼声一片。
战天风叫了那一嗓子,自己便尖耳听着,却仍旧没听到壶七公或傅雪的声音,更没见壶七公出来,又叫了一嗓子,仍是无声无息,却叫上来一个三脚猫道士,执剑高喝道:“何方妖孽,在这里装神弄鬼。”
“这杂毛看来真是欠揍了。”战天风正一肚子火没地方出,一步过去,一飞脚就把那道士踢了下去,再喊一嗓子,确定壶七公没在城里,只得出城。
城里没找到壶七公,战天风一颗心七上八下,越发的着慌,只得自己安慰自己:“七公是个老狐狸,别人想要对付他该不会那么容易。”但随即想到壶七公其实是个情种,迷情之下,一切可就难说了,一颗心不由又直沉下去。
出了城,一时不知该到哪里去找壶七公,壶七公找他有妙香珠,他找壶七公却是无从下手,想来想去,忽地想:“七公有没有又回傅雪家呢。”忙拨步又往傅雪家来。
到傅雪家,宅子空空如也,壶七公傅雪没回来,那几个家人也不见了,果然是一切都早有预谋,战天风嘿嘿冷笑,却是又气又急。
两处都找不到壶七公,战天风没辙了,打了两个转,让自己先冷静下来,想:“那阴贼早有预谋,这么找肯定找不到的,怎么对付七公不知道,但在左家玩的那一手,明显就是知道杀不了我,所以借淫贼之名让我身败不裂从此不能见光,那样没死也等于死了,即然要我不能见光,左先豪他们自己就不能躲起来,必得四处宣扬。”想到了这里,有了主意,咬牙想:“只要不躲起来就好办,想用淫贼的大帽子来压老子是压不住的,老子一个个杀过去,不把七公杀出来,嘿嘿,老子绝不收手。”
拿定主意,战天风复又向左先豪家来,掠出不远,下面忽地窜上来一只通体雪白的大老鼠,冲着他吱吱而叫,战天风一愣,喜叫道:“你是七公养的那只偷天鼠?”
虽然他听不懂偷天鼠的叫声,但偷天鼠却似乎听得懂他的话,吱吱叫着,不停的点头。
战天风更喜,急叫道:“七公在哪里?是他叫你来找我的吗?”
偷天鼠又点点头,扭身就走,不过不是掠空而行,而是落在地下,在地面飞奔,想来这偷天鼠虽然颇具灵性,能大能小也能偶尔腾空,但要象人一样以遁术长时间腾空掠行还是做不到,不过它在地下奔跑的速度却是快如闪电,战天风若不用玄天九变,只用普通的遁术,还真不比它快。
“能叫偷天鼠来找我,七公看来没事,但只怕也受了伤,却不知到底怎么样了?”战天风心中担忧,但不懂偷天鼠的叫声也是无法,只有紧紧跟在后面。
偷天鼠去的方向是息水城左面,一直奔了两百多里,前面现出一座大山,偷天鼠直入山中,到一个山谷里,直向一个山洞钻去,这时战天风已先一步感应到了壶七公,运起玄天九变,先一步进洞,只见壶七公斜靠在洞壁上,脸上面具已经去掉,傅雪竟也在,跪坐在旁边。
“七公。”一见壶七公,战天风惊喜狂叫。
“活着呢。”壶七公明显是受了伤,身子靠着不动,但一双贼眼仍是很亮,见了战天风,也是一脸喜色,呵呵而笑。
“妖女。”战天风第二眼看到傅雪,脸色一变,反手拨锅,一锅便劈过去。
“臭小子住手。”壶七公老眼立即就瞪了起来,强撑起身子,伸手护住傅雪,却扯动伤口,一口血喷了出来。
战天风大吃一惊,忙收了锅子,叫道:“七公,你怎么了,伤在哪里?”
壶七公重又靠到洞壁上,大口喘气,却仍是鼓了老眼瞪着战天风道:“臭小子,老夫严重警告你,你若是敢伤她一根毫毛,老夫这条老命就拼给你。”说完,却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好了好了,你别激动,我不动她就是。”战天风又惊又急,但怕壶七公再喷血,只得连连点头。
壶七公从怀里掏一丸药吃了,傅雪立时递过一个水葫芦,壶七公吃了药,精神好了些,转头看向傅雪,眼中爱怜横溢,傅雪两眼通红,明显是哭过,看到壶七公的眼光,她眼泪却又掉了下来。
“妖女还在装可怜。”战天风心下惊怒,只是怕刺激壶七公,不敢吱声。
“别哭,别哭,不怪你,要怪只怪这臭小子。”见傅雪落泪,壶七公心痛起来,抓过傅雪一只手轻轻拍着,又狠狠的瞪了战天风一眼。
战天风这下可哭笑不得了,叫道:“七公,怎么怪我啊,这明显就是那神秘人为对付我们施出的美人计,怎么怪到我头上。”
“你知道个屁。”壶七公呸了一口:“什么神秘人,傅雪是天欲星胡天帝的弟子。”
“天欲星,胡天帝。”战天风惊呼出声。
“不知道了吧。”壶七公嘿嘿冷笑:“知道老夫为什么说怪你吗?因为胡天帝之所以用她们行计,是因为你杀了胡天帝的记名弟子马玉龙。”
“什么?”事情竟扯到了马玉龙身上,战天风完全想不到,不过壶七公这一说,战天风倒是记起,那次马玉龙对白云裳用春药,好象确是说过他是天欲星的弟子的。
“胡天帝是马玉龙的师父,那神秘人确实不应该是他,他不可能让我们去灭神蚕山庄的。”战天风有些失望,看向傅雪:“你师父就只是想替马玉龙报仇。”
傅雪不敢回看他,只是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