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那就只对付我一个人有了啊,即引开了七公,就不必再对付他,为什么又还要对付他。”战天风不依不饶,壶七公不干了,道:“你别凶巴巴的对着她好不好?”
战天风晕死,只好不吱声。
壶七公道:“在七大灾星里,胡天帝跟我的关系其实算好的,至少以前好过一段,这也是他能找傅雪来骗我的原因,因为我以前和他喝过一次酒,酒后把沈芸的画像给他看过,他找到傅雪并收为弟子,最初可能不是为了对付我,可能只是拉拢我吧,若不是你弄死了马玉龙,胡天帝不会花这么大心机对我出手的。”
“原来你给天欲星看过沈芸的画像啊。”战天风恍然大悟:“难怪他会从你下手来骗我两个,而且戏演得这么象,他是拿死你一定会上当了。”
“是的,这一点他看得很准。”壶七公点头。
“即然明知她是天欲星的弟子,你又受了伤,那你还护着她?”战天风终于忍不住了,直问出来。
“呵呵。”壶七公一笑,看一眼傅雪,在她的手上拍了拍,道:“因为如果没有她,我已经死了,是她替我挡了致命的一剑。”
“什么?”战天风张大嘴巴,这会儿是真个吃惊了,同时他注意到,傅雪左肩后面的衣服鼓起一块,衣领处还有血迹,好象是受伤后包扎了。
“是真的。”壶七公见他似乎不信,补充道:“如果不是她在最关健的时候提醒我并替我挡了一剑,我现在已经是死人了。”
“为---为什么?”战天风信了,却是想不明白。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壶七公扭头看向傅雪。
“都是我的错,是我骗了你。”傅雪却捂着脸哭了起来。
“不,不是你的错。”壶七公拉下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一脸正色的道:“要错,也是这臭小子的错。”
战天风不服了:“怎么是我的错了,当时我杀马玉龙-----。”
不等他说完,壶七公却鼓起老眼直瞪过来:“老夫说是你错,那就是你错。”
“是我错,是我错,怕了你了。”战天风这会儿不敢和他争,只得连连点头认输,他这个样子,到是逗得傅雪扑哧一笑,可马上又哭了。
“不哭了,乖。”壶七公给她拭泪,道:“是这臭小子的错,你师父也有错,你只是夹在中间,一点错也没有,听话,啊。”
听着壶七公这么跟傅雪说话,战天风真的要叹气了。
傅雪倒是真的不哭了,看一眼壶七公,又看一眼战天风,低下头,略微整理了一下思绪,道:“我是个孤儿,从小跟着叔叔婶婶长大,给他们做丫头使唤,受尽了白眼,后来长到十二岁,叔叔见我长得还算漂亮,刚好他又赌输了钱,就把我卖到了妓院里-------。”
壶七公大怒:“你叔叔还是人吗?他现在死了还是活着?”
傅雪明白他的意思,摇了摇头,道:“算了,无论如何说,也是他们养大了我。”叹了口气,道:“我本来想一死了之,不想师父刚好经过,就把我带了出来,师父待我不错,教了我很多的东西,但---但----。”说到这里,她看一眼壶七公,似乎有些害羞,住口不说了。
壶七公两个都不吱声,只是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傅雪才又开口,却是不敢抬头,道:“但师父从来没有用那种眼光看过我,就是七公你看我的那种眼光,除了娘亲,我长得到这么大,没有任何人用那种爱怜横溢的眼光看过我,不过------。”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下,看一眼壶七公,才又接下去道:“不过你若不是在中途揭下面具并把一切告诉我,我也不会救你,因为你虽那样看我,却是用假面具对着我,那我仍会怀疑你的真心,可你竟揭下面具,用最真诚的心对我,我---我才真的被你---被你---。”
她一时说不下去,壶七公却已经明白了,呵呵而笑:“原来是这样。”
战天风却惊呼起来:“原来七公你老早就揭下了面具?”
“是的。”壶七公点头:“昨天在途中,我一直犹豫,我即然真心喜欢她,就绝不应该骗她,即便我露出真面目而失去她,那我也心甘情愿,所以走到中途,我就揭了面具,说出了一切,谁知反而是这一点感动了我的雪儿。”说着呵呵而笑,傅雪却是羞红了脸。
“你老这一招还真是奇招了。”战天风不能不惊叹了,却想到另一件事,道:“我先前的疑问还没解开呢,胡天帝即然和你关系不错,又只是想要对付我,那他要杀你做什么?”
壶七公看向傅雪,傅雪略一犹豫,道:“因为师父觉得,仅是一个淫贼之名还不能彻底打倒你,但若杀了七公,你必会去找左先豪报仇,你要杀左先豪,息水群侠必要阻拦,你一大开杀戒,那就真的万劫不复了,即便是身为佛门领袖的白云裳也无法替你开脱,所以才要害了七公。”
“原来如此。”战天风明白了。
“你小子是不是已经想去找左先豪他们了?”壶七公看着战天风。
“是。”战天风点头:“我当时去息水城找不到你,到傅雪家也找不到你,当然只能再去左家,嘿嘿。”
他嘿嘿两声没再说下去,不过壶七公自然明白,更知道被激怒的战天风会是什么样子,因为他亲眼见过战天风为马横刀报仇时的情形。
“还是老夫英明。”壶七公得意的捋捋胡子:“若不是老夫及时遣偷天鼠去找你,嘿嘿,你小子就是万劫不复了。”得意的一笑,却又牵动伤势,咳了起来,咳出一口血。
傅雪大急,道:“七公,现在战少侠也回来了,你快点自疗伤势啊,别再借药硬撑了。”
壶七公受伤极重,只是担心战天风,一直不肯运气疗伤,因为一旦开始疗伤就不能停下,而他这伤要收效,不是一时半会就做得到的,便只是借偷来的灵药硬撑,这会儿终是有些撑不住了。
战天风也明白了,急道:“七公,快,我运气助你。”
“是得你小子助力才行。”壶七公点点头,看向傅雪,拍拍她手,道:“没事的,不要担心,我天鼠门有一门自救的奇术,名这周天神鼠搬运术,只要心脉不断,再重的伤也休想要我的命,不过周天神鼠搬运术运气一次要十二个时辰,也就是一周天,我先说给你听,你不要急。”
“嗯,我相信你。”傅雪点头。
壶七公呵呵一笑,转头看向战天风,道:“你给我助气,不要多了,只须以一缕灵力从我鼻下人中穴透入即可,气不要浓,但也不可断,十二个时辰之后,周天运转,这伤便可全愈。”
说着侧身躺倒,身子缩拢如一只弯曲的老虾公,手脚亦缩拢,两手五指更拢成鼠爪之形,对傅雪挤个笑脸,道:“我天鼠门这门奇术样子不好看,但绝对管用。”又对战天风道:“行了,你以一指点在我人中上,略输一缕气即可。”
说完闭上眼睛,开始运气,战天风到他面前盘膝坐下,以一指点在他人中穴上,缓缓输入灵力,感觉中,壶七公鼻间似乎有一条细细的通道,又似乎是一张小小的婴儿的嘴,慢慢的细细的吸着他的灵力,那种感觉十分的奇异,而且别的门派要借气都是从命门或丹田输入,壶七公的却是从人中输入,也是见所未见,战天风心下暗暗称奇:“什么周天神鼠搬运术,又是跟老鼠学的了,倒也奇异。”
傅雪一直都是一脸的担心,直到壶七公慢慢的进入深长的呼吸,她紧锁的眉头才微微松开,看一眼战天风,战天风恰好也在看她,四目相对,傅雪脸上一红,她心中显然仍然有抱歉感,其实战天风明白是她救了壶七公,不但完全不怪她,反而感激她了,看傅雪不好意思,他本来想开个玩笑,叫声大嫂,不过话到嘴边也收住了,傅雪性子腼腆,万一羞了她,壶七公伤好可不会饶他,临机一动,道:“对了,那个左先豪不是什么大侠吗?难道也是天欲星的弟子?”
傅雪听他问这个,尴尬的神情略微好转,道:“不是的,我师父只收女弟子,马玉龙是惟一的例外,也只是记名弟子,那还是冲着枯闻夫人的脸面,左先豪本来确是侠义道中人,但他十分好色,便落入了我师父的局中,被我师父控制了,后来我师父见左珠长得漂亮,又收了左珠做弟子,然后又见到了胡娇娇,也收做了弟子,左家和我天欲门便更加分不开了。”
“原来如此。”战天风点头:“怪不得左珠胡娇娇即会演戏床上功夫又那么好,原来都是天欲星的弟子啊,她们的床上功夫该都是天欲星教的,这天欲星玩女人还真是有一手,对了,七公老吹他床上功夫了得,前天还说要教我一个什么久战之术,他又说以前和天欲星关系不错,该不是也跟天欲学了两手吧,这个哪天到是要敲出来。”
转着念头,又问道:“天欲星的女弟子多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