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多,非常多。”傅雪点头:“我虽也是他的弟子,但到底有多少师姐妹,我自己都不知道。”
“他的这些女弟子其实都是他的女人是不是?”战天风这句话本来怕羞着傅雪,不好问,但他实在想知道左珠她们的床上功夫到底是谁教的。
傅雪一张脸刹时胀得通红,点点头,道:“是。”却又急忙摇头:“也有例外,例如他的记名弟子,当今皇后越萍,还有---还有我---我---我也---不是---。”
后面的话她终于没说下去,一张脸通红若火。
“原来越萍是天欲星的记名弟子啊,哈哈,当今皇后,却是天欲星的弟子,有趣了,难怪玄混蛋给她迷得神魂颠倒。”战天风哈哈笑,他是故意这么笑,以引开傅雪的尴尬,至于傅雪说她不是天欲星的女人,战天风也信她说的是实话,因为傅雪是天欲星找了来要送给壶七公的,天欲星便再好色,也不至于对她下手,送个月饼给人,难道自己先咬一口?那不可能的。
“请你轻点儿声,别惊了七公。”傅雪果然为壶七公担心起来,尴尬稍减。
“啊,我忘了。”战天风顺势住嘴。
其实壶七公这门周天神鼠搬运术,一旦运功,中途是不会醒来的,一定要到十二个时辰,周天灌注,才会醒转。
两人不再说话,只是眼光偶尔碰到,傅雪脸上就会一红,可以说,她脸上的晕红就一直没退过,战天风心下即好笑又奇怪,想:“我这位未来的大嫂还真是爱红脸呢。”他却不知道,傅雪是心中不自在,她先前的话只说了一半,她确实仍是处女之身,天欲星确实没有碰过她,但天欲星为了她将来能替他迷住壶七公,却让左珠等女弟子教了她不少的床上功夫,傅雪怕他猜到这个,所以一碰他眼光就心中发慌。
战天风看傅雪实在不好意思,便索性闭上眼睛,练起功来,不过他能感应到傅雪好象心绪一直不太平静,心中只是偷笑,也没多想。
大约过了个多时辰,天已完全黑了下去,傅雪突然起身,轻轻走了出去,战天风也装做不知道,女孩子事多,他若问,傅雪说不定又要不好意思了,然而战天风想不到的是,傅雪这一去,竟再没回来,半个时辰没回来,一个时辰没回来,两个时辰没回来,战天风又奇怪又担心,猜测傅雪到底去了哪里,担心她遇到什么事,而且战天风是个喜欢疑人的人,说老实话,除了他特别信任完全不怀疑的那几个人,他看任何人,都首先往坏里想,这时就有些怀疑,傅雪所谓救壶七公是不是仍是个计策,会不会再引了天欲星来对付他和壶七公,因此加倍凝神,听着洞外的动静,只有稍有不对,他就要带了壶七公出洞,不过担心半夜,一直没什么动静,傅雪即没回来,也不象战天风担心的,带了天欲星等大批人来。
一直到天亮,傅雪始终没有回来,又过了大半天,期间除了有一头狐狸到洞口歪着脑袋看了半天,给战天风一瞪眼吓跑了外,再无任何动静,这会儿战天风不疑傅雪,到是有点担心起来。
近傍黑时分,壶七公醒了过来,睁开眼,噌的一下就跳了起来,四下一看便叫道:“雪儿,雪儿,傅雪呢?”
他后一句是问战天风,战天风道:“昨天你入静不久,天刚黑她就出去了,也没跟我说,我也不好喊她,以后她只是到外面逛一下,结果却一去不回?”
“你为什么不喊住她。”壶七公勃然大怒,急冲出洞,伤势看来是真的全好了,边跑边叫:“雪儿,雪----。”第二个儿字没出口,嘎然止住,战天风心中一跳:“出了什么事,傅雪不会死在外面吧。”
急追出去,还好,跟她乱猜的不一样,外面并没有傅雪的尸体,而是在洞口的小树上挂着一幅纱巾,纱巾上写得有字,却是用鲜血写成,可能是傅雪咬破指头写下来的,上面写的是:“七公,谢谢你,雪儿一生孤苦,从小受尽白眼,及长,见多的也只是男人的色眼,惟有你,才给了我那种全心疼爱的眼光,你曾问我会不会嫌你老,怎么会呢,你可知道,当雪儿感受到你那种充满了真爱的眼光,是多么的开心啊,雪儿真的愿意服侍你一生一世,雪儿什么都不要,只要你那么看着我就好,只是我不能回去向师父请罪,师父救了我,没有他,我七年前就死了,他虽从来没有象你看我那样看过我,但他也从来没对我不好,教我养我,在我心里,我已经把他当成了我的父亲,我背叛了他,一定要回去跟他请罪,如果师父肯原谅我,或许我们还有再见之期,师父若不肯谅解,则雪儿会向佛祖祈求,让雪儿有来世,让雪儿来世再遇上七公,再回报你对雪儿的爱。”
“雪儿。”壶七公看完,一声痛叫,怒目看着战天风道:“你为什么不叫住她,她若有事,老夫绝不同你甘休。”
“不会。”战天风断然摇头。
他如此肯定,壶七公一时倒奇异起来,恼恨稍减,道:“为什么?”
“很简单,天欲星想杀我,敢杀你,但你我即然没事,他就绝对不敢害傅雪。”战天风看着壶七公:“我的天算星师父在九诡书中曾说过,欲望越多的人,舍不得的东西也越多,而最舍不得的就是他的命,天欲星绝对是个欲望强烈的人,他对自己的命也一定看得极重,在真正置我两个于死地之前,他一定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所以他绝不敢害死傅雪,只除非我对天欲星的判断有误,你了解天欲星,他是个可以不计一切的人吗?”
“不是。”壶七公摇头:“天欲星生性正象他的外号,欲望极强,好酒、好色、好亨受,他绝不是个舍得的人。”
“那你的雪儿肯定没事。”战天风嘿嘿一笑:“只要他舍不得,他就一定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不过现在麻烦的是,怎么在左先豪带侠义道那些白痴来找我之前,先找到傅雪。”
“这个容易。”听了战天风的分析,壶七公也不那么担心了,嘿嘿一笑,道:“雪儿便是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她。”说着转身就走。
战天风又惊又喜,急跟上去,道:“你也给了傅雪一粒妙香珠。”
“不是妙香珠。”壶七公摇头:“是一盒胭脂。”
“胭脂?”战天风大奇:“胭脂到好象是有香味,可是那个香味一洗脸不就没有了吗?女孩子又爱洗脸,象鬼瑶儿一天都洗得十七八次,胭脂涂得再多也洗掉了啊。”
“不会。”壶七公得意的摇头:“我送给傅雪的,非是一般的胭脂,这胭脂名叫醉颜红,也是出自百花集吴家,但却是吴家一代圣手吴千山专为他心爱之人所制,绝不外卖的,老夫最初替芸儿偷胭脂时都不知道,后来才知道的,醉颜红为胭脂中绝品,一丝化开,满面桃红,便如微醉后的情形,因而得名,它不仅只是增色,而且有美容的奇效,若常年涂用,则肌肤永如十八岁的少女,除了美容,这醉颜红还能放出异香,只要抹过一次,半个月之内都会有淡淡的异香发出,雪儿已经抹过一次,所以半个月之内,只要她经过的地方,都会有一抹香味留下,而老夫的鼻子是经过特训的,便在万人之中,也能把这抹香味闻出来,所以我说无论她到天涯海角,我都知道。”
“厉害。”战天风听得目瞪口呆,不绝赞叹,却忽地恼了起来,道:“七公,我说你也太不仗义了吧,我跟你混了这么久,你也知道我和晨姐鬼瑶儿好,就一盒胭脂,却也没见送我一盒两盒的,若晨姐也抹了这什么醉颜红,那我也就可以轻松找到她了。”
他这一说,壶七公也恼了,道:“你这话好笑了,先谁想得到苏晨会给人掳走啊,而且你小子女人多了,难道你找一个女人,老夫就要巴巴的送你东西让你去哄她们高兴,你真以为老夫是你的管家,不但随时要拍你的马屁还要想法子讨你的女人们欢心啊。”说了一通,见战天风嘟着嘴,壶七公倒笑了:“臭小子,老夫袋子里东西多了,以后你把苏晨找回来,老夫先把袋子里的东西向你逐一禀报一次,看你小子要哪样不要哪样,免得你小子秋后又来算帐,好不好?”
他这么一说,战天风也笑了,道:“一言为定啊。”
“空口无凭,还是击掌为誓吧。”壶七公斜眼瞟着战天风,伸出手去。
战天风嘻嘻笑,做势伸手,却猛一下跳了开去,笑道:“君子一诺千金,击掌就免了吧。”

看他逃开,壶七公嘿嘿冷笑,收了手,道:“话说在前面,是你自己不肯击掌的啊,可不要说老夫说话不算数,要反悔,现在还来得及。”
“说了君子一诺千金,反悔的就不是君子。”战天风嘻嘻笑,却又逃开一步。
“算你小子识趣。”壶七公哼了一声,鼻子耸了两耸,面色一凝,纵身掠起,战天风知道他闻到了醉颜红的香味,忙也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