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傅雪似乎是先去了息水城,不过人并不在息水城里,只是停留了一下又出城了,往另外一个方向去,与战天风估计的不同,傅雪没有去左先豪家,而是奔向了相反的方向。
空气中的香味似乎也是时有时无,有时候壶七公要在一个地方绕一圈才能重新嗅到气味,但总是能嗅到,醉颜红香味之持久,壶七公鼻子之灵,都让战天风惊叹,因为无论他怎么耸鼻子,也是半点香味都闻不到,心下暗想:“晨姐即便抹了醉颜红,若只是我自己,那也是休想能跟踪得到的,还是得借老偷儿的鼻子。”
壶七公一路嗅下去,一直嗅了数百里,到天黑时分,他突地兴奋起来,道:“雪儿一定就在前面,这香味太浓了。”
听了他这话,战天风也试着耸了耸鼻子,好象也闻到一点香味儿,那香味清幽如兰,若有若无,不经意间能闻得到,好意着力去闻,却反而闻不到了,不由暗暗摇头。
壶七公往前急掠,这时已进入山区,越过一座山岭,前面现出一座高山,山脚下一座极大的庄院,院中灯火通明,且隐隐有丝竹声传来。
“摸到天欲星老窝里来了。”战天风喜叫。
“应该是胡天帝的密窟之一。”壶七公点头。
“密窟之一?”战天风讶叫:“难道他有很多这样的密窟?”
“多不多,至少七八处有吧。”
“老天。”战天风张大嘴巴:“这样的密窟能有七八处,天欲星可真是有钱啊。”
“少见多怪。”壶七公大大的哼了声:“这算什么?你知道老夫有多少个身份,又有多少处产业宅子,这种山里面的小茅棚子,嘿嘿。”言下之意大是看不起,可就把战天风惊了个挢舌难下,歪了头只是盯着壶七公看,壶七公给他看得不耐烦起来,瞪他一眼道:“看什么看,是不是老夫又没有向你一一禀报啊。”
“不敢。”战天风忙摇手,心下暗暗嘀咕:“老偷儿豹皮囊里的东西多,脑子里的东西更多,哪天真要想个法儿给他好好翻翻看。”
一看见那宅子,壶七公便停住了身子,往那宅子里细看了一会,对战天风道:“我敢肯定雪儿必在这宅子里,你说我们是直冲进去,还是隐身摸进去?”
他在战天风面前一直老气横秋,最是有主意,但这会儿心中紧张,到是拿不定主意了,战天风略微一想道:“当然是隐身进去,先把傅雪救出来再说,然后再对付天欲星胡天帝不迟,胡天帝,他二舅的,这名字取得猖狂。”
反手拨锅,手伸到腰间却停住了,原来那宅子里有几个女子飞了出来,当先一个,正是胡娇娇,迎着两人直飞过来。
战天风没想到会在这里又见么胡娇娇,愣了一下,急道:“七公,我们快躲起来。”
“不必。”壶七公摇头:“胡天帝知道我的本事,也知道我会追踪而来,所以特地叫她们来迎我们的,哼哼,我到看他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手段使出来。”
“原来他早知道了啊,那么是故意在这里等我们了,有种。”战天风嘿的一声,道:“胡天帝功力如何?”
“功力一般,和我最多在伯仲之间,不过所学较杂,乱七八糟的东西比较多,却也没什么了不得的。”壶七公哼了一声,却又扭头看一眼战天风:“不过这老色鬼敢这么等在这里公然叫板,必有所恃,倒不可大意,也许他后面有枯闻夫人撑腰也不一定。”
“这里离归燕太远点儿,枯闻夫人不敢扔下玄混蛋跑这么远吧。”战天风有些怀疑。
说话间胡娇娇几个已到近前,胡娇娇见了战天风,并无半丝尴尬惊惧之色,仍是一脸的媚笑,站住,更先向战天风大大的抛个媚眼,这才向壶七公行礼道:“壶老,战兄,我师尊有请二位。”
壶七公哼了一声:“前头引路。”
“是。”胡娇娇应了一声,另两个女子转身在前引路,胡娇娇自己却傍到战天风身边,更伸一手挽住了战天风一只胳膊,一脸的妖媚。
战天风倒是佩服她的胆气,斜眼看了她道:“你不怕我一掌打死你啊?”
“我相信你不会的。”胡娇娇媚笑摇头:“首先我只是个小人物,一切都是受师命所为,身不由己,战兄乃是名动江湖的大人物,当不会和我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其次我现在更是奉师命迎客,两军交兵还不斩来使呢,战兄怎会杀我,再有一个,俗话说得好,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们好歹也有一夜的恩爱,战兄真就舍得一掌打死我吗?”
“哈,你这小嘴儿还真是能说。”战天风也不能不佩服她的口才了。战天风混混出身,大帽子是扣不住他的,即知胡娇娇的来历,什么一夜恩情的话也只是扯蛋,真正叫战天风顾忌的,是傅雪在胡天帝手里,则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对胡娇娇下手,胡娇娇自然也是看准了这一点。
“我这嘴儿可不仅仅只是能说哦。”胡娇娇荡笑,嘟起红唇虚嘬了一下,丰满的胸乳更紧紧挤压着战天风胳膊,战天风嘿嘿一笑:“你嘴上功夫确实不错,不过你最好还是不要引诱我了,再引诱我,我不杀你,却是要生吃了你了。”
“好啊,随你怎么吃。”胡娇娇荡笑,丰乳更在战天风手臂上乱蹭,但心底却略有一丝失望,因为她在一些细微处感觉得到,战天风并不象先前那样,给她一引诱就意乱情迷,那笑声里,竟隐有一丝杀意。
“师父传我这眼儿媚的功夫,男人一见必定意乱情迷,他却能无动于衷,师父说他功力虽不是太高,但却是个怪胎,古怪本事特别多,不能以常人视之,果然是这样。”胡娇娇心下暗暗嘀咕,她虽有持无恐,这会儿心里却也生出一丝惊惧。
她却不知道,战天风并不是什么怪胎,更不是什么对女人的引诱有特别抗力的人,上次给她稍稍一勾就勾上了床便是明证,关健在于,胡天帝的阴谋差一点要了壶七公的命,这就犯了战天风的大忌,他挂在心上的人不多,但这些人是不能碰的,尤其在马横刀死后,天人永隔的惨痛更加重了战天风这种心态,任何人碰了这几个人,那便是他的死敌,胡娇娇再美十倍,再妖媚十倍,也休想再让他动心。
到宅子前,胡娇娇松开战天风的手,引路进去,大厅中灯火通明,一人斜倚在锦榻之上,旁边两个妖媚的年轻女子,一个在给他轻轻捶腿,另一个翘起兰花指,剥了松仔儿送进他嘴里,看这架势,战天风知道他必是天欲星胡天帝,只是胡天帝是侧着脸歪着的,战天风看不到他的相貌,心下冷哼:“摆的好臭架子。”
心下冷笑,同时运灵力将大厅前后扫了一遍,胡天帝即敢请他们来又摆这么大一个架子,若说只是傅雪一个倚仗,那牌也太细了点儿,该另有所恃,但战天风扫了一通,却并没有发觉另有潜伏的玄功高手。
进得大厅,胡娇娇上前数步,禀道:“师父,贵客来了。”
胡天帝呵呵大笑,长身而起,抱拳道:“壶兄,战少兄,贵客啊,胡某未及远迎,恕罪恕罪。”
战天风这才看清胡天帝相貌,却是暗暗称奇。
胡天帝身量高挑,极白净一张脸,颔下无须,只上唇两抹胡子,微微向上翘起,十指修长,指甲修剪得十分的整齐干净,左手食指上戴着一个红宝石板指,在灯光下闪耀着夺目的红光,他的穿着看上去宽松随便,但却非常的精致合体,正如他脸上的表情,随和的笑中却带着隐隐的挑剔。
这是一个让人眼睛一亮的男子,或许不能称为美男子,却绝对可以吸引任何人的目光。
不过让战天风称奇的,不是他的风采,而是他的面相。
七大灾星成名前后相差不远,年龄也差不多,壶七公曾说过胡天帝年纪可能比他还要大,那至少也是六十以上了,可出现在战天风眼前的胡天帝却最多看得三十来岁,壶七公若与他并排一站,再对不明就里的人说他们是父子,十个人里面至少会有九个人相信。
壶七公也一抱拳,冷冷的打个哈哈道:“胡兄风采依旧啊。”
战天风从来都不是个很有礼数的人,更心恨胡天帝暗算壶七公,拳也懒得抱,只是斜眼而视,心下琢磨:“七公服了那什么返颜丹,再好生打扮起来,和这老色鬼该有得一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