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胡天帝面上随便,眼中其实一直在留意壶七公两个的表情,他尤其注意战天风,眼见战天风斜眼而视,但眼光悠远,好象在看他,又好象没在看他,那种神情,竟是让他无论如何也看不透,心下一时即惊且疑:“这小子这两年在江湖上翻天覆地,着实做了几件事出来,便以枯闻夫人之傲,也说这小子不可轻视,果然有异于常人之处。”他哪里知道,战天风思维跳跃万端,这会儿竟是在幻想壶七公变年轻时的样子呢?他若看得透战天风的心思,只怕要大跌眼镜了。
胡天帝心下暗凛,嘴上哈哈笑道:“哪里哪里,壶兄客气了,难得远来,请坐,容胡某敬两位三杯。”
“不必客气。”壶七公不动:“傅雪呢。”
大厅左边角落有一扇屏风,壶七公早听出屏风后有人,但是不是傅雪,他却还不敢肯定。
“壶兄怎么比少年人还性急啊。”胡天帝呵呵而笑,双掌轻击,屏风移开,傅雪果然坐在屏风后面,但身后还贴身着站着两个艳女,傅雪自然早听到壶七公来了,这时一见面,立时喜叫出声:“七公。”珠泪却是喷涌而出。
“雪儿别哭。”傅雪无事,壶七公狂喜,跨前一步,却又停住,傅雪身后那两个艳女一只手都藏在傅雪身后,手中肯定是刀剑之类,壶七公心中急怒,看向胡天帝:“你要什么条件,才肯放了雪儿。”
“壶兄是个痛快人。”胡天帝呵呵而笑,下巴微抬:“很简单,一句话。”
“什么话?”壶七公有些意外:“什么话,你说。”
“这话不是要你说。”胡天帝眼光瞟向战天风:“这话是要战少兄说。”
“要他说?”壶七公更是意外:“要他说什么?”
“我只需要战少兄一句承诺,从此以后,效忠天子,那我立即放了傅雪。”说到这里,胡天帝微微一顿,又道:“战少兄在左家的事,我也可以一手摆平,左珠娇娇更可送与战少兄为妾。”
战天风轻轻咬了咬嘴唇,胡天帝会提出这个条件,他倒是完全没想到,差点儿冲口而出,不过马上想到壶七公的感受,话到嘴边又强忍住了。
壶七公往战天风脸上看过来,只扫了一眼就又转开去,看着胡天帝,摇摇头:“绝不可能。”
因为白云裳在帮着玄信,战天风甚至不愿呆在白云裳身边,只冲这一点,壶七公就能感受得到,战天风心中的恨意有多深,要战天风效忠玄信替玄信做事,只除非马横刀活过来,否则任何人任何事都休想要他回心转意。
“壶兄真的确实自己可以替战少兄回答吗?”胡天帝眼光从战天风脸上又溜回到壶七公脸上。
“我确定。”壶七公毫不犹豫的点头:“玄信那王八蛋害死了马大侠,我们不杀他,已是天大的人情,还要向他效忠,绝无可能,胡兄,你还是另提一个条件吧。”
“我若就只这一个条件呢?”胡天帝眼光霍地变冷:“你们若不答应,我立即就杀了傅雪。”随着他的话声,傅雪身后那两个艳女同时抬起手来,手上果然各有一把短剑,一左一右架在了傅雪脖子上。
“雪儿。”壶七公一声惊呼,怒视着胡天帝:“姓胡的,你若敢碰雪儿一根头发,我誓要将你碎尸万段。”
“碎尸万段?那也太没创意了吧。”战天风忽地嘻嘻笑了起来,摇了摇头,斜眼瞟着胡天帝,道:“六七十岁的人了,脸还这么嫩,肉还这么白,好玩,真是好玩,胡星君,我们以后一起玩吧,你放心,我保证你无论如何也死不了,就算你人死了,你的元神也死不了,你别以为我在吹牛,你应该知道,我是万异门的总护法,万异门寄灵同修的事你大概也听说过吧,所以请你千万相信我,我们一起玩玩吧,我有很多很多的好花样跟你玩呢,你一定会玩得兴高采烈的。”
壶七公咬牙切齿,胡天帝恍若未闻,战天风是笑着说的,说得很轻松,但无由地,胡天帝心中就生出了一种阴森森的感觉,面上的肌肉竟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心中惊怒,猛地里大笑起来,道:“好啊,战少兄要玩,那胡某便陪你玩玩好了。”轻击三掌,一个艳女捧了一架琴来,放在了胡天帝身前的小几上,那琴古色古香,战天风看不出什么,壶七公眼尖,一眼看到,便低呼一声:“一夜春雨。”
他这话很有点江湖切口的味道,战天风没明白,道:“什么?”
壶七公还没回答,胡天帝已呵呵笑了起来:“壶兄好眼光,没错,这琴正是当年春雨夫人的一夜春雨琴,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如此良夜,便让胡某为两位奏上一曲吧。”
“不要听。”傅雪忽地急叫出声。
“点了她哑穴。”胡天帝脸一沉。傅雪身后的一个艳女手一抬,点了傅雪哑穴。
“雪儿。”壶七公又跨上半步,又急又怒,却又毫无办法。
“这琴有什么古怪?”战天风觉出了不对,传音问壶七公。
“这琴叫一夜春雨琴,百年前为江湖上的大魔头春雨夫人所有,这琴不是一般的琴,琴有魔力,听到琴音的人,若定力不足,往往为琴音所迷,心神迷失,最终狂舞而死,春雨夫人当年以此琴为祸江湖,不知害了多少人,百年不见,想不到这琴竟落到了他手里。”
“哦,有这怪事?”战天风大有兴味的看着那琴,笑道:“俗话说对牛弹琴,牛不入耳那也是无可奈何,我对琴曲一窍不通,它也能迷住我?那倒是要听听了。”
“不行,这琴曲听不到。”壶七公摇头,眼珠乱转,急打主意,他侧头对战天风传音,胡天帝自然是知道的,并不着急,一面去琴前坐下,一面微笑着看着壶七公道:“壶兄看来是无心听琴了,不过今夜这曲,你恐怕非听不可,只要你用心听完胡某一曲,胡某保证将雪儿毫发无损的交给你,但你若一曲也不肯听,那就休怪胡某不给你面子。”
他这话,正打中壶七公的死穴,壶七公急转的眼珠子立时僵住,一顿之下,头一昂:“行啊,当年江湖上曾有谚说,小楼一夜听春雨,迷煞天下多少人,壶七倒要听听,这一夜春雨,到底有什么魔力,不过雪儿是我要的,和他无关,他就不必听了吧。”说着扭头看一眼战天风:“战小子,你出去,我们七大灾星间的事情,不要你凑在中间。”
“那不行。”胡天帝断然摇头:“战少兄即然来了,怎么能不指点一二。”
“不行。”壶七公也是断然摇头,凝神着胡天帝:“胡兄,这就算你我之间打的一个赌,我撑得住,你把雪儿交给我,我撑不住,我和雪儿死在一起,和战小子无关。”说到这里,扭头看向战天风,道:“臭小子,你滚蛋,我和天欲星同列七大灾星,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赢了是我的本事,输了是我学艺不到家,输赢都不要你管,若我输了而你替我出头,那你就是打我的脸,我壶七便死了也不原谅你。”
“壶七?”战天风哈哈一笑:“我只识得个老狐狸,却不识得什么壶七。”说话间竟在厅在中盘膝坐了下来,冷眼看了胡天帝,道:“不必废话,你弹,我听,先说清楚,要弹就把全副本事拿出来,若是三心二意有气无力,可莫怪我一锅子打烂你的什么春雨琴秋雨琴。”
“战少兄果是痛快之人。”胡天帝呵呵而笑:“放心,胡某这一曲,必叫战少兄满意就是。”
壶七公心中急怒,但一看战天风在厅中坐下来,便知绝无可能劝得战天风出去,正自无计,琴音已起,壶七公只觉心中一跳,一颗心竟仿佛就要从胸腔中崩出来一般,不由大吃一惊,急盘膝坐下,凝神定意,运起玄功对抗那琴音。
战天风不肯出去,一则是不放心壶七公,二则也是真的不害怕,因为他嘴上说的就是他心里想的,他不懂琴音,你再美妙再有魔力,他根本听不懂,能奈他何,对牛弹琴,牛不入耳,那是无论如何都没有用的。
但他想错了,琴音一起,和壶七公一样,战天风也是觉得心中一跳,他大吃一惊:“怎么回事?这鬼琴玩的什么鬼花样?”他不象壶七公一样运功对抗,却反凝神去听,他不明白啊,想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凝神去听,那琴音却转细了,几不可闻,战天风越发用心,扯长了耳朵去听,琴音辗转回环,便如冰川下的铮铮细流,似有似无,似远似近,战天风用心捕捉那琴音,却不知已身陷其中,琴音慢慢变大,先若春潮初起,潮音澎湃,继若万马奔腾,惊天动地----。
战天风一颗心随着琴音起伏,陷身琴音之中,自己却完全没有发觉,到这会儿,他便再想脱身出来,也是绝无可能。
一夜春雨琴的魔力,不在于曲,而在于音,战天风只以为自己听不懂琴曲便可不受琴音所惑,一念之差,万劫不复。
壶七公的情形比战天风要好,但也只是能勉强自保,他就象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在峰谷浪尖中起起伏伏,时隐时现,虽然躲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浪,但谁也不能保证下一个浪头他还能钻出来,更别说去救其他的人,小舟最后是否能撑住,那就要看他的定力强,还是胡天帝的功力强了,弹奏一夜春雨琴,极耗灵力,壶七公若是定力够强,撑到半个时辰以上,胡天帝自己就会撑不住,最后受伤的反是胡天帝自己。当年春雨夫人挟魔琴为祸江湖,人人束手,最后却栽在自己的初恋情人胡小楼手中,胡小楼苦恋于她,眼见她堕身魔道,苦劝无果,便自残身体,刺聋双耳,化装挑战,春雨夫人不知,数曲无功,受伤呕血,给胡小楼制住带走,就此退出江湖,最后到是有一个好结果,壶七公知道这个典故,所以才敢和胡天帝打赌,否则若明知是送死,他也是不会赌的,战天风硬要掺在中间,其实有害无益。
这时成败的关健,就看壶七公的定力了,只要壶七公撑得住,则不但能救傅雪,也能救战天风,若壶七公撑不住,他和战天风两个都将狂舞而死,这时的战天风,已经开始乱舞了。
这时胡天帝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