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快闪,千万不能给它沾着。”壶七公急叫一声,飞身闪开,战天风却恼了,借着玄天九变的奇速,一闪复回,反到了那阴尸顶上,煮天锅尽全身之力,一锅就猛劈在那阴尸的后脑勺上。
战天风这一劈,是以锅沿斜切,就象一把大刀一样,可以说,即便那阴尸的脑袋是铁浇的,战天风自信也要切进两三寸去,何况那阴尸终究不是铁浇的吧,这一锅,还不切下半边脑袋来?
可惜他又错了,锅沿切在那阴尸脑袋上,感觉中好象是切上了一张千年的老牛皮,坚韧无比,虽也劈了进去,却最多劈进去半寸来深,离战天风想象的西瓜大开瓢一劈两半,差得很远。
那阴尸这么高跳下来,再又重重劈了一下,落到地下却形若无事,打两个滚,翻身爬起,狂嚎一声,又飞快的沿着洞壁爬上来,后脑的伤口也没有什么血流出来,只有一点绿色的树浆一样的东西,而且流得不多,身法也不见变慢,反而是激怒之下,好象还快了一点点。
这具阴尸带了头,其它的阴尸也纷纷沿着洞壁往上爬,然后往下扑,即不怕摔,也不怕打,其速如电,无始无绝,掉下来又爬上去,完全不知道疲倦,战天风两个只好不绝的闪来躲去。
眼见战天风两个陷于被动,棺中的胡天帝呵呵笑了起来:“战少兄不会就只这点本事吧,别藏私啊,有什么绝学全使出来,还有壶兄,我知道你偷的宝贝儿多,宝器也好,削铁如泥的宝刀宝剑也好,都拿出来试试啊,哈哈哈。”
“老白脸,你别得意。”战天风冷笑:“这些鬼怪虽然打不死,可他们想要抓到我们,却也绝无可能,你笑得太早了点。”
“是吗?哈哈哈。”胡天帝却越发大笑起来:“早了,是还早了,那就慢慢来,阴尸千年不死,万年不累,战少兄玄功了得,身法更妙,我到想看看,你能撑得多久。”说着话,他从腰间一个袋子里掏出一瓶酒,又掏出个形状古拙的玉杯,倒了一杯酒,慢慢的喝了起来。
他这话说到了关健,阴尸千年不死且永不知疲倦,而战天风两个虽然玄功了得身法快速,却终有疲惫的时候,说到持久,无论如何也是拼不过这些阴尸的。
“老阴贼。”战天风暗骂一声,对壶七公传音道:“出去的秘道机关肯定藏在这老阴贼的棺材里,这鬼棺材真的没办法弄开吗?”
壶七公眉头微凝,一面躲闪阴尸的扑击,一面盯着那天机棺,眉头销得象个倒八字,好一会儿才摇摇头:“传说中的天机棺,只要盖上了盖子,外面无论如何也是打不开的,天机子后来在天机棺上做了手脚,在里面加了机关,所以里面能打开,但外面还是打不开,胡天帝敢公然呆在天机棺里,就是知道我们没有办法打开。”
“这老阴贼,我要是打开了天机棺,非把他煮熟了再喂了阴尸不可。”战天风骂一声,不过也知道壶七公说的有理,而且他先前也试过了,这天机棺确实十分的玄异。
骂着,战天风却想到一个问题,道:“不对啊七公,就算天机棺从外面打不开,可他把阴尸放了出来,阴尸也不会让他走啊,难道他在棺材里呆一世?”
“传说中,桑林王好象是从另一条秘道出去的。”壶七公盯着天机棺看:“你看那天机棺,底座有一部份镶在石台里面,所以天机棺底部应该会有机关密道,可以出去。”
“那就有办法了。”战天风大喜,道:“天机棺有鬼打不开,那石台子没鬼吧,我们想办法把石台子砸开,不就可以打开机关出去了。”
“石台子是可以砸开,可这么多阴尸守着你要吃肉,你怎么砸啊。”壶七公哼了一声。
阴尸牵制,这到真的是个问题,阴尸无论如何都不会停下来看着他们去砸石台的,战天风一时没了主意。
战天风的玄天九变和壶七公的鼠窜功,可以称为当世最玄妙的两大身法,阴尸扑击虽狠,便真想要扑到战天风两个却也绝无可能,至少短时间内是绝无可能,但壶七公躲得虽轻松,一颗心却慢慢的直沉下去,人力有时而穷,身法再妙,不可持久,这么耗下去,无论如何都是耗不过阴尸的。
“胡兄,如果我死在阴尸爪底,你以后会怎么对傅雪?”壶七公忽地一闪,到了天机棺上头,看着胡天帝。
“壶兄放心。”胡天帝酒杯一举:“我说过了,壶兄是我胡天帝一世人里惟一的朋友,如果不是要杀战天风,我绝不会对付你,所以你放心好了,我以后会把傅雪当女儿看待,我会让她替你守寡,并保证没有任何人能伤害她。”
壶七公虽在躲闪着阴尸的扑击,却始终直视着胡天帝的眼睛,看他眼中不象做假,抱一抱拳:“多谢胡兄。”心中松了口气,想了一想,却又摇头道:“胡兄,这样不好,我不要雪儿为我守活寡,你还是让她嫁人吧,替她找个好人家,好好的把她嫁了。”
胡天帝没想到壶七公会这么说,怵然动容,放下酒杯,抱拳道:“壶兄真至性至情之人也,壶兄放心,我一定把雪儿象嫁自己女儿一样,体体面面风风光光的嫁了她,一定会让她幸福。”
壶七公知道胡天帝的性情为人,虽然风流放荡女人无数,但说话还是算数的,即然答应了他,自会做到,抱拳道:“多谢胡兄,胡兄能善待雪儿,壶七即便身化厉鬼,也绝不对胡兄有半丝怨言。”
“先看他自己有没有命吧。”战天风猛地一声大喝,身化狂风,连人带锅,猛劈向天机棺。
虽然认为壶七公说得有理,先前也试过一次,但战天风始终不死心,从小到大,街头苦苦挣命,养成了他极为强悍的求生意志,任何时候,都绝不会轻言放弃,因此壶七公心若死灰交代后事,他却一直在琢磨,天机棺能吸灵力,但若仅是肌肉之力呢,他就想到了连根地母汤,壶七公和胡天帝说话的当口,他已暗中煮了一锅连根地母汤喝了,这会儿这一击,不但尽了本身之力,更借了连根地母汤的魔力,而且是劈不是砸,他就不信,那透明得象露珠的天机棺真就打不烂。
不过他失望了,煮天锅这挟雷带电的一劈,并没有起什么作用,先前没借连根地母汤,战天风还在阴尸头上劈开了一条口子,这会儿借了连根地母汤,天机棺上却印子也没留下一条,天机棺的弹力并不脆,如果说阴尸的头皮象一张千年的老牛皮,天机棺就是一张万年的老牛皮,那种韧性,战天风找不到言语能形容。
战天风这一击,到把胡天帝吓了一跳,他刚拿起酒杯,手一抖,半杯酒倒在了衣服上,另一只手更飞快的伸向棺材底部,不过眼见天机棺完好无损,紧张立消,哈哈大笑,重倒一杯酒,举杯道:“战少兄果然潜力无穷,好功夫,值得浮一大白。”一口喝干,哈哈狂笑。
狂击无功,战天风大是丧气,却也留心到了胡天帝手的动作,暗想:“七公猜得没错,棺材里面果然有暗道出口,只是要怎生想个法子诱开这些鬼阴尸才行,否则没办法下手砸石台。”
十三阴尸先前给战天风两个完全吸引,没有留意到天机棺里的胡天帝,战天风这一劈,虽没能劈开天机棺,却让其中的一具阴尸发现了棺中的胡天帝,那阴尸立时舍弃战天风,改扑胡天帝,这阴尸一扑,另有几具阴尸也发觉了,也扑向胡天帝,围着天机棺又抓又咬又撞又叫,尖利的指甲在天机棺上划出尖利刺耳的声音,阴尸的抓咬其实还远不如战天风煮天锅一劈有力,想抓破咬烂天机棺,却也是休想,不过这些阴尸好象都有些不达目地绝不放手的死脑筋,越抓不开,越不放手。
十三具阴尸,去了五具围着天机棺乱抓乱咬,另外八具仍是扑击战天风两个,壶七公意志有些消沉,虽仍在躲闪阴尸的扑击,面上神情却有些恍恍惚惚的,战天风却是一如常态,眼珠滴溜溜乱转,想着主意。
东想西想,战天风忽地想到了一叶障目汤,前后一想,有了主意,对壶七公传音道:“七公,我有主意了,我们用隐身汤。”
壶七公没明白,道:“你那隐身汤不是只能隐半个时辰吗?有什么用?”
“山人自有妙计。”战天风嘻嘻笑,伸手掏料煮汤。
胡天帝眼见壶七公垂头丧气,战天风却始终斗志昂扬,这种时刻仍是笑嘻嘻地,也自暗暗点头:“这小子屡打不死,到最后连枯闻夫人也要赞他一句,确是顽劣。”见战天风伸手去腰间装天篓里掏东西,不由瞪大了眼睛,心下暗凝:“这小子又有什么新花样出来?”
战天风煮一锅一叶障目汤,一闪到壶七公面前,道:“七公,你先喝了汤。”
壶七公不知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不过知道他素来诡计多端,心中虽疑,却也毫不犹豫的喝了汤,胡天帝一直眼睁睁看着,突见壶七公身子消失,吃了一惊,不过他听说过战天风有隐身汤的事,立马便明白战天风给壶七公喝的是隐身汤,心下猜疑:“枯闻夫人说这小子有隐身之术,果然如此,难道他想用隐身汤隐了身子躲开阴尸的扑击,可隐身汤绝对有个时效的问题,我倒看他隐得多久。”心有所恃,也不着慌,静看战天风动作。
壶七公身子一隐,八具阴尸立刻齐扑向战天风,战天风展开玄天九变,先远远一绕,把八具阴尸一齐引开,再又闪电般掠回,到天机棺面前,双手捏印,五个金字同时打出,将围着天机棺乱啃的五具阴尸各打一跟头,身子更落到地下,对嗷嗷叫着爬起来的五具阴尸做个鬼脸,叫道:“来啊来啊,来咬我啊,我可是活的呢,又香又甜又嫩,快来咬我啊。”
胡天帝在棺中听了战天风这话,也不由想笑,暗暗摇头,却是不明白战天风的用意。
五具阴尸眼见战天风落到地下,狂喜,齐扑上去,另外八具阴尸也扑了过来,战天风嘻嘻一笑:“真想咬我啊,那就加把劲了。”展开玄天九变,一闪两闪,闪出十三阴尸的前后堵截,急向关十三阴尸的小洞子里跑去,他身法如电,只一晃便到了洞口,却又转过身来,举着双手乱跳:“我在这里,快来啊。”
十三阴尸一齐追去,战天风嘻嘻一笑,一转身,闪进了洞子里。
见战天风竟进了关阴尸的小洞子,胡天帝又惊又疑:“关阴尸的洞子小得多,他又把阴尸全引了进去,更不利闪避,这小子难道想自己找死?”
壶七公也是和他一般想法,却是大惊失色,急叫道:“臭小子你发什么神经,把阴尸全引进小洞子里,你想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