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3
摩云三剑的名头,战天风也听说过,却并不放在心上,哼了一声,转开眼光,看向左先豪,冷笑道:“胡天帝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连女儿也不要了,不过算盘打到本大神锅身上,你是绝打不响的,不交出傅雪,那你搭上的不仅仅是你女儿的性命,你自己一条小命也绝对保不住,不要以为胡天帝保得了你,胡天帝是给本大神锅一路追杀过来的,他自身难保,所以我奉劝你一句,乖,听话,老实交待胡天帝和傅雪在哪里,或许我可饶你一命。”
关九融自以为报出摩云三剑的名头可以吓住战天风,不想战天风竟是不屑一顾,一时激怒得三尸神暴跳,再难忍耐,厉叫道:“淫贼休要发狂,看剑。”纵身而起,一剑刺下,剑尖带风,颇具威势。
“来得好。”战天风冷喝一声,反手拨锅,左脚往前一跨,玄天九变第一变:鹰翔。
关九融身到中途,见战天风左脚一动,身上忽地生出一股王者之气,他剑势含怒而发,本来有一往无前之气,但战天风身上这股王者之气却让他心中生了不敢直撄其锋的感觉,剑势不由自主的一弱,不过他终是一流高手,立知是为战天风步法所惑,急运玄功,心志一凝,剑势转强,不想眼前就突地没了战天风的身影,耳际却意外的传来掠风声。
原来战天风鹰翔转鹞翻,一翻竟就到了他侧后,反手一锅,斜削他后脑勺。
关九融再没想到战天风身法如此灵变,长剑急回,反手后撩,他自信应变也不慢,可剑到中途,战天风却又到了另一侧,煮天锅兜头盖脸打下来,这一下要是砸上了,他一个脑袋绝对要变成个平底锅。
关九融大惊再变,却怎么也赶不上战天风的变化,数招之间便全然处于守势,一时间又惊又怒,一张脸胀得通红。
论功力,战天风比关九融其实强不了多少,论锅法,神锅大八式虽给白云裳调教过,但关九融以剑成名,剑术也并不在战天风锅法之下,若无玄天九变,战天风要占到上风,至少要千招以外,但玄天九变的身法实在太快,变化又实在过于诡奇,一快打十慢,关九融根本就没有递招的机会,又怎能和战天风平手放对,自然是只有挨打了。
左先豪先以为以关九融摩云三剑的名头,不说拿下战天风,打个平手该不成问题,再没想到数招之间战况便一面倒,一时又惊又怕,但这时可没了退路,一咬牙,叫道:“捉拿淫贼,没什么江湖规矩可讲,大伙儿一起上啊。”
“对,大家伙一起上。”他身边息水群侠也看出关九融情势不妙,呼叱声中,纷纷涌上。
“不要脸的东西。”壶七公又惊又怒,抢先出手,急扑向左先豪,左先豪说是大家一起上,其实他怕了战天风,壶七公扑过来,到是趁了他的心,厉叱一声:“老偷儿休要发狂。”劈面一剑,身边更有两三枝剑一齐抢上,壶七公心中虽怒,奈何技艺不强,不敢从剑从中直抢进去,一闪避开,左先豪率四五人随后追杀,另外的人便围向战天风。
战天风却是不怕人多,哈哈大笑:“来得好,混水摸鱼,本大神锅胃口好,即便不是鱼,螃蟹泥鳅老虾公通通要了。”笑声中煮天锅一晃,关九融剑到外门,不及回缩,急往后退,战天风却已晃身闪开,脚下奇变,似左而右,反手一锅,正打在扑过来的一条黑衣汉子脸上,立时就打了个满脸花,再一转,又打翻一个,关九融始才回过身来,仗剑急上,战天风一闪一绕,到了他侧后,关九融急转身时,战天风又早闪开,啪啪两锅打翻两人。
关九融急得哇哇叫,身法不如人,半点办法也没有,几乎是一眨眼,息水群侠已给战天风打翻了七八个,看关九融哇哇叫,战天风得空还做了个鬼脸,学了三声青蛙叫:呱---呱---呱---。
壶七公先前恼怒,这会儿见战天风占到上风,也就不急了,只展开身法,引着左先豪几个转圈子,左先豪却越追越慢,战天风如此神威,把他吓坏了,情势不妙,他想要溜了。
战天风与人打架,少有特别占上风的时候,今天这一架却是打得酣畅淋漓,正觉过瘾,远处又有掠风声传来,似乎不止一人,他也不当回事,一锅砸翻一人,关九融剑到,战天风左闪,抡锅斜劈,锅到中途,身子已在右面,煮天锅反砸,关九融急回剑格挡,战天风却早已闪开,感觉左面到了一人,战天风一锅砸去,却突觉风声不对,招未用老,急斜步闪开,回头看时,只见眼见寒光闪动,满天剑点,风声劲急,竟又是一个一流高手,战天风忙斜步再闪,身后又有一剑攻到,功力剑法不在这人之下。
战天风立知是刚才掠来的两人,只是没想到竟是两把一流高手,闪身急看时,耳中同时听到关九融的叫声:“大哥二哥,这贼子步法滑溜,要小心他溜走。”
原来是摩云三剑中的老大牛不惑和老二庄清林赶来了,牛不惑有六十多岁年纪,发须半白,高大威猛,红光满面,庄清林五十多岁年纪,白脸,三缕长须,单单瘦瘦,象个白面书生,战天风一眼看得清楚,哈哈一笑:“三兄弟都来了啊,很好,便让本大神锅看看,所谓的摩云三剑到底有多少斤两。”
牛不惑怒叱道:“小贼休要发狂。”
庄清林低叫道:“按三才之位,休要叫小贼跑了。”
这时关九融三个本就将战天风围在了中间,随着庄清林的低叫,三人围着战天风转动起来,原来摩云三剑练有一套合击的剑阵,威力颇强,三人肯以剑阵对付战天风,实在已是非常的看得他起,可战天风一看三人的步法变化,却就哈哈大笑起来。
庄清林眼发冷光:“你笑什么?”
“今天天气哈哈哈,打只苍蝇带上娃,还有三只 乌龟慢慢爬,你说我笑什么?”战天风越发大笑。
战天风信口胡扯,但庄清林却听得出战天风是在笑他的阵法,这剑阵便是庄清林编出来的,听战天风取笑,他如何不怒,本来脸白,这一怒青了,低叱一声:“我看你笑得多久,发动。”
剑随声出,刹时在战天风面前幻成一座剑山,牛不惑关九融双剑齐出,三面合围,三座剑山气势如虹,大有将战天风绞成肉酱的架势。
三剑气势惊人,战天风却浑不当回事,在剑阵中左闪右避,一脸轻松,到后来他干脆把锅子都收起来,抱着手,昂头向天,上身不动,只脚下左前右后,步伐之从容,有似闲庭信步。
摩云三剑合力,已足可挑战枯闻夫人那样的顶尖高手,论实力是远远超出战天风的,如果三剑不用剑阵,就是三剑夹攻,战天风硬接是绝对接不住,只有游斗,但三剑用了剑阵,却反而威力大减,因为庄清林编出的这个剑阵,在得了天困星真传的战天风看来,实在是有着太多的破绽,他可以非常容易的抢先占到剑阵的死角,三剑功力便再强十倍,又有什么用?
这会儿三剑围着战天风斗,斗的其实不是功夫,而是阵法,对付那些不懂阵法或对阵法的钻研不如庄清林的,用阵法可收事半功倍之效,但用来对付战天风这种精通阵法的人,阵法便反而束缚了三剑的手脚,因为战天风先一步抢到了死角,三剑就要不停的变阵,只想着用剑阵来克制战天风,手中的三枝剑反而没用了。
这时远处又有掠风声传来,战天风有整似暇,扭头看了一眼,顿时喜叫出声:“云裳姐。”身子一错,倏一下便从剑阵中闪了出去,迎向白云裳。
庄清林一张脸刹时间青灰若死。
先前战天风笑,庄清林并不放在心上,他编的剑阵久经考验,可不在乎后生小子的讪笑,后来战天风在阵中背手逍遥,他开始相信战天风对阵法确有钻研,但仍不信战天风在阵法上会强于他,至少一点,战天风还困在阵中是不,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战天风要出他的剑阵,竟是如此的容易。
战天风迎上白云裳,喜叫道:“云裳姐,你怎么来了?那个什么巨鱼国的事摆平了?”
“我是听到你的事赶来的。”白云裳先在战天风脸上细看了一眼,道:“风弟,你没事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天欲星胡天帝弄出来的。”战天风嘿的一声:“上次我杀了马玉龙,马玉龙是胡天帝那老白脸的记名弟子,胡天帝替马玉龙报仇,知道明里杀不了我,就暗下陷阱,给我戴了顶淫贼的大帽子。”
战天风虽然相信白云裳不会信他是淫贼的话,但还是有些担心,说着话,一直看着白云裳眼睛,他在白云裳眼里,只看到担心,并没看到半丝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