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4
“原来是天欲星胡天帝在弄鬼。”白云裳点点头:“胡天帝人呢?”
这时牛不惑三人已追了上来,自也听到了战天风的话,关九融厉叫道:“淫贼,还要狡辩。”
白云裳听得淫贼两字,眉头一皱,抬眼看向关九融,双掌双什,道:“这位是摩云三剑的关三侠吧,牛大侠,乔二侠也在,白衣庵白云裳有礼。”
牛不惑三个忙抱拳还礼,牛不惑庄清林对视一眼,一时间还不知如何开口,关九融却冲口而出,道:“白小姐,这个战天风是淫贼,他不但强奸了息水大侠左先豪的女儿,为了掩灭罪证,他还杀人灭口,实在是罪大恶极。”
“关三侠错了。”白云裳断然摇头:“我弟弟绝不是你口中所说的那种人,你刚才听到了他的话,是天欲星胡天帝设计害他。”
牛不惑三个听得白云裳如此公然回护战天风,都是脸上变色,关九融眼中射出怒意,道:“白小姐,这件事息水群侠人人得见,绝对错不了,白小姐为佛门领袖,更是天下群侠之望,处事应当公允,你可不能因这淫贼是你弟弟就公然回护他。”
白云裳一现身,壶七公也立即甩开左先豪几个奔了过来,左先豪等人自也跟了过来,站在关九融几个身后,听到这里,左先豪顿时便叫了起来:“我的女儿啊,你死得冤啊。”
他这一叫,息水群侠七口八舌,纷纷声讨战天风,战天风猛地一声怒吼:“都给老子闭嘴。”
他这一喝运上了玄功,息水群侠一时人人住嘴,白云裳扭头看向战天风,道:“风弟------。”
“云裳姐。”战天风打断白云裳的话:“这件事不要你管,你还管你的大事去,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能摆平。”
“不,这事我要管。”白云裳断然摇头,抬眼看向关九融三个,眼光在关九融脸上一扫,转到牛不惑脸上,道:“牛大侠,你为三侠之首,请听云裳一言,我了解我弟弟,他绝不是那样的人,他自己也解释了,是天欲星胡天帝设计陷害,所以,我希望牛大侠禀公明察,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还我弟弟一个公道。”
“这件事明摆在那里,那天战天风强奸左大侠女儿,息水群侠人人得见,竟还说要还他个公道。”不等牛不惑回答,关九融已大叫起来,听得他叫,左先豪便也哭叫:“谁还我女儿一个公道啊。”还真挤出了几滴猫泪。
壶七公这时已站到白云裳侧后,他也担心白云裳怀疑战天风,便在左先豪的叫声中,以传音之术将一切经过全说了给白云裳听,从巧遇傅雪起,到惊见左珠尸体终,一五一十尽数说了,也把左珠胡娇娇都是胡天帝弟子,左先豪也给胡天帝控制了的事说明了。
白云裳明白经过,眼光转到左先豪脸上,道:“左先豪,事情真象你说的那样吗?你看着我。”
她这话里暗运玄功,左先豪情不自禁抬眼看向她,与白云裳目光一对,白云裳慧目如电,给左先豪的感觉,白云裳目光似乎刺进了他心里,将他全身上下里里外外尽竭看穿,左先豪心中一慌,急忙错开眼光,一脱开白云裳眼光他就知道不对,却没有信心再敢对着白云裳眼光来撒谎,索性双手捂了脸哭叫道:“我的女儿啊,你死得惨啊,各侠大侠,你们是亲眼所见啊,要为我做主啊。”
息水群侠为他所骗,这时又纷纷叫了起来,关九融更怒叫道:“白小姐,我看这事你不能管了,你也该是受了这淫贼所惑,而这淫贼的恶行,息水群侠人人得见,这是再错不了的,请你让开,待我们拿下这淫贼,严刑之下,不怕他不招,到时白小姐自然明白真相如何。”说着身子一晃,斜绕到了战天风身后。
白云裳秀眉一皱,看向牛不惑,道:“牛大侠,这中间另有误会,我弟弟确是中了奸人诡计,还望牛大侠乔二侠明察,不要冲动,把事实调查清楚再说。”
白云裳虽一眼看穿左先豪,可这事麻烦的是,左先豪诡计得逞,息水群侠都中了他计,想解释,一时半会是不可能了,惟一盼望的,是牛不惑能给她几分面子,先稳住场面,然后再想办法揪出胡天帝,真相自明。
牛不惑外相粗豪,内里其实颇为稳重,最主要的,是白云裳地位特殊,听了白云裳这话,他一时有些犹豫,看向身边的庄清林,庄清林外表象个白面书生,性子其实十分阴狠,尤其刚才战天风破了他剑阵,更觉没有面子,见牛不惑看过来,他冷哼一声,道:“你白小姐面子大,我摩云三剑也不能不要脸,这事明摆在这里,淫贼恶行,息水群侠人人得见,难道你白小姐一句奸人诡计,大家亲眼所见的就都算不得数了?一句话,卖你白小姐的面子,叫这淫贼自己束手就缚,我们可以先不杀他,若敢顽抗,那就休怪我们剑底无情。”说着身子一闪,斜斜站到另外一面,三剑成三角之势,将战天风围在了中间。
庄清林也是这话,牛不惑不能犹豫了,看向白云裳,道:“白小姐,这样好不好,你让令弟不要顽抗,先束手就缚,然后我们再慢慢容他申诉,这样便可免伤和气,你以为如何?”
“不行。”白云裳断然摇头:“要申诉,也不必要受缚,我仍然希望大家不要冲动,我保证我弟弟呆在我身边,在事情真相大白之前,他绝不会离开我一步。”
“你这明摆着是公然袒护了。”关九融怒叫:“大哥,还多说什么,动手。”声落剑出,荡起一座剑山,罩向战天风。
关九融先前已见识了战天风的诡奇身法,这一剑便不敢轻忽,不但尽了全力,更一起手便施出了他的拿手绝招,但剑到中途,眼前白影一晃,一星剑点,突然出面在他眼前,那剑点平和谈定,不带半丝杀气,可如果他再往前冲,那就要自己送到剑尖上了。
关九融大吃一惊,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这枝剑是怎么穿过他的剑山,悄无声息的来到他眼前的,可事实明摆在那里,百忙中脚下一错,斜里闪开,他犹自不服气,长剑随身变招,复往前冲,那星剑点一晃,一隐复现,又明明白白的指在了他眼前,关九融于刹时间连变三招,那星剑点却始终拦在他前面。
关九融无可奈何,往后一翻,抬眼看,拦在他面前的是白云裳,剑如秋水,并无半丝霸气,可回想那三星剑点,关九融却是彻骨生寒。
不是战天风还手,竟是白云裳出剑,所有人都有些大出意外,便是战天风壶七公两个都是一呆。
牛不惑一愣,道:“白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即便是皱眉时,白云裳神色间也是一片谈定从容,这会儿却是神色一冷,道:“我说过了,我弟弟是误中奸计,你们不听,那我没有办法,但有一点,任何人想要伤我弟弟,先要过了白云裳手中之剑。”
战天风心中重重一震,眼前刹时间一片迷糊,那是泪么?他也不知道。他知道白云裳待他好,却从不知道,白云裳会这么不顾一切的对他。
壶七公身子也是重重一抖,暗暗点头:“她待战小子果然非比寻常,我先前还担心她会听信谣言,看来完会是多虑了。”
胡天帝诡计设得巧,战天风这淫贼的帽子便也戴得结实,而在真相未明之前,白云裳如此不顾一切的袒护,传到江湖上,对她的声名会有着近乎毁灭性的影响,但她居然完全不顾,这一点,便是最让战天风壶七公震撼的地方。
“这事我必然会查个水落石出,但现在我要带我弟弟走。”白云裳对牛不惑微一合什,转头对战天风道:“风弟,我们走。”
她走的是关九融的方向,关九融一时非常犹豫,出剑拦白云裳,先前那三星剑点犹在眼前,不出剑,面子上又似乎下不来。
犹豫间,忽闻一声清音:“白小姐,先等一等。”
这声音不是很高,但中正平和,关九融扭头看去,见来的是三个和尚,定晴看得清楚,不由一喜。
来的是东海三大神僧,德印、潮音、破痴。
白云裳先一步感应到了三长老,早就停下了步子,三僧到面前,白云裳合什:“三位大师也来了。”
胡天帝是一切准备好的,战天风一中计,他立即安排人手满江湖宣扬开去,要杀战天风,更要毁了战天风,所以也不过几天时间,战天风淫贼之名已传出很远,白云裳就是听到这个传言赶来的,当时三大神僧和白云裳在一起,白云裳走得急,三大神僧一看白云裳情形不对,便也前脚后脚的跟了来。
牛不惑三个见三大神僧也来了,也均是又惊又喜,一齐上来见礼。
三僧还了礼,德印看向白云裳道:“白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白云裳这时虽收了剑,但先前她手中执着剑三僧是看见了的,破痴一直沉着脸,德印面上到还比较平和,刚才出声叫住白云裳的也是他。
“是天欲星胡天帝设计陷害我弟弟-----。”
白云裳话没说完,关九融却又插口道:“没有谁陷害他,战天风就是个淫贼,他的恶行,那天早上息水群侠人人得见,今晚他又奸杀了左大侠的女儿,刚好又给我们堵上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破痴哼了一声,看向关九融,道:“白小姐说是天欲星胡天帝设计相害,你们却又一切都是战天风自己做的,息水群侠人人得见,你们都是亲眼看见的吗?”
“当然是亲眼所见。”关九融用力点头:“今晚上的事我刚好赶上了,那天早上的事,左大侠和息水群侠是在床上捉到的这淫贼,那会儿这小淫贼裤子都还没穿呢。”说着看一眼左先豪:“左大侠,你们把那天早上见到的事情说给三位神僧听。”
“大师要为我做主啊。”左先豪过来,没说先嚎一嗓子,然后加油添醋把那天早上的事说了,说得很悲愤,只是再不敢看白云裳一眼,然后息水群侠过来,自然是人人堵咒发誓说是如何亲眼所见什么的,他们是被骗的,心中无鬼,到是个个义愤填膺,嗓门一个比一个大。
白云裳懒得和他们争执,他们要说,索性就让他们说完,左先豪和息水群侠说完,三僧看向白云裳,破痴道:“战天风的恶行,息水群侠人人得见,都是证人,白小姐说这一切都是天欲星胡天帝设下的计策,可有证据,证人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