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她声音不高,胡天帝身子却是重重一抖,如闻惊雷,随即睁开眼睛,哀叫道:“黑莲宗主饶命。”声音嘶哑,恍似负重百里,给人一种虚脱的感觉,这显然是荷妃雨加诸在他身上的禁制造成,只不知是什么?
“那你就说吧。”荷妃雨屈指一弹,胡天帝身子又重重一抖,随即长长吁了口气,好象去了身上重负一般,眼光一抬,在战天风壶七公面上溜了一转,垂下眼光,道:“是的,一切都是我的计策,因为战天风杀了我的记名弟子马玉龙,我要给马玉龙报仇,另外枯闻夫人说她屡次杀不了战天风,我也是不服气,所以设计,左珠胡娇娇其实都是我的弟子,左先豪也是我的属下------。”
说到这里,他有些接不上去,略略一停,关九融却叫了起来:“他这话不可信,他是被强逼的,黑莲花在他身上加了禁制,谁都看得出来。”
“你眼光很尖啊,竟然看得出我在他身上加了禁制。”荷妃雨冷笑一声,看了胡天帝道:“别人说你的话不可信呢,你再另想办法吧,可别说你没办法,你连诡计多端的战天风都能陷害,我很佩服呢。”说着眼光溜到战天风脸上,却就扑哧一笑,战天风哭笑不得,搔头道:“我说美女,你这到底是捧我还是踩我呢。”
战天风最初叫荷妃雨美女,带有很大的调笑的味道,但荷妃雨接连几次帮他解围,尤其这一次,不仅仅是帮到了战天风,更是帮到了白云裳,因为荷妃雨若不及时出现,白云裳带了战天风硬闯,那就等于公然和三大神僧决裂了呢,这一点上,战天风尤其感激荷妃雨,只不过他一时半会还改不了口,但这时的美女两字,至少不再带有调笑的味道,荷妃雨灵慧无比,自然是听得出来,凤目在战天风脸上溜了一转,却又扫到胡天帝身上。
胡天帝感受到她目光,身子不自觉的一抖,抬眼看向左先豪,道:“左先豪,你说吧。”
左先豪听到他的话,身子也是重重一抖,道:“我---我---。”看看四周,却是说不下去。
“你要不想说,那也由得你。”胡天帝哼了一声:“不过你想来不会忘了血聚神阳吧。”
听到血聚神阳四字,左先豪又重重抖了一下,随即双脚便不停了抖了起来。
血聚神阳,是胡天帝给左先豪下的一种毒,胡天帝号称天欲星,这种毒便也因人的欲望而来,所谓神阳,其实就是指的男人的阳物,血聚神阳,就是中了这种毒,全身的血都会涌到阳物上去,使阳物胀大数倍,那种难受,当真没有任何言词可以形容,左先豪当日为胡天帝所制,有些不甘心,一月后不得解药,阳物胀大,痛得他喊爹叫娘,就此屈服,不过天欲星的毒都有正反两种功用,中了血聚神阳,固然要每月服用解药,就此受制于人,但这血聚神阳同时也有助阳之功,男女性欲,本来损耗精元,可这血聚神阳却可采阴补阳,左先豪这些年纳了七八房侍妾,而且功力明显见长,终于搏得息水大侠的名头,血聚神阳助力极大。
左先豪双脚抖动半天,终于站不住,跪了下去,叫道:“是的,这些都是我预先安排的,先让娇娇半夜引战天风来,然后我以做寿之名,将息水群侠全部请到家中,第二天早上趁战天风熟睡,便去捉奸,珠儿再叫起来,说是他强奸,这样就算当时杀不了他,成了淫贼,江湖中便再也无他的立身之地。”
“我就说呢,你的生日明明记得不是那一天啊。”息水群侠中一人叫了起来:“原来是为了这个。”
“你是不是中了胡天帝的禁制,那什么血聚神阳是什么?”关九融竟又叫了起来。
荷妃雨凤目如电,扫向关九融,关九融感应到她目光,一抬眼,但在碰上荷妃雨目光前,却又垂了下去,终是不敢与荷妃雨目光相撞,他神情中的畏怯自然瞒不过荷妃雨,荷妃雨冷笑一声,却未开口。
“血聚神阳,我---我---。”左先豪看一眼胡天帝,,结结巴巴不知怎么说下去,胡天帝一抬眼,道:“左珠其实没死,叫她出来吧。”
“什么?左珠没死?”这下壶七公叫了起来,看了胡天帝道:“老小子,行啊,连老夫---我都给你瞒过了,老实交代,你在她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我给她服了一粒息阴丹。”胡天帝虽然神色灰败,话里却仍有一丝丝的得意。
“息阴丹,那是什么东西?”战天风也是颇为惊奇,他先前也是明明感应到左珠死了的,结果左珠竟然没死,这息阴丹也太神奇了。
胡天帝眼光在战天风身边的白云裳身上略扫了一下,摇摇头,道:“这个,现在不好说。”
胡天帝所练的一切药物,都因人性欲望而来,血聚神阳如此,息阴丹也是如此,所谓的息阴丹,是取意于女子在性欲中的一种特殊现象,有些女子在性欲到高潮时,会出现短暂的假死现象,刹时间全身冰冷,气息全无,真就象死了一样,胡天帝御女无数,这样的现象也碰到过很多次,琢磨其中的道理,便练出了息阴丹,但这种事情,当着白云裳荷妃雨的面,可是不好说得,所以他说现在不能说。
这时候他又想起了什么,转头对荷妃雨道:“我怕瞒不过壶七,先前下的药有点过量,只怕要喂点解药才行,请宗主暂时饶了我这徒儿。”
荷妃雨一点头,中指一弹,胡娇娇身子一抖,她先前一直咬着牙关苦忍,这时剧痛忽去,身上一轻,她呀的叫了一声,慢慢爬起来,跪到胡天帝身边,胡天帝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道:“你去把你师姐叫醒过来,把这里的情形说一下,让她实话实说吧。”
“是。”胡娇娇应了一声,声音细弱嘶哑,接瓶去了。
众人静等,左先豪趴伏在地,身子不停的轻微发抖,牛不惑黑着脸,庄清林青着脸,关九融脸色却有些发白,三僧中,则只有破痴沉着脸,息水群侠全不做声。
不多会,胡娇娇带了左珠出来,两女并排跪下,左珠先听胡娇娇说了情势,再扫了一眼,知道违抗不得,便也一五一十,将怎么故意诬称战天风强奸的事说了,息水群侠一时骂声一片,左先豪身子更是抖个不绝。
庄清林猛地叫道:“还呆在这里做什么?等着丢人现眼吗?”转身要走,荷妃雨忽地冷哼一声:“不留下点东西,你摩云三剑只怕走不了。”
“你想怎么样?”庄清林霍地转身,冷电一般的眼光直视着荷妃雨:“别人怕你黑莲花,我摩云三剑却是不怕。”
荷妃雨嘿嘿一笑,并不理他,凤目扫视关九融:“摩云三剑,好大侠名,左先豪若没点儿好处到你面前,你不会这么卖力吧,是你自己交出来,还是要左先豪说出来?”
关九融脸色刷地惨白,看一眼牛不惑庄清林,一咬牙,从怀中掏出个黑色的袋子,抛向左先豪,转身飞掠而去。别人看不出那袋中是什么?但想来非金即银,要不就是珠宝了。
牛不惑一脸尴尬,向三大神僧一抱拳,道:“惭愧。”又向白云裳拱了拱手,转身追出,庄清林却是一声不吭,铁青了脸,先一步追了下去。
“侠义道,嘿嘿。”荷妃雨冷笑一声,扫向息水群侠:“事情已了,真相已明,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还要看热闹吗?”
息水群侠给她凤目一扫,人人心寒,扶了先前给战天风打伤的人,对着三大神僧及白云裳一抱拳,默默退去。
壶七公战天风冷眼斜视,白云裳倒仍合手为礼。
荷妃雨眼光又转到胡天帝身上,壶七公身边的傅雪忽地跨前一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哭叫道:“黑莲宗主,请饶了我师父,他也只是为了报仇-----。”
“我可不是正主儿。”荷妃雨嘿的一声,眼光转向战天风,傅雪便也向战天风看过来,哭道:“战少侠,请你高抬贵手,无论如何,是师父从火坑中把我救了出来,我知道师父对你不起,我愿代师受罚,无论有什么责罚,都请加在我身上好了。”
傅雪边哭边说,壶七公大是心痛,眼光便也转到了战天风身上,战天风不要看他也知道是什么个意思,心下暗哼:“说得好便宜话,我敢罚你吗?七公非掐死我不可。”眼珠一转,道:“罚你,那当然要罚。”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了一下,壶七公的脸果然就黑了下去,战天风心下又骂又笑:“重色轻友的家伙。”,咳了一声,道:“这样好了,罚你嫁给壶七公,每天给他洗衣做饭再生二八一十九个小壶七,那就算了,少生一个都不行。”
壶七公先前满脸黑云,一听这话可又见晴了,却一飞脚向战天风踹过来:“你以为老夫象你这骚猪公啊,和鬼瑶儿一窝下十七八个。”
傅雪喜出望外,却是通红了脸,战天风看她小脸儿红得可爱,自然不会放过她,一闪躲过壶七公飞脚,连声追问:“答不答应,快说,我数一二三了。”
“我答应。”傅雪点头,不过说到后面两个字,声音小得就象蚊子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