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她的意思,荷妃雨自然明白,看看三僧,看看白云裳,再看看抓耳挠腮的战天风,荷妃雨蓦地里仰天狂笑,拂袖而去。
余音良久才绝,三僧对视一眼,潮音对白云裳道:“白小姐,平波国与巨鱼国争执即已暂时平复,我们三个便先去归燕向天子复命,以免天子忧心。”
白云裳点点头,默默合什,三僧随后告辞。
看三僧背影消失,战天风偷眼看向白云裳,白云裳回眼看他,战天风陪个笑脸,叫道:“云裳姐。”
白云裳笑了起来:“干嘛这么可怜巴巴的,我又不是你的苏晨或者鬼瑶儿,乱七八糟的事我可不管。”说着掩嘴一笑:“不过这事传得宽,鬼瑶儿迟早会知道,你终有挨罚的一天就是了。”
“我才不怕她呢。”看到白云裳笑,战天风立马活了,跳起来道:“云裳姐,即然不忙,我请你吃狗肉好不好?”
“好啊。”白云裳拊掌轻笑:“看你的手艺有长进没有?”
“别的不敢吹,烹狗绝对天下第一。”战天风笑,尖耳一听,道:“那边有狗,声音哄亮有凶气,是条好狗,就是它了。”晃身掠去。
看着他背影消失,白云裳在心底微微叹息了一声。战天风刚才向他陪个笑脸,其实不是为和胡娇娇左珠的风流韵事,而是因为这种情形下,也始终不愿为玄信出力,否则他只要应一句,金狗再来,他调天军迎战便是,那白云裳不必为难,三僧不必忧心,荷妃雨更不必多话,可战天风无论如何转不过这弯,不愿应这一句,他又怕白云裳生气,所以陪个笑脸,白云裳心底清明灵慧,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所以才故意扯到战天风的风流韵事上去,把这事撇开,不过她也明白,战天风知道她是故意的,这个鬼,想瞒他并不容易。
“风弟,姐姐知道马大侠的死留在你心底的痛,姐姐真的不怪你。”心中低语,白云裳望向远处的夜空,明月普照,那远处的夜,却仍是如此的漆黑,怎么也看不透,而天朝的前途,在白云裳心里,比这夜,更要漆黑百倍。
四国争权于内,金狗虎视于外,玄信本身软弱无能,还受枯闻夫人归燕王等挟制,整个天朝,完全看不到半点生机。
到是壶七公不忧心,拉了傅雪到一边轻声说话,傅雪的轻笑声不时传来。
不多会战天风提了一条狗回来,而且洗剥了,几人一起到前厅,战天风把狗炖了,壶七公取酒出来,几人边喝酒边等狗肉熟,战天风问起平波国与巨鱼国的事,白云裳大致说了,无非利益相争,巨鱼国比平波国大,尤其水军要强得多,持强耍横,白云裳去了后,亲到巨鱼国见了巨鱼王,巨鱼王为她慧光所摄,答应收军,也就没事了。
“这些家伙,真是无聊,没事好好的在家里喝酒吃狗肉不好,偏要争争吵吵。”战天风哼了一声,道:“不过这事了了就算了,这样的小事,姐姐以后最好少管吧,让他们打去,打不死就不管,打死了,那就更不要管了。”
白云裳叹了口气,没有应声,战天风知道这话不好再说,看向傅雪,笑道:“我说壶嫂子,你和我大哥什么时候拜天地啊,要不就借着这锅狗肉给你两个拜了天地?”
傅雪大羞,壶七公扬手:“臭小子,你一响不打就要上房揭瓦是不是?”
战天风作势一闪,笑道:“七公,我这主意正经是个好主意呢,赶着云裳姐也在,她算是个媒证,我这里又有一锅现成的狗肉,便送你做娉礼,这天地你还不拜,嘿嘿,跟你说,过了这村可就没了这店,狗肉下了肚,到明天可就成狗-------。”
说到最后一字,想想不对,便住了口,但后面那个字别人自然听得出来,一时个个失笑,壶七公笑骂:“臭小子,只你拉的才真真是狗屎呢。”笑骂着,偷眼看向傅雪,傅雪也在看他,俏脸通红,但眼光里却净是喜意,显然愿意。
壶七公狂笑,猛地跳起来便对白云裳行了一礼,道:“便请白小姐做壶七的媒证。”直起身来,便去豹皮囊里往外一阵乱掏,他这一掏,所有人都直了眼,又是吃惊又是好笑。
壶七公掏出来的是什么呢?乃是一挂子的喜器,从男女双方的喜袍喜服盖头,一直到龙凤双烛红绸带,竟是一应俱全。
战天风愣了一下,直跳起来,笑道:“七公行啊,还真是家伙齐全呢。”对白云裳道:“云裳姐,新娘子交给你,我来给七公打扮。”又对傅雪一翘大拇指,道:“新嫂子你放心,我保证把你的新郎官打扮得比只大公鸡还神气。”
傅雪又喜又羞,双手捂了脸,哪里敢应声,白云裳笑着带了她到侧厅梳洗打扮,战天风便也帮壶七公穿上喜服带上喜帽,再又满厅拉上红绸点上红烛,一时间便是满厅喜气洋洋,壶七公穿了红袍,满脸放光,仿佛每条皱纹都在不停的往外冒喜气。
无时白云裳扶了傅雪出来,战天风唱礼:“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拜完了起身,战天风又长声叫道:“礼成,先不入洞房,掀盖头吃狗肉了。”
白云裳扑哧一笑,壶七公笑得见眉不见眼,替傅雪掀了盖头,傅雪一张俏脸却比红盖头还红,先谢了白云裳:“谢谢姐姐。”又对战天风福了一福:“多谢---小叔。”
战天风大喜点头:“好,这声小叔扎实,以后壶七这老小子要还是在我面前吹什么比我爷爷还大,看我踹他。”
“我以后自然越活越年青。”壶七公看着傅雪,喜气洋洋,便也不起脚来踹战天风了,傅雪俏脸儿却是更红了。
四人坐下吃狗肉,白云裳虽未剃度,但从小在庵中长大,多是吃斋,平时行走江湖也以素食为主,这狗肉若不是战天风煮的,只怕她就不会尝了,但吃相仍是斯文之极,到是傅雪吃得多,她同样斯文而且害羞,但壶七公的筷子会拐弯,不时就往她碗里拐,一锅狗肉吃完,她俏脸儿始终是红红的,是狗肉的热气熏的,是羞的,也是喜的。
酒至半酣,战天风举杯和壶七公碰了一下,道:“七公,咱们暂且分手了,你和嫂子去生孩子,明年这时候,十七八张嘴叫舅舅,那叫一个爽。”
“什么叫十七八张嘴叫舅舅?”壶七公瞪眼,傅雪羞笑,说到生孩子,白云裳便装没听见,汗,也只有战天风才会在白云裳面前说到什么生孩子的事了。
壶七公道:“我自然仍和你------。”说到这里,眼光在傅雪脸上一溜,道:“我安顿了雪儿,自然来帮你小子找苏晨,揪那神秘人,没老夫掌舵,你小子不行。”却又扬起拳头:“你小子小心些,那神秘人颇有些手段,你小子别又给网进去了,要老夫来捞你,老夫可未必耐烦。”
“去,能把本大神锅网进去的人还没生出来呢-----。”战天风还要吹呢,白云裳插口道:“这段时间你呆在我身边,我帮你找苏晨。”
战天风还没回过味来呢,道:“云裳姐,你有那么多事要管,找晨姐的事,我-----。”
白云裳白他一眼:“我不要你管玄信的事,但不许你离开我身边。”
战天风终于明白了,知道白云裳是担心他,要把他带在身边,心下感动,嘴上油皮道:“好啊,姐姐带我在身边,好处多着呢,我天天给姐姐做好吃的,一个冬天,我保证姐姐至少要胖三十斤。”
“你想要我做肥婆啊,打你。”白云裳扬手,傅雪掩嘴笑,壶七公则是呵呵而笑,他即放不下傅雪,又不能带着傅雪跟战天风到处跑,却也担心战天风,虽然知道战天风诡计多端,功力更还在他之上,但那神秘人始终揪不出来,他终是不放心,有白云裳陪在战天风身边,那就强多了,白云裳的慧眼加上战天风的鬼机灵,那神秘人再了得,想骗过他们也是绝不容易的。
一锅狗肉,直吃到天明,随后分手,壶七公带傅雪自去,老偷儿也没说去哪儿,只说安顿好了傅雪再来帮战天风揪那神秘人,战天风自然不盼他来,看着他两个背影消失,怔了好一会儿。
“行了,七公也有了归宿,我也就安心了。”战天风叹了口气,看向白云裳。
白云裳扑哧一笑,白他一眼,道:“这话若是叫七公听到,又要踹你了。”
战天风嘿嘿一笑,白云裳知道他是心中难受,要岔开他心思,道:“这么久了,一点苏晨的消息都没有吗?”
“没有。”战天风摇头:“真是奇了怪了,若说那家伙是为了利用晨姐来挟制我,又一直不见现身,若说只是为了晨姐,那样的高手,怎么可能?”
“也是。”白云裳点头,微微凝神,道:“我还是认为那人掳走苏晨是为了对付你,你不要急,那人迟早会现身的,姐姐这段时间没事,帮你找。”
“好啊。”战天风喜叫道:“以前跟七公混,那老狐狸老又贼精,爱吃醋还爱踹人,真受不了他,跟在姐姐身边那就不同了,姐姐温柔又漂亮,走在江湖上,别人都要高看我一头呢。”
“你先别得意,要是不听话,姐姐可是打人的。”
“不会吧?”战天风夸张的看着白云裳:“这么仙子样的一个姐姐,也会打人啊?”
白云裳给他那夸张的样子逗得咯咯娇笑,战天风也自嘻嘻笑,胸间的惆怅倒是散了。
白云裳道:“在江湖上乱闯也不是个办法,我们一路往天安去吧,宝林寺幸好没有毁于战火,倒可驻足,我已经请三大神僧晓谕天下佛门弟子,帮着寻找苏晨,有了消息自然会传来的。”
战天风自然不反对,两个便往天安来,七八日后到了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