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真相是我儿子死在平波城里。”巨鱼王哼了一声,眼光微抬着看着白云裳,却不敢与白云裳对视,道:“白小姐,多言无益,白小姐也不必再跟我说什么故事来劝我,人死不能复生,这件事,靠嘴巴是无论如何不能解决的。”说到这里,他站起来身来,道:“白小姐远来辛苦,请自去休息,本王不陪了。”不等白云裳再开口,拂袖而去。
白云裳妙悟佛理,劝人从来都不是开门见山,而是多以讲故事的形式,将佛理暗喻故事之中,再佐以玄功,往往能收奇效,上次来,她就是找机会给巨鱼王说了个故事,打消了巨鱼王起兵之心,这一次她也是想先劝得巨鱼王暂息怒火,缓动刀兵,然后再察明真相,最终化干戈为玉帛,不想巨鱼王心虚,根本不敢与她对视也不敢和他多说话,两句话就起身避走,让白云裳有力无处使。
休公公亲送白云裳几个到城中最大寺院的住下,第二天白云裳求见,巨鱼王避而不见,三神僧动用佛门力量,通过各种途径接近巨鱼国大臣,希望侧面迂回,让巨鱼国大臣劝说巨鱼王,也不起作用,佛门力量确实无孔不入,甚至渗透进了巨鱼王的后宫,联系到了王后,但巨鱼王却象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怎么也不肯见白云裳,更不肯罢兵,而各舰队已做好准备,随时都有可能出发。
这天白云裳几个又到王宫前,休公公出来,只说巨鱼王身子不适,不能见客,战天风看他冷着一张苦瓜脸,不由暗中生恼,心下暗哼:“就这么一个丑八怪,我云裳姐肯见他,他祖宗八代不知在佛祖前倒了香灰呢,竟然还说不见,惹本大神锅恼了,哼哼。”
不过他也只是在心里哼哼,若是用强,白云裳定然不高兴,他可不敢乱动。
休公公见说了不见客,白云裳仍是不肯走,冷冷的道:“白小姐,三位大师,请回去吧。”
白云裳合掌念了声阿弥陀佛,道:“今天云裳一定要见到大王,大王若是不见,云裳便站在这里,一直到大王肯见云裳为止。”
休公公脸色一变:“白小姐是要恃强横来吗?”
白云裳再念了声阿弥陀佛,并不答他,言下之意是默认了。
休公公脸色再变,转身急回宫中。
战天风没想到白云裳也有恃强硬来的时候,大感兴趣,想:“原来仙子也有动怒的时候,这下我倒要看看那蛤蟆怪怎么应付,不会把他的王宫卫士叫出来打架吧,那到有趣了。”
三神僧也没想到白云裳会这样,三僧对视一眼,德印道:“白小姐,你是想强要巨鱼王罢兵吗?这样似乎不妥吧,若传将出去-------。”
他没有说下去,但白云裳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一直以来,对诸王间的争斗,白云裳都是以劝为主,诸王敬重的,即是她本人的绝世风采,也还有对她身后佛门的敬重,对佛的敬重,所以愿听她劝,但白云裳若是恃强硬来,一旦传出去,天下诸王心里都会有想法,白云裳以后也再不能维持先前那种超然的地位。
“我知道。”白云裳点头:“但现在没有办法了,若不能见到巨鱼王劝他罢兵,刀兵一起,红雪挥军南来,净海北上助力,天下立时便会乱做一团。”
“可是---。”德印脸露犹豫,不知该怎么说下去。
“内战若起,一时半会便停不下来,现已入冬,眨眼开春,若金狗趁势而来,则我天朝危在旦夕。”
“白小姐所虑极是。”潮音接口。
“只是这样一来,对白小姐的名声以及我佛门-----。”德印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脸有深忧。
“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白云裳摇头。
“阿弥陀佛。”潮音宣了声佛号。
战天风在一边冷眼旁观,可就暗哼一声:“这些老和尚,除了会托佛,还会点别的不?天下和尚尼姑多了,若都象他们一样什么都托佛,佛祖便生一千双脚也忙不过来啊。”
不一会休公公又出来了,倒不象战天风想的,带大队卫兵出来打架,就他一人出来,到白云裳面前,微一拱手,道:“白小姐,我把你的话转禀大王了。”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白云裳合什:“多谢公公,请问公公,你家大王怎么说?”
“我家大王说了,若要罢兵,有三种办法。”
突然峰回路转,战天风倒是一谔,暗叫:“原来那丑八怪怕了我云裳姐发横啊,呵呵,也是,仙子发横,那是少见呢。”
三神僧也是面有喜色,破痴性急,道:“是哪三种办法?”在三僧想来,即然有三个办法,以他们的力量,无论如何,至少可以做到一种。
“第一,我家王子复生,那这事就当没发生过,自然也无刀兵之说。”
“这叫什么话?”战天风一愣:“这纯粹是赖皮了。”
三神僧也是一愣,白云裳到恍若无事,宣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人生岂能复生,这个云裳无力回天。”
“第二个办法。”休公公垂下眼光:“白小姐神功绝世,号称天下第一高手,我小小巨鱼国绝无任何人可挡白小姐神剑一击,白小姐若一剑取了我大王之头,我巨鱼自然罢兵。”
“哪有这话。”破痴怒哼一声,老脸沉了下去,战天风却是乐了,暗里打个哈哈:“我还以为天下除了我再没赖皮了,不想这里到又见着一个,不错,看那丑八怪不出,是个高手。”
“阿弥陀佛。”白云裳又宣了声佛号,脸上神色不动,道:“云裳岂是那种无理之人,请问公公,第三个办法呢?”
休公公抬头看她一眼,又垂下眼,道:“第三个办法是,如果白小姐肯嫁给我家大王,做我巨鱼国的王妃,我家大王自然罢兵。”
“我操你个蛤蟆精养出的青蛙怪。”战天风狂怒冲顶,身子一晃,一闪到休公公面前,劈手揪了他衣服,反手象甩麻布袋一样狂甩出去。
休公公虽也练有玄功,不过三流身手,战天风的玄天九变不但步法玄奥,而且奇快无比,休公公竟是完全没反应过来,给战天风一把直摔到宫墙上,怦的一声,把墙瓦撞下来好几块。
白云裳没想到战天风会突然之间狂怒出手,来不及阻止,急叫道:“风弟。”
“云裳姐。”战天风猛地扭脸看着她:“你仙子一样的人,为了那王八羔子玄信,却要来受这种羞辱,你是何苦?”
“风弟,我不是为了玄信。”白云裳摇头,还要往下说,战天风猛一摆手,道:“云裳姐,你不要说了,这件事你交给我。”
“风弟?”白云裳眼光一亮。
这时休公公歪牙裂嘴站了起来,战天风扭头看向他,一脸凶悍,厉喝道:“你去告诉那个丑八怪蛤蟆精,只要他敢出兵,老子会让他片甲无回。”
“你---你---你---。”休公公给战天风要吃人的样子一吓,竟是舌头打结起来,半天才道:“你---你是什么人?”
“老子是战天风,你让那丑八怪记好了,晚上别做恶梦。”战天风一喝转身,一把扯了白云裳的手,道:“云裳姐,我们走。”
战天风带了白云裳飞身掠起,三神僧对视一眼,急忙跟了上去。
飞出一段,潮音对白云裳传音道:“白小姐,请暂留一步。”
白云裳知道三神僧心中另有想法,对战天风道:“风弟,等一下,我和三位大师说句话。”
“有什么说的?”战天风哼了一声。他这时还暴怒着呢,那样的一个丑八怪,竟然敢对白云裳提出那样的幻想,真的让他气炸了肺,不过他还是松开了手。
白云裳回掠,迎上三神僧,道:“三位大师,怎么了?”
德印潮音相视一眼,德印道:“白小姐,这件事-----。”
“我弟弟答应管了。”白云裳一脸喜悦:“那就交给他吧。”
“交给他?”潮音道:“他做得到吗?他能避免战争?”
“他做得到。”白云裳肯定的点头,道:“巨鱼国和平波国的战争肯定是免不了的,但我们不必担心会有红雪净海卷进来的大规模内战。”
“你真就这么相信他?”破痴哼了一声。
“是的。”白云裳点头,转眼看向远处犹自沉着脸怒气未平的战天风,心中涌起无限的骄傲,道:“如果是单打独斗,他不是我们任何一个人的对手,但如果是在战场上,以我和马横刀马大侠的一刀一剑,也仅仅只配给他做保镖。”
除了骄傲,三神僧从她的话语里还听得出按捺不住的喜悦。一直以来,白云裳都盼望着战天风能挺身而出,象在西风一样,大展奇才,扫平战乱,给天朝一个清明平和的世界,尤其是金狗打破天安城那次,白云裳站在天安城头,无数次遥望天际,她是多么的盼望战天风会率天军突然出现啊,但她失望了,她不怪战天风,她知道马横刀的死在战天风心里留下了怎样的痛,她也了解战天风,战天风表面虽然油滑没正经,但内里其实是个性情中人,谁真正伤害了他,他会记仇到死,所以她不愿勉强战天风,但她心里一直就在盼望,战天风能回心转意,而今天,战天风因为她受了羞辱,终于怒而出手,她怎能不高兴?她不是个小心眼的女子,战天风为了她而狂怒,她高兴,而最高兴的,是战天风只要出了手,管了这件事,以后的事那就也有可能会管,天朝黑云密布的天空中,终于出现了阳光,三僧看不到,白云裳却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