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谁说我答应了,不是还没击掌吗?”荷妃雨偏头一笑:“而且你刚才也说了,惟女子与小人最难养也,我是女孩子,天生就是可以赖皮的。”
“算你狠。”战天风歪嘴吸气,生似害牙痛,荷妃雨却咯咯笑了起来,见战天风斜眼看着她,笑道:“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你这个样子很眼熟。”战天风搔头,哦了一声:“想起来了,我那鬼婆娘有段时间和你是一样的,也是气死人不偿命。”
“真的。”荷妃雨大是好奇:“你也有给鬼瑶儿气着的时候,说说看,是什么事?”
“我说姐姐啊,人家闺房中的事你也要听啊,那我和鬼瑶儿怎么亲热的,你是不是也要听一下啊?”
“哪个要听那些。”荷妃雨轻呸一口:“不说算了。”
战天风偷笑,心下暗想:“她其实有时候也还是象个女孩子的,是了,一定是她太厉害了,没有男子在她面前抬得起头来,从小少了男人哄,身上自然也就没有女人味了。”
赶了一段路,荷妃雨终是捺不住好奇,道:“战兄,能不能说说你练兵的法子,我真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你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在一个月内将一帮水手训练成精锐的水军,就是把大海船改成战舰,时间也不够啊?”
“谁说我要训练水军了?”战天风突然反问。
“刚才不是你说的吗?”荷妃雨愣了:“你不是要拿那个跟我打赌吗?”
“你不是没和我赌吗?”战天风笑了起来。
荷妃雨情知上当,做势扬手道:“你个鬼。”
战天风急一闪身,哈哈大笑:“我一直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这回是试出来了,你也有怕的时候,哈哈哈。”

他笑,荷妃雨却不吱声了,心下暗凛:“是啊,我对着他,为什么就没自信了?难道我真怕了他?”这么想着,只觉心气浮动,更是暗自吃惊。修真之人,最怕的就是对自己的不自信,心中有了失败的阴影,便永不能成功。
战天风看她不吱声,以为她是恼了,到也怕她生气,另外一点,他也确实觉得欠荷妃雨人情,也不想太让她难堪,便笑道:“其实你是太高看我了,怎么可能呢,一个月练出一支足可扫平巨鱼国舰队的水军,神仙也做不到啊。”
他这么说,并不能安慰荷妃雨,但荷妃雨并非等闲之人,立即便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好奇的道:“那你到底有什么法子?”
看她不生气,战天风可又卖关子了,嘻嘻一笑道:“佛曰,说不得,说不得。”
荷妃雨气起来,嘴一噘道:“不说拉倒。”
“这会儿又象个女人了。”战天风鼓掌。
“我什么时候不象个女人了?”荷妃雨给他气笑了,娇嗔。
“说了不怕你生气。”战天风嘻嘻一笑:“我认识你这么久,你就今天这会儿看起来象个女人,其它任何时候都不象女人,而象个女皇,或者说,女魔头。”
“你才是个魔头呢。”荷妃雨笑,心下却突然涌出丝丝的迷惘。
她知道战天风说的是事实,她才智高绝,玄功通神,从小到大,她就没有见过比她更优秀的男子,白云裳对人和而不亲,是因身在禅境中,她不会白云裳的禅功,心气却凌于万人之上,世间根本没有值得她撒娇的男子,却又怎么去展现她女儿的风情?
然而为什么在战天风面前,她突然就象个女孩子了呢?这一点她自己也不明白。
两人往前飞掠,荷妃雨偷眼看着战天风的侧脸,心中暗暗转着念头,倒忘了追问战天风了。
数日后到巨野泽陀家,家人见了战天风,急要往里报,战天风却拦住了,问得陀光明夫妇都在家,便自己进去,进大厅,先一眼却看见了单千骑,正四肢着地在客厅里爬来爬去,小虎骑在他背上,咯咯笑个不了,小家伙应该还只一岁多点儿,长得却是颇为结实,白白胖胖的小手揪了单千骑头发,竟是坐得稳稳当当。
战天风一看便笑了起来,口中便也驾驾两声,单千骑闻声抬头,一眼看到战天风,又惊又喜,叫道:“战少侠,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你爷孙俩骑马马啊。”战天风笑。
“这小家伙,现在是整天缠着我。”单千骑笑,话声中却是掩不住的得意之色,从阎王岛回来后,他几乎是天天往陀家跑,有时更是一住数天,他用心哄,小虎自然也缠他,相处得到是极为融洽。
单千骑抱了小虎起来,小家伙还不干,还要哭,不过陀光明单如露也闻声出来了,见了战天风也是高兴异常,单如露接过小虎,陀光明抓了战天风手道:“二弟,你怎么来了。”
“我来跟你借点儿东西。”战天风笑。
“二弟这是什么话?”陀光明一听就急了:“你也是陀家的主人,陀家所有的一切,也都是你的,要什么你自己拿,说什么借不借的。”
“呵呵。”看他发急,战天风倒笑了起来,道:“那就拿,呵呵。”又跟单如露开玩笑:“我说大嫂啊,你到底有什么秘法啊,比上次见你,又漂亮了三分,我大哥可真是好艳福呢。”
“你啊,就是油嘴。”单如露也是一脸的笑,道:“快请坐。”叫下人上茶,同时安排酒菜。
战天风与荷妃雨坐下,单千骑屁股刚挨着椅子,忽又腾地起来,看着荷妃雨道:“你---你是----?”
“哦,忘了介绍了。”战天风笑,对荷妃雨道:“这是我大哥陀光明,陀家少主,大嫂单如露,陀家真正的当家人。”
“小叔说笑了。”单如露羞笑,眼睛却也看着荷妃雨,她不知荷妃雨是什么人,但单千骑那种震惊的样子让她惊疑。
“这位是我大哥的岳丈,千骑社龙头单千骑单龙头。”战天风向单千骑指了一指,再指向荷妃雨:“这位是荷妃雨,江湖人称黑莲花,黑莲宗主。”
“啊。”单千骑先前还只以为自己看错了,得到战天风确认,更是惊得退了一步,急抱拳道:“小人单千骑,见过黑莲宗主。”
“龙头不必客气。”荷妃雨也抱拳回了一礼。
荷妃雨竟然会回礼,单千骑受宠若惊,整个人好象都漂起来了,到是陀光明单如露不知荷妃雨到底是何来历,只是客气了一番。
小虎在单如露怀里,圆溜溜的眼珠子却一直在战天风脸上溜个不停,这会儿却向战天风伸出手,口中还奶声奶气的叫:“抱,抱。”原来他认出战天风了。
单如露忙道:“小虎乖,妈妈抱。”
战天风笑了,道:“对了,叔叔见了小虎,怎么可以不抱一抱呢,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这个小大人啊。”过去抱了小虎,坐下,小虎到他怀里,眼睛却不看他,只是看着边上的荷妃雨。
战天风见小虎只看荷妃雨,故意夸张的叫:“喂喂喂,我说小家伙,眼睛往哪里看呢,小小年纪就学会了重色轻友,这可要不得呢。”
“你在胡扯什么呢?”荷妃雨又气又笑,白他一眼,战天风斜眼看她,道:“妃雨姐,你抱过小孩没有?来,抱抱。”三不管便把小虎往荷妃雨怀里一塞。
别说,荷妃雨还真没抱过小孩,接过小虎,一时还真有点别手别脚,战天风自然看得出来,大笑,荷妃雨大是尴尬,瞪他一眼,心中却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
说说笑话,逗逗小孩,这正是最普通人过的日常生活,她却从来也没有感受过,也从来没想过要去感受,但这会儿,却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相对于威凌天下纵横四海,另有一种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