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6节 6
荷妃雨心绪纷飞,单千骑却是心神狂震,偷看一眼荷妃雨,又偷看战天风,心中无比震惊:“这小子,白云裳是他姐,白云裳的死对头黑莲花竟也做了他姐,这小子到底有什么魔力啊,天下顶儿尖儿的人物,竟都和他这么投缘。”
战天风可没注意单千骑在看他,对陀光明道:“说正经的,大哥,我要跟你借艘船,不对,我要调艘船用用,陀家海船队中最大的船是哪艘?”
“这就对了,再说什么借不借的,我可不认你这个弟弟。”陀光明点头,道:“最大的船是你的天风号。”
“什么我的天风号?”战天风莫名其妙。
陀光明笑了起来:“这是你嫂子的主意,说要专造一艘最大的船,以你的名字做船名,头几天刚造好呢,不想你就回来了。”
“真的啊,这可谢谢嫂子了。”战天风狂喜,跳起来抱拳一揖,道:“好嫂子,菩萨保佑你明年再生一对胖儿子。”
“什么呀。”单如露羞笑。
“快去看船。”战天风几乎急不可待了。
荷妃雨把小虎交给单如露,陀光明带路,单千骑也一起跟去。
荷妃雨一直猜不出,战天风有什么办法能在一个月之内变出一支可以打败巨鱼国舰队的力量,这会儿看战天风的情形,竟好象只要一艘船就够了,心中更是又惊又疑,若说仅凭一艘船就可以打败巨鱼国舰队,荷妃雨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的,可看战天风的样子,真的好象就只要一艘船,若换做别人,荷妃雨只会认为他不知天高地厚,可战天风不同,战争中的战天风,极其谨慎细心,西风国那一战,荷妃雨细细琢磨过所有细节,战天风竟是没有留下半点破绽给敌人,面对战争,他绝不是轻狂之人。
陀家离巨野泽不远,翻过一道岗子,陀光明向前一指:“看,那就是天风号。”
他指的是码头的方向,战天风放眼看去,但见一艘崭新的大船泊在泽中,那船是如此之大,即便隔了里余看去,仍能感受到那种庞然的气势。
“好船啊。”战天风喜叫一声。
一行人奔近,细看那船,是那种典型的大海船,船长约摸有三百余丈,比巨鱼国的巨舰要长近百丈,也要宽得多高得多,打个比方,若把巨鱼国的巨舰比做一只凶恶的鲨鱼,天风号便是庞然的巨鲸。
在码头上看了一遍,又上船看了一圈,战天风满意至极,叫道:“大哥,谢你了,这正是我要的。”
“二弟满意就好,若说谢就见外了。”战天风满意,陀光明也十分高兴,招招手,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过来,陀光明道:“这位便是我给天风号选的船老大常叔常老大,是陀家船队中经验最丰富驾船枝术最好的船老大。”又对战天风一指,道:“常叔,这位便是天风号的正主人,我的二弟,战天风。”
“小人常平波拜见二公子。”常老大拜倒。
战天风忙扶他起来,大是意外的道:“你叫常平波?”
“是啊?”常平波不知战天风为什么意外,道:“小人是在船上生的,生前风浪大作,一生出来,风浪却一下没有了,所以我爹给我取名平波,若公子觉得这名不好,小人改个名字好了。”
“不用改,不用改。”战天风摇手:“好极了好极了,你这名字正合天意呢。”看向荷妃雨,荷妃雨也是大觉意外,笑道:“这世间还真有这么巧的事。”顺口便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你真的只要这一艘船就想扫平巨鱼国庞大的舰队?”
天风号虽比巨鱼国任何一艘巨舰都要大得多,但再大也只是一艘船,想以一艘船打败一支舰队,那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的。
“对了。”战天风却毫不犹豫的点头:“有它足够了,而且有余,哈哈,它实在太让我满意了啊,真的是出乎意外的好。”
他仰天大笑,荷妃雨却始终难以置信。
战天风看向常平波,道:“常叔,不知这船的性能如何。”
“不敢,请二公子直呼小人名字便是,要不叫小人常老大也行。”常平波一抱拳,道:“此船大,却绝不笨重,可以说,这是小人有生以来见过的性能最好的船,鼓满了风,真正行驶如飞,比陆地上跑马还要快得多。”
看他一脸得意,战天风点点头,道:“这么大船这么大帆,风大是跑得快,不过若风小呢?”
“二公子放心。”常平波道:“同等风力下,天风号绝对比任何船都跑得快,风大更快,风小也快。”
“若无风呢?”战天风再问。
他这个好象点抬杠的意思了,常平波不明所以,愣了一下,看着战天风,小心的道:“答二公子,无风也可以行驶的,只是更慢些。”
“逆风呢?”战天风又问。
他这么不依不饶,真的象是抬杠了,常平波不敢再答,看一眼边上的陀光明,抱拳躬身,不敢再答下去,他不明白是哪里得罪了战天风,陀光明也不明白,看着战天风道:“二弟。”
战天风呵呵一笑,点头道:“这船不错,不过要改一些小地方。”
“改?”常平波抬头看他。
“是。”战天风点头:“帆要改,逆风要比顺风跑得还快。”
“逆风跑得比顺风还快?那怎么可能?”常平波冲口而出。
“怎么不可能?”战天风笑:“万事皆有可能,关健在于是否得法,不但逆风要跑得比顺风快,无风也要跑得不比有风慢。”
“无风也不比有风慢?”常平波嘴巴张得更大了,边上的陀光明单千骑也都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只荷妃雨暗暗点头,似乎有些明白了:“传闻天巧星巧手无双,他是天巧星徒弟,必然学了点东西,但不论怎么改良,一艘船终究只是一艘船,想以一艘船打败一支舰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
偷眼看着战天风,荷妃雨心下疑惑:“这一次,他是不是想得有些太天真了?或者是在西风所向无敌,得意忘形,过于高看自己了?”
战天风并没留意荷妃雨在偷眼看他,点点头,道:“是的,逆风要快,改一下帆就行,但无风要快,就要加点东西了,常老大,造船的师傅们都还在吗?”
“都在的。”常平波点头,道:“我们陀家有专门的船厂,他们都是船厂里的师傅。”
“很好。”战天风点头,道:“船厂里不知铁多不多?”
“很多的。”常平波点头:“至少有上千斤。”
“上千斤?太少太少?”战天风大大摇头:“至少要一万斤。”
“一万斤铁?”常平波再次张大了嘴巴:“二公子,你的意思是,要在船上装一万斤铁吗?”
“是。”战天风点头。
常平波几乎要晕过去了,他不敢再看战天风,只看向陀光明,陀光明也是大为不解,道:“二弟,船上装那么多铁,怎么跑得动啊?”
战天风自然知道他们心中在想什么,打个哈哈,道:“大哥,这个你现在不要问,我只问你,有没有办法找到一万斤铁。”
“找是找得到的。”陀光明点头,不等他说完,单千骑道:“战少侠,这事你交给我,你给个日期,别说一万斤,便十万斤我也一定给你找来。”
“好,这事就有劳龙头,一万斤铁,十天之内,你运到船厂来。”
“战少侠放心,我立刻去办,一定如期运到。”单千骑一抱拳,真个转身就去了。
战天风对常平波道:“常老大,我们去船厂,跟师傅们聊聊。”
常平波转身带路,战天风几个随后,荷妃雨悄对战天风道:“船越轻跑得才越快,你却要在船上装一万斤铁,到底玩的什么玄机?”
“佛曰,说不得,说不得。”战天风照旧嘻嘻哈哈,荷妃雨气极,不由噘起了嘴巴,战天风一眼看到,笑了起来:“妃雨姐,你这个样子最好看了,这样好了,你亲我一下,我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