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呵呵。”战天风一笑:“小船我不敢保证,但那些巨舰,我绝不会让一艘溜回去,中等战船也至少要留下一半,现在清楚了吗?”
荷妃雨情不自禁看向巨鱼国舰队,那么巨大的一支舰队,近百艘巨艘,数百艘中型战船,真的是旗桅如云,就算所有的船全泊在那儿不动,想一举全歼也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战天风凭什么这么有把握?
见荷妃雨看向巨鱼国舰队,战天风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笑道:“妃雨姐,你的赢面蛮大呢,别说这么多船,就是这么多苍蝇,想要拍死也要出身毛汗,怎么样?赌不赌?”
看了巨鱼国舰队,荷妃雨确实有一刹那的冲动,她无论如何都不信战天风可以一下子消灭这么大一支舰队,几乎就要冲口而出答应了,可听了战天风这话,她刹时又犹豫了,回头看向战天风眼睛,战天风也看着她,嘻嘻一笑,这家伙笑起来其实蛮难看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一脸的油滑像,但荷妃雨与他眼缝里透出的油光一对,突然就没有了自信,想了一想,终于摇头,道:“我不和你赌。”
“女人就是女人。”战天风失望的摇头:“再精明的女人也是女人,再厉害的女人也是女人,女扮男装也是女人,唉,女人啊女人。”
他一通女人下来,到把荷妃雨逗笑了,嗔道:“什么啊,人家就是女人嘛。”
“是。”战天风点头:“我现在彻底知道了,好了,不看了,回去吧。”
看他转身回船,荷妃雨奇了:“你不入城向你的仙子姐姐报喜?”
“现在报什么喜?”战天风摇头:“还要三天才动手呢,现在去说,那三个老和尚又要问东问西了,懒得理他们。”
“你今夜不动手?”荷妃雨大奇。
“是啊。”战天风点头:“我不是早跟你说过了吗?一个月,现在离一个月还有三天呢,男子汉大丈夫,自然说话算数。”
“原来要充大丈夫啊。”荷妃雨一笑,也没往其它地方想,当下一起回船,心中却始终疑惑难解,她无论如何都想不清,战天风能有什么法子,可以一举击沉巨鱼国舰队。
荷妃雨想了两天也没想清楚,绕着弯子试探,战天风却老跟她打哈哈,没错,她非常的聪明,远比绝大多数人都要聪明,可战天风天生就是个鬼,说到玩心机啊,嘿,她再聪明十倍,也未必骗得了他。
最后荷妃雨想到一个可能,战天风必定另外安排有帮手援兵,天风号只是起主要作用,轰雷一击,击破巨鱼国舰队,然后再由其它帮手来收场。
“是了,必是如此。”荷妃雨心中笃定,只是猜不到战天风另外的帮手是谁,她瞒着战天风把附近数百里湖面巡看了一遍,也没见着什么碍眼的人物。
眨眼到了第三天,整一个白天,战天风都懒洋洋的,不过荷妃雨估计他是要夜里动手,也不着急,只是冷眼看着,奇怪的是,入夜后战天风也没说动手,只吩咐吃饱了早点睡觉,晚上也不动手?荷妃雨这下可奇怪了:“莫非这小子忘了日子了,该当不会啊。”
感应到隔舱的战天风鼻息微微,真的睡着了,荷妃雨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悄悄穿舱出去,她仍是怀疑战天风另有帮手援兵,围着天风号周遭数十里绕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又去看巨鱼国舰队,巨鱼国舰队还是老样子,静静的泊在平波城外,夜风凛冽,舰队中兵士大都睡了,没有半点响动,只有巨舰上挂的一串串气死风灯在夜风中摇曳。
一切都是老样子。
荷妃雨在夜风中站了半天,脑子始终是一片空白。
仅凭战天风的天风号一艘船可以击沉巨鱼国这么大一支舰队,荷妃雨无论如何不相信,可战天风凭什么这么自信,而且今夜已是一个月的最后期限,战天风说了是今天动手,白天不动手,晚上却还睡着了,奇怪啊,真是奇怪啊。
“这小子,我就看着,到看他弄什么鬼。”荷妃雨实在是想不明白,咬咬牙,不想了,回船,盘膝静坐,战天风却起来了,荷妃雨也不动,微以一点灵光感应着,到看战天风要干什么?
战天风开了船舱,问了一句:“起雾了没有?”
值夜的水手答:“回二公子,好象没有。”
战天风哦了一声:“几更天了。”
那水手答:“二更天了吧。”
“再过一个更次,起雾了报我。”战天风叮嘱一声,关上舱门,又躺下了,不过没睡,哼起了小曲,断断续续的有词出来,什么摸啊摸的,荷妃雨一听就明白,这无赖小子必是从妓院酒馆中听来的下流小调儿。
下流也好,风雅也罢,荷妃雨根本不把这些放在心上,她惊讶的是,战天风是如此的放松,一点都不担心,若说他忘了日子,他刚才问水手的话,明摆着是没忘,而是在等待。
“他在等什么?等起雾?”荷妃雨心中疑惑:“今夜会有雾吗?他想趁雾发起攻击?”
约莫过了半个更次,先前那水手轻敲战天风舱门,报道:“二公子,真的起雾了。”
荷妃雨听得战天风一跳起来,有些兴奋的道:“很好,雾大吗?”随即是开舱门声,又听到那水手道:“还不大。”
“没事。”战天风应了一声:“叫起大伙,让伙房做饭,要好菜,三更出发。”
那水手传令下去,船上立时响动起来,荷妃雨一直没动,静听着一切,心下惊疑:“他果然是要趁雾发起攻击,可就算借雾隐身,又能起多大效果?”
荷妃雨左右想不明白,坐不住了,起身,到舱外,战天风却上甲板去了,不过就算问,荷妃雨估计战天风也不会答她,不如不开口,看船外,果然是起雾了,丝丝缕缕,象一蓬蓬的纱,轻轻柔柔的笼在水面上。
虽然起了雾,可放眼望去,数里之内,仍是清清楚楚,当然,这世间没有几个人有荷妃雨这样的视力,可就算是普通人,看个里余也不成问题啊,尤其是看天风号这样的大船,绝对老远就能看清楚。
“想借雾隐身,我到看你怎么个隐法儿。”荷妃雨哼了一声,先还想问,这会儿到懒得问了,只想到一事:“这小子怎么就知道今夜会有雾呢?”
吃了饭,战天风让常平波集合所有水手,道:“废话不多说,两句,呆会打鱼,大家伙一切听口令行事,打完鱼,我有重赏,但谁若惊惶失措误了事,那我会首先取他性命。”
常平波一抱拳,道:“二公子放心,大伙儿誓死效命,必不会让二公子失望。”
“很好。”战天风点头,哈哈一笑:“也不要太当回事,打条鱼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谁还怕鱼尾巴打了屁股怎么着,谁怕的,到伙房里拿个锅盖放在屁股后面------。”不等他说完,众水手已是哄然大笑,这些水手都没打过仗,本来有些紧张,这一笑,紧张的空气到是消散了许多。
荷妃雨在船尾听着,微微点头:“恩威并施,只一两句话就可激起士气,的是将材,只是这一仗我到看你要怎么打?”
随即起航,众水手用命,十具水轮飞转,天风号如夜雾中的巨怪,直射出去。
天风号离着平波城外的巨鱼国舰队,有一百多里水面,刚起航时,雾还不大,也还有风,但随着船往前疾射,雾越来越大,而先前凛冽的夜风则不知括去了何方,竟是再无一丝风气。
到接近巨鱼国舰队时,浓雾已笼罩了整个天地,荷妃雨一直站在船尾,随着船的飞掠,雾气扑面而来,先只是一层层,后来是一团团,再后来便是一堆堆,拨不开拂不散,而四眼望去,除了雾还是雾,浓雾如幽灵的手,将一切罩在了它的巨掌中。
九天轰雷机立在天风号的中后部,离船尾,也就是荷妃雨立身处,约有六十来丈,平日这是一个非常刺眼的庞然巨物,可这会儿荷妃雨运足目力,也只能勉强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惟一看得清楚一点儿的,是主桅上挂的那一长串灯笼。
“竟然会有这么大的雾?”荷妃雨瞠目结舌,而在看到灯笼的同时,她也想到了:“浓雾隐藏了天风号,同样也隐藏了巨鱼国舰队,然而巨鱼国巨舰上的这些灯笼却是最刺眼的标靶,天风号只要在雾中找这些灯笼就可以了,而巨鱼军视线为厚雾所罩,即便天塌下来,他们也不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想到这里,荷妃雨已经是骇然了,因为她已经知道,战天风确可凭一艘天风号,彻底扫灭巨鱼国舰队,巨鱼国舰队虽强,却完全只能挨打不能还手,而且挨了打还不会明白是怎么挨的打,巨鱼军到了阎王殿,只会是一群冤死鬼。
这时已可隐隐看到夜雾中巨鱼国巨舰上悬挂的灯笼,巨舰和中型战船上挂的灯笼是不相同的,巨舰主桅副桅都挂有灯笼,长长的两串,中型战船上则只有主桅上才挂灯笼,而且只有一串,非常的好区别,只有一般的小船,就是在船头或船尾插枝灯笼,有的干脆灯笼都没有。
本来舰队的周围,有小船来往巡逻,但大雾一起,也都收了队,埋头睡觉了,本来就没将平波国逃得无影无踪的小小水军放在眼里,更何况这么大的雾,即便平波水军有天胆来偷袭,也不看见啊,不如睡觉实惠。
没有人想到,也没有任何人提防,即便有人听到了响动,抬眼往舱外看一眼,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见,便又睡倒。
而死神已悄然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