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不迟不迟。”白云裳连忙摇头,道:“我们现在就去见平波王,看你要怎么对付巨鱼国舰队,我要他尽一切力量配合你。”
“不必了。”战天风摇头:“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巨鱼国舰队了。”
“什么?”白云裳呆了一下。
巨鱼国舰队停泊处离平波城有好几里水面,加上平波城本身也是大城,周遭也有十几里地,白云裳居于深城之中,玄功虽了得,昨夜的动静却也是半点不觉。
“风弟,你是说,你已经把巨鱼国舰队打败了?”白云裳犹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不是打败了。”战天风摇头:“是彻底扫灭,我说了,这世上已再没有什么巨鱼国舰队了。”
白云裳几乎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三神僧也一样,相视一眼,三僧纵身掠起,白云裳看一眼战天风,也随后跟上。
雾终于完全散去了,桔红色的太阳光暖暖的照着湖面,与平日的波光鳞鳞相比,这日的湖面上,多了许多东西。
是什么呢?是碎木头片子,但最多的,是夹杂在碎木中的死尸。
满湖的死尸,象一层死鱼一样,浮在水面上,一具挨着一具,一具挤着一具,无边无际,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尾。
“阿弥陀佛。”潮音三个虽都是得道高僧,这时也不禁齐齐变色,同宣佛号。
“阿弥陀佛。”白云裳也宣了声佛号,但佛号还不能缓解她心中的震惊,她情不自禁的抓住了战天风的手,道:“风弟,他们都死了,整个巨鱼国舰队完全都毁灭了,是不是?”
“是。”战天风点头。
“阿弥陀佛。”虽然已是亲眼所见,但得到战天风确认,白云裳和三神僧还是情不自禁的再次同宣佛号。
战天风看了眼满湖的死尸,摇了摇头:“姐姐不必可怜他们,谁叫他们的丑八怪国王竟然敢污辱你呢。”
“风弟。”白云裳的心重重的颤了一下,而边上的三僧则同时剧震。
当日战天风暴怒,三僧亲眼所见,并无太大的感觉,而这会面对满湖的死尸,三僧才真正感受到战天风那一怒的可怕。
冲冠一怒为红颜,那一怒的后果,竟是这满湖的死尸。
潮音三个都在往四下里看,白云裳明白他们在找什么,对战天风道:“风弟,他们呢?”
“谁?”战天风没明白。
“毁灭巨鱼国舰队的军队。”白云裳向湖中指了指。
潮音三个也一齐看向战天风,他们四下寻找,也是在找那只军队,能一举全歼巨鱼国舰队,而且是船尽毁人尽亡,这实在是一股可怕至极的力量,他们很想看一看,战天风手中的这支军队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哪有什么军队。”战天风笑了起来:“你以为天军进关了啊,没那回事,我早说过了,区区一条鱼,用不着天军。”
“真的没有调天军进关?”白云裳虽然相信战天风不会骗她,但歼灭巨鱼国舰队的这股力量实在过于可怕,她以为战天风到底还是调天军进关了呢,看战天风再次否认,大奇,道:“风弟,你手中到底还有多少神秘力量啊,你跟姐姐说实话。”说到这话,她眼光大亮起来。
在白云裳心里,未来金狗再次入侵,惟一的希望就是战天风手中的天军,而现在除了天军之外,战天风手中竟然还有一股力量,而且这股力量强悍到竟可在一夜之间将一支庞大的巨鱼国舰队彻底毁灭,那就更增加了未来抵御金狗的力量,这叫她如何不喜出望外。
“什么神秘力量啊。”战天风嘻嘻笑,身子乱耸一气,在后背上搔了两下道:“我身上只有几个蚤子,经常咬一口就不见了,来无影去无踪,可以称得上神秘,姐姐要找它们吗?好,给你一只。”抓过白云裳的手,做势在她手心里按了一下。
“啊呀。”白云裳慌忙甩手,真个去掌中看,当然什么也没有,战天风大笑。
“你敢捉弄姐姐,看我打你。”白云裳娇嗔。
“下次不敢了。”战天风慌忙告饶,笑了一回,道:“姐姐,不要问了,反正这事儿解决了,我们走吧。”
潮音三个也实在想弄明白战天风手中的这股神秘力量,但白云裳都问不出来,三僧也只有免开尊口了。
战天风转身,白云裳却不动,凝眸远望,战天风奇了,道:“姐姐,你还在看什么啊。”顺着白云裳看的方向望去,却见一点黑影急掠而来。
“荷妃雨?”战天风讶叫:“她怎么又来了,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白云裳听出他话中有异,道:“这些日子荷妃雨找过你吗?”
“何止找过我。”战天风愁眉苦脸:“那天我离城起,到今天早上为止,半个时辰前,她都一直跟我在一起,还真就象我身上的一个蚤子呢。”
“什么?”白云裳大吃一惊,回头往战天风脸上细看,看他好好的,始才放心,道:“她跟着你做什么?”
战天风没答,破痴却哼了一声:“原来是借助了黑莲宗的力量。”
“你以为他歼灭巨鱼国舰队是借了我的力量。”荷妃雨冷笑一声,声落,人已到面前,凤目斜睇着战天风,要笑不笑,招手道:“你过来。”
“干嘛啊妃雨姐,咱们不要弄得这么亲热好不好?”战天风嬉皮笑脸。
“你过来不过来?”荷妃雨沉下脸。
“你先说清楚你要干嘛。”战天风依旧嬉皮笑脸:“钱我身上是没有了,不怕你劫财,但万一你要劫色怎么办,我好歹也算是半个美男子呢。”
白云裳听得这一个月战天风都和荷妃雨在一起,见面又叫她妃雨姐,一时弄不清两人之间的关系了,只是凝神留意着荷妃雨,但听了战天风这话,却也扑哧一笑。
荷妃雨也给他气笑了:“你也算美男子,蛤蟆也可以称做帅哥了。”
“不要打击小弟好不好?”战天风装做愁眉苦脸:“我没得罪你啊。”
“还没得罪我?”荷妃雨冷哼一声:“刚才说什么来着?竟敢说我是你身上的蚤子,哼哼,你有胆子就过来,看我咬不咬你。”
“原来姐姐想把我当早点啊。”战天风嘻嘻笑:“那也行,谁让我叫你姐呢,不过话要说在前头,小弟我好象有三四个月没洗澡了,姐姐要吃,可别嫌脏。”
“三四个月没洗澡,也亏你还敢说。”荷妃雨大大的白他一眼,见白云裳在一边抿嘴而笑,忍不住也笑了,而边上的潮音三个却是相顾失色。
白云裳荷妃雨几乎同时出道,行走江湖两年,两人也几乎同时窜升为黑白两道的第一人,白衣黑莲,并称当世。
白云裳待人,和而不亲,佛光虽普照万民,凡夫俗子却永远只能顶礼膜拜,没有人能走近她身边去。
荷妃雨威凌江湖,孤高冷傲,只有俯首贴耳的下属,更没有把酒言欢的友朋。
但惟独对着战天风,这两人却同时改换面孔,或言或笑,或娇或嗔,就如邻家的少女,同时展放出女孩儿的万种风情。
如果说一夜全歼巨鱼国舰队让三僧震惊,战天风的这种魔力则更让三僧觉得不可思议,冷眼看战天风,嬉皮笑脸,粗俗无文,完全就是一个市井间的油滑小儿,若非亲眼所见,任何人都不会相信,白衣黑莲,这当世的两大奇女子,会和这样的一个小混混这么亲近随便的说笑。
荷妃雨转眼看向三僧,冷笑一声道:“三位大师想知道他究竟是用什么东西毁了巨鱼国舰队的吗?那就跟我来。”
“妃雨姐,我说你干嘛啊,怎么专门干这种揭人老底的勾当啊。”战天风苦叫。三日前他到梦阳泽,在泽中守了三天而不来陪白云裳,不象他说的是懒得和三僧罗嗦,而是根本不想让三僧见到他歼敌的手段,以免荷妃雨再借势重提让他做天子的事,不想荷妃雨不肯甘心,走了走了,竟然又回来了。
“你的老底很见不得人么?”荷妃雨扭头看向他,却又一笑,扫一眼三僧:“好奇的就跟我来。”说着转身就走。
三僧对视一眼,都在颇此眼中看到了浓重的好奇心,破痴当先追去,潮音两个随后跟去,战天风没办法,只有垂头丧气的跟在白云裳后面,心中暗想:“这莲花中生出的美女,她这么不依不饶的要我做天子,到底为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