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战天风到笑了起来:“云裳姐,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把我当小孩子了,你放心吧,陷阱我见多了,从来也没见陷进去过。”看白云裳仍是一脸担心,又道:“你再想啊,当世真正能有本事要小弟性命的,不过屈指可数的那么几个指头,枯闻夫人荷妃雨都在这里抢鼎,无天佛在西土数万里之外,我那没过门的岳父大人想来不会要我的命吧,那还有谁能要了你弟弟我的小命啊。”
他这一说,白云裳到是扑哧一笑:“什么叫没过门的岳父。”却又皱眉道:“天朝这么大,藏龙卧虎之士所在多有,你千万不能大意。”
“放心吧姐姐,你弟弟我别的不敢吹,保命的本事从来都是一等一的,再不济,我跑总能跑得掉。”说着一抱拳,转身对那小二道:“走吧。”
小二引路,出寺,寺外有两匹马,是小二牵来的,战天风心急,道:“别骑马了,我带你在空中飞吧。”
那小二脸上变色,忙摇手道:“啊呀,小人不敢。”怕战天风发怒,又道:“到不是小人怕摔,但在空中小人不识得路啊。”
他这么说,战天风没办法了,只得上马,小二打马在前,战天风跟在后面,到城门口,竟是马上开门放行,显然那神秘人早已打通关防,战天风心中暗哼一声:“还真是事事想到了呢。”他在白云裳面前大大咧咧,但其实心中颇为警惕,一颗心滴溜溜转着,想着各种可能。
快马飞奔起来,比遁术也慢不得太多,但问题是,地下的路是弯的,再快的马也得跟着弯弯绕,而在空中飞却可以走直线,那就快得多了。所以战天风虽然催着打马飞奔,到飞鹰渡口,也差不多是子时了,但渡口却没见什么人在等,那小二只把战天风带到这里,其它的不知道,战天风也相信他确是不可能知道什么,打发小二自行回去了。
战天风站在渡口,夜风呜呜,下雪了,雪片子在风中飞舞,江水呈一种青冷的颜色,不用试,只是看着也能让人想到那种寒冷。
战天风心中却是一团火一样,只盼那人快点来,只盼在这一次能找回苏晨,同时还又担心着白云裳那一面,虽然他信得过白云裳的本事,可荷妃雨也实在太厉害,荷妃雨敢公然挑战同为顶尖高手的白云裳和枯闻夫人再加佛门三大神僧,必有她的理由,也许有人会认会荷妃雨自大,但战天风知道,荷妃雨绝不是那样的人。
心中忽地生出一种奇异的感应,战天风凝睛看向渡口边一株不知名的小草,所有的草木都已枯黄,那一株小草却是青翠欲滴,仿佛它独生于春阳之下,而且是昨天夜里刚钻出来。
但战天风知道不是昨天,应该就是刚才,因为小草还在往上长,而且长得非常的快,只一眨眼,便差不多和战天风一般高了,在寒风中嫩生生的招摇着,全然不畏寒冷。
而且居然开起花来,一朵粉色的小花,那嫩粉的花瓣,让人想起少女微微羞红的脸颊。
战天风目不转晴,凝神提防,花虽嫩,但也许会吃人呢。
小花绽开,花中突然钻出个人来,迎风而长,刹时间便有了尺许高下,站在花蕊中,却是万异公子。
万异公子突然会以这种情形出现在这里,战天风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又惊又喜,大叫道:“师父,怎么是你老老老人家?”
万异公子这会儿做中年书生打扮,背手而立,听了战天风的话一皱眉:“什么叫老老老人家,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结巴起来了?”
“不是结巴,是巴结呢。”战天风嘻嘻笑:“你老人家实在太老,比老人家的老人家还老,所以就是老老老人家了。”
“你这家伙,永远这么搞笑。”万异公子打个哈哈,道:“行了,你别在这里搞笑了,白云裳有难呢。”
“什么?”战天风大吃一惊:“我云裳姐有什么难?你老怎么知道的?”
“这也是凑巧。”万异公子道:“老夫一点灵光跟着古林的灵根在地下乱钻,突然感应到一种极其强大的力量,钻过去一看才知道是九鼎出世了,竟然是荷妃雨放出来的,然后白云裳他们也去了,而有一株古树记下了荷妃雨的一件事,她派人把你这小子引到这里来了,所以老夫才急急赶来。”
“原来是这样。”战天风明白了,急道:“但我云裳姐到底有什么危险啊。”话出口脑中猛地灵光一闪:“火山喷发?”
“你小子还是有两分机灵。”万异公子点头:“鹰山后面的鹰愁涧,一般人只以为就是个深谷而已,其实不是的,那是早年间的一个火山口,下面仍有火山岩浆隐伏着,荷妃雨把白云裳几个引去那里,只要九鼎中火龙一引出火山,白云裳几个恰在火山口里,便有通天之能,也是必死无疑。”
应证自己的猜测,战天风一颗心几乎要炸开来,惊怒害怕到极点,狂叫一声:“云裳姐。”扭身往后急掠。
“等你小子跑回去,白云裳真的成白云上天了。”万异公子冷哼一声。
战天风身子重重一振,半空中往后一翻,扑通一下就跪在了万异公子面前,猛力叩头道:“师父,我知道你老人家神通广大,请你救救我云裳姐啊,救救她啊。”
“你这混帐油条小子,也有叩头叫师父的时候。”万异冷哼一声,却又哈哈一笑:“算了,老夫懒得跟你这小油条计较,来吧,马上子时了,再晚得一步,那就真的来不及了。”声落,一根头发从万异公子头上射出,搭在战天风手腕上,一扯,带得战天风直飞起来,一下子钻进了小花里,小花随即必合,小草往下一抽,钻入地底。
战天风一屁股坐在花蕊上,小小的花儿这时看上去就象一个大宫殿,斜斜包合的花瓣,粉中带白,看上去即雄奇无比,又美丽绝伦。
不过这会儿战天风完全没心思看这个,他只担心白云裳,道:“师父,现在马上子是了,这里离鹰愁涧又有好几百里,赶得到吗?”
战天风一进小花,万异公子就消失不见了,那个战天风能理解,万异公子现身的不是实体,即便他的灵体,肯定也还吊在万灵塔的古林中,在这里现身的,只是借古树灵根现形的一点灵光而已,这时虽不再显形,灵光肯定还在。
果然,不知从什么地方响起了万异公子的声音:“小子不要急,这是老夫新悟出来的遁灵大法,借灵遁灵,比什么遁术可要快一千倍不止。”
“比遁术要快一千倍。”战天风惊呼起来:“师父,你这遁术大法怎么练的啊,教我好不好?”
“想学啊。”万异公子嘿嘿一笑:“教你容易,但你现在学不了,到哪天你肉身完蛋了,只剩一点灵光,那就可以学了。”
“死了才可以学啊,这是什么邪功?”战天风大失所望。
“什么叫邪功。”万异公子哼了一声:“遁灵大法,是以灵遁灵,说白了,就是借古树的灵根来遁我的灵体,灵体无形,所以才快,你躯壳未脱,一身死肉,少说一百斤总有吧?那怎么可能遁得动,又怎么可能比遁术快一千倍。”
“原来是这样啊。”战天风明白了,忽地想到一个疑问,道:“那我现在是怎么回事,我现在也没死啊,也有一百多斤啊,怎么遁得动?”
“混小子好重疑心,你以为老夫藏私啊。”万异公子哼了一声:“现在你是在老夫的灵光里,这一朵花便是老夫灵光所化,遁得你动,乃是老夫以千年的灵力托着你呢,即便如此,还是慢多了,否则这一两百里地,眨眼即至。”
战天风这下彻底明白了,忙道:“你老千万别生气,不是疑心,是不知道嘛,我怎么知道这嫩生生的小花儿原来是你老灵光幻化的呢,你老人家千变万化,真正是了不起呢。”
战天风怕万异公子生气不救白云裳,顺口拍一马屁,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万异公子虽已修至返朴归真的境界,奉承话儿也还是爱听的,哼了一声,到并未生气。
战天风心中的焦急担心始终难以放下,又道:“师父,我云裳姐-----。”话未落音,万异公子已猛地叫了起来:“无量的火山岩浆正急速涌来,马上就要喷发,你叫白云裳速退。”
说话间,紧闭的花苞忽地绽开,战天风眼前一亮,急抬眼,一眼就看到了白云裳,原来只这一会,竟就到了鹰愁涧。
鹰愁涧是一个长条形的山谷,长约数百丈,中间宽处约四五十丈,两壁崖高却至少有百丈以上,从崖底往上看,只能看到窄窄的一线夜空。
在鹰愁涧中心的最宽处,九鼎成九宫列阵,中间一朵黑莲花,荷妃雨盘膝坐在黑莲花上,龙珠悬在她头顶丈许处,龙珠发出的光芒,与九鼎的龙气凝为一体,形成一个巨大的淡青色的光罩,和那天在阎王岛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青光罩外,白云裳、枯闻夫人加上潮音等三僧,正各运玄功从三面往青光罩里强行突进。白云裳双手合什,跟那夜在阎王岛上一样,全身迸发出佛光,挤得青光罩往里深深凹进去,枯闻夫人却出了剑,剑尖处射出数尺长的剑芒,同样是深深的戳进了青光罩里,另一面潮音等三僧却有趣得紧,破痴双掌按在青光罩上,背后德印身子横悬在空中,双脚顶在破痴背上,再后面,潮音一掌持胸,另一掌则按在德印光头上,三僧这姿势,显然是自知无法以一人之力突破青光罩,因此三僧合力,别说,还只他三个力大些,将青光罩压得凹进去老大一块,但青光罩就象一个巨大而又坚韧无比的皮球,虽然往里凹进去很深,却怎么也挤不破。
战天风一见白云裳安然无恙,紧崩的一颗心立时松了下来,狂叫道:“云裳姐快退,这是个陷阱。”
白云裳闻声回头,又惊又喜道:“风弟,你怎么来了?你说什么?”
“这是个陷阱,这里其实是个火山口,火龙一出,火山马上就会喷发。”
白云裳闻言急退,枯闻夫人和三神僧也急收手后退,荷妃雨一眼看到战天风,脸色大变,急叫道:“战天风,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去了飞鹰渡吗?”叫声中,头顶龙珠往上急升,荷妃雨功力远高于阎世聪,龙珠也升得更快,去势直若闪电,荷妃雨呆得一呆,一咬牙,身子急旋,与身下的黑莲花合为一体,黑莲花边旋转边急速上升,并且有无数的黑莲花急射出来,拦在了鹰愁涧的上空。
这时龙珠射出九道光芒,打在九鼎中,九鼎中九龙齐啸,九鼎同时剧烈震动,刹时间天地齐摇,其中的八只鼎里,射出八条火龙,而在火龙的牵引下,地底火山即时喷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