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以白云裳战天风几个的身法,完全可以赶在火山岩浆喷出之前飞出鹰愁涧,但问题在于,拦在鹰愁涧顶上的无数黑莲花乃是荷妃雨的本命灵花,白云裳几个再强,荷妃雨也一定可以拦他们一下,而只要有一眨眼的时光,剧烈喷发的火山岩浆就可以追上来。
荷妃雨于此绝地设计,乃是绝杀。
无论是白云裳还是枯闻夫人,都同时看明白了情势的危急,枯闻夫人急叫道:“齐心合力,一起冲出去。”
白云裳却是一闪到了战天风面前,一把抓着他手,佛光刹时连战天风一起罩住,叫道:“跟在我后面。”战天风从她的语气里能听出心中坚定的决心,很显然,她即便自己身死,也一定会替战天风杀一条路出来,送他出去。
“你们冲不出去,都躲到花里面来吧。”万异公子霍地显形,一声厉叫,几根胡子猛射出来,同时缠住战天风白云裳等人手腕,巨力急扯,将战天风白云裳包括枯闻夫人三僧一齐扯进了花里,花瓣同时闭合,这时地底岩浆已狂喷出来,天地间刹时一片通红,无量的岩浆将小花完全裹了起来,一齐喷出鹰愁涧。
战天风等人身在花中,通红的岩浆包裹着花朵,花朵里面便也是一片通红,亮得几乎眼睛都睁不开,白云裳紧紧的握着战天风的手,一个佛光圈牢牢的将战天风身子罩定,她担心赤热的岩浆随时可能烧穿花壁,狂涌进来,战天风也有这样的担心,但他可没本事把金果的佛光圈调出来,只是反手紧紧抓着白云裳的手,心中闪念:“若是就这么跟云裳姐死在一起,那也不错,可惜多了三个老光头,还有一根枯木头。”
他两个担心,枯闻夫人三神僧同样担心,枯闻夫人一代宗师,修为深湛,山崩于前也不会眨眼,这会儿却是脸色惨白,三僧修为还远不如她,更是个个脸色大变。
但万异公子千年的修为,还真不是吹的,那看似吹弹得破的花瓣竟是坚韧无比,虽然全身裹在岩浆中,却始终不破,甚至于战天风几个都不觉得太热,花瓣不但挡住了岩浆,还挡住了热气。
万异公子能创造这样的奇迹,固然是因为他千年的修为,最重要的,是他没有肉体,包住战天风几个的小花只是他的一点灵光,灵光是不怕火的,若是肉身,那万异公子再练一千年,照样会在刹时间化为青烟。
万异公子忽地一声长啸,战天风几人眼前一黑,其实不是黑,是小花从岩浆中冲了出来,刺眼的红光没有了,所以觉得好象黑了一样。
随即又一亮,花瓣打开了,万异公子这一冲,已远离岩浆数里之外。
战天风几个忙跳出来,必死不死,死里逃生,一时都有些发怔,战天风叫道:“师父,你还好吧。”
万异公子从花中显形出来,呵呵一笑:“老夫本就是一点灵光,没什么好不好。”
“那就太好了。”战天风狂喜,叫道:“谢谢师父。”
“万异老前辈,你真的没事吗?”白云裳慧眼却看出了一点不对。
万异公子又是哈哈一笑:“不愧是能在黑莲花中化出佛身的绝世奇才,眼光果然比这油滑小儿强。”
听了他这话,战天风身子一抖,急叫道:“师父,你到底怎么了?是哪里烧伤了吗?”
“你这混小子。”万异公子摇头:“说了老夫只是一点灵光,怎么个烧伤法儿,只是岩浆火气实在太厉害,老夫竭力运功,灵力消耗贻尽,便是古林的灵力也给老夫借了小半来,但古树灵根还是烧断了,嘿嘿,厉害啊,厉害,人力想要与天斗,终是不行。”
“师父,那你---你会----。”战天风大急。
“老夫苦修千年,终是成不了仙,唉,这寄灵之法看来也还是有缺陷。”万异公子摇摇头,却又哈哈一笑,道:“老夫也不想转世投胎了,做人实在是不好玩,混小子,来年春天,你进万灵塔,去那日的古树下看看,看老夫会结个什么东西出来,若有个木瓜什么的,你摘下来,破瓜为瓢,里面的籽你就种到你家的后园里去,再过一春,就该是满园绿色了,哈哈哈。”
“师父。”战天风猛地跪倒在地,眼泪涌了出来。
“混小子,你哭什么啊?”万异公子大笑:“对了,再碰到荷妃雨,你代我跟她说一声谢谢。”
“什么?师父----你----。”战天风莫名奇妙,张着泪脸傻望着万异公子。
“谢她帮我获得了解脱啊,说句实话,在古林中吊了千年,成不了仙,又变不了鬼,真的是烦了,但她这一把地火,却把我放了下来,真的是痛快啊。”万异公子笑得越发畅快,战天风却完全傻了,他本来恨上了荷妃雨,这会儿可就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千年之后,能遇到你这混小子,也是有缘,你小子虽然油滑,但却很对老夫胃口,多娶几个老婆,多生几个儿子吧,若个个象你一样,那就好玩了,哈哈哈------。”
笑声中,万异公子身影渐渐淡去,那朵花亦同时消失不见。
“师父。”战天风喃喃低叫,却不知是悲是喜。
数里之外,烟尘漫天,岩浆虽已不再喷发,但黑烟却差不多罩住了整个鹰山,百年来从未给人打破过的飞鹰城,这时已踪影不见,昔日的雄城,已经盖在无量的岩浆下,飞鹰王为他的野心和不自量力付出了代价,陪葬的却是一城的军民百姓。
但荷妃雨和九鼎也不见踪影,想来已是走了。
本来说谁先攻下飞鹰城谁得九鼎,现在飞鹰城灰飞烟灭,四大国没了想头,荷妃雨又踪影不见,在白云裳想来,四国该撤兵了,内战也就打不起来了,谁知她想得太好了。
恶战首先在红雪与净海之间打响。
飞鹰城一完,红雪当夜撤军,兵到中途,突地一拐,闪电般杀向巨鱼城,正如荷妃雨说的,给战天风歼灭了水军舰队的巨鱼国已只是一条勉强还能喘气的死鱼,怎么可能挡得住红雪国大军,巨鱼城不攻自破,红雪怀拥平波城和巨鱼城,梦阳泽成了红雪巨大的内湖,借着游魂江通畅的水道,进可攻退可守,一夜之间占尽优势。
自己嘴中的肉,反而成了别人手上的刀,净海自然不肯甘休,立即挥兵北来,猛攻巨鱼城,红雪死不放手,兵马源源从国内调来,净海也不断增兵,数十万大军在巨鱼城下杀得天昏地暗。
这边打得热闹,那边也没闲着,归燕要报先前三吴暗算之仇,猛扑向三吴,三吴早有防备,兵来将挡,也杀了个天愁地惨。
净海一时间攻不下巨鱼城,遣使与归燕秘谋,突然分兵猛攻三吴后背,三吴顶不住,向红雪求援,红雪看这机会不错,也分一军南来,却不救三吴,反突袭归燕城,归燕只有回兵去救,与红雪大战,归燕军一撤,三吴压力减轻,立即全力反攻净海,于是一东一西,又换成了三吴大战净海,归燕苦斗红雪。
四大国大战,各自的附属小国自也不能闲着,出兵的出兵,出粮的出粮,几乎是一夜之间,整个天朝就象一锅烧开了的水,到处翻腾着滚热的气泡。
白云裳一剑无敌,满腔慈悲,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毫无办法,而三神僧更只有徒念弥陀。
不过与上次金狗打破天安城白云裳仰天痛哭比,这次的白云裳比较平静,三僧跟枯闻夫人去了归燕保护玄信,白云裳却和战天风又回了巨野泽,每天逗小虎玩儿。
能天天和白云裳呆在一起,战天风很开心,只是苏晨始终没有消息,而打不开苏晨这个结,也不好去见鬼瑶儿。
那天荷妃雨以苏晨之名诱出战天风,战天风后来怀疑过苏晨是不是真的在荷妃雨手里,不过又不敢确定,因为荷妃雨当然知道苏晨失踪了,借苏晨的名诱走他也很合理,并不能就此推断苏晨在荷妃雨手里。
外面天翻地覆,巨野泽却很平静,这里面有单千骑的功劳,巨野周遭几个小国,本来分别是红雪和归燕的属国,红雪归燕大战,属国之间自然也就狗咬狗,但单千骑却派人分别下书给几个国家的国君,一句话,白云裳在这里清修,谁要在这里打仗惊了白云裳,后果自己看着办。
白云裳无力化解四大国的野心,但对这些小国的国君们来说,却仍有着莫大的影响力,至少在非不得已的情况下,这些小国的国君并没有任何人会来惹白云裳不高兴,接了单千骑书信,便纷纷遣使来给白云裳问安,也保证绝不在巨野泽中打仗,其实这些小国本身就是不得已,要不谁愿意打仗啊,借着白云裳的名,反可搪塞各自的主人,红雪归燕自也没必要一定要来得罪白云裳,也就不来逼这些小国,小国君主乐得清闲,巨野百姓喜得安居,至于单千骑,借着这一通书,算是大大的出了把名,可说是皆大欢喜。
四大国实力基本差不多,红雪略强一点,但劳师远来,也就抵消了,三吴略弱,但顷国而战,也是有攻有守,输输赢赢,来来往往,敌敌友友,反反复复,战争就这么打着,谁也没占着太大的上风,谁也没有一战就输得干干净净。
真正输的,或许就是天朝,和天下的百姓。
那么真正赢了的呢?真正赢了的是五犬,是金狗。
春三月,红雪等四国还在犬牙交错互相咬着呢,五犬三十万大军忽然狂风聚雨般横扫进来,所到之处,如蝗虫过野,一干二净。
红雪立刻缩回了北方,净海三吴归燕也一样,各自缩回自己老窝,让出天朝广阔的胸膛,任由五犬蹂躏,打内战的高手,对外,却都是缩头乌龟。
天安第三次城破,惟一抵抗了一下的,是慕伤仁组织的一支义勇,虽然最终城破,但天安城头,终于还是洒下了几滴热血。
白云裳屡次不愿跟三僧去归燕,三神僧颇为生气,她再次回到巨野泽后,三僧便一直没派人和她联系过,什么消息也不送过来,因此五犬入侵的消息,不是来自消息网遍布天下的佛门,反是单千骑打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