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胡狗骑兵再精锐,万里狂奔之下,也一定是人困马乏,我们以逸待劳,中途突袭,则我军必胜。”
诸王一齐点头,议论纷纷,人人脸有喜色,鲁能鲜于诚却都有深思之色,似乎有所领悟,战天风这种战法,其实并不很高深,无非就是攻敌所必救,但非凡的成就,往往就藏在简单的道理之中,能想到,或者能这么去想的人,就是成功者,想不到不会想的,就是失败者,古今多少事,大抵如此。
己所不欲,必施于人,这话出自九诡书,不是战天风自己想出来的,不过他能用,便是个好学生。
“具体战法如下。”战天风扫一眼众人,诸位众将神色齐齐一肃,静听战天风布置。
“鲜于诚,你率五万精锐,经野人道翻越亘野山,穿狗头峡杀入五犬腹地,做出攻击五犬京师黑狗城的架势,打到黑狗城下就可以了,不必真攻。”
“是。”鲜于诚起身接令。
战天风看着他,道:“你杀到黑狗城下,等我军令,五犬一从天安撤回,你接令即悄悄撤兵,到狗头峡外埋伏,这是五犬回老窝的必经之路,你等五犬大半入峡后杀出,截住尾巴大杀一阵,切记只能截尾巴,疯狗回窝最是凶恶,你若是迎头拦截,十九会反遭狗咬。”
“是。”鲜于诚抱拳:“天子训令,末将谨记。”
战天风又看向鲁能:“鲁将军,你也领军五万,经黄沙关入关,深入两千里有月牙湖,五犬回军,或会在这里饮马,你可趁夜偷袭,若五犬不经月牙湖也没关系,反正你派侦骑暗探五犬来路,趁夜突袭,不求大胜,只让五犬变成惊弓之鸟就行了,然后你远远跟着五犬,一直跟回狂风峡来,待我军主力与五犬接战,你随后杀入,可收奇效。”
“末将领命。”鲁能起身应了。
战天风扫向众王,道:“本天子将亲率余下的十五万天军,在狂风峡静待五犬,迎头痛击,我军虽少,但以逸待劳,必获大胜。”
众王一齐点头。
“鲁将军在月牙湖胜一阵,我军主力在狂风峡截杀一阵,五犬败兵入狗头峡,无所防备之下,给鲜于将军再截杀一阵,此三仗下来,三十余万五犬精骑,至少要损兵十万甚或更多,则此一仗后,五犬至少三年内不敢再窥我天朝,而有三年时间,本天子将亲练天军,三年后便是彻底荡平狗窝之时。”
“圣天子英明神武。”逸参领头,诸王一齐拜倒,人人脸上放光,似乎已看到了三年后的情景。
第二天一早,鲜于诚领五万大军出发,其余天军暂时不必动,只派出侦骑打探五犬的动静。
送走鲜于诚大军,早朝又议了一会,才要宣布退朝,突然报雪狼王求见。
战天风倒是一奇:“这条狼来做什么?”看向马齐,马齐明白他的意思,道:“事前没有通报,他该是以玄功自己摸进来的,请天子谕示,要不要拿了。”
战天风越发奇了:“一个人摸进西风城来,这条狼想干什么?”
边上的白云裳道:“他确实是一个人,无天佛没来。”
“这次来得蹊跷。”战天风挥手:“让他进来。”
雪狼王进来,依旧一脸的精干之色,脚步也依旧沉稳有力,称得上狼行虎步,但姿态却是大变,一见战天风,竟是拜倒在地,道:“雪狼王叩见天子。”
逸参等人不知真假,把战天风当真天子供着,但雪狼王却是知道战天风真实身份的,他怎么也叩起头来了呢,不仅战天风奇,边上的白云裳也是十分好奇,战天风一颗心风车一样霍霍转,白云裳却是把一颗心放开去,慧光融融,细细体悟。
“黄鼠狼给鸡拜年,你说这条狼想干嘛?”战天风看着雪狼王拜,以传音之术悄问白云裳。
白云裳扑哧一笑:“你又不是鸡,哪有这么打比喻的?”
战天风也笑了,道:“我的姐姐,你不知道,你弟弟我以前在龙湾镇上混,有个外号就是叫鸡公呢。”这话更逗得白云裳一笑。
“雪狼王,你起来吧。”战天风挥手。
雪狼王起来,四目对视,战天风嘿嘿一笑,道:“雪狼王,这些日子不见,你精神依旧,仍然狼行虎步,但好象比以前多懂礼数些了呢,难不成这些日子请了个先生在家里,学了几招见面礼?”
雪狼王当然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也知道战天风会奇怪,一躬身,道:“禀天子,臣并没有请什么先生到家里教礼数,先前不懂礼,是不知天高地厚,后来蒙天子教训,才知天子英明神威,远非我等愚昧之辈可以放肆,因此见了天子诚惶诚恐。”
“原来你是挨了打记了痛啊。”战天风哈哈一笑,他当然不信雪狼王这话,眼珠一转道:“那你这次是来谢我的了?”
“天子教训,狼族永志不忘。”雪狼王躬身。
这样的话,可以正听,也可以反听,听雪狼王口气,不象反话,他也不敢啊,一个人摸进西风城来威胁战天风说永世记着仇?不可能啊?可战天风又实在摸不清雪狼王的真实想法,盯着雪狼王,眼珠子乱转,道:“你这么远一个人摸进来,不会只是来说一声谢谢吧?”
“天子英明。”雪狼王再躬身:“臣闻得天子召集天军要打五犬,臣想替天子效力,因此特地连夜赶来,请天子允许,让臣效犬马之劳。”
战天风大奇:“你想助力打五犬?”
“是。”雪狼王点头:“狼族上下,愿为天子效尽死力,臣特此来请为先锋,请天子恩准。”
“真的假的。”战天风大揪耳朵,看雪狼王,却是一脸至诚,不象有半点做假的样子。
“行啊。”战天风心眼转动,马上就有了主意,打个哈哈,道:“你有此心,本天子很高兴,这样吧,本天子命你为左先锋,率雪狼军攻五犬的狗窝,但不必过于性急,兵到黑狗城下,你可围而不攻,再等我军令。”
“臣遵命。”雪狼王躬身应命:“臣立刻传令回去,出兵黑狗城,围而不攻。”
他应得爽快,战天风只是冷笑,却忽地意识到雪狼王话中的一个意思,奇道:“你自己不回去亲自领军?”
“是。”雪狼王点头:“臣愿留在天子驾前。”
他这个意思,竟是要把自己留为人质,以证明雪狼军绝不会弄鬼,这会儿战天风真个呆了,揪了揪耳朵,暗叫:“是这匹老狼吃错药了,还是我脑子出毛病了。”转头看向白云裳,白云裳眼中也有疑惑之色。
雪狼王当然不会是一个人来,就算没有无天佛跟着,也一定带有从人,这会儿便出去传令,战天风便问逸参:“这雪狼王搞什么鬼?”
逸参与诸王相顾摇头,道:“臣也不知。
星沉王道:“大概就是他自己说的,上次给天子打怕了,畏威而怀德,所以来给天子效力吧。”
“真有这么好吗?”战天风心中咕嘀,一甩头,道:“不管了,即如此,传令给鲜于诚,让他先不要过亘野山,先就在山下扎营吧。”微微一顿,又道:“让他派一千人加强野人峡上石头城的防卫,有备无患。”
这边传令下去,那边雪狼王却真个回来了,战天风暗暗点头:“有种,猴子唱戏,本大神锅到要看你的屁股是红是黑?”
这会儿却又得禀报:“九胡血狂赤虎求见。”
“血狂赤虎?”战天风一愣之下,狂跳起来:“快让他们进来。”
血狂赤虎进来,两人还是老样子,一脸的莽撞之象,战天风一看两人的样子就想乐,血狂两个见了战天风也是一脸的喜悦,一齐拜倒:“血狂赤虎拜见天子。”
“行了。”战天风一跳下来,一手一个把两人拉起来,喜道:“老规矩,你两个还是叫我战老大,对了,你两个怎么来了?”
血狂两个刚进来时还有些拿不准,不知战天风到底会怎么对他们,一见战天风这个样子,两人心中立时生出亲切的感觉,一齐抱拳喜叫:“战老大。”
血狂道:“战老大,我们听得风声说你召集天军和五犬打仗,所以特来请命,九胡愿为天子效力,你亲训的红黑两旗更愿为先锋。”
“什么?”战天风又惊又喜又疑:“赤马汗他们对我好象一直有敌意啊,怎么突然间-------?”
“老大你不知道。”血狂咧嘴笑:“上次你离开九胡后没多久,刀扎汗就死了,洞新汗做了新汗,对你最不服气的就只是刀扎汗,而洞新汗对你是服气的,赤马汗他们就更不用说了,尤其后来你大败雪狼国,赤马汗他们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九大族长共议,一定要想办法取得你的原谅,九胡只能和你做朋友,而绝不能做你的敌人。”
“刀扎,洞新。”战天风又是吃惊又是好笑,更是狂喜,道:“好啊,有你们红黑两旗这一万精兵,我就更有把握了。”
“不止一万人。”血狂大大摇头,举起双手,十指张开:“而是十万,黑旗五万,红旗五万。”
“什么?”战天风喜叫:“怎么一下子增加了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