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这是已是五月末,在天朝内地,梅子早已经红了,而在这西北苦寒之地,春天的脚步才刚刚到来。
战天风陪白云裳在草原上散步,微微的夜风中,飘散着小草嫩芽的清香,月光洒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是那么的柔和。
“春天来了,春夜的草原真的好美。”白云裳深深的吸了口气。
“是啊,五犬占的这地方其实还是不错的,可他偏偏要来打天朝,真是自己找死。”战天风哼了一声。
“但愿以后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吸取教训,好好的守着草原过日子,再不要来入侵天朝了。”白云裳感概一番,转身看着战天风,道:“风弟,真的谢谢你,过去这一年多来,我心中最担扰的,就是五犬的入侵,现在好了,终于再也不要担心了。”
“说什么谢啊,好象我们是陌生人似的。”战天风笑了起来,眼珠一转,道:“你安心了,我可还没安心呢,不信你摸,我的心还怦怦跳呢?”
白云裳奇怪起来,道:“你还有什么不安心的?”
“金狗没死啊。”战天风故意皱起眉头:“只要金狗没死,我就不安心,万一哪天我的好姐姐想不开了,又要去嫁给他,那怎么办?”
原来他还在为这件事耿耿于怀呢,白云裳又是好笑,又是感动,伸臂抱住战天风,轻轻叹了口气:“我的小傻瓜弟弟,你就安心吧。”
战天风愣了一下,伸臂回抱住白云裳,天地间清香弥漫,却不知这种香味是来自夜风中,还是来自白云裳身上,战天风心中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好象都静止了。
白云裳突然轻轻推开战天风,战天风以为自己反抱白云裳的动作让她生气了,担心的往她脸上看,却见白云裳正往远处的夜色中看。
“有敌人来了。”
“什么?”战天风低叫:“莫归邪莫大爷不会敢向姐姐挑战吧。”说话间,他也感应到了灵力波动,却是一惊,来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且功力都非常的强,与战天风灵力一碰,三股灵力同时如潮水般的涌了过来。
“哪里又钻出来两个硬爪子。”战天风吃了一惊。
声未落,三条人影从夜色中钻出来,一个果然是莫归邪,另两个一男一女,男的看上去四十多岁年纪,不过玄功高手从面相上其实很难看得出真实年纪的,身材高大,上身只穿了一个短褂,襟口还是敞着的,露出古铜色的肌肤,眼光冷硬,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象一块巨大而坚硬的石头。那女子约摸三十来岁年纪,身材娇小,长相也颇为秀气,站在那男子边上,给人的感觉,就象苍岩上开着的一朵牵牛花儿。
“你就是号称天朝第一美女的白云裳吧,果然是漂亮。”那女子眼波流转,从白云裳脸上又看到战天风脸上,咯咯一笑:“打扰你们亲热了,抱歉。”
她这话让战天风皱了皱眉头,让战天风皱眉的,不是她话中的意思,而是她的声音,她的声音与她的长相完全不同,硬梆梆的,一个个字说出来,就象扔出一个个石头,如果这声音出自她边上的男子之口,会非常合适,可出自她口中,却实在是让人受不了。
那男子也在盯着战天风两个看,战天风皱眉的样子自然逃不过他眼睛,叫道:“兀那小子,你皱什么眉头?”
他一开口,战天风不皱眉头了,愣了一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原来这男子的声音竟是娇柔无比,如果闭上眼睛去听,任何人都会肯定的说,这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的声音。
“笑什么笑?”那男子越怒,而他越发怒,声音却越娇柔动听,怪异之极。
“你两个是公婆吧?”战天风越发大笑:“般配,般配,你两个还真是一对稀有宝贝。”
“原来天子不识他两个啊。”远远的忽又有声音传来,声落人现,却是无天佛,无天佛后面还跟着两人,略落后一点,不过随即也现身出来,却是净尘净世两个,两人见了战天风,都是一脸喜悦,合掌行礼,道:“拜见方丈。”
战天风又惊又喜,听到叫方丈,又有些发虚,揪耳朵道:“你两个怎么也来了。”转眼看向无天佛,无天佛合什为礼:“老僧见过天子。”
金果死在无天佛手里,该是净尘净世两个的生死仇人,但这会儿他三个不但一路来,净尘净世面上还比较平和,战天风有些奇怪了,指一指他三个道:“你们-------。”
“阿弥陀佛。”无天佛宣了声佛号:“老僧深忏前非,特去佛印宗请罪,金果大师于大印塔中现出灵身,原谅了老僧。”
“什么?”战天风叫:“你去佛印宗请罪,金果师兄在灵光中现身了?”他上次骗净尘净世两个,玩过这一招,这会儿便去无天佛脸上乱扫,但无天佛面色平静,并无心虚之象。
净尘净世也齐宣了一声佛号,净尘道:“禀方丈,是这样的,无天大师来我寺,愿以一命还师父一命,但师父突然于大印塔中现出灵身,原谅了无天大师,让我们两宗携手合力,共倡西土佛门。”
“真的?”战天风又惊又喜,不过还是有些怀疑,他喜欢弄鬼,便也认定这世上鬼很多,无天佛平白无故,为什么要去佛印宗请罪啊,无非是见战天风势大而雪狼国势弱,要助雪狼王一臂之力,所以弄个鬼出来求得战天风原谅,这种把戏,无天佛绝对玩得出来。
“千真万确。”净世却用力点头:“我们来这里,也是师父告诉我们的,说有恶狗哮天,让我们来此助力,却原来方丈就是天子。”
“有这样的事?”战天风大是惊异:“金果师兄什么时候告诉你们的?”
“一个多月前吧。”净世想了想:“当时无天大师来我寺请罪,师父于大印塔中现身,原谅了无天大师,同时指点我们于今日三更来这里。”
“一个多月前?”战天风看向白云裳:“一个多月前我还好象还在燕江钓鱼是不是?”
“是。”白云裳点头,合掌宣了声佛号:“金果大师已成佛体,可喜可贺。”
她这一说,战天风再不怀疑是无天佛弄鬼,心中大是惊叹:“原来金果老师兄这么灵异啊,了得。”不知金果还对净尘净世两个说了什么,瞟一眼两僧,眼光转到无天佛身上,道:“你刚才说我不识得这两人,你识得吗?这两稀有宝贝到底是什么人啊?”
“忧乐双仙。”无天佛向那男子一指:“这是无忧仙阴无忧。”又是那女子一指:“这是无乐仙阳无乐,他两个与莫归邪合称五犬三鹰,不过以前都在忧乐谷合体双修,这次想来是金狗特地请他们出来对付天子的。”
“阴无忧,阳无乐。”战天风大好笑,看向两人:“真是绝配,天造地设。”
战天风笑得轻松,一边的莫归邪却是眼光发紧,正如无天佛猜的,金狗走投无路,便让莫归邪带了重礼进阴阳谷,请出忧乐双仙与莫归邪来刺杀战天风,忧乐双仙功力不在莫归邪之下,即便有白云裳在,莫归邪自信也一定能杀得了战天风,再想不到无天佛和净尘净世会突然出现,无天佛是当世顶尖高手之一,只他与白云裳联手,莫归邪便绝无胜算,何况还多出个净尘净世?所以心中又惊又怒。
忧乐双仙却没有惊,只有怒,两怪长年隐居忧乐谷苦修,虽然听过白云裳无天佛的名头,也看得出两人功力极高,可两人对自己却更自信,阴无忧扫一眼莫归邪,怒哼一声道:“莫归邪,你还等什么,你杀了这小子,我两个对付无天佛白云裳。”不过他这声怒哼,出得嘴来仍是娇声细气。
声出身起,他左手一晃,显出一对月轮,直向无天佛扑去,阳无乐如影随形,也是双手一晃,现出一对日轮,扑向白云裳。
莫归邪也知道今日有进无退,战天风不死,五犬必亡,若能杀了战天风或至少刺伤他,或许还能保得五犬最后的一点火种,忧乐双仙一动,他反手拨刀,呀的一声厉叫,闪电般向战天风射来。
他一动,净尘净世立时斜里截出,迎头截击,无天佛迎上阴无忧,白云裳迎上阳无乐。
白云裳最留意的是战天风,身子始终斜拦在战天风前面,一动不动,阳无乐扑近,白云裳长剑在手,迎面一剑点出。
阳无乐双轮呈阴阳之势,一斜一正,一里一外,白云裳长剑一到,她外轮一格一旋,内轮一引,身子前钻,就要扑到白云裳怀里来,眼前却突地一花,白云裳剑尖竟已到了她喉前,阳无乐大吃一惊,双轮急切,脚下一绕,仍不死心,复要扑进,白云裳剑尖却又神奇的出现在她额前,阳无乐厉叫一声,其声若双石碰击,双轮展开,刹时间连变十余招,却始终未能进得一步。
白云裳剑证因果,有攻方有守,无攻便无守,另一面无天佛却是迎头对攻,阴无忧身到中途,无天佛一脚跨出,佛号声中,一只手掌迎头扇下,便如落下一座大山,阴无忧虽自负,但一看无天佛手掌威势,竟是不敢硬接,左轮一切,斜斜切向无天佛手腕,右轮急进,直指无天佛前胸,无天佛前手未落,后手忽地显出,屈指一弹,正弹在阴无忧右轮上,“铮”的一声脆响,阴无忧只觉轮上一股巨力传来,身子情不自禁一晃,退后一步,怒喝一声:“好和尚。”复又扑进,双轮旋成一片白花,围着无天佛滴溜溜乱转,无天佛以拙打巧,双掌斜削横劈,如长刀,如巨斧,威势惊人,阴无忧双轮虽巧,近身不得。
惟一占到上风的,只有莫归邪一个,净尘净世迎面截击,人未到,两个金字当先撞到,莫归邪长刀一晃,唰唰唰唰,一连四刀,竟将两个金字劈成了八块,身子仍毫不停留的急冲过来。
净尘两个又惊又怒,复又凝字,手印变换,拼死拦住,莫归邪长刀如风,将金字不绝的劈开,月光下,破碎的金字漫天飞舞,好看煞人,莫归邪却仍是步步前进。
论功力,净尘净世合力,并不在莫归邪之下,可以说还要略强一点点,但莫归邪的刀实在太快,净尘两个手印转换再快,却怎么也赶不上莫归邪的刀。
战天风给白云裳护在身后,无事可干,他只看一眼,便知忧乐双仙绝不是白云裳无天佛的对手,双怪虽然怪得稀有,但手上的功夫还差得远,到是净尘两个步步后退惹发了战天风怒火,嘿嘿一笑:“天下只你快不成,看本大神锅露一手快锅你瞧瞧。”
反手拨锅,白云裳却担心他,一把抓住他手,道:“风弟,你为天子之尊,不必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