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什么天子之尊。”战天风嘻嘻一笑,知道白云裳是担心莫归邪刀太快,怕万一伤了他,道:“姐姐你放心,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他比我快,这次我保证比他快。”
“那你不要用锅子,就用金字,用万异老前辈教你的法子。”白云裳仍是担心他。
白云裳嘴上和战天风说话,手中剑并未停下,看似漫不经心的舞动,阳无乐却无论如何也扑不进来,阳无乐又急又怒,道:“要你这么担心,他到底是你男人还是你儿子啊。”
话未落音,眼前剑光忽闪,白云裳长剑突地到了她嘴前,她嘴唇几乎已能感觉到剑风的凉意,一时惊出一身冷汗,急忙闪身后退。
战天风手痒,但也不愿白云裳担心,应一声:“云裳姐,你瞧好吧。”一步跨出,美女江山一锅煮七字齐出,乱哄哄打向莫归邪。
莫归邪最没有把握的,就是战天风呆在白云裳身边,虽然还有一个阳无乐,但莫归邪看得出来,阳无乐并不能完全牵制白云裳,关健时刻,白云裳必然会回剑相护,这种情形下,想杀战天风,难,他却没想到,战天风竟会离开白云裳身边向他杀来,心中狂喜,暗叫一声:“小子你是找死了。”左手划圆,将净尘金字挡开,右手长刀一展,跟上次一样,一刀便将战天风七个字尽数劈开,战天风功力虽然大进,金字也长大了不少,却仍挡不住他的长刀。
莫归邪一刀劈开金字,身随刀进,全身功力尽数运到刀上,暗下决心,誓要一刀便斩了战天风。
但金字之后,突然就没了战天风的身影,正自奇怪,眼角瞟到身侧金光一闪,先还以为是净世呢,却突地觉出不对,这闪来的金光太浓,不象只是一个字,急转身,果然是七字齐出,正是战天风。
莫归邪无论如何也想不清,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战天风到底玩的什么妖法,一下就到了他侧后,心底不信邪,长刀一绞,将七个金字尽数绞灭,挺身复进,眼前一花,却又没了战天风身影,同时身后劲风如箭,直向背心打来,感应那劲风不只一股,莫归邪反刀急劈,顺眼看时,果然又是战天风,可惜才看到战天风一片衣角,眼还没眨呢,又不见了。
莫归邪一时间惊怒交集:“这小子不但功力大进,更从哪里学来这般滑溜的身法,难道真是天绝我族?”
看到战天风如此诡异快速的身法,他刹时便死了心,知道今夜无论如何杀不了战天风了。
阴无忧阳无乐虽处于下风,却不象莫归邪一样看得明白,阳无乐厉叫一声,两人忽地同时后退,身子撞到一起,复又同时旋转,发出的灵力带起一股巨力的旋风,刹时间枯草飞扬,泥沙俱起,以两人为中心,形成一个圆形的风团,风团撕裂空气,发出怪异的呜呜声,让人心血下沉。
风团越来越大,忽地一声异啸,风团裹着的泥沙枯草如劲箭般往外疾射,现出忧乐双仙,两人身上的衣服都不见了,以一个极其怪异的姿势互相缠在一起,悬停在空中,并且急速的旋转着,若不是无天佛白云裳眼光都锐利之极,只怕还真看两人不清。
白云裳只看了一眼,立即垂下眼光,无天佛却是哈哈大笑:“原来你两个躲在阴阳谷里,修的就是这个啊,哈哈哈,这到也是我佛门大法,只不过你们好象走火入魔了吧。”
原来忧乐双仙是以男女欢合的姿势缠在一起,一上一下,一正一反,两人下体贴在一起,脚却又反上来,交互缠着对方的脖子,四手张开,乍看上去,就象一只张牙舞爪的大肚子蜘蛛。
两人摆出的这个姿势,是佛门欢喜禅的一种,事实上忧乐双仙所修的,就是出自佛门欢喜禅,不过给两人另掺了魔门邪功在里面,有些不伦不类。两人修的这魔功,名为无忧无乐大法,四手张开,轮番进击,称为无忧无乐手,两人忧乐双仙的名号,也因这无忧无乐大法而来。
在两人的身周,随着两人的旋转,凝成一个光圈,约有三四丈方圆,光呈暗青色,给月光一照,反射出一种青幽幽的暗光,正宗的欢喜禅,修成时也会发出光团,但即不会是这么飞沙走石娇怪作法一样,光也不是这种暗青色,而是一种纯白色,所以无天佛只看了一眼就说他两个所修走火入魔了。
“是不是走火入魔,你试一下便知道了,且看我们的无忧无乐对你的无天,到底谁强些。”阴无忧哼了一声,其声越发娇柔,到如男女欢爱时女子的娇吟声相类似了。两人一直在旋转,这时越旋越急,忽一下便向无天佛撞了过来。
“阿弥陀佛,那就让老僧来超渡你们这些魔门孽障吧。”无天佛高宣一声佛号,双掌一合,无天大法全力运转,身上忽地现出一个彩色光圈。
所谓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无天佛这彩色光团虽比阴阳怪凝出的光圈要小,只有丈许方圆,但彩光流转,给月光一照,现出详云之色,显得十分的正大平和,忧乐双仙的光圈虽大,一对比,颜色可就暗淡多了。
天无佛前迎,两个光圈刹时撞在一起,忧乐双仙的暗青色光圈一下子包围了无天佛的彩色光圈,那情形,就象一张巨嘴一下子把无天佛吞了下去一般,但两个光圈融在一起,却更显出无天佛功力的精纯,他的彩色光圈在忧乐双仙暗青色的光圈里,越发显得彩光熠熠。
忧乐双仙急转不停,无忧无乐手全力展开,四手四轮如风车般切向无天佛,无天佛无天大法同样全力运转,双掌对四轮,见招拆招,步步后退,忧乐双仙的无忧无乐大法虽然入了魔道,但威力确实了得,硬碰硬,无天佛还要略处下风。
远远的看去,便见是一个巨大的暗青色光圈紧追着一个彩色光圈,时分时合,暗青色光圈急速的旋转着,时而在前时而在后,时而把彩色光圈吞进光圈里,时而却又吐出来,不知道的人,会觉得这两个光圈分分合合吞吞吐吐好看又好玩,明眼人却看得出来,三人的灵力都已运转到极致,一个失手,便要魂归极乐,绝无半分侥幸。
白云裳在一边低首垂眉,她是黄花女儿之身,见不得忧乐双仙的这种姿势,但无天佛明显不敌,她却又不能不帮手,低宣一声佛号,手中宝剑突地向天抛出,悬于头顶丈许高下,她再宣一声佛号,低声祷道:“师父,弟子今日要开杀戒了。”
轻祷声中,身上忽地现出佛光,佛光上移,包住头顶悬停的宝剑,最后在宝剑周围也形成一个小小的佛光圈。
“除魔卫道,娇孽纳命。”白云裳一声低叱,裹着佛光的宝剑急飞出去,闪电般射进忧乐双仙的青光圈.
白云裳宝剑一动,无天佛同时一声顿喝,双掌上生出一团巨大的彩云,猛飞向忧乐双仙。
两大顶尖高手,各以毕生绝学合力夹击,忧乐双仙同声惨呼,阳无乐给白云裳宝剑一剑穿心,阴无忧则给无天佛彩云挤得口喷鲜血,五内尽碎。
忧乐双仙尸身入地,白云裳宝剑转头飞回,无天佛宣了声佛号,对白云裳道:“白小姐居然练成了佛光飞剑的绝学,果不愧为白衣庵千年才出一个奇才。”
一般人只知元神御剑,因为世人所见御剑术里,最了不起的就是元神御剑了,能修到元神御剑的,没有几个人,而白云裳的佛光御剑,却比元神御剑更进一步,当然,她这个其实也还是元神御剑,只是她的元神也带了佛光,威力因此而成倍增大,而能以元神带佛光的,世间从所未见,无天佛也算是佛门一代高僧,却也只是听说过而已。他素来并不认为自己比白云裳差,这一会儿却是真个心服口服。
“大师客气了。”白云裳微微一笑:“若不是大师全力相助,我也杀不了他们。”她说话时,气息微有点不均,以元神带佛光御剑,极耗灵力,若非忧乐双仙邪功过强,且那姿势又实在不雅,白云裳无法仗剑上去相助无天佛,她也不会用佛光御剑。
无天佛点点头,看一眼地下忧乐双仙的尸身,道:“双怪的无忧无乐大法虽入了魔道,威力也确是了得,他两个也算得上是有点歪材了。”
忧乐双仙尸身分开,丑态不堪入目,无天佛知道白云裳不愿看,脚尖往地下一踩,一下子踩进去尺余深,再一挑,竟连沙带草挑起丈许方圆一块地皮,反过来盖在了双怪尸身上,宣了声佛号,道:“无忧无乐,无往无来,但愿两位在西方极乐能修成正果。”
忧乐双仙一死,莫归邪慌神了,一声狂嚎:“大家同归于尽吧。”左掌挡开净尘金字,连人带刀猛向战天风扑去。
他这其实是以进为退之法,换了别人,说不定就给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唬住了,可战天风天生就是个鬼,他骗人是常事,别人想骗他就有些难了,一看莫归邪这样子,立明真假,到还帮着喝戏,口中叫:“小心了,老小子要拼命。”脚下也往后退,双手凝印结字,好象是要掩护自己往后退的样子,全力打出,其实却留了后手,只打出江山一锅煮五个字。
莫归邪听了他这话再见他往后退,暗喜,更不迟疑,长刀一划,将战天风五个金字尽数划开,再往后一带,把净世的金字也斜挡开去,扭身就跑,但就在扭身的同时,他脑子里突地电光一闪,想到了不对,但哪里不对一时却又想不明白,而这时眼角金光闪动,战天风剩下的美女两字已打了过来,莫归邪这才意识到是金字数目不对,少了两字,可这时才明白有些迟了,挡已不及,一咬牙,气运后背,同时竭力全掠。
扑扑两下闷响,美女两字同时打在莫归邪身上,一中后背,一中屁股,打屁股上面的还好点,后背上那一下可不轻松,打得莫归邪一口血喷出丈远,不过这两下也帮了忙,让莫归邪借力一掠百丈,那速度,便是战天风的玄天九变也要忘尘莫及。
战天风先还庆幸巧计得售,再一看傻了,莫归邪跑了啊,他没去想莫归邪功力比他高得多,挨上一金字只是受点儿伤呢,可要不了命,自骂一声:“战天风,你还真是笨死个南瓜哦。”纵身要追,他就不信受了伤的莫归邪能在他的玄天九变下跑得了,但白云裳却急叫道:“风弟,不要追了。”
所谓穷冠莫追,莫归邪虽受了伤,快刀还在,战天风真要追上去,他垂死挣扎,说不定会伤了战天风,跑了莫归邪无所谓,别说跑一个,就是跑一百个,白云裳也不放在心上,却不愿战天风去冒险。
这时的白云裳,已再不是先前那个超然于一切之上的佛门仙子,战天风在她心里,已比什么都重。
即然白云裳说不追了,战天风也就算了,拍拍手笑道:“给这老小子抱了个美女去,明天讨回来。”
他得了便宜卖乖,白云裳微微而笑,月光温柔如水,白云裳的眼光,却比月光更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