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战天风隐身在百丈之外,又运起了敛息功,三僧感应不到,却瞒不过白云裳。
战天风过去,白云裳却不肯回过身来,战天风略一犹豫,伸手从后面抱住了她,道:“云裳姐,你生气了吗?我不是有意想偷听你,只是,只是-----。”
“我没有生你的气。”白云裳摇头:“我只是在想,三位大师为什么这么固执。”
战天风放心了,道:“那三个老顽固啊,可能是平日木鱼敲多了,把他们自己的脑袋也敲成木鱼脑袋了吧。”
白云裳身子无力的靠在战天风怀里,她觉得非常的软弱,三僧的固执,让她似乎失去了的全身力气。
战天风并不能完全理解白云裳心中的感受,他只是紧紧的抱着白云裳,轻轻的贴着她的脸,她的脸光滑如丝绸,微微有点儿凉,战天风有点儿担心,道:“云裳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白云裳摇了摇头,在战天风怀里转过身来,双手搭在战天风脖子上,直视着他的眼睛,久久的看着他,战天风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的和白云裳对视,而且是以这么亲密的姿势,倒给她看得不好意思起来,道:“怎么了,云裳姐。”
“风弟,你告诉我,假如你做了天子,你会成为一个荒淫暴虐的君主吗?”
“这个?”战天风搔头,嘻嘻笑道:“我也不知道,说老实话云裳姐,我有时候杀气蛮重的,不过一般的人我不和他计较,至于荒淫,那个,那个,那天夜里,姐姐不是说要管着我吗,你管着我,我保证不会荒淫,但如果你不管着我呢,那说句实在话,难说。”
白云裳点点头:“不是有鬼瑶儿和苏晨吗?我相信苏晨一定可以找回来的,鬼瑶儿也终会回到你身边。”
“鬼瑶儿可管我不住。”战天风嘻嘻笑:“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吗?鬼丫头平时好象蛮精明,可只要给我在屁股上打上一板,立时就是个傻丫头了,至于晨姐更不要说,有时候她简直就比我妈还宠我。”
他这话又让白云裳想起他梦中偷苏晨奶吃的旧话,不由扑哧一笑。
“但姐姐却让我又爱又怕,所以要想我不变坏,姐姐只有亲自管着我。”战天风大胆的看着白云裳:“姐,嫁给我,好不好?”
虽然以一个最亲密的姿势将白云裳抱在怀里,战天风却仍有着巨大的担心,他生怕白云裳会拒绝,说到最后那三个字,他的嗓子眼好象是给堵住了,要费好大的力气才能冲出来。
“你是跟姐姐耍无赖了。”白云裳装做生气的沉下脸。
“不是的。”战天风慌神了:“我,那个,我---。”我怎么样,一时却是说不下去了,脸都急白了。
“小傻瓜。”白云裳笑了,伸嘴在战天风脸上嗒的亲了一下。
战天风呆住了,白云裳红艳艳的嘴唇就在眼前,他却仍觉难以置信,还要问清楚:“姐,你答应了是不是?亲一下就算是答应了是不是?真的答应嫁给我了。”
他的傻样子再次把白云裳逗笑了,心中柔情无限,这个平日的机灵鬼,这会儿之所以这样傻,是因为他心里实在太看重她啊。
白云裳又在战天风脸上亲了一下,郑重的点头:“是的,我的傻弟弟,姐姐嫁给你,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可以了吗?”
“可以了,可以了。”战天风狂喜点头,白云裳脸飞红霞,眼眸如醉,她以为战天风会紧紧的抱住她,狠狠的亲她,但这时却出了个意外,战天风猛一下松开了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下,竟是不住的叩起头来:口中还一串声的叫:“谢谢佛祖,谢谢道祖,谢谢日游神夜游神,谢谢灶王菩萨土地公公,谢谢你们的保佑,我的云裳姐终于要嫁给我了呢。”
听着他一边串的念叼,白云裳最初想笑,但听到后来,眼泪却出来了,在战天风身边跪下,双手合什:“谢谢佛祖,赐给云裳这段姻缘。”
看到白云裳眼中含泪,战天风到慌了,道:“姐,你怎么哭了。”
白云裳双手箍着战天风脖子,含笑摇头:“我没有哭,我是高兴的。”红唇凑近,星眸微闭,低声道:“风弟,亲我。”
双唇相接,战天风的感觉里,似乎噙着了一片花辨,那么的柔嫩,那么的香甜,天地俱醉-------。
不知有多久,两唇终于分开,战天风细细的看着白云裳的脸,那脸上是如醉的红颜,那种惊人的艳色,世间无物可以形容。
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战天风却犹有身在梦中的感觉,忍不住叫道:“云裳姐。”
白云裳应了一声。
战天风又叫:“云裳。”
“嗯。”白云裳再应了一声。
战天风再叫:“姐。”
白云裳到笑了:“傻弟弟,姐姐在这里呢,在你怀里。”
“是的,是真的。”战天风傻笑:“姐姐是我的了,我还要亲你。”
“嗯。”
“我要把你身上所有的地方全部亲到。”
白云裳身子发软,已不能应声,双唇再次相接,战天风这次的吻,象火一样热烈,他的手更伸进白云裳衣服里,无所不至。
“姐,我要你。”战天风再也无法控制,伸手要解白云裳衣裙,迷醉中的白云裳却清醒了过来,勉力抓住他的手,道:“风弟,等一等,现在不要。”
“为什么?”战天风急了。
“好风弟。”白云裳亲他:“姐姐什么都肯给你,但是,稍等一等好不好?”
“为什么啊?”战天风不明白,他的手又伸进了白云裳衣服里,急切的揉搓着,他不是没经过女人,若换成其它女子,他不会这么急,但白云裳就不同,他真的希望马上与白云裳融为一体,一刻钟都不能等。
白云裳给战天风揉得全身发软,娇喘细细,几乎连话都已不会说了,但总算保持着一丝清明,再次抓住了战天风的手,道:“风弟,你听我说,师门恩重,姐姐要嫁人,先要征得师门的同意啊。”
“你师父不是过世了吗?”
“可还有掌门师叔啊。”白云裳娇嗔的看着他:“你不会以为白衣庵除了我一个,再没有其他人了吧。”
“你不是掌门?”战天风这回真个奇了:“我还为白衣庵现在是你老大呢?”
“哪有这样的事。”白云裳笑了起来:“白衣庵现在的掌门是清砚师叔,她是我师父最小的师妹,从小也特别痛我,加上师父临去前有言让我放手而为,所以师叔不太管我,任我在江湖上闯荡,但真正有了大事,我还是要向掌门师叔禀报的,而嫁人可是我的终身大事,当然得要征得掌门师叔的同意。”
“可她要是不同意呢。”战天风担心起来。
“会同意的。”白云裳满怀信心的点头:“掌门师叔最痛我了,只要是我自己选的,她一定会同意。”
“我是说。”战天风还是不放心:“万一她要不同意呢,例如东海那三个老光头去她面前说了什么坏话,她硬是不让你嫁给我呢。”
白云裳笑了起来,伸出白生生的指头在战天风额头上点了一下:“你这个脑袋啊,就是想得多,东海三僧虽然固执,终是有德高僧,不是那种背后嚼舌头的人。”
“我是说万一呢。”战天风不依不饶。
“你啊。”白云裳拿他没办法了,去他唇上一吻,调皮的道:“那就要看你胆子大不大了?”
“什么胆子大不大?”战天风不明白。
“真要不允,那我就和你私奔,所以要问问你的胆子大不大啊?”白云裳娇笑:“你要是胆子太小,不敢带我走,那就没办法了。”
战天风明白了,狂喜挥拳:“姐,这个你放心,只要你自己点了头,天下任何人都拦不住我,我说过了,马大哥过世后,我有时候杀气蛮重的,谁要敢拦着你不让你跟我走,我敢把天给他翻过来。”
“什么呀。”白云裳白他一眼:“是我师叔呢,不许你无礼的。”却又咯咯笑了,伏在战天风怀里,道:“所以你放心好了,我的傻弟弟,姐姐一定是你的,绝对跑不了。”
“我放心了。”战天风仰天躺在草地上,长长的吸了口气,大声道:“今天天气真好啊,吸一口气好象都是甜丝丝的呢。”
白云裳亲他一口,伏在他身上,战天风环臂搂着她温软娇柔的身子,微风轻拂,甜香阵阵,浑忘一切。
有一件事情让战天风非常好笑,他在白虎关停了三天,四国联军竟是等不及了,派人来下战书,催战天风应战。
看到战书,战天风气极反笑,下令:“全军进发,到天安三十里外扎营,明日一早决战。”
大军拨营,到天安三十里外扎下,与四国百万联军遥遥相对。
入夜,天气有些燥热,战天风在帐中呆不住,和白云裳出来,两个到一个小岭上看对面联军的营帐,百万联军,军帐延绵十余里,点点灯火,亮过天上的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