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归燕王算盘珠子拨得哗啦哗啦响,却就喜坏了战天风,对华拙叫道:“送上门来的红烧肉啊,你不会没胃口吧?”
“未将胃口好极了。”华拙也是狂喜,他以为车弩用不上呢,不想还有这样的好机会,下令前面轻骑退开,露出早已布好阵势的车弩。
李一刀回阵,看敌军冲到阵前百丈左右,手中刀一挥,中车弩万箭齐发,奇异的嗖嗖声掠过战阵的上空,就如死神弯刀带起的风声,归燕精骑成片栽倒,象是被割倒的麦子。后面归燕精骑不断的往前冲,中车弩轻车弩不绝的发射,等归燕主帅看着情形不对,急令鸣金收兵时,扑出的两万精骑已死了一万有余,却还没冲到战天风阵前。
“不玩了。”战天风霍地脸放寒光,厉声喝道:“擂鼓,冲阵,鲁能,把敌军左中右三军给我通通冲垮。”
“遵令。”鲁能大声应令,令旗挥动,中军四万连环甲马,左军三万,右军三万,一齐冲出,军中数十面大鼓同时擂动,鼓声伴着轰隆的马蹄声,天摇地动。
归燕等四王知道战天风有九胡和雪狼军助战,上次吃了五犬的大亏,这次四王在防守上加倍下了功夫,阵势层层想迭,环环相套,四王的看法,即便九胡和雪狼军比五犬更精锐,也休想一举冲垮联军的阵势,而只要战天风大军陷身阵中,借着联军的优势兵力,必可击败战天风。
四王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最先冲来的,不是预想中的九胡和雪狼胡骑,而是他们从来也没见过的连环甲马,马披着甲,人披着甲,马是黑压压的,人也是黑压压的,黑人黑马黑甲之间,挂着黑乎乎的连环,轰隆隆的急驰过来,象是一堆乌惨惨的云,更象一座乌蒙蒙的山,而在所有甲士手上,是长达数丈的长矛,矛尖闪闪的发着寒光。
四国上百万联军,从将军到士兵,人人看呆了,直到连环甲马驰近本阵才惊醒过来,惊醒过来又有什么用呢?从将军到士兵,从四王到到四王所有的谋士,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没见过这样的连环甲马,更没打过这样的仗,挡是一定挡不住,连在一起的连环甲马,难道以盾牌长枪可以挡住?傻瓜都知道那不可能,反攻更不要说,你得砍得开那些连环才行啊,砍不开,你从哪儿反攻?
那么跑呢?可悲的是,四国联军布下的是步兵阵,如果是五犬那样的精骑,一看形势不对,利用轻骑的快速,摆脱连环马是完全能做到的,而步兵怎么可能跑得过马,就算是披着重甲的马,比两条腿还是要快得多,就算有那腿快的吧,可还人挤人啊,挤着上百万人呢,人多力量大,可人多他也挤啊,尤其是在想要逃跑的时候。
三路连环甲马如三把铁扫帚,以无铸之势,横扫过四国联军百万人布成的战阵,将四国联军扫得七零八落,随后是三路精骑,摧枯拉朽。
几乎是连环甲马一开始冲锋,四国联军就败了,四王惟一想得到的命令就是撤退,而惟一能做的事,就是自己当先逃命,至于百万军队能不能撤得出来,真的是管不着了。
百万人的大杀场,百万人的大溃逃,那种乱和惨,这世间没有什么言词可以形容,人多,在有些时候,尤其是在慌乱的时候,人越多,真的就越要命,一百个人可以分开而逃,而一百万人呢,外面的不逃开,里面的就出不去,后面的不让开,前面的就没退路,前面的拦着后面的挤,中间的就是团饺子馅,不要敌人的刀临头,自己人的脚就把他踩成了肉泥。
“阿弥陀佛。”白云裳慧眼观照全场,心中悲悯,看向战天风,道:“风弟。”
战天风点点头,下令:“传令下去,跪地投降者不杀,对逃走的也不必追杀。”
“谢谢你,风弟。”白云裳心中宽慰,却仍是不忍心看下去,遥望天边,默默出神。
“姐,怎么了?”战天风担心的看着她:“是不是杀人太多了,你不开心?”
“不是。”白云裳摇摇头,对他展颜一笑:“死人是必需的,如果不打垮四大国的势力,不拿掉他们内战的本钱,那么战火永远都不会熄,这是壮士断腕,暂时的痛,换来的是长久的安,而因为你的善心,即便在这一战也可以少杀很多人,所以我很开心。”
“那---你在想什么啊?”
“我在想一些事。”白云裳看向仍是纷乱无比的战场:“你只有四十多万人,四大国联军有一百多万人,几乎是你的三倍,却败得如此之惨,这让我想到天朝,天朝是如此的大,如此宽广的土地,如此丰富的物产,如此多的人口,这力量是多么的强大啊,而胡骑,五犬九胡十狼,全加起来,地域不到天朝的十分之一,人口更不到天朝的百分之一,可数千年来,胡骑一直是天朝最大的外患,几乎每一朝每一代,都会有胡骑入侵,这么强大的天朝,对着一个小小的胡骑,却就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反而长受欺凌,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一会儿,我真的是迷惑了。”
“这么复杂的问题啊?”战天风搔头,笑,道:“前面的我可以答你,四国联军败因有两个,一是一体四心,指挥不畅,上次三十四国联军在西风城外也是近百万之众,结果给雪狼王一冲而垮,原因都是一样的,这样的乌合之众,只能打顺风顺水的仗,稍一不畅,那就是一锅粥,人越多,越麻烦。”
“是啊。”白云裳点点头:“如果指挥不畅,一旦乱起来,确是人越多越麻烦。”
“二则是因为连环甲马。”战天风看着远处开始回撤的连环甲马,道:“连环甲马,其实可以说是个笨东西,骑兵要求的,本来就是闪电般的速度,连环甲马不但披上重甲,还把马拴起来,根本跑不动,攻城它用不上,快速追击就更不用说,便是行军它还累,我之所以一路慢行,即是为了消磨四国联军的锐气,也是为了节省马力。”
“但连环甲马用来冲阵,威力真的很大啊。”
“是的。”战天风点头:“我说过了,连环甲马惟一的用途,就是用来对付步兵阵,四国联军别说只是百万的乌合之众,就算再加一百万,就算全是一国之军,指挥通畅,这一仗也一定要败,只是看败的结果如何而已。”
“风弟。”白云裳突然提出个奇怪的问题:“如果今天是你指挥四国联军,难道也会败?”
“当然啊。”战天风笑了起来:“你真以为我是战神降世啊,其实我只是有点小聪明,脑瓜子灵活,真正的战法什么的都是跟天算星天巧星师父学来的,师父高明,加上我这徒弟还不傻,没什么空子给别人钻,所以上了战场好象就无敌了,其实不是我无敌,只是敌人太傻吧。而且就算是战神降世吧,若是这样的步兵,初次碰上这样的连环甲马,也一定会败,你拿什么挡啊,挡不住又跑不动,不败才有鬼呢。”
“也是。”白云裳点头:“连环甲马对付步兵阵,确实可以说是绝杀了。”
“那也不见得。”战天风摇头。
“你有办法对付吗?”白云裳奇了。
“当然。”战天风笑:“东西终究是死的,人才是活的,任何东西,再厉害,也一定有它的弱点,我若是四国联军的主帅,今天也一定会败,但下次再战,如果敌人再用连环甲马,那么败的就是他了,我会把他连人带甲捎上马,全部留下。”
“你有什么办法?”白云裳越发好奇。
“很简单啊。”战天风向远处的连环甲马一指:“连环甲马从人到马都是重甲,但马腿是它最大的弱点,若以长刀削马腿,破连环甲马易如反掌,一组连环马是十匹,只要削断其中两匹马的马腿,整个一组连环马都会给带翻,那种笨笨的东西一旦跌翻,就象乌龟翻了背,后果你去想好了。”
“用长刀削马腿?”白云裳凝神一想,击掌笑道:“对啊,这还真是个好办法,风弟,你真是天才。”
战天风难得脸红一个:“姐,这不是我想出来的呢,是天算星师父想出来的,天算星师父的任何战法,有攻就一定有守,都是相生相克的。”
“是天算星想出来的啊,果然不愧天算星之名。”白云裳点头:“不过你能用也是好徒弟了。”
“好徒弟不见得,但我一定是姐的亲亲好弟弟就是了。”战天风一眨眼睛。
这是白云裳情动时叫出来的,没想到战天风会在这时候学出来,白云裳大羞,玉脸飞霞,娇嗔:“小坏蛋。”
“哪里坏了。”战天风笑嘻嘻凑过来。
“不告诉你。”白云裳打他的手。
在两人的轻声调笑中,战争结束了。这一战,四国联军死伤二十来万,被俘的三十来万,余下的一逃千里,远远的逃回国去了。
战天风大军进了天安城,慕伤仁来了,手下竟有一万多人,都是当日在天安城头力抗五犬的义勇之士,见了战天风,慕伤仁十分高兴,战天风也很高兴,却见慕伤仁左手软软的垂在身侧,似乎颇为不便,惊道:“慕大哥,你手怎么了?”
“给莫归邪刀气伤了经脉。”慕伤仁哼了一声:“我虽挨了一刀,却也叫金狗吃了我一箭,只可惜没能要了他狗命,不过他死在兄弟你手里,那也是一样。”
原来五犬打城,慕伤仁无力与抗,便与数名好手偷摸进五犬大营去刺杀金狗,结果给莫归邪发觉,但慕伤仁几人仍奋勇杀进,同去的几人都死在了金狗帐前,慕伤仁自己也给莫归邪刀气伤了左手,但却也给了金狗一飞箭,不过只是让金狗受了点伤。
“是莫归邪那家伙啊。”战天风哼了一声:“我这次也给了他两金字,下次吧,下次有机会一定斩了他。”
“好啊。”莫归邪呵呵笑:“其实区区一个莫归邪杀不杀无所谓,灭了五犬,这才真正的大快人心。”
战天风也呵呵笑,说笑一回,慕伤仁道:“战兄弟,我还得求你件事,五犬来犯,烧杀抢掠,天安城方圆数百里内,田地尽竭荒芜了,现在到处都是饥民,所以得请你救济一下。”
“这个好说。”战天风笑:“慕大哥你不知道,我破了五犬,五犬历年来抢掳我天朝的财宝都落在了我手里,钱多着呢,派人去南方买点粮食来就是。”
这时白云裳插口:“去南方买粮食,只怕缓不济急,风弟,你好人做到底,先拨一部份军粮接济一下吧。”
“姐姐真是菩萨心肠。”战天风笑,点头,当即命鲁能拨出一半军粮给慕伤仁,但天军一路慢慢走,军粮剩下的其实已经不多了,后面的运粮队一时半会却还上不来,报上数来,战天风颇有些发愁,这时却突报陀光明来了,原来陀光明闻得战天风率天军来打天安,他就运了大批粮食来劳军,战天风狂喜,握了陀光明手道:“大哥,你可来得太及时了。”就把陀光明带来的粮食拨给慕伤仁,道:“慕大哥,天安城你熟,这事就交给你,你组织百姓去船队领粮,要告诉百姓,这粮食可是陀家救济的。”
“这个我省得的。”慕伤仁狂喜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