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陀光明见战天风把粮食全接济了百姓,道:“二弟,那我再去运一批粮食来。”
战天风忙摇手道:“不要了不要了,大哥,你再这么弄下去,陀家要破产了。”
“这叫什么话?”陀光明急了:“你是陀家二少,现在你领军,别说这点儿粮食还败不了陀家,就算真的倾家荡产,那也是要全力支持你的。”
战天风知道陀光明的性子,不好再说,笑道:“行了行了,大哥,正因为我是陀家二少,所以不能看着陀家太亏啊,这样好了,我破五犬得了大批金子,我本来是要派人去买粮食的,但说到做生意,你肯定更拿手,不如就由你代买吧,这样也免得那些黑心粮商欺生诈我们的银子。”
他这么一说,陀光明到是同意了,战天风便叫逸参拨了三百万两银子给陀光明,军粮就由陀家船队负责了。
夜深了,虎威江边却仍是灯火通明,欢声喧天,那是饥民在陀家船队领粮,慕伤仁一面派人维持秩序,一面广发通知,让远近的饥民都来领粮,得到消息的饥民络绎于途,有粮食领,又哪管天黑天白,夜深夜浅?
天安城数历战火,皇宫也多已残破,但御花园中的花却反而开得更好,争奇斗艳,异香满园。
战天风倚坐在亭子一角,将白云裳抱在怀里,白云裳换了晚装,如云的长发披散着,静静的倚着战天风,听着虎威江边的欢闹声,回想上次金狗入侵,虎威江边哭声震天,前后对比,心中感概万千。
“云裳姐,想什么呢?”战天风在白云裳的秀发间轻轻的嗅着,白云裳的晚装较为宽松,在他这个角度,可以一直看到白云裳的衣领里,峰峦起伏,是无边的艳色,这让他又有些蠢蠢欲动。
白云裳并不理会他伸进衣服里的怪手,却轻轻叹了口气。
战天风收回手,轻托白云裳下巴,让她转过脸来,看着她眼睛,道:“姐,怎么了?好端端的又叹什么气啊?我惹你不高兴了?”
“不是。”白云裳伸嘴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道:“你虽然是个小坏蛋,但姐姐是不会生你气的。”
“那是为什么?”战天风开心了,也回吻白云裳。
白云裳却又轻轻叹了口气,把头埋在战天风脖窝里,好一会儿才道:“我是在想,如果现在你是天子,而整个天下都象今夜的情形一样,彻夜不息的都是欢呼声,那该是多么的好啊。”
战天风的手本来又有些蠢动,听了这话,再次停止了动作,箍紧了白云裳的身子,道:“姐,你放心好了,在这次挥兵入关之前,我就想清了,一定要平息所有的战乱,要让百姓过点儿太平的日子,那一花一草的清香,晨雾中叮当的牛铃,夕阳下飘扬的酒旗,马大哥那天说的这些话,我当时并没有太听懂,就是现在,我也还是不太懂,但我听得出他话中饱含的深情,还有你,我的好姐姐,当日金狗入侵,你在天安城头仰天痛哭,我当日也不太理解,我心中只有恨,恨玄信,恨他害死了马大哥,但现在我对你也多了一点儿理解,我理解了你和马大哥的心,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你们就是想要天下的太平啊。”
白云裳抬起头,深情的看着他,道:“是的,风弟,让天下太平,让百姓过点安乐的日子,这就是马大哥惟一的心愿,也是我惟一的心愿。”
“我一定替你们做到。”战天风紧了紧抱着她的手,道:“我不管佛门反对还是不反对,明天我会让人送信给归燕王,让他把玄信送到天安来,然后让天下诸候都来天安朝拜,让所有的王对天立誓,终他们一生,他们的军队不能出国境一步,谁违反了这个誓约,我就要他国破家亡。”
“你的意思是------?”白云裳不太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不。”战天风摇头:“姐,你不要误会我会替玄信出力,不可能的,诸候来朝拜的,不会是玄信,我可以不做天子,但玄信也无论如何不能再做天子,可以在皇亲中另选一人做天子,但玄信一定要退位,姐,你说这样行吗?”
说到这里,战天风仍是有些担心,看着白云裳的眼睛。
白云裳眼里却是另一层意思,她轻轻抚着战天风的脸颊,道:“风弟,你真的不想做天子吗?”
“那烂天子有什么做头,烦得要死。”战天风哼了一声,却又嘻嘻一笑:“不过姐,你若想做我的皇后呢,那我也勉为其难做几天好了。”
“我会做你的妻子,但不想做什么皇后。”白云裳微微摇头。
“那不就得了。”战天风笑:“你若不做皇后,这天子还有什么做头?”
白云裳深深的看着战天风的眼睛,她确信战天风这话完全出自本心。
“小傻瓜,你真是我的亲亲小傻瓜。”白云裳话中是无限的柔情,送上红唇,深深长吻-------。
次日,战天风召集逸参等诸王商议,派人给玄信和归燕王送信,让归燕王把玄信送到天安来,如果归燕王拒绝送,或者玄信拒绝来,就将发兵归燕,待玄信来天安后,再发诏给天下诸候,让天下诸候齐来天安朝拜。
诸王自然一体赞同,他们不知道战天风的真实意思,只以为战天风是要诛灭假天子把传国玉玺拿回来,却不知战天风只是想换一个天子而已,不过这些话战天风现在自然不会说。
十天后,使臣没回来,东海三僧却来了,不过三僧不是在朝堂上找的战天风,而是直接进了皇宫,当时战天风正搂着白云裳在御花园里轻声说笑着,白云裳忽地抬眼看向远方道:“东海三神僧来了。”
“他们三个来做什么?”战天风哼了一声:“又是来罗嗦的?”
他看着白云裳,白云裳点点头:“最好能说服三位大师,若真是不能,那也没有办法了,天下民生为重,借着你的力量,现在有了让天朝重新平定的机会,我绝不会错过。”
她眼光一般都是平和超然,充满了圆融的智慧,但这一次,却少见的显出了坚毅之色。
宫中护卫统领仍是焦散,但真正坐镇外宫的却是无天佛,战天风下令焦散不必阻拦,放东海三僧进来。
三僧进宫,白云裳迎上一步,合什道:“阿弥陀佛,三位大师怎么来了。”
潮音德印还了一礼,破痴却哼了一声,沉着张脸,道:“白小姐,战天风给天子送的那信,到底什么意思?他想做什么?”
“师弟。”德印低喝一声:“说了不要那么冲动,你怎么就是捺不住性子。”
潮音宣了声佛号,对白云裳道:“白小姐,我们来,是想弄清楚战施主的真正意思,我们不明白他让天子来天安,是要奉迎天子,还是另有目地。”
白云裳点点头,道:“三位大师,我明白你们的意思,我弟弟没有别的意思,他现在做的,就是让天朝重返平和,让战火永远熄灭,让百姓从此过上安乐平和的日子。”
“你的意思是?”德印两个疑惑的看着她。
“天子坐镇天安,天下诸候朝拜,共约盟誓,从此诚心礼敬天子,绝不允许乱兴刀兵,谁若有违誓约,则天下共讨之。”
“这又是回到古礼了啊。”德印失声叫。
“是的。”白云裳点头。
“但是-----?”潮音有些疑惑。白云裳明白他的意思,道:“古礼废驰,乃藩强主弱,天子无力征讨,但现在我弟弟手握雄兵,天安城外一战,我想天下诸候没有谁再有胆子敢向天军挑战,诸候因畏而敬,古礼自然可复,战乱平息,天下自然平定,百姓也就能过上平和安乐的日子了。”
“阿弥陀佛。”潮音德印明白了,齐宣佛号:“战施主此举,惠及天下,福莫大焉。”
破痴眼中却射出怀疑之色,道:“他让天子来天安,难道真是要奉迎天子?而不是自己要取而代之?”
“是,也不是。”白云裳点头又摇头:“我弟弟不想做天子,让玄信来天安,不是我弟弟要取代他坐上天子宝座,但玄信失德,却也不能再做天子,可于皇亲之中另选有德之人,立为天子。”
“什么?”潮音德印失声惊呼:“另立天子?”
“我就知道。”破痴嘿嘿冷笑:“战天风到底还是想要做天子。”
“我说了他不会做天子,他就不会做。”白云裳断然摇头,看着三僧,道:“三位大师,我曾和你们说过,我弟弟在西风做过天子,并且得到了关外三十四国的真心拥戴,但后来他却毫不犹豫的把传国玉玺还给了玄信,放弃了天子之位,我可以肯定的说,如果他不愿交出传国玉玺,玄信是坐不上天子宝座的,这次也是一样,我弟弟说了不做天子,那就绝不会做,请三位大师相信我的话。”
她一脸诚恳,三僧到是不能怀疑她的诚意,三僧面面相窥,破痴断然摇头:“就算他不做天子,另立天子也绝对不行,天子好好的,为什么要另立,天下不服。”
潮音德印相视一眼,德印看向白云裳,道:“白小姐,战施主即然没有做天子的野心,为什么就不能诚心礼敬天子呢,何必一定要换?”
“天子必须要换。”白云裳断然摇头:“因为玄信害死了马大侠,如果玄信没有害死马大侠,那就什么都好说了,害死了马大侠,那就不必说了,我弟弟不会替玄信出力的,为天下民生计,玄信只能退位。”
“绝不能更换天子。”破痴厉声叫:“这是逆天而行,天必谴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