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白云裳刹时间胀红了脸,盯着他道:“我弟弟将会带给天下无数百姓平和安乐,这是逆天?大师真是荒谬。”
“两位请不要激动。”德印宣了声佛号,潮音看了白云裳道:“白小姐,这件事难道真的没有回转的余地吗?”
“除非马大侠复活,否则没得选择。”白云裳语气斩钉截铁,破痴的话,让她真的怒了。
“更换天子,此乃逆天之行,不论换谁做天子,休想天下人心服。”破痴也是面红耳赤。
战天风一直翘着脚坐在亭子里看天,眼见白云裳发怒,破痴仍是如此固执,恼了,哼了一声道:“哪个不服,我打服他。”
“那你就来试试看好了。”破痴怒视着他:“我到要看看你是否真的有通天之能。”
“那你就看着。”战天风霍地站起,厉声道:“传旨,整顿三军,明天一早启程,发兵归燕国,扫平归燕城。”立即有太监传旨出去。
“白小姐,这---这---。”潮音看着白云裳,却是不知该如何说。
白云裳宣了声佛号,心气稍平,一脸诚恳的看着潮音,道:“大师,你真的认为天子的名位比天下的和平重要吗?”
潮音微一犹豫,道:“君为轻,民为重,当然是前者重要,只是,只是天子即位以来,并无大过,更曾为忧民而在朝堂上屡屡大哭,这是仁君啊,突然间要更换天子,难服天下之心啊。”
得,玄信给五犬吓得大哭,到他嘴里成忧民了,战天风给他气笑了,白云裳却是心若死灰,知道再无法说服三僧,事实上这夜的对话和那夜在白虎关外的对话,大同小异,不过上次是四国联军未败,三僧有所倚仗,今夜联军已败,所以白云裳想趁势说服三僧,却不想结果仍是一模一样,白云裳宣一声佛号,道:“佛有三十二像,菩萨低眉,金刚怒目,都是佛像,有时候菩萨心肠,真的不如霹雳手段,三位大师请回吧,不必再说了。”
潮音与德印对视一眼,潮音摇了摇头,德印道:“即如此,那就不必再说了,不过白小姐,有一件事我想要告诉你,归燕王决心誓死护卫天子,归燕城本是天下雄城,自有归燕城以来,除了内乱,从来没有任何人从外面打进城过,且归燕王更召集了全国之兵,令弟的天军野战虽强,但想打进归燕城,却也是休想。”
“哈哈哈。”战天风仰天狂笑,三僧一齐看着他,战天风收了笑,斜眼看着三僧:“你们还会发动佛门的力量助归燕王守城是不是?”
德印略一犹豫,点头道:“是,我们将发动佛门能用到的所有力量,相助守城。”
“啧啧啧。”战天风啧啧冷笑:“厉害,厉害,这样一来,不但是天下雄城,简直是天上雄城了。”
“战施主若觉为难时,不妨及时收手,以免耗费时日,长年战乱,祸及百姓。”潮音宣了声佛号。
战天风却又是一阵狂笑,竖起一个指头:“一个时辰。”
潮音一愣:“什么一个时辰。”
“我大军到归燕城下,归燕王若是不降,我一个时辰之内就要打破归燕城。”
“什么?”三僧都是又惊又怒,德印嘿的一声道:“战施主,我承认你是天下少有的奇才,但说一个时辰内能打破重兵守护的归燕城,你这牛皮吹得也太大了。”
战天风眼珠一转,嘿嘿笑道:“大师不信?”
“当然不信。”德印潮音一齐摇头,破痴却只是沉着脸,死死的盯着战天风。
“那打个赌如何?”
潮音德印想视一眼,潮音道:“打什么赌?赌什么?”
“一个时辰之内,我打破归燕城,便算三位大师输了,那么佛门从此不再管玄信的事。”
“若是你输了呢?”德印看着他。
“很简单。”战天风一笑:“照你们说的,迎玄信入天安,让天下诸候来拜他,天下安定,我收天军回关外,天子不换,天下安定,怎么样?这个赌注不轻吧?”
潮音德印相视一眼,都是又惊又喜又疑,惊的是战天风如此狂妄,喜的是若赢了这赌注,那就是最好的结局,疑的是战天风如此手段,灭五犬败四国一船扫灭一支舰队,所有这一切,都远非常人可以想象,一个时辰打破归燕城,并不见得比扫灭五犬更难,莫非他真的做得到?两僧一时都不敢应声,破痴却厉声道:“你说话算数,若输了不认呢。”
战天风哈哈一笑,缓步过来,伸手轻轻揽了白云裳腰肢,道:“这是我最亲最爱的人,如果我说话不算数,就让她永远离我而去。”
“风弟。”白云裳心中激情喷涌,他知道战天风为什么要打这个赌,战天风是在为她着想,因为玄信,白云裳一步步走上与佛门的对立面,但如果赢了这赌注,佛门再不管玄信的事,这种对立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好,我跟你赌了。”破痴厉叫。
“师弟。”潮音德印一齐看着他。
“归燕城天下雄城,归燕王数十万大军,再加上我佛门助力,竟然守不了一个时辰,他若真有这样通天的本事,那我愿赌服输,这天子就让他做了。”
潮音德印相视一眼,潮音苦笑一声,德印看向白云裳,宣了声佛号,三僧一声不吭,纵身而起,出宫去了。
皇宫安静了下来,外面江边的喧闹声却反而更加的大了,没办法,赶来的百姓是越来越多了,而领了粮的百姓也并没有马上就走,很多人就地架起锅子,煮饭吃呢,吃饱了有说有笑,这声音能不大。
“风弟,你真的有把握一个时辰能打破归燕城?”白云裳挤在战天风怀里,看着他的眼睛:“上次我们在城里可呆了一个多月,归燕城可确是天下雄城啊,城墙的坚固,较之天安城也相去不远,归燕王虽败,但归燕是大国,集全国之兵,少也能有一二十万人,一个时辰怎么可能打得进去啊。”
“天巧星师父攻城的守段,十倍于守城,我敢这么说,当然有我的办法,不过真要一个时辰打进去,也不一定做得到,但输了也没关系啊。”战天风笑:“输了可以给逸参他们个理由,免得他们死缠着要我做天子,也可以给我自己个理由,帮玄信我是无论如何不帮的,但输给他就例外,这样不很好吗?”
“风弟,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弟弟,谢谢你。”白云裳情潮激涌,死命的挤进战天风怀里去,红唇如火,激吻着战天风,她身子虽对战天风开放,任由战天风摸索揉搓,但自己却害羞不肯爱抚战天风,这会儿却伸手到战天风衣服里去,火热的爱抚他。
她突然间如此情热如火,战天风可就受不了,喘着气捧了白云裳脸道:“姐,你今夜怎么了,再这么下去,我可真要忍不住了。”
“好弟弟,不要忍了,来吧,要了我的身子,姐姐什么都给你,什么都不管了。”白云裳红唇喷火,再次吻住了战天风。
战天风却再一次挣开了白云裳的唇,箍住了白云裳,激动的道:“姐,谢谢你,不过我还是忍一忍吧,你是我最亲最爱的人,我可不想让你师叔责怪你。”
“风弟。”白云裳心中激情再难抑制,伏在战天风颈窝边,情泪滚滚而下。
第二天,天军兵发归燕,天安城就交给慕伤仁了,有了粮食,慕伤仁又选了两万精壮汉子,正式组建了一支守卫天安的城防军。
陀光明送粮来,自然把天风号随船队带了来,当日战天风吩咐回巨野泽后就把九天轰雷机拆了的,陀光明来时又装上了,他以为战天风打仗用得着呢,战天风到船上,交给常平波几张图纸,要他找些木匠,依图制造,同时把天风号经虎威江一直开到燕江去,战天风白云裳也随船走,因为坐船舒服些,最主要是随时可以和白云裳亲热,若跟随大队行军,可没那么方便,焦散带了五百护卫上船,无天佛却让战天风发回雪狼王军中去了,他明言不要无天佛护卫,无天佛到也知道他的本事,何况还有个白云裳呢,虽然在无天佛眼里,现在的白云裳已完全只是一个深陷情网的普通女孩子,再不复昔日的禅心慧剑,但无论如何说,她背上的剑,仍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剑,尤其在无天佛见识了她的佛光飞剑之后。
战天风让天风号慢慢走,不必开动水轮,只挂上帆就行。四大国败走,各小国之间便也不再打仗,天下所有人都眼巴巴看着战天风的下一步举动呢,谁又有心再另起战端,因此天风号一路过去,见到的只是翠绿的田野,忙碌的农夫,络绎于途的商旅,大兵到没见着一个。
这样的景象让白云裳非常的开心,她常常站在船头,让战天风搂着她,指点一路的风物,留下一路的轻言浅笑。
她也不再穿白衣,那次在巨野泽借单如露的衣服穿了一次,看了战天风的眼光,白云裳就知道,战天风喜欢她打扮得漂亮些,所以这次在天安城买了很多好看的衣裙,一路换着穿给战天风看。
象白云裳这样的绝世美人,便穿布衣也有着绝世的风姿,更何况着意打扮,直把战天风迷得神魂癫倒,不知人间天上,只愿天风号永远开不到尽头。
但二十天后,天风号还是开进了燕江,而四十万天军更早已在归燕城下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