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战天风与白云裳携手入军营,血狂赤虎早已憋坏了,立时请战,战天风却下令按兵不动,只命人射书进城,让归燕王立即开城投降,献出玄信和传国玉玺,否则三天后午时攻城。
劝降书进城,不多久潮音和德印来了,破痴却没来,见了白云裳战天风,潮音旧话重掉:“白小姐,这样的内战,我想你也是不愿看到的,归燕城你们是打不下来的,如其耗时耗力,多伤人命,不如收军去罢。”
白云裳没吱声,战天风却嘿嘿一笑:“你两个慈悲是假,探我手段是真吧?”
他这话,叫两僧老脸一红,两僧来说这废话,确是为了一探战天风的手段,一个时辰打破归燕城,两僧无论如何不信,可战天风屡创奇迹,何况又是打了赌的,他们可不信战天风会平白无故输一个赌注给他们,心中忐忑,所以来战天风营中,借言试探,不想就给战天风一眼看破。
“这样好了。”战天风道:“两位可留在我军中,三日后午时,若归燕王不降,两位可亲眼见我如何破城。”
“归燕王降是绝对不会降的。”德印摇头:“战施主,我实话跟你说吧,归燕城现有守军三十余万,加上全城军民助力,你便是战神降世,想破城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留在你军营中就不必了,你有手段,也不必等到三天后,今日便可攻城。”
给战天风看破,德印有些不好意思,语气到是强硬起来了。
战天风嘿嘿一笑:“不急,不急,我说三天后,那就三天后,有这三天,归燕王还可多做些准备啊,呵呵。”
他笑嘻嘻若无事人,德印两个从他脸上再看不出什么东西,只得告辞。
看着两僧入城,白云裳轻叹口气,转头看向战天风:“两位大师不会说假话,归燕是大国,虽吃了几次败仗,但集全国之兵,三十多万是有,再加上佛门的动员,全城百姓助力,这归燕城确实是不好打,风弟,你到底有什么手段,可以一个时辰打破归燕城呢?”
“不是我有什么手段。”战天风摇头,搂住白云裳:“我说过,天算星天巧星师父攻城的手段,十倍于守城,对付归燕这样的坚城,天巧星师父有一着绝活,名为火龙寻珠,任他什么雄城钢城,都是应声而破,城再高没用,兵再多也没用。”
“火龙寻珠?”白云裳凝眉:“那是什么战法,这么厉害。”
“天巧星师父的战法,当然厉害了。”战天风嘻嘻笑:“不过我也有一招火龙寻珠,却更厉害。”说着手从白云裳衣服里伸了进去。
“啊呀,坏东西。”白云裳娇嗔,身子却早已经软了。
入夜,战天风和白云裳重回天风号上来,让常平波带军士将九天轰雷机搬上岸。早在一路往归燕来时,战天风就让常平波带人将九天轰雷机拆了下来,更做了一辆巨大的平板车,将九天轰雷机装了上去,上了岸,士兵推动平板车,九天轰雷机便可轻松移动。
“轰天雷。”白云裳马上就明白了:“你是要以轰天雷轰击城墙,这真的是个好办法啊,归燕城虽坚固,可再坚固也经不起轰天雷的反复轰击啊。”但随即却又摇摇头:“不对,就算轰开了城墙,归燕城内可是有几十万军队,若在城墙缺口处集结重兵,拼死阻挡,那也不易破城啊。”
“姐姐忘了我还有火龙了。”战天风嘻嘻笑。
白云裳忙抓住他的手,嗔道:“好好的跟姐姐说话,不要乱动了,火龙?火龙是什么啊?”
九天轰雷机一上岸,战天风就叫常平波用布盖起来,而另外还有些东西,就是战天风先前画了图要常平波找人做的,也一直用布盖着,听得白云裳问,战天风便让常平波掀开其中的一块布,白云裳一看就认了出来:“水龙?”
战天风让常平波找人做的,正是在西风城喷酒千丈,再一把火烧死了雪狼王四万多精锐的水龙。
“是的。”战天风点头:“以轰天雷轰破城墙,如果归燕军军心溃散,四散奔逃,那就直接杀进城去,但如果东海三僧真的有很大的影响力,真的让归燕军堵在缺口处死守,我会以水龙喷酒,再放一枝火箭。”说到这里,他眼中射出狠厉之色:“我是不会输给玄信的,那三个老光头开口弥陀闭口佛祖,我到要看看,当无数归燕军士兵在火中挣扎惨号时,他们的阿弥陀佛是否还念得出来。”
“风弟。”白云裳的身子轻轻抖了一下,抓住了战天风的手。
战天风和三僧打这个赌,确实是在替白云裳着想,为了爱,对白云裳的爱,他可以输给三僧,但因为恨,因为马横刀的死引来的切骨仇恨,他又绝不能输。
直到这一刻,白云裳才真正明白了战天风心中是多么的矛盾,爱与恨是同样的重,他要挣扎过来,是多么的难。
三天眨眼即过。
大军在归燕城下摆开,战天风白云裳出阵,天有些阴,归燕城古旧的城墙看上去便也有些阴沉沉的。
一处城墙缝里,生着一枝无名小草,枝干细弱,顶上却开着一朵硕大的红花,花与枝是如此的不相称,看起来便颇有些妖异。
归燕军在城上严阵以待,众军中,东海三僧无声而立。
白云裳听了战天风的火龙寻珠,便知战天风必能破城,归燕军越勇悍,死的人就会越多,她实在不愿看到那种惨景,飞身而起,对三僧一合什,道:“三位大师,你们可还相信云裳。”
潮音德印对视一眼,德印合什道:“当然, 我们一直都是非常信任白小姐的。”
“多谢大师。”白云裳合手致谢:“如此,请三位大师听我一言,我已经明白了我弟弟破城的手段,归燕城再高一倍,归燕军再多一倍,也绝对撑不了一个时辰,归燕军硬要抵抗,只会是一场大屠杀,所以请三位大师还是放弃成见,劝归燕王出降吧。”
潮音德印脸上都有惊骇之色,他们这段时间虽对白云裳颇有成见,但有一点他们绝不会怀疑,那就是白云裳绝不会骗他们,白云裳说战天风有手段能在一个时辰内破城,那就一定是真的。
“令弟到底有什么手段?”潮音微一犹豫,还是问出了口,虽然他知道白云裳必不肯说,可就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
“我不能说。”白云裳微微摇头:“但请三位大师相信我的话。”说到这里微微一顿,道:“象那次在平波国,面对巨鱼国庞大的舰队,我弟弟却以一艘船一夜之间将其彻底毁灭,事前我和三位大师一样,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但我弟弟就是做到了,今天也是一样,三位大师肯定到现在为止,还是绝对无法相信的,但请相信云裳吧,我弟弟真的做得到,而真等他动手,那就晚了,三位大师信我吧,劝归燕王投降,献出玄信和传国玉玺,我可以保证,绝不杀玄信,也可以保证,我弟弟绝不做天子。”
白云裳的语气,诚恳而真挚,她真的希望,东海三僧听得进她话,就此回心转意,劝归燕王出降,当然,即便三僧真回心转意,归燕王也未必听他们的,城中还有个枯闻夫人呢,想要劝转枯闻夫人,可不容易,但白云裳还是想要试一试。
但她得到的,只是破痴的一声厉喝:“我不相信你。”
白云裳心若死灰,回到战天风身边,战天风握了她手,道:“云裳姐,你尽力了,算了吧,要不这样,我陪你回营中去休息一会儿,这里就交给他们好了。”
白云裳知道战天风是不想她看到那种大屠杀的场景,摇摇头,道:“不要了风弟,战争不是儿戏,还是你亲自指挥吧,我虽然不想看到归燕军惨死,但我更不想你输,因为我知道你在做什么,杀为止杀,你的杀,换来的,将是天朝长久的安宁。”
战天风点点头,拍拍她手,看一眼城头三僧,眼发厉光,手一劈:“攻城。”
军中鼓响,李一刀将车弩前推,布好阵,令旗一展,中车弩以二十辆为一组,疾射向三僧立身处,一组刚射完,另一组立即接上,两百辆中车弩组成密集的箭雨,覆盖了以三僧为中心,左右各五十丈宽的城头,这一段城墙上的归燕军立时死伤惨重,中车弩射得远,城墙两头的归燕军虽然不受箭雨威胁,却也还不了手,射不了这么远啊,只有眼睁睁看着。三僧则起在空中,他三个虽玄功通神,想硬挡这样密集的箭雨,那也是不可能的。
李一刀箭雨压住了城头的归燕军,常平波带领的水手立刻将九天轰雷机前推,归燕城的护城河有十五丈宽,而轰天雷的最远射程是五十丈,常平波便将九天轰雷机推到了距城墙四十五丈左右的距离内,天巧星设计精妙,九天轰雷机前面其实有生牛皮蒙的护板,是可以挡箭的,即便没有车弩的箭雨掩护,城墙上的归燕军也无法靠放箭来阻止九天轰雷机放雷,不过有了车弩箭雨掩护,更可放手大干。
三僧在空中一直紧盯着战天风军中,常平波布好九天轰雷机,一拉掉九天轰雷机上面的蒙布,破痴立时叫了起来:“这小贼是要以轰天雷轰击城墙,象轰沉巨鱼国巨舰一样。”
潮音德印两个自然也立刻就明白了,脸色齐变,三僧都借荷妃雨的留梦珠看过轰天雷的威力,归燕城墙虽然坚固,但也绝对抗不住轰天雷的连续轰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