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他做出一副口水横流的样子,逗得白云裳咯咯娇笑,却故意逗他道:“上白衣庵也没用啊,我清砚师叔在坐关呢,至少要三年后才会出关。”
“什么,那我岂不至少还要再等三年?”战天风一脸抹脖子上吊的神情:“死了死了,这下死了,等她老人家出关啊,我已经活煞煞饿死了。”
白云裳越发娇笑,一看她笑,战天风明白了:“原来是骗我的,好啊,看我饶你。”去白云裳腋下一挠,白云裳立刻笑得软做一团。
说笑亲热一回,白云裳仍是发愁,东海三僧虽然愿赌服输,言明从此不再管玄信的事,但白云裳知道他们口服心不服,他们不服,以他们为首的佛门也不会服,而借着佛门巨大的影响力,不服战天风的将大有人在,天下便仍有不安定的因素存在,何况还有枯闻夫人等人,枯闻夫人加上古剑门修竹院,同样是一股极大的势力,他们对江湖中人的影响,不会比佛门弱。
然而若战天风不做天子,逸参等人却又绝不会心服。
躺在战天风怀里,给战天风爱抚着亲吻着,白云裳身软如酥,但一颗心却总是飘飘的,无法安定下来,战天风理解她慈悲的胸怀,但也没办法,只是下令让逸参给天下诸候发信,尤其是红雪等三大国,绝不许再有战乱发生,所有诸候国的兵,都只能呆在自己国境内,谁若敢妄动刀兵,便要让他国破家亡。四大国为首,天下诸候一一凛遵,无人敢说半个不字,整个天朝,一时间河清海晏,即无外患,也无内乱,百姓终于亨受到了久违的安宁。
天风号回到天安城,无数百姓到岸边迎接,慕伤仁自然也来了,战天风到有些不太习惯这种场面,对慕伤仁道:“慕大哥,你搞这么多人来做什么,是不是大家吃饱了都没事干,没事干种田去啊,咱也不可能天天免费发粮食啊。”
慕伤仁呵呵笑:“战兄弟,你冤枉我了,他们不是我叫来的,是他们自愿来的,你不知道,有饭吃,没战乱,这两样,对于天安的百姓来说,是多么的难得啊,你带给了他们这些,他们怎么会不从心里拥戴你欢迎你。”
他的话叫白云裳神色一动,天安百姓如此,天下百姓自也一样,谁带给了他们安宁,他们就会拥戴谁,即使有一部份人不服,但一小部份人终抗不住整个天下的民心。
“我的风弟,难道真的要做天子了吗?”白云裳在心底喃喃低语,神情一时有些恍惚,她似乎看到了战天风真正登上宝座的样子,是那般神气,是那般威武,是那般明智,又是那般仁爱,在他的治理下,古老的天朝大地焕发出勃勃的生机,一切欣欣向荣,百姓安居乐业-------。
回到天安,战天风头又大起来,逸参等人张罗着要让他正式祭天受位,受天下诸候朝拜,战天风不知怎么推,他根本就说不明白,说了也没人信,真要说出来,逸参等人第一件要做的事,肯定是叫太医,战天风只好打马虎眼,让逸参等人选吉日,要大大的吉日,什么是大大的,拖得越久就越大,越靠近就越小,拖着再说,同时派人寻找先皇血脉,八杆子打得着的打不着的,统统找来,想要从中间选一个可以代替玄信的人,所以找来的这些人,战天风都让白云裳先看一眼,他相信白云裳的眼光,白云裳说谁有天子像,他就拿谁换玄信,至于换不换得下来,逸参等人服是不服,到时再说。
但白云裳将这些人看了一遍,却没有一个人能让她多看一眼,反到是看战天风,越看越有天子像,也是,这小子这会儿牛皮哄哄的,说一不二,整个天下都在他手中握着啊,自然有天子之威,然后有她盯着,也不干坏事说昏话,又很有点明君之像。
拖得越久,白云裳心中就越没主意,好多时候,她真的觉得,不如就让战天风做了天子,但偶尔的时候,她心中又会生出顾忌,还隐隐有一点儿不好的预感,似乎前途有一个极大的阻力,但具体是什么,她却又无法把握。
战天风可不象她想得那么多,一面和逸参等人打马虎眼,一面叫人到处去找皇亲,同时更传令天下,寻找苏晨,然后就是整天缠着白云裳,再喝喝酒,日子过得不知多么的逍遥。
这天白云裳突然说要坐关,要一个人静一静,战天风急坏了,搂了白云裳道:“怎么了姐,生我气了?那我以后老老实实的,在你正式嫁给我之前,我再不碰你了,好不好?”
“不是。”白云裳摇头,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你虽然很坏,但姐姐喜欢你坏,你不要把姐姐看得很高,姐姐不是仙子,只是一个平常的女孩子,你亲我爱我,我真的很开心。”
“真的呀,那我以后要更坏些。”战天风笑,却又奇怪:“可到底是为什么啊,好好的坐什么关啊?”
“有一件事,姐姐一直想不清楚,所以要坐关,好好的想一想。”
“什么事情还要坐关去想啊。”战天风搔头,道:“那你要坐多久,可别一坐两三年,那等你出来,我早已经是死人了,得相思病死的。”
“不许说死啊死的。”白云裳轻轻封住他嘴,亲他一下,道:“放心好了,最多三天,最少一天,姐一定会出关的。”
她说得一脸恳切,战天风只好同意,白云裳坐关,战天风一时间心里便空落落的,好在有血狂赤虎这两个大酒鬼陪他喝酒,勉强挨日子。
白云裳并没有第一天就出关,第二天也没出关,一直到第三天夜间,战天风正喝得迷迷糊糊的,突然感应到白云裳在召唤他,刹时清醒,扔下血狂两个就往后宫跑。
御花园的亭子里,白云裳白衣如雪,盘膝而坐。
“姐。”战天风欢叫一声,急掠过去,到近前,他却猛地停了下来,白云裳的眼睛仍是闭着的,玉脸上佛光湛湛,有一种不可亲近的尊严。
“风弟。”白云裳缓缓睁开眼睛,看向战天风,四目对视,战天风一愣,白云裳近在眼前,可他却觉得非常的遥远,不过他马上就明白了,白云裳是在观云心法的禅境中。
“姐,我哪里做错了吗?”战天风声音发颤,他或许天不怕地不怕,却就怕白云裳以观云心法对他。
“风弟,来,坐下。”白云裳让战天风在自己面前坐下,看着他眼睛,摇摇头:“你没错,你很好,非常好。”
“那你为什么---为什么----这样?”战天风不明白。
“因为姐有些话要跟你说。”
“什么?”战天风心中跳了一下。
“风弟,你做天子吧。”
“什么?”战天风又叫,心却不跳了。
“风弟,请你做天子,好不好?”白云裳非常恳切的看着他,又说了一遍。
战天风终于有些明白了,叫道:“原来你坐关,又这么吓死人的和我说话,就是要我做天子啊。”
“是的。”白云裳点头:“我想过了,你做天子,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当然会有人会反对,可民心思安,天下的大势是不可违逆的,你一定会成为一代英主明王,为天朝百姓带来无量的福祉。”
“那可难说得很。”战天风搔头,道:“姐,实话说吧,我打仗好象很厉害,一是因为我确实比一般人要机灵点儿,二则是因为天算星师父的指点和天巧星师父的利器帮了忙,但我其实真的只有一点小聪明,或许我是个好徒弟,但我真的没有大智慧,而说到治国,那是真的要大智慧的,你真的让我做天子,我未必会做得很好。”
“风弟,你真的很好,比我想象的还要好。”白云裳握住战天风的手,一脸欣慰的看着他:“能认识到自己的短处和长处,那就是一个明智的人。”
“那你还要我做天子吗?”
“是的。”白云裳点头:“这就是我要在观云心法里和你说这件事的原因,我要你记住我跟你说的话,不是在开玩笑。”
“这样啊。”战天风明白了,也终于放心了,道:“好啊,姐跟我说的话,我当然会牢牢记住的,但你要说什么呢?”
“你做了天子,如果以后变得昏聩暴虐,我会亲手杀了你。”
白云裳眼中慧光如电,恍似直要看入战天风的心里去,战天风神情一肃,用力点头:“好的,姐,如果我以后变成个坏家伙,那你就亲手杀了我。”
“不过我相信你不会变坏的,我的风弟,一定会成为天朝有史以来最英明伟大的君主。”白云裳轻抚着战天风的脸,一脸迷醉。
她从观云心法里出来,战天风立即便感应到了,手一伸,把白云裳抱在了怀里,先狠狠的亲了一口,恨声道:“坏姐姐,就一张烂椅子叫人坐,还当什么大事情,吓死人了,我就要坏,偏要坏,看你怎么办。”一双坏手无处不至,到处使坏。
白云裳娇喘吁吁,火热的唇凑在战天风耳边,昵声道:“姐不怕你坏,就算你以后真的变坏了,你也放心,姐虽然会亲手杀了你,但也一定陪你一起死,生生死死,好好坏坏,姐永远都跟你在一起,永远都是你的。”
她的真情流露,却反让战天风停止了使坏的手,紧紧的箍住白云裳娇软的身子,战天风心里充满了无尽的幸福,道:“姐,你放心吧,我不会变坏的,有你在,我永远不会变坏,我会听你的话,好好的做一个天子。”
“好弟弟,我相信你。”白云裳看着他的眼睛,郑重点头,四唇相接,香醉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