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两人从山背后绕过去,略跟得近了点儿,白云裳突地咦了一声,战天风道:“怎么了?”
“曲小凤在叫你我的名字。”
“什么?”战天风失惊大叫:“你没听错吧,她叫你我做什么?真要送货上门啊。”
“哪有这样的事。”白云裳嗔他:“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女孩儿家呢,自己到山里来找你,怎么可能?”
“那可难说哦。”战天风在自己脸上揪了两把,笑:“我发现我现在可是越来越帅了呢,虽然只见了一面,说不定那肥凤竟是迷上我了呢?”
“行了吧你。”白云裳差点笑倒,笑了一回,道:“行了,你别搞笑了,曲小凤还在叫呢,她找你我,可能是有事,过去问问看吧。”
这时掠近了点,战天风也听到了,曲小凤果然是在山时到处喊:“战将军,白小姐------。”
“她能有什么鬼事?”战天风哼了一声,却也好奇,道:“这样好了,姐,你修为深不怕做恶梦,你上去会会她,我就呆在这里了,好不好。”
白云裳拿他无可奈何,只得一个人迎上去,战天风不想见曲小凤,耳朵到不肯闲着,只听白云裳叫了声曲小姐,曲小凤随即也喜叫了声白小姐,白云裳问道:“曲小姐,你找我们,有事吗?我弟弟这会儿不在,你要有什么事,我可以转告他。”
曲小凤道:“我也没别的什么事,就是把七夕鹊桥图拿了来,请白小姐转交给战将军,不过要请白小姐答应我,战将军破了阵后,还望把图还回来。”
“她把七夕鹊桥图拿了来。”战天风差点跳起来,脑中电转:“她想要干嘛,向本大神锅示好?讨我喜欢?”
白云裳也喜叫道:“曲小姐把七夕鹊桥图拿出来了,真的啊?那太谢谢你了,你放心,只要一破阵,我立即亲自把七夕鹊桥图给小姐送回来,只不过受之有愧,不知小姐-------。”她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显然她也拿不准曲小凤突然送图来的意思。
叫战天风想不到的是,曲小凤胖虽胖,却不傻,显然听明白了白云裳话中的疑虑之意,道:“白小姐,你不要担心,我知道,我太高太胖了,除了我爹,这世上不会有男子喜欢我,我送图来,不是要和战将军做交易,而是因为我明白,战将军太强大了,我不想我爹为了我,结下战将军这样强大的敌人。”说到这里她停了一下,道:“图在这里,还有口诀。”
后面的话战天风听不清了,一时却有些发呆。
白云裳说了两声谢谢,随后曲小凤就走了,白云裳过来,手中拿着个卷轴,是七夕鹊桥图了,道:“曲小凤竟然是来送图的。”
“我听到了。”战天风点头,看着远处曲小凤的背影,门板一样宽大的背,战天风双手张开只怕也抱不过来的腰,还有那巨大的屁股,要说难看,确实是真的难看,战天风摇了摇头:“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长得这么胖呢?”
“做为女孩子,她其实挺可怜的。”白云裳也在看着曲小凤的背影,叹了口气。
战天风甩甩头,转身看图,道:“真想不到,就这么一幅图,竟然有这么强的灵力,它到底是怎么修成的呢?”
“所有宝物,都为有灵之物修成或给高人以术法练成,但象混沌玄机图和七夕鹊桥图这样的宝物,是经过了很多年代很多高手以另外的宝物或灵力加强了图的灵力,所以灵力才格外的强,单凭图本身的灵物,修不成这么强的灵力。”白云裳解释。
“这样啊。”战天风明白了,也懒得再问,喜道:“有了这图,破了混沌玄机图,枯木头就要成死木头了,哈哈。”
白云裳也十分高兴,道:“是啊,有了此图,破三绝阵就容易了,还真的要感谢曲小凤呢。”
“是要好好谢谢她。”战天风眼珠子一转,笑道:“到时我给她做个媒,在天安给她挑个好丈夫,谁娶了她的,我立马封他一个大大的官。”
“你这到还真是片好心呢。”白云裳咯咯笑。
两人随即回赶,飞出百里,白云裳忽地感应到背后有灵力波动,有人急追上来,她对战天风道:“风弟,好象有人在后面追我们。”
“不会是七公吧。”战天风停步,笑:“要真是七公,以后可有得臭他了,哈哈。”
“不象。”白云裳凝神听风:“七公的身法不是这样的。”
那人来得极快,说话间已现出身形,却是曲飞桥。
“是这老小子。”战天风冷哼一声:“他追上来做什么?想抢图?哈,图到我手里他还敢来抢,那他也真是天胆了。”
七夕鹊桥图灵力虽强,但现在图在白云裳手里,白云裳也绝不信曲飞桥能抢了去,微微点头,看着曲飞桥奔近。
曲飞桥也看到了战天风两个,远远的便叫:“战将军,白小姐,稍留一步。”
战天风只是冷眼斜视,白云裳则是微微提防,曲飞桥到并没有一上来就抢图,略喘了口气,一抱拳,道:“战将军,图你拿到了,但我有句话要说。”
战天风哼了一声:“你说。”
“女生外向,我没有办法,所以我先说清楚,我不是来抢图的,我也没本事能在白小姐手里把图抢过来,请战将军不必提防我。”
他这话到还中听,战天风冷脸稍转,道:“那你想说什么?”
曲飞桥叹了口气,苦了脸,道:“我本来确实是想招战将军为婿,我知道我女儿胖了点,但一个做爹的人心,你该理解,当然,现在说这个没用了,我只想求战将军一件事,无论如何,这图也是小凤送来给你的,你也该还小凤个人情是不?”
“那到是。”战天风点头:“你说吧,你想我怎么还曲小姐的人情?”
“其实最初的算命先生说的,小凤不是有皇后的命,而是王后的命,只是后来才改了的。”说到这里,曲飞桥脸上略显迷惑:“我请来的都是高人,不知为什么会这样,不管了,我想求战将军一件事,我家小凤出嫁后,不管嫁给谁,请战将军封我女婿为王,哪怕只是个没有封地的虚名的王也行,那我家小凤就还是王后了,这一个小小的请求,战将军能答应吗?”
“你这个做爹的,还真是会替你女儿打算啊。”战天风哈哈笑,看一眼白云裳,见白云裳也是一脸微笑,点头道:“行啊,答应你了,曲小姐成婚时,你先知会一声,成亲之日,我派人来封新郎官为王,不过先说清楚,只是个空头王爷啊,可没封地给他。”
“多谢战将军。”曲飞桥一抱拳:“即如此,白小姐,请你开图,我把化鹊之法传你。”
“开图?”战天风眼中露出怀疑之色:“什么化鹊之法,要开图做什么?就这么说不行?”
曲飞桥呵呵一笑:“小凤教给你们的,只有开图收图之法,因为她只知道开图收图,但却不知道化鹊,因我还没传她,至于化鹊之法,就是以身化鹊啊,本体化鹊,藏于万鹊之中,才可借鹊入阵取混沌玄机图啊,你若不化鹊,任你喜鹊漫天飞,你真身枯闻夫人还是看得见,怎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取图呢。”
“有道理。”战天风看一眼白云裳,点头:“原来你还留了一手啊。”
“女生外向,家贼难防,留一手留两手,又有什么用,其实我这个做爹的,还不是在为她考虑。”曲飞桥叹了口气。
“但为什么一定要开图呢,你就这么说不行啊?”他神情不似作假,但战天风总有两分提防。
“那怎么说得明白。”曲飞桥摇头:“化鹊之法,共有七十二般变化,空口说绝对说不明白的,这样好了,我离得远一点,远远的说,战将军就不必担心了。”说着真个转身后退,退得还比较远,足足退到了百丈开外。
“虽然说宝物都认主,不过我看这老小子不可能弄不出什么鬼来了。”战天风看白云裳。
白云裳点点头,道:“我看他也不象在使诡计,他只是个处处在为女儿打算的慈祥的父亲而已。”说着这话,她心中竟颇有几分感概。她出生三日就进了佛门,从小到大,只知有师,不知有娘,更不知爹娘是死是活,身在何方,虽然禅功高深,师父待她也非常好,但在一些偶然的时候,也会想到爹娘,尤其见曲飞桥事事为女儿打算,那样一个胖女儿却当宝一样爱着,竟然还就相信女儿会有皇后的命,这种包容一切的亲情父爱,可就大大的感动了她,战天风还略有几分动疑,她慧目禅心,这时却只看到曲飞桥的父爱。
白云裳捏了诀,把图一抛,七夕鹊桥图在她身前展开,图中一道白光飞出,如一道白色的拱桥斜跨空中,随即便有无数喜鹊从图中飞出,沿着白光飞过去,白色的拱桥变成了一座鹊桥。
曲小凤告诉过白云裳,那白光乃是鹊眼之光,是可以转动的,只要捏诀转动七夕鹊桥图的一端,图转光就转,喜鹊也就会跟着转,不会离开白光,无论去任何地方,光到鹊到,人也就可以跟着鹊桥过去。
白云裳虽然不疑心曲飞桥,但也留了个心眼,白光的另一端,不是对着曲飞桥,而是远远的落在了另一个方向,曲飞桥在白云裳两个的左手边,白光的另一端则落在了右手边,中间相隔已有数百丈,这个样子,就是战天风也完全没去疑心曲飞桥,只是扬声叫道:“图开了,怎么化鹊,说吧。”
“好的。”曲飞桥应了一声,左手捏诀,右手大袖一张,异变突生,那白光突地转向,闪电般的一掉头,突一下钻进了曲飞桥袖子里,几乎只是一眨眼,白光喜鹊全部消失,图也随着白光不见了。
战天风立觉不妙,急叫道:“曲飞桥,你敢弄鬼。”
曲飞桥仰天狂笑,脸一沉:“战天风,我告诉过你,除了三媒六娉迎娶我女儿,你休想拿得到七夕鹊桥图。”
原来他什么让战天风封他未来的女婿为王,以及什么传化鹊之法,都是假的,目地就是要骗得战天风信任开图,而七夕鹊桥图灵异之极,只要开了图,他就另有收图的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