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到手的图竟然又给曲飞桥骗了回去,战天风暴怒狂叫:“我斩了你,到看你今天是要图还是要命。”玄天九变身法展开,急射过去。
他身法如此之快,曲飞桥到也吓了一跳,不敢与斗,哈哈一笑:“战将军多想想吧,老夫失陪。”大袖一扬,袖中白光飞出,远远射了出去,白光中喜鹊乱飞,他的身子同时消失不见,天地间只见无数喜鹊乱飞乱叫,战天风玄天九变再快,也只有瞪眼看鹊的份,不多会光消鹊散,人鹊俱空。
“抓住这老阴贼我要把他剥皮抽筋。”战天风咬牙切齿。
“好了风弟,别生气了。”白云裳柔声想劝。
“回去调两千兵马来。”战天风犹是不肯甘心:“围了鹊桥山庄,火攻箭射,我看他那些喜鹊能起什么用。”
“毁了鹊桥山庄容易,但毁了庄子也能不到七夕鹊桥图啊。”白云裳拉了他手:“算了风弟,我们另想办法吧。”
战天风知道她说的是事实,毁庄容易拿图难,恨声道:“那现在怎么办?”
“还是先前的办法。”白云裳想了想,道:“回鹊桥山庄,等七公回来。”
“那好吧。”战天风无奈点头。
两人复回鹊桥山庄来,这么折腾得一阵,天又黑了下去,远远看着鹊桥山庄,点点灯火,颇有两分安静详和之气,战天风道:“七公不知去了哪里找什么宝物,还没回来,姐,我们还去那竹林里等好了,白天我看那溪中有鱼,我煮鲜鱼汤你喝。”
“七公该是没回来,不过我们还是先到庄里看一下吧。”白云裳也在往庄中看:“曲小凤是偷了她爹的图,也不知她爹会不会责罚她呢。”
“有可能。”战天风点头:“那就到庄里看看,那胖丫头胖是胖点,但比她老爹可讨人喜欢多了。”
白云裳笑了起来:“怎么,喜欢上人家了?”
“你吃醋不吃?”战天风歪着头看她。
“当然吃。”白云裳毫不犹豫的点头,可爱的嘴唇还噘了起来。
战天风大笑,伸手搂着她腰,去她唇上吻了一下,道:“行了吧我的好姐姐,还真是什么醋都吃啊,呆会我给你做酸醋鱼汤吃好了。”
“真的啊。”白云裳欢喜击掌,娇俏如小姑娘:“酸醋鱼汤我最爱吃了。”
“当然是真的。”战天风拍拍腰间装天篓:“我师父传我这宝贝装天篓里,可是作料齐全呢,只要有菜,就有料配。”
当下两个携手进庄,也懒得喝一叶障目汤了,别说庄中没有守卫,就有守卫,以战天风两个的身手,一般的守卫也绝发现不了,只要不靠近挂图的那小楼就行了。
两个从山庄侧后摸进去,过了两处院子,战天风鼻子忽地嗅了两下,白云裳道:“怎么了?”
“这菜炒焦了,臭水平。”战天风哼了一声,扭头看向不远处的一幢房子,那里该是厨房。
白云裳笑了起来:“你以为个个跟你一样,是天下第一厨的徒弟啊。”
“那是。”战天风牛皮哄哄的歪了歪头,斜眼看着那厨房,眼珠子乱转,道:“姐,你身上有什么迷药没有?”
“我身上怎么会有迷药啊。”白云裳失笑,猜到了他心思:“你是想给曲飞桥的酒菜里下迷药?这主意不好,风弟,要知道你可是天子呢,便明抢也算了,给人下迷药,那可是小混混做的事情,你怎么能做。”
“那就算了吧。”战天风噘了噘嘴。
白云裳留意到了他脸上的神情,怕他不开心,拉了他手道:“怎么了风弟,不开心了。”
“没有。”战天风摇头,对白云裳一笑:“这破天子当得确实有些烦人,头上给戴了个紧箍咒似的,不过我要做姐姐喜欢的人,让姐姐这样的绝世美人喜欢,那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啊。”
白云裳心中欢喜,轻笑道:“你嘴巴可真甜,难怪鬼瑶儿那么骄傲的女孩子,都给你哄得神魂颠倒的。”
“只有鬼丫头神魂颠倒吗?”战天风搂住白云裳纤腰,满眼威胁的看着她。
白云裳咯咯娇笑,身子发软,把头伏在他颈后,娇声道:“姐姐也给你哄得神魂颠倒了,可以了吧。”
“那还差不多。”战天风哼了一声,大是得意。
厨房那头忽有人影闪动,隔得远,战天风两个又隐在暗处,战天风便不动,只是搂了白云裳看着,看那是什么人。
出来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身上系着围裙,做厨师的打扮,可又不太象厨师,因为他太瘦了,比战天风还要瘦,却比战天风矮,战天风这一年多又长了一头,是个瘦高条了,这人却只是中等身材,比战天风至少要矮半个头,而厨师一般都是满脸油光的大胖子,就算矮,那也该是矮胖子,瘦而矮而做厨师,在战天风想来,那就是没够本。
这年轻人手里还搬了一个条凳,条凳上摆了一碗饭一碗菜一壶酒,在房外放下,那年轻人又点了一柱香插了,趴下叩头道:“厨神爷爷,小人牛二愣给你老叩头了,本面小人叩三个,另外替小姐叩三个,小人自己感谢,额外再加三个。”说着咚咚咚叩头。
这人说话有趣,战天风忍不住扑哧一笑,道:“这数算得清楚。”
他笑声有些大,那牛二愣恍惚间听到了,抬头看过来,却没看到人,他只以为自己听错了,搔了搔头,却又作揖道:“厨神爷爷,刚才叩几个了?小人一时忘却,该死该死,重新叩过好了,本面还是三个,替小姐叩三个,答谢三个,刚才失神忘却,罚三个,一共是------。”说到这里,他好象算不清了,歪头愣了一下,去怀里掏一把东西出来,战天风凝神看,却是一把蒜头,只听他数道:“本面三个,替三个,谢三个,罚三个,哦,是了,一共是十二个。”
“神啊。”战天风再忍不住,忙把头埋在白云裳胸前,免得笑声太大给那牛二愣听到,白云裳也觉好笑,低声道:“这牛二愣是个实诚人。”
牛二愣咚咚咚叩头,口中念念有词:“厨神爷爷,你千万保佑小姐啊,小姐可是两餐没吃饭了,她是个大饭量的人,这么连饿两餐,怎么得了啊,你老千万保佑,明天老爷再不生气了,让小姐开开心心的吃饭吧,还跟以前一样,一餐吃一只鸡两只猪脚八大碗饭,每天吃得胖胖的,水色多好啊。”
“一只鸡两只猪脚还要加八大碗饭。”战天风张嘴:“难怪那么胖。”
白云裳道:“原来曲小凤饿了两餐了,看来曲飞桥骂了她。”
“曲飞桥那老混蛋。”战天风哼了一声,却又笑道:“不过饿两餐没事吧,那曲小凤也实在是太胖了。”
“什么叫太胖了。”白云裳笑:“在这牛二愣眼里,那叫水色好呢。”
“那叫水色好?”战天风可又大笑,当然只能把头埋在白云裳双乳间笑,以免牛二愣听见。
那牛二愣叩了头,却没有收拾进去,而是就势坐在地下,愣愣的看起天来,发了一回愣,猛地跳起来,趴下道:“厨神爷爷,我求你了,请你老大发神威,让老爷把小姐嫁给我吧,虽然我没什么本事,但我一定精心的做好每餐饭,让小姐每天都吃得开开心心,有些傻子居然赚她胖,可我看到她胖胖的样子,真的不知有多么喜欢呢,厨神爷爷啊,求你了,我给你老叩头啊。”说着咚咚呼叩头,也不计数了。
“原来他喜欢那肥凤。”战天风张大嘴。
“什么叫肥凤。”白云裳笑,伸纤指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人家可说了,笑曲小凤胖的人,都是傻子呢。”
“我还真就愿意做傻子。”战天风大揪鼻子:“真想不通,他怎么就会喜欢这样的肥凤呢。”
这时有人来厨房了,牛二愣急急搬了条凳进了屋,即然知道曲小凤只是给她爹骂了赌气不吃饭,那也没什么事了,不必再去找,战天风两个便出庄来,战天风一路念叼:“想不通啊想不通啊,想不通啊想不通啊--------。”
白云裳给他念得笑了起来,道:“好了,各花入各眼,有什么想不通的。”
“我不是牛二愣子的事想不通。”战天风摇头。
“那是什么想不通。”白云裳奇了。
战天风歪着脑袋看白云裳:“我是在想,白衣仙子白云裳,为什么会喜欢战天风这小混混呢?想不通啊想不通,想不通啊想不通。”白云裳给他逗得咯咯娇笑。
两人重回竹林中,战天风打了一只兔子来烤了,说着闲话儿,兔子熟了,战天风撕了一只后腿给白云裳,道:“姐,尝尝看,七公常说我烤兔子不如烤鸡好吃呢,那老狐狸,有得吃就不错了,嘴到还刁得狠。”
白云裳接过兔子腿,没放到嘴里,却笑道:“你要是怕踹呢,那就别说七公的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