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战天风一愣,直跳起来:“七公来了?嘿嘿,还真是说狐狸狐狸到呢。”
“臭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老夫一脚踹死你信不信。”声未落,壶七公已闪进林中,没抬脚,却伸手抓过烤兔子,撕了一边,放到嘴里大啃了一口,左手又从豹皮囊里掏出鸡公壶喝了口酒,大赞一声道:“香啊,真香啊。”
“喂喂喂,你别只顾吃兔子啊。”战天风鼓眼叫了起来:“你来偷七夕鹊桥图的,图呢。”
“你急什么啊。”壶七公瞪他一眼。
“号称偷遍天下的天鼠星,也有偷不到的东西吧。”战天风大大的哼了一声。
“谁说老夫偷不到?”壶七公鼓眼:“只是稍拖几日吧,老夫先让你小子看场好戏,那才下手。”
“好戏,什么好戏?”战天风来了兴趣。
“你小子看着就是,多问什么?”壶七公却不肯答他了,战天风哪肯甘心,拐弯抹角,连激带捧,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原来壶七公来鹊桥山庄偷图,那七夕鹊桥图灵异无比,和战天风两个一样,壶七公一摸到楼边就给图中灵鹊发觉了,竟是近身不得,无法得手,不过老偷儿手脚滑溜,到是没给曲飞桥发觉,所以曲飞桥不知壶七公来过鹊桥山庄的事,老偷儿爱面子,偷不到图,他也不好回去啊,左思右想,便就想到了一样克制七夕鹊桥图的东西:乌鸦眼。
乌鸦眼是什么东西呢?原来曲飞桥有个仇人,叫黄金古,外号金乌散仙,先结仇时,黄金古不是曲飞桥的对手,尤其在七夕鹊桥图的灵鹊化身中吃了大亏,黄金古痛定思痛,就练了一只灵鸦,那灵鸦的一对鸦眼专破曲飞桥的七夕鹊桥图,任七夕鹊桥图中灵鹊化身千万,总也逃不过黄金古的乌鸦眼,后来黄金古找曲飞桥报仇,大破七夕鹊桥图,让曲飞桥吃了个大亏,若不是刚好有帮手到来,命都要丧在黄金古手里,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壶七公却刚好知道,他便弄鬼,冒充了曲飞桥的笔迹,给黄金古写了封信,又偷了曲飞桥的私章盖了,再亲自送到数千里外的金乌观给黄金古,他在信中假冒曲飞桥的口气,将黄金古大骂了一通,并声言必要报昔日之仇,黄金古看了信,大怒,当即便赶来鹊桥山庄,要再教训一下曲飞桥,壶七公脚快,先赶了回来,在庄边闻得战天风身上妙香珠的气味,便跟来了了竹林中。
“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待黄金古破了曲飞桥的七夕鹊桥图,赶得曲飞桥无路可逃时,我们便可趁势出手,或以帮曲飞桥打退黄金古为条件让曲飞桥献图,或就直接拿了曲飞桥,那时难道还拿不到七夕鹊桥图?”壶七公得意洋洋,滋溜一声喝了口酒,斜眼看着战天风:“怎么样,老夫这一计还不错吧?”
“确实不错。”战天风翘起大拇指:“那黄金古什么时候到?”
“他比老夫慢些,最迟明天早晨也该到了吧。”壶七公说着,伸手把另一边兔子又拿了过来,道:“小子手艺越来越精了,这一回的烤兔子还真个不错。”
“你也给我留一边啊,我还没吃呢。”战天风急了:“你以为拍马屁管饱啊。”
“你自己不会再烤一只啊。”壶七公全不理他:“老夫替你跑来跑去,这几天可是没一口热水进肚呢,吃你一只兔子多了?去去去,再去抓两只野鸡来烤了慰劳老夫。”
“还要吃两只野鸡啊,也不怕撑死你。”战天风翻眼。
“你去是不去。”壶七公抬脚欲踹,战天风忙一闪跳开,嘴里嘟囔一声,闪出林去了,壶七公哈哈一笑:“算你小子识相。”白云裳抿嘴而笑。
战天风果然又捉了两只野鸡来烤了,白云裳已是饱了,给战天风勉强着再吃了一只鸡翅膀,余下的便是战天风壶七公两个分吃了,两个都是老酒鬼,慢慢撕了烤鸡就酒,直吃了大半夜。
吃完鸡,也不想睡,闲聊一会儿,各自打坐练功,天明起身,溪边洗脸,看到几只肥嘟嘟的青蛙要跳不跳的趴在溪边,战天风又想新鲜,捉了七八只来烤了做早点,壶七公从来没吃过烤青蛙,吃得口水横流,便是白云裳也连声称赞,战天风得意了,对壶七公道:“现在知道本大神锅手艺了吧,跟你说,多拍拍本大神锅马屁,好吃的多着呢。”
“行啊,老夫现在就来拍马屁。”壶七公一脚扫来,战天风急忙跳开。
嘻嘻哈哈中,白云裳忽地神情微凝,道:“有高手去鹊桥山庄了。”
壶七公耳朵一竖,却直白云裳声音落下,始才听到风声,他对自己听力素来自负,这会儿却也是暗暗心服:“白小姐一点禅心,果然灵慧之极。”白云裳不是听到了风声,而是禅功生出了感应,这一点他是知道的,所以只暗赞白云裳禅心的灵慧,道:“该是黄金古来了。”
战天风功力远不如白云裳,虽略强于壶七公,听力却又远不如老偷儿贼耳,因此什么都没听到,他还大呼小叫:“真的吗?这人赶路怎么跟个鬼一样,一点风声也没有。”
壶七公哼了一声:“就你,再学三十年吧。”当先掠出林子。
“老狐狸,牛皮哄哄的,有什么了不起。”战天风大不服气的哼了一声,白云裳掩嘴偷笑。
鹊桥山庄周围其实大大小小的林子挺多的,壶七公带路,借着交错的林子隐身,摸到了庄前,在一片小林子里停下,白云裳禅功的感应可远到七八里之外,所以他三个到庄前林子里时,黄金古也堪堪才到庄前落地。
战天风探头看去,见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道,中等身材,干干瘦瘦,两眼中到是精光四射,也算是一把高手,他打扮颇为奇异,头上一个金冠,金冠上一只乌鸦,十分的抢眼。
“这老道就是黄金古?”战天风还要问一句。
壶七公可就没好气:“你没见他头上顶着乌鸦啊。”
“可不是金乌啊。”战天风和他强辨。
“你没见乌鸦停在金冠上吗?”
“乌在上,金在下,为什么不叫乌金散仙?”
“再要强词夺理,老夫给你一脚你信不信?”壶七公恼了。
“说不过别耍流氓嘛。”战天风闪身躲到白云裳身后。
这时黄金古叫了起来:“曲飞桥,你出来,本真人今天不把你撕成碎片,誓不为人。”
随着他的叫声,他头顶上的乌鸦也哇的叫了一声,叫声尖利,颇有一种让人心中发麻的感觉。
“这乌鸦也是在示威了,嘿,看来还真是有点儿灵气。”战天风赞了一声。
“黄金古这乌鸦本来就成了灵气,后来再给黄金古以秘术练过,更是了得,否则凭什么来破七夕鹊桥图的灵鹊。”壶七公一翻怪眼。
曲飞桥听得叫声,如飞出来,手中提了剑,指了黄金古怒叫道:“黄金古,你发什么神经?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黄金古怒气勃发,并没听出他话中另有蹊跷,怒叫道:“休要多言,过来受死吧,本真人今天不把你撕碎了喂乌鸦,誓不为人。”双臂一张,身子如一只老鸦般扑将过去,手中剑更如万鸦乱点,劈头盖脸罩向曲飞桥。
黄金古突然找来,曲飞桥本有些奇怪,本还想问清楚,但黄金古这么不问青红皂白就狂怒动手,却也激起他一腔怒气,叫道:“且看是你撕碎我喂乌鸦,还是我碎了你喂狗?”劈剑想迎。
两人在庄前,刹时间便斗了数十招,黄金古身法怪异,扑击时常取双臂张开之势,走斜线,有若乌鸦扑食,剑法也颇为刁钻,看上去有些别扭,怪怪的,但却十分狠辣。
有趣的是,曲飞桥身法与黄金古竟是颇为相似,前进后退多取斜线,近身拆招时,则以碎步滑动,倏进倏退,剑法与黄金古的也有几分相似。
战天风看了一会,叫了起来:“他两个不会是师兄弟吧,怎么剑招一模一样啊?”
“什么师兄弟?”壶七公哼了一声:“一个跟乌鸦学的,一个跟喜鹊学的,如此而已。”
“哦。”战天风明白了:“怪道我说怎么一模一样呢,原来这两鸟人都是学的鸟招啊。”
虽然都是跟鸟学的,黄金古却比曲飞桥学得好,功力要强些,剑招也更刁钻,斗了百余招,曲飞桥渐渐招架不住,退入庄中,黄金古步步紧逼,虽然两人时而空中时而地下,打斗总能看得见,但战天风三个还是跟了进庄,当然是借房屋掩护,不让庄中人发现。
曲飞桥一直退到收藏七夕鹊桥图的小楼前,虚攻一剑,霍地退开,立于楼顶,喝道:“黄金古,你若再死缠不休,我就不客气了。”
黄金古哈哈大笑:“别客气啊,你为什么要客气,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啊,不过可别放什么七夕鹊桥图,嘿嘿,你那些什么灵鹊七十二变,在本真人眼里,不过是骗小孩子的玩意儿。”
“老道休要发狂。”曲飞桥大怒:“当日我的灵鹊其实只有三十六般变化,为你所趁,你到还得意了,即如此,让你见识我的灵鹊七十二变。”说话间左手捏诀,喝一声疾,小楼中一道白光射出,院子周围,刹时便现出江流荒野的幻象,无数喜鹊,喳喳叫着扑向黄金古。
“别说七十二变,你便是七百二十变,在本真人面前也是白搭。”黄金古一声冷笑,口一张,仰天喷出一股黑气,那黑气有大海碗粗细,给他一口喷出丈许高下,先前打斗时,黄金古头顶发冠上的乌鸦一直在半空中盘旋,这时见了黑气,倏地钻下来,直钻进黑气里,两翅一扇,那黑气忽地四处扩张开来,形成一团黑雾,那乌鸦不住扇动翅膀,黑雾也就不住扩散,刹时间便形成了十余丈方圆一个雾团,奇怪的是,黑雾虽给乌鸦扇得散开,却并没有变淡多少,核心中漆黑一团,和战天风以前见过的阎王岛的鬼雾颇有几分相似。
小楼中白光一出幻象一现,曲飞桥就不见了,而黄金古这边黑雾一出,黄金古便也不见了,只黑雾中一只金色的乌鸦,扇动黑雾,漫向小院,那金色乌鸦则迎击蜂涌上来的喜鹊,喜鹊看上去凶又多,却全不是那金乌鸦的对手,一拍一爪,刹时灭去。
“原来真的是只金乌鸦啊。”战天风叫了起来:“这乌鸦稀见,捉着卖了,少也要卖个三五千银子,那可就发了。”
“三五千也发了?小家子象。”壶七公大翻怪眼。
“你两个啊,到一起就斗嘴。”白云裳抿嘴笑。
“白小姐你不知道,这小子生得贱,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两顿不批,没脸没皮,所以绝对不能跟他客气。”
“扯什么蛋?”战天风哼了一声:“我跟我姐在一起,她从来也不打我不骂我,我还不是好好的,只是你这老怪变态吧,是不是啊姐。”
他嬉皮笑脸,伸手去白云裳腰上做个小动作,壶七公在边上,白云裳可不许他乱动,啪的就在他手背上打了一下,战天风啊呀一声叫,壶七公在一边兴灾乐祸道:“我就说嘛,这小子就是欠打。”
“什么呀。”战天风嘟起嘴:“就是你在边上,你若不在边上,我姐随便我------。”他还想往下说,白云裳可就害羞了,扬起手道:“你再说。”
“不说了不说了。”战天风慌忙捂住嘴,壶七公嘿嘿笑,白云裳看到他眼光,俏脸可就红了。
这时黑雾越来越大,巨大的雾团缓缓向小院移去,慢慢的将整个小院罩在了雾中,曲飞桥的喜鹊虽然层出不穷,却是怎么也拦不住黄金古的乌鸦。
战天风眼巴巴看着雾中,到要看黄金古怎么在群鹊中找出曲飞桥,忽闻一声鹊叫,幻象一下子就消失了,曲飞桥在另一侧现出身来,一脸气急败坏,狂叫道:“黄金古,你欺人太甚,我跟你拼了。”原来喜鹊骗不了金乌,金乌已经逼近了七夕鹊桥图,曲飞桥没办法只好收了图,等于是输了,气急败坏,要拼老命了。